第五百四十九章 生氣

黎寶璐撩開簾子便看到正要進門的大個子,忍不住笑問,“傻大個,你怎么到這兒來了,你們老大不是說今年不出去了嗎?”

傻大個看到黎寶璐驚嚇了一下,眼睛左右飄著不敢看他,吭哧了半天才道:“沒,沒要出去跑商,我是找顧公子,不,是找東風有點事。”

黎寶璐就瞇起了眼睛,“東風?你們生意是跟我與師父一起做的吧,找東風有何事?”

傻大個就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不由緊閉起嘴巴不敢再說。

黎寶璐定定的看了他兩眼,踩著凳子下車,對二林道:“我下午沒課便不出門了,去喂馬,順便給它洗個澡吧。”

二林躬身,“是。”

黎寶璐越過傻大個往里走,半天不見他跟上來,便回頭對他招手道:“快來吧,我帶你去見景云哥哥。”

“不,我,我不是來見顧公子的,”傻大個小聲道:“我是來找東風的……”

黎寶璐轉身便走,“東風也在書房那邊,不論你是要見東風還是景云哥哥都得去那里。”

傻大個只能垂頭喪氣的跟上,他覺得傳信這差事已經夠簡單了,卻沒想到自己連這么簡單的事都辦不好,回去老大肯定又要揍他了。

顧景云拿了一張席子墊在草坪上,此時正盤腿坐在上面認真的削木頭,寶璐前幾天給他畫的那幅畫已經潤色好,他決定今日便裝裱好了掛起來。

看到寶璐進院子,他還露出了笑臉,待看到跟在她身后的傻大個,顧景云臉上的笑容雖不變,眸色卻深沉了些。

黎寶璐走到他身邊坐下,指了傻大個道:“他要見你,我在門口撞見了,就順便把他提進來了。”

顧景云微微點頭,垂下眼眸繼續手中的動作。

黎寶璐卻好奇的在倆人之間掃來掃去,“他們五兄弟一直跟著我和師父做生意,前兒他們本該出去跑商的,但周大跟我說他們五兄弟下半年想休息,所以不出門了,怎么,你跟他們有合作?”

傻大個深深的低著頭,盯著腳尖不說話。

顧景云便嘆息一聲,他并不想讓寶璐知道他做的事,不是怕她覺得自己心思太過狠毒,睚眥必較,而是因為她正懷孕,不想讓她接觸這些不好的事。

她現在每天晚上都會拿一本詩集讓他對著肚子念,說是要胎教,既然她說現在孩子已經有意識,要開始胎教,那就不應該讓她看到不好的事情,以免影響到孩子。

但她既然問了,他卻不會瞞著她。

因為他認為夫妻首要的就是坦誠,他希望寶璐對他如此,他自然也會對寶璐如此。

她不問時他可以瞞著她,既然問了那他就會回答他。

顧景云放下手中的東西,正襟危坐道:“不錯,我的確在與他們合作,是我有些事情需要他們幫忙。”

“是烏家堡的事嗎?”

顧景云最近便在查烏家堡,烏家堡的各類消息還是從她這里拿的呢。

“不錯,”顧景云道:“有幾件重要的事需要他們親往北邊走一趟,順便接些客人來京。”

黎寶璐微微蹙眉,扭頭看向傻大個,“你有什么事便說吧。”

傻大個舒了一口氣,見顧公子和黎女俠坦白了,立時樂呵呵的掏出一封信,“顧公子,這是我大哥送回來的信。”

顧景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他以為他不再瞞著寶璐,他就能放過他的錯誤了嗎?

心中冷哼一聲,伸手接過信件,當場便拆開信件閱讀起來,片刻后點頭道:“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傻大個撓撓腦袋,也不敢開口問他是否還有別的吩咐,小心翼翼的轉身走了。

黎寶璐等他走了才認真的看向顧景云,“我只知道烏家堡的人得罪了你,但他們怎么得罪你的我還沒不知道呢。”

顧景云是睚眥必報,但那也得分事情,一些小蝦米小事他根本不會往心里去。

一開始她并未把烏家堡的事放在心上,以為他們是在酒宴上沖撞了顧景云,而顧景云讓她查烏家堡,查烏少堡主的事也只是為了周全,畢竟他做事一向如此,不做則已,一擊則必中,且不會讓人追查到痕跡。

可她沒想到他會把周大五兄弟都給牽扯其中,要知道周大五人以前雖是打家劫舍的盜賊,但自從跟她混了以后就從良了,尤其是這兩年跟著師父和她做生意,南來北往的跑商,彼此都賺了不少。

而對那五人她不敢說十分了解,卻也有八分,按說他們現在應該不會再想做這種涉險的事,尤其是關系到江湖的事。

可他們現在做了,為了給顧景云做這件事甚至連下半年的生意都不做了。

顧景云給出了什么樣的價碼?

為了一個烏少堡主值得嗎?

所以回到最初,烏少堡主到底怎么惹惱顧景云,讓他付出這么多?

顧景云沉默了一瞬,他難道能說自己被烏少堡主調戲了嗎?

黎寶璐定定地看著他,半響后收回了目光,低垂著眼眸道:“烏少堡主喜好男色,而我家景云哥哥貌若謫仙……”

顧景云臉都黑了。

黎寶璐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她眼里泛過寒光,緊握著拳頭道:“他倒是敢想啊。”

顧景云生怕她給氣壞了,湊上前握住她的手道:“別氣了,我已經快要報仇了。”

黎寶璐冷哼一聲,覺得讓烏少堡主安全的離開京城還是太過便宜他了,她該讓他在離開前留下些部件的。

“那你做什么了?”

顧景云就伸手摸著她的頭發道:“放心,比你直接卸他的胳膊腿可慘多了。”

寶璐喜歡武力報仇,揍過就算,他卻是更喜歡以眼還眼,斬草除根,現在才剛開始呢。

顧景云將信給黎寶璐看。

信是周大寫的,言及烏家堡一行人已經被關入獄,而他接了趙家人正在往京城來,不日就能抵達京城。

黎寶璐看完信問,“烏家堡是以什么罪名入獄的?趙家人又是什么人?”

顧景云淺笑道:“烏少堡主的故人,正在廣寧衛做捕頭。”

黎寶璐立即想到那一沓厚厚的烏少堡主案列,迅速篩選出一個姓趙的人,“是那個死了的童生趙秀的家人?”

顧景云點頭,“不錯,其兄趙宥倒有兩分能耐,趙家被追殺時是他帶著家人往東北去的。雪山獨煞跟烏少堡主有仇在江湖上不是秘密,但非江湖人卻不會知道。而趙宥能在逃亡中得到這個重要消息,并及時修改路程轉而向東北,可見其能耐。當然,無孔不入,連這一件小事都能記錄在案的凌天門暗部更厲害。”

黎寶璐從他翻了個白眼,“拍馬屁也沒用,這么大的事你竟然不告訴我,我現在很生氣。”

顧景云握緊她的手,神色上略有些委屈,聲音更加輕柔,“烏少堡主手上的命案不少,但從沒有一項直接的證據指向他,所以他一直能夠逍遙法外。這么多年來,除了趙家外,其他被害的人家在烏家堡的威勢下更是緘默不語,敢怒不敢言。然而既然心中有怒有怨有恨,那遇到合適的時機自然會噴薄而出,所以我才順著暗部提供的信息找回去。”

“趙宥便是我聯系上的第一個被害家屬,”顧景云的聲音微低,“要收集到他殺人的證據還需要些時間,所以我想在這段時間有人幫我限制住他,而沒有誰會比他的仇人更好的了。”

“那雪山獨煞呢?”

顧景云見她一下便抓到了關鍵,不由一笑道:“我的確是跟雪山獨煞合作了,不過你放心,是周大出面跟他談的,不論他是否猜到周大的背后是我,他都沒有證據,而他也不會告知烏家堡。”

顧景云溫柔的撫摸她的頭發笑道:“其實他知道背后是我更好些……”

那樣結果出來時威懾也才更大,也讓有些人知道,就算他武功低微,就算寶璐不打算混江湖,凌天門,他們夫婦倆也不是任由人欺負的。

周大五兄弟從良的決心的確很大,從跟寶璐合作抄了他們家的下人開始便不再干打家劫舍的事了,而跟著寶璐和白一堂組織了商隊后五人連保護費都不屑于收,而是友好的交出了好容易打下的兩條街。

但這不代表他們就滿足于跑商,一輩子做個最低等的商人。

他們也想光宗耀祖,這才以前他們是想都不敢想的,但顧景云給了他們這個希望。

有顧景云在,哪怕他們不能當官,最后也能當個農,生了孩子后顧景云還承諾給他們上學的機會,這就是進入士的機會。

這個天大的餡餅就吊在他們嘴邊,他們是傻了才不會去咬。

所以顧景云一找上門來,周大二話不說就應了,因為他已經有了一個兒子,所以便由他出面跟雪山獨煞商談,也是他親自帶著顧景云給他的各式毒藥去廣寧衛布置。

若是他不小心死了,他的兄弟們只要拉扯大他兒子,再由顧景云教導他兒子,以后他們周家的門第妥妥的改了。

他雄赳赳氣昂昂的趕赴戰場,卻沒想到事情比他想象的順利那么多,幾乎沒遇上什么難事就全給辦成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