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退無可退

劉太太看向旁聽的劉老爺,冷笑道:“嬤嬤的本意是好的,可我卻知道在老爺心里我和爍哥兒都不值一提,我們是半路夫妻,本來便沒有多少感情,至于爍哥兒,他更是死了五年,老爺只怕連他長什么樣都忘記了,既然先前你能為了長女無視他的冤屈,讓他枉死,之后自然也會為了家族利益順從我嫡母的意思將他的墳起離。”

劉老爺抖了抖嘴唇,最后抿緊了嘴不說話。

劉爍是夭折,按照習俗他是不能入祖墳的,而他也沒有孩子,這意味著他不能享受后人香火。

現在他父母俱在還好,每年清明還有劉太太為他掃墓上香,等劉太太一去,劉氏族中還有誰會記得他?

所以當年劉太太才執意將劉爍安葬在劉氏祖墳附近,對兩個庶子及他們所出的兒子都很好,在京城,她這樣的嫡母稱得上是獨一份了。

她不在意劉老爺,所以不會為難妾室,她也不在意劉家的產業,所以不會打壓庶子,為了讓庶子們以后記得給他們的弟弟掃墓,她還會在劉老爺面前盡量維護他們,賣他們人情。

她所愿,也不過是以后庶子及其子孫去掃墓時能夠順手替他除去墳頭的草,給他上一把香,燒些紙錢。

但黃老太太連這個執念都要毀了,如果劉爍的墳從祖墳附近起離,就算她留下的人情夠多,庶子們還記得,但他們的后人還能記得?

墳離得太遠,只要有一人有一年犯懶沒有去,那以后就不會再有人記得她兒子,不會再有人給他掃墓上香了。

身前身后事,漢人對身后之事的看重不亞于身前的榮華富貴。而劉家不過是劉氏的旁支,劉老爺更是只勉強說得上話而已,黃老太太真有本事說服劉氏族親,劉爍的墳就必須得遷,還得遷得很遠。

挖墳掘墓相當于殺人父母,劉太太怎么可能不恨?

更何況他們的恩仇已經積累了十多年。劉太太是庶出,從小日子便不好過,但她性格軟弱,何況再難過她也沒缺吃少穿,所以并不以為然。

她十二歲時父親便給她定了一門親,男方的家境比不上他們家,卻是家里的獨子,僅十四歲就考中了童生,她嫁過去日子可能比不上在黃家富貴,卻一定會更自在。

對這門婚事她是從心里滿意的。她父親才給她定好親事便去世了,之后就是守孝三年。

她以為出孝后她就能出嫁了,可是她才剛出孝她早已嫁出門的嫡長姐卻病重,眼看著也要沒命,為了照顧幼女,她要從家族里選黃氏女嫁入劉家替她照顧女兒。

劉太太從未想過她會成為那個人,因為她已經定親了。但事情就是這么荒誕。

嫡長姐看中了她的性格,而劉老爺也看中了她的相貌,而黃老太太心疼女兒,又自覺能夠掌控住庶女,便做主應下了。

親事是她的長兄黃勤去退的,劉太太曾自盡過,被救下來黃勤親口告訴她,哪怕她死了,她的尸首也會進入劉家。

而她的未婚夫深覺受辱,并不愿為他們的這門親事努力,到頭來不過是她一人在掙扎罷了。

她除了認命沒有第二條路走。

但她認過一次,在她的兒子死時又認了一次,難道這第三次還要再認嗎?

連兒子的墓地都不能保住,她再退又有何意思?

劉太太心如火焚,頭腦反而越發冷靜,她率先想的是殺了黃老太太,可看到黃老太太后她覺得不值。

她都年近六十了,再活還能活幾年?

殺了她黃家也不過是沒了一個老太太,而她這個人也沒了,再難復仇,說不定最后還是沒能保住她兒子的墳墓。

算來算去,對黃家損失最大的就是家主黃勤了。而且他本就是她痛恨的人。

劉太太想殺黃老爺,在別的時候或許會很難,但今天是端午佳節,她又是臨時起意,黃勤對她并沒有防備,只要她夠穩,她相信一定可以做到。

所以劉太太借口不舒服在宴前離開,她能找到的武器只有菜刀和剪刀,將菜刀藏于袖中不現實,目標也太大,所以她找了把鋒利的剪刀。

劉太太對剪刀最為熟悉,她知道怎么使用它是最鋒利,最危險的。

端午有女子回娘家的習俗,所以今日來黃家的多是出嫁的姑奶奶及其家人,還有幾家則是跟黃家很親厚的生意伙伴。

宴席男女分開,但劉太太端著酒杯從屏風后繞出去去敬黃勤時也沒人覺得不對。

一來他們是兄妹,二來劉太太已經出嫁,三來,她的丈夫劉老爺就坐在席上。

能夠出席黃家節宴的都是跟他們關系很好或很親近的,多少聽到些風聲,知道前段時間劉太太和娘家鬧得很不愉快。

見她端了酒杯出來也只以為他們是要杯酒泯恩仇,所以只用眼角的余光注視著,并不特別在意。

就是黃老爺也只以為庶妹是服軟了,想到妹夫說的她現在跟秦閣老家有交情,他也無意與她交惡,因此劉太太還沒走到跟前,黃老爺就端了酒杯起身相迎。

劉太太和長兄相差二十二歲,除了十一年前的那次爭鋒相對外,他們兄妹間很少見面,黃勤不熟悉劉太太,在他的印象里,這個庶妹膽小軟弱,性柔貌美。

可劉太太卻很了解他,她一直把他當成仇人來看待的,此時近距離的看他,劉太太的心雖微微顫抖,握著酒杯的左手卻很穩,她直接走到黃勤身前三步,舉著酒杯道:“大哥,這杯酒敬你,你放心,我們兄妹很快就能再相見了,到時候我們再敘兄妹情。”

黃勤端著酒微愣,“什么?”

劉太太卻已經撲上去,一直緊握著剪刀的右手狠狠地往他心口一扎,拔出來又再扎進去……

黃勤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

劇痛襲來,黃勤這才嘶叫出聲,但卻忍不住躺倒在地,抖著嘴唇說不出話來。

劉太太卻不愿就此放過他,雙手緊握住剪刀狠狠地扎向他的胸膛,刀刀入骨,怕的便是他不死。

賓客這才大驚失色,疾步退開,下人震驚過后膽怯的一擁而上阻攔她。

事情發展得太快,在場的人根本回不過神來。

劉太太背對著他們,他們只看到她舉杯和黃老爺敬酒,說了兩句話,然后便似跌倒一樣撲到黃老爺懷里,就是右手的動作有些怪,像是要推開黃老爺,但左手卻又牢牢的拉住黃老爺。

但他們也沒想到劉太太會當眾殺人,還如此有恃無恐的在黃老爺倒下后還不敢罷手。

這是多大的深仇大恨啊?

如今劉太太當堂敘述,從十一年前說到了現在,包括上個月無意間在藍家發現的她兒子被殺的真相,再到今日她殺人的緣由。

旁聽者對她的感官也越發復雜,正如她所說,她一退再退,到了這一步已經無路可退,那為何還要退?

期間,劉藍黃三家不斷的想要打斷審訊,甚至還有官員向京兆尹施壓,讓對方中止審問,讓劉太太中止講述,但京兆尹沉著臉一律不理會,直接延堂審理,讓劉太太一口氣講述完。

對方是撒謊還是實情,京兆尹可以分辨得出來,也因此他才越發惱怒。

事情本不至于如此,卻因宗族之勢凌于司法之上才演變成今日的慘禍。

京兆尹覺得這是劉黃兩家之因,這苦果他們吃得不虧,但他是一府父母官,這府還是京城,所以他不能任性,他要做的是教化百姓,減少犯罪率。

京兆尹深吸一口氣,不去看劉藍黃三家難看的臉色,直接拍板道:“來人,暫且將劉黃氏押入天牢,嚴加看管。”

又拿下一根紅簽,沉著臉道:“將藍劉氏暫時收押歸案,徹查劉爍死亡之因。”

又拿下一根紅簽,“宣黃嚴氏上堂取證,念其年邁,可容情,著方文書親往詢問。”

不是劉太太供述了就能定案的,還得收集證據,比如黃老太太是否真的想收買僧尼引誘劉氏族人遷離劉爍的墳?

再比如藍劉氏是否真的殺了劉爍?

這些都得一一查證,而這個時間可長可短,長者拖個一兩年也尋常,短者,或許三兩日就能拿到證據定案了。

而在此之前,案情還可以翻轉,人也有可能會死亡,從此刻開始,博弈才剛剛開始。

京兆尹想到剛才送到他面前的紙條,不由臉色微沉,他沒想到劉藍黃三家竟能請出這么多人家來替他們說情。

能在京城這個權貴遍地走,皇親多如狗的地方當父母官,京兆尹當然也不是無名之輩,更不無能,但此時無端要樹立這么多敵人,遇到這么多阻礙還是讓他不喜。

再有就是對案子的擔憂。

劉黃氏殺人已經是板上釘釘,但藍劉氏殺害劉爍的時間太過久遠,要找到證據太難了。

又有劉藍黃三家幫忙掃尾,只怕到最后他要讓劉黃氏失望了,并不能為她,為她的兒子劉爍昭雪冤情。

京兆尹微微一嘆,他的師爺從外面快步跑進來,“大人,宮里有內侍來了。”

京兆尹一驚,第一個念頭就是,京城又出啥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