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病了

而跑回正院的藍驊看到血人一樣的妻子,他又是生氣又是傷心,還有些憐惜,再一錯眼看到坐在床對面,一臉微笑的岳母,他就覺得一股氣堵在嗓子眼上,出不來,下不去。

偏他還不能對劉太太怎么樣,要惹急了她,她真的鬧出去藍家就丟死人了。

藍驊只能壓著氣上前,躬身道:“岳母,屋里混亂污穢,您不如先出去外面等著?”

“不,我總要親眼看著才能安心。”

藍驊:……說得好像您多關心她似的。

藍驊深吸一口氣,壓著火氣繼續勸道:“小婿已經派人去通知岳父和大哥了,他們應該很快就能趕回來,我只當岳母急,但再急也得等岳父和大哥回來……”

劉太太充耳不聞,到最后直接將他的聲音屏蔽在外,靜靜地看著屋里的混亂和漸漸陷入昏迷的藍劉氏。

藍驊見她這樣,心中不由一堵,只能任由她坐著,上前去處理屋內的亂象。

大夫一來摸藍劉氏的脈就覺不對,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后宅爭斗,看著病人奄奄一息偏還止不住血的模樣,他不由大怒道:“今日上午血便止住了,我給開的是止血調氣的方子,你們怎么能給她吃活血化瘀的藥?”

大夫再一摸脈,瞬間瞪大了眼睛道:“不,不對,不是活血化瘀,這,這是……”

大夫看看床上的病人,再扭頭看看站在床邊的藍驊,一時不知該說些什么。

他也給不少大戶人家看過病,看見的陰私手段不少,可還是第一次見到下毒下得如此肆無忌憚的,不僅直接下了絕育藥,似乎還加大了劑量,不然病人不會這么大反應,僅憑絕育藥里的活血藥材就能讓她如此大量出血。

而也正因為她大量出血,大夫才會忽視掉她其他脈象,一心放在血崩上。

大夫滿頭大汗,一邊下止血的藥,一邊問道:“今天你們給她熬的藥呢,把藥渣拿來我看看。”

雖然已經知道是絕育藥,但藥方也是有區別的,得看到藥渣才能知道她吃了什么藥,劑量如何,他才好對方下藥。

香菊滿頭大汗的道:“奴婢們都是照著您開的藥方熬的藥……”

她說到這里眼睛微瞪,突然看向劉太太和黃嬤嬤,心寒道:“但,但太太和黃嬤嬤給太太帶來了補血的藥,她,黃嬤嬤給熬了一碗……”

大夫也有些驚訝,扭頭看了劉太太一眼,見她還對她微笑示意,他便直覺里面的事情不對,立即問道:“那藥渣呢?”

香菊看向黃嬤嬤,藥是黃嬤嬤熬的,當時茶房里只有她一人,藥渣自然也是她處理的。

黃嬤嬤冷笑一聲,毫不客氣的道:“有本事你們就去找吧。”

大夫震驚了,這害人還能害得如此理直氣壯?

他瞪眼看向藍驊,藍驊的反應也出乎他的意料,他竟沒去問黃嬤嬤和劉太太,而是讓人即刻去找,屋里,院子里都找。

時間有限,黃嬤嬤不會藏得太遠,那藥渣肯定還在這個院子里。

整個院子里的下人都動起來了,誰都沒找到,藍驊實在沒辦法,只能跪在劉太太跟前道:“岳母,小婿知道您恨她,但那些畢竟是魏嬤嬤一家之言,事情真相如何還得查,您不如等岳父回來,他會給您一個交代的。您此時害她,不僅不能給爍弟一個交代,反而還會變成沒理的……”

藍驊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劉太太全然不理,就靜靜地坐在椅子上看著。

大夫沒辦法,總不能一直等著吧,只能一邊給藍劉氏下止血的藥,一邊針灸緊急止血。

一番折騰下來,藍劉氏總算是保住了一條命,但是……

大夫看著搖了搖頭。

劉太太見了便微微一笑,“大夫,她的情況如何了?”

大夫還是第一次聽她說話,看著她臉上的笑容便微微一嘆,雖然藍驊把話說得很模糊,但常行走在內院的大夫卻不是傻子,僅憑這只言片語和劉太太的反應便能猜得出,只怕害人的不一定是壞人,而受害的人也不一定無辜。

看了眼沉默的藍驊,他便道:“命已經保住了,但她元氣大傷,本來她小產便身體虧損嚴重,又服了絕育藥,以后怕是再難有孕。”

大夫含糊的道:“而且今日元氣傷得太重,怕是于壽命有礙。”

可不與壽命有礙嗎,本來女子小產就傷元氣,她還是懷了五個多月小產的,更加嚴重。

本來就難止血,剛才還出了那么一出,能保住命就算不錯了,如果不出意外,以后這位太太怕是個藥罐子,只能用藥吊命了。

藍驊臉色青黑,只是看了劉太太一眼便送大夫出去。還得給足了診金,請他保密。

真相大白時他是有些怨恨藍劉氏,但現在看著床上的她他卻不由生起同情憐憫之心。

說到底,他并沒有見過劉爍,感情有限。

可藍劉氏卻是跟他朝夕相對了近四年,一夜夫妻百日恩,何況他們之前還那么恩愛。

現在她不是劉家的姑娘,而是藍家的太太,劉太太的自作主張還是侵犯到了他。

因此藍驊心中很不悅,對著劉太太自然沒有好臉色。

然而走到這一步,劉太太還會看別人的臉色嗎?

見藍劉氏果然如她所愿了,劉太太便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來,起身帶著黃嬤嬤離開。

這還只是剛剛開始呢!

黎寶璐的心情不好,做什么事都是懨懨的,連帶著收到師父的信,被通知他們要出關去韃靼的草原上轉一圈,端午可能趕不回來時都無力吐槽了。

顧景云見她這樣便特意推了翰林院的事陪她出去散心,但她的心情不僅沒好,看著街上攜子出游的母親反而落淚了。

顧景云一臉懵逼的看著她,有些手足無措的哄道:“你,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呢?”

“心里。”黎寶璐哭道:“我問過安太太了,原來劉太太以前跟她一個族叔有過婚約,只是她那族兄只是個秀才,家境一般,劉太太的嫡長姐病重后有意從家里再選一個人嫁進劉家,便選中了劉太太。目的便是為了方便照顧藍太太。”

“劉太太不愿意,為此還差點自盡,卻沒想到黃家羞辱安家,劉太太的未婚夫氣惱之下就主動退婚了,劉太太這才嫁到了劉家。”黎寶璐哭道:“我這幾天做夢都夢到她呆呆的坐在榻上的模樣,心里就好像堵了塊石頭一樣難受。”

顧景云張大了嘴巴,寶璐什么時候這么多愁善感了?他們這一路走來見過的憾事和慘事也不少啊,她從來都是堅毅自強,就算心生憐憫也不會這樣時時記掛,竟然還哭了!

顧景云張了張嘴巴,實在不擅長處理這樣的事,只能干巴巴的勸道:“劉太太沒你想的那么脆弱,她會為自己和她兒子討回公道的。”

“哪里那么容易?于黃家,她只是個庶出的女兒,藍劉氏卻是嫡親的外孫女,如今黃家的老太太還在呢,你說是有血緣的親外孫女親,還是丈夫的庶女親?于劉家,她是姓黃的外姓女,一兒半女都沒有,所能依靠的也就是劉老爺的那點夫妻情分,可他們是半路夫妻,劉太太還是被逼嫁進劉家的,他們能有多少感情?反倒是藍劉氏,她是劉家的女兒,是劉老爺的嫡長女,據說非常受寵。在劉老爺心里是夫妻之情重要,還是父女之情重要?”

“更不用說藍家了,一個是妻子,一個是岳母,用腳趾頭都知道他們會偏向誰,”黎寶璐落淚道:“本來這樣的案件交給衙門才是最好的,管它牛鬼蛇神,一律由律法來判,偏偏你說物證取證難,人證能倒戈,衙門不能給劉太太公道。我就想,她如此弱勢,連衙門都不能給她依靠,她還能靠誰呢?”

顧景云懷疑的看著她。

黎寶璐沒發現他的異常,繼續抹眼淚道:“劉家和黃家只要派人將她看守起來,她便什么都做不了。唯一的兒子被人殺死,她卻連報仇和伸冤的機會都沒有,心里該多煎熬?”

顧景云垂下眼眸,心中怪異的感覺越積越重,他抓住寶璐的手腕,將人攬進懷里哄道:“我知道,你放心,我會幫她的。”

黎寶璐抹淚,“你要怎么幫她?”

顧景云微笑道:“這個你便不要問了,你只等著看便是,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先答應我一件事。”

“什么事?”

“我們去看一下大夫好不好?”

“你生病了?”黎寶璐伸手抓住他的手給他把脈,微微蹙眉道:“沒病呀。”

顧景云無奈的握住她的手道:“不是我,是你。”

“我?”黎寶璐將手伸到他面前握了握拳,無語道:“你覺著我像有病的樣子嗎?”

“像,”顧景云頷首道:“你今天哭了,這兩日的心情還一直不好。”

“誰都有心情不好的時候……”

“但你不一樣,”顧景云打斷她的話,摸著她的臉認真的道:“你向來樂觀,天塌下來都還有高個子的頂著,從小到大你哭的次數一個巴掌都能數過來,今天竟然會因為劉太太的事一再的哭,而且,你都兩日悶悶不樂了。”

黎寶璐神經粗,再傷心的事也很難在她心里停留超過一個晚上,她心情不好便吃,沒有吃解決不了的煩心事,要是有那就再睡一覺。

第二天醒來她不說滿血復活,也肯定會再復激情,要么積極的選擇解決之道,要么就把事情拋到腦后,什么時候她如此死心眼的糾結過一件事?

所以顧景云覺得她病了,而且還病得不輕。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