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欣喜失智

顧景云捧住寶璐的臉,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地印下一吻,“謝謝你!”

顧景云擁住她,握著她的手放在她的腹部,輕聲道:“謝謝你為我生兒育女。”

黎寶璐眼中微濕,靠在他懷里道:“我也謝你為我遮風擋雨。”

她反握住他的手,認真的道:“我們以后一起努力保護他。”

顧景云輕應了一聲,嘴角漾起一抹愉悅的笑。

因為黎寶璐有孕,顧景云直接賞了大家三個月的月錢,顧府上下一片喜氣洋洋。

因為未滿三月,所以這事還不能往外說,不過自家人知道而已。

自家人當然包括舅舅和舅母,何子佩聽到黎寶璐確診有孕的消息,激動得起身在屋里轉了兩圈,一疊聲的道:“趕緊讓人開庫房,寶璐愛吃,運動量又大,如今多一個人還不知道多嘴饞呢,看看庫房里都有什么能吃的……還有衣裳,那孩子舍不得花錢,來來去去就那幾套衣裳,如今快入夏了,孕婦最怕熱,把那輕便通涼的布料找出來,我們給她做幾件衣服……”

何子佩吩咐了一圈,覺得還是不放心,“不行,寶璐那孩子頑皮得很,我得親自去看看她,可別讓她胡亂折騰。現在日子淺最是危險的時候。”

秦嬤嬤看了無奈,拉住她道:“夫人您忘了,表少奶奶的日子還淺呢,不能往外說,您最好也少提。顧府那邊有表少爺呢,他學識淵博又通醫術,您能想到的他肯定也想到了。”

見何子佩臉上有些落寞,她就笑道:“夫人能做的也就是傳授些經驗,不讓他們盡信書就好。姑奶奶不在京城,也就只能您多操勞一下了。”

何子佩這才重新高興起來,深以為然的點頭道:“是啊,是啊,有些書上寫的不一定對,那倆孩子家中也沒有長輩,可不抓瞎?不過你說的也對,現在日子還淺,動靜不能太大,以免送子娘娘收回孩子。”

何子佩沉吟了一下,最后道:“讓廚房準備些安胎用的食材,我一會兒去顧府看看。”

其他東西暫時先不能送了,等滿三個月再說。

何子佩感覺心里好難受,這么大的喜事竟然不能跟人分享,得自己憋在心里。

于是,當秦信芳回來后他的耳朵就遭罪了,何子佩走在她身后不斷的嘀咕著寶璐有孕的事,一開始秦信芳還興致勃勃的應著,同樣是興奮高興。

但從他下衙到吃飯,再到哄妞妞睡覺她依然一臉高興的跟他嘀咕寶璐有孕的事,秦信芳感覺不好了。

而把妞妞哄睡后,他們夫妻躺到了床上,妻子說的還是寶璐有孕的事,“……其實我想讓他們搬回來住,那邊畢竟沒個大人看著,我只想想就有些擔憂。只是純熙還罷,那孩子在哪里都能習慣,只怕清和不愿意離家。而且寶璐肯定不愿意放下書院的工作……”

秦信芳無奈的扶額,這件事妻子已經跟她嘮叨過兩次了,怎么還來?

他轉身抱過她堵住她的嘴,半響才松開她滿意的道:“明兒我替你問問清和,他要不愿意以后你每天就跑一趟顧府吧,反正也不遠了,也讓妞妞出去散散心。”

何子佩臉色嫣紅,橫了他一眼后應下。

秦信芳就壓住她道:“你瞪我,那我明日不跟他說了。”

何子佩不由氣惱,秦信芳就哈哈大笑起來,低頭吻住她的嘴唇……

此時,顧景云和黎寶璐正肩靠著肩躺在床上,顧景云伸手握著她的手,閉眼半天發現睡不著,扭頭一看見寶璐也睜著圓溜溜的眼睛盯著帳頂。

他不由一笑,伸手將她抱進懷里,吻了吻臉頰道:“睡不著?”

黎寶璐點頭,“感覺心情很激動,好像繞著京城飛三圈。”

顧景云:“……你現在是孕婦了,以后可不能再飛來飛去了。”

“我知道,我就那么一說,不會真的去非的。”

但他還是擔心怎么辦?

顧景云好憂心,真想把她拴在褲腰帶上看著。

他拍了拍她的背,“快睡吧,明日還要去書院上課呢。”

“劉太太那里……”

“不必你擔心,有我呢。”

黎寶璐徹底放下心來,顧景云既然做了承諾,那他肯定會做到的?

她翻了一下身,靠在他懷里找了個舒服的位置便閉上眼睛睡覺,不一會兒就發出了綿長的呼吸聲,顯然是睡著來了。

顧景云整個身子都僵住了,夫妻倆時常靠在一起睡,但今天卻有些怕自己睡姿不好會踢到她。

顧景云深吸兩口氣,小心翼翼的將她的頭放在枕頭上。

顧景云往后挪了一下,直接在倆人間空出一個位置。他閉上眼睛睡覺,卻半天都睡不著,最后扭頭看了寶璐一眼,還是湊過來躺在她身邊,小心翼翼的把手搭在她的腰上。

她的氣息縈繞在身邊,呼吸就在胸前,他感到安心不已,顧景云這才感到困倦,閉上眼睛很快沉入睡眠。

清溪書院男院的學生們都知道今天顧先生的心情特別好,證據就是他是一路微笑著走到辦公室的。

而一學級和八學級長松班的學生體會尤其深刻,今天顧先生上課竟然全程帶笑。

一學級的學生還罷,反正顧先生平日里對他們也挺溫和的,雖然覺得顧先生今天脾氣好得出奇,八學級的學生卻震驚得張大了嘴巴,覺得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一向清冷嚴肅的顧先生竟然會對他們笑,對他們笑~笑~笑~

要知道自開學以來,顧先生對他們的面孔只有兩張,一張是冷淡清冷,一張則是譏誚輕鄙,目前為止,他們遇到的還是譏誚為多。

同窗們私底下都說,哪一天他們能夠獲得冷淡清冷的臉色居多,他們就可以出師了。

可是今天他們竟然集體得到了顧先生的笑容,太驚悚,請容我等緩一緩。

大家緩了一下后楚瑜最先發表自己的意見,“顧先生一定是遇到了天大的好事。”

同窗一鄙薄道:“顧先生高中狀元時都是一臉清冷,什么喜事能讓他喜形于色?”

其他人深深思考,半天后同窗二舉手道:“陛下不顧先皇圣意擢升了先生?”

大家鄙視他,“你覺得先生是想當官的人嗎?”

一個多月的相處下來,大家早已看明白,顧景云他并不是被先皇的旨意逼得只能在清溪書院教書,而是他本人就不屑于入朝,要不是身上有官職方便行事,只怕他連四品侍講的官兒都不當了。

而不可否認的,顧景云很會教人,而且也很享受教書育人。

“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你們說是啥?”同窗二怒道:“除了高中狀元,升官發財值得考慮外還有什么?總不能是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吧?”

他們先生像是這種逢雨便喜,逢著故知就樂的人嗎?

眾人沉默,倒是同窗三默默地舉手道:“人生大事并不只有這幾樣,還有洞房花燭夜,”

大家鄙視的看他,他們先生去年就辦了婚禮,還鬧得挺大,夫人就是對面女院鼎鼎有名的黎先生,隔三差五的在書院里秀恩愛,所以你是想說顧先生終于做了陳世美有新歡嗎?

同窗三默默的吐出最后一句,“初為人父時!”

大家瞪大了眼睛,半響才默默地吞咽口水,狠狠地點了一下頭。

大家沖同窗三豎起大拇指,轉而琢磨開來,“這么說最近顧先生的心情都會很好?”

大家眼珠子轉了轉,全都興奮起來,“先生既然心情好,那我們多請教些問題他應該不會生氣吧?”

他們要請教的當然不是什么高深的問題,恰恰相反,他們以前積累下一些問題,連他們此時回頭看都會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他們依然沒研究出什么確切的答案。

所以只能請教顧先生了。

眾人相視一眼,迅速的離開回去拿筆記,既然顧先生心情好,不知道能不能幫他多看兩篇策論……

等聰明絕頂的顧景云反應過來他最近的工作量急劇增加時已經快到端午了。

顧景云想要陪寶璐去看賽龍舟時才發現他竟然需要擠出時間才能去。

要知道他的效率一向高,少有需要給寶璐擠時間的時候啊。

這時候他反應過來,瞬間怒了,把案頭堆積的作業打亂發下去,讓他們交換批改。

收上來以后再次打亂下發,如此三次,每一本作業上都會有三位同學的批注,然后他再收上來自己慢慢看,到那時別說端午,五月都快要過了。

八學級的學生們默默地交換課業,這就是算計先生的下場啊。

黎寶璐有孕的事不能往外說,所以書院里除了已經猜出來的八學級學生外也就只有梅副山長知道了。

沒辦法,顧景云要為寶璐爭取一系列優待,那就只能告訴他,不然梅副山長怎么可能這么快就找到代課的箭術先生?

也正因為沒有公開,她所教的三個班的學生們都熱情邀請她一起過端午,“……我們決定自己到酒樓里包一間,到時候看完賽舟還能一起玩些別的,黎先生,您跟我們一起吧。”

黎寶璐笑著推辭,“已有佳人相約,可不能再應你們了。”

學生們就擠眉弄眼的道:“此佳人莫不是隔壁男院玉樹臨風,有皓然之資的顧清和顧美人?”

黎寶璐哈哈大笑道:“正是那位顧美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