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十四章 扮鬼

藍桐小朋友通過自己的努力找出了“女鬼”的真面目,他唯一想到的就是告狀和報復,但他人小力微,一個人顯然不能完成,而跟他最親近的喜寶之前都不相信他,他當然不會再求助喜寶。

于是他就只能找他最要好的三個朋友——同桌關益,前桌劉子陽和安青樹。

關益一聽同桌要幫忙,二話不說就拍著胸脯答應了,劉子陽則是聽說要抓女鬼就興奮得連飯都不想吃了。

安青樹要穩重得多,想的也多些,藍桐他們不會去想的,他恰好就想了——香蓮為什么要扮鬼嚇藍桐?

不過這個疑問跟抓住香蓮的把柄和報復她并不沖突,而且還可以在完成報復后再問。所以安青樹也沒說出來讓同窗們煩心,而是積極地出謀劃策。

四個人的扮鬼技術都不錯,而且藍桐對自家地形無比熟悉,不論是潛伏或后撤都有保障,所以在計劃好后三個孩子便借口要去同窗家里一起做課業包袱款款的來了藍家。

而劉關安三家的家長也彼此確定過,孩子們的說辭是一致的,因為顧景云時常會布置一些大項的課業,需要小組完成,所以對于這種事大家已見怪不怪了。

他們自家也接受過其他孩子留宿,因此對這事很熟,打包了兩套衣服就送到了藍家,而為了方便行事,這三人堅決不讓貼身的小廝留下,打滾哭嚎的把他們趕走了。

四個人湊在了一起,而巧的是藍老太太要出城做善事禮佛,中間要留宿在莊子里,藍驊正巧要去莊子里處理一些事便孝心大發的親自護送他娘去。

兩個主子出行,一下就抽調了不少后院的下人,尤其是老太太的院子,下人走了三分之二,而香蓮作為大丫頭留守管理院子。

這簡直是天時地利人和,所以還未入夜,四個孩子剛剛吃飽飯就把院子里的下人都趕走,自己偷偷摸摸的開始化妝裝備了。

和之前顧景云教他們時一樣,他們自由選擇了自己想要扮演的鬼。

藍桐對七竅流血的女鬼印象深刻,所以想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次便化的是七竅流血的妝容。

劉子陽堅持要做吊死鬼,而關益則早就眼饞黃霖當初扮水鬼的造型,所以扮成了淹死鬼,安青樹則要簡單得多,他就扮一只鬼,但他給自己設置了不少的戲份,表示他回來是要復仇的。

四個孩子和家長們詳細的介紹了自己要扮演的鬼,見父母目瞪口呆,他們不由解釋道:“先生說過,世上無鬼,而世人卻以為有鬼,便是給鬼賦予了意義,每一只鬼的出現都應該有其含義,不然只是單純的飄來蕩去的嚇人多沒意思?”

家長們臉一黑,做鬼還想要啥意思?嚇人不就足夠了嗎?

“而被這樣的鬼嚇住的多半是庸人,只是因為怕而怕,”安青樹說到這里瞥了藍桐一眼道:“比如藍桐,可要是心志堅定,或稍有智慧的人就不會被嚇住,因為心中無愧就不怕鬼。所以要讓被嚇之人認為世上有鬼,不論對方是心志堅定之人,還是智慧超群之人,都要對方認定我們就是鬼,那便只有一個辦法可試。那就是讓鬼有含義,我們存在的有理,只要讓他們心中生疑,就能夠從疑變有。”

安父等人面色一肅,看向坐在椅子上的顧景云,一時不知是該怪他教壞孩子,還是該感謝他的用心教導。

“那香蓮既然扮鬼嚇藍桐,那她肯定是壞人,壞人肯定心中有鬼,看到我們肯定也會被嚇住。”安青樹條理要比旁人清晰,因此主要由他來講述,藍桐和劉子陽關益則在一旁補充,“天一黑下來我們就偷偷地溜到了藍老太太的院子里,當時還有人在外走動,所以我們沒敢動彈。而且我們也需要布置一下場景。”

“趁著她出去倒水,藍桐就偷偷的溜了進去,將燈光摁暗一些,她端著盆進門一抬頭就能看到藍桐,到時候肯定會被嚇得跑出來的,只要她跑到了我們事先布置好的地方肯定就逃不了了。”

劉然就好奇的問,“那她被嚇出來了嗎?”

四個孩子狠狠地點頭,藍桐略微興奮的道:“當時我躲在帳子后面,她剛進來我就慢慢的轉頭過去看她,她一看到我就怕得尖叫一聲,也沒認出我來,轉身就跑出去了。”

劉子陽接著道:“那時候我就躲在門外,她一跑出來就看到我吊著脖子在廊下晃蕩,她嚇得摔倒在地上,都沒爬起來就尖叫著往院子外跑去了。”

安青樹:“我們知道她喊得太大聲了,肯定會引來人的,所以趕緊就扯了,藍桐對后院很熟,誰都沒發現我們。那香蓮順著路跑到宜蘭園里,踩到了我們事前撒的油上摔在了地上。因為藍桐說他第一次見鬼就在宜蘭園,所以我們才決定在那里捉住她的。”

藍驊臉一黑,胸中翻滾著怒氣道:“所以你們是在那里嚇到我太太的?就算你們不是故意的,她也是因為你們才受驚小產的!”

想到還躺在后院的妻子,再想到那五個月的男胎,藍驊眼睛都紅了。

安父等人略心虛,糾結的看著他們兒子。

安青樹卻大喊道:“不是這樣的,我說我們是冤枉的,是因為我們在發現藍太太時就停止了,為了怕嚇到她,關益還蹦起來跟她說我們是裝的,還表明了我們的身份。”

安青樹略有些難受,又有些驚恐的道,“可,可是不知道為什么,藍太太特別害怕關益,看到他抬頭和說話不僅沒好,反而被嚇得更厲害了,還退了好幾步摔倒在地上,當時他就流血了。”

其他三個孩子也臉色煞白,和家長們保證道:“當時我們都說話了,還跟她說不要害怕我們都是裝的,我們還想上去扶她,但她沒讓我們扶,還嚇得在地上爬,出了好多好多的血。”

四個孩子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藍太太那渾身的血,四人一度以為她要死了,所以藍家的下人把他們關起來他們也沒敢反抗。

一開始大家都覺得他們闖了大禍,但他們到底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冷靜下來后再回想便能察覺到當時藍太太奇怪的反應。

當時香蓮踩到油摔倒在地上,安青樹便幽幽地從樹后面飄出來嚇她,她也的確嚇得尖叫起來,邊大叫著“有鬼”,邊連滾帶爬的往后退,而關益扮演的淹死鬼就爬在她后面嚇她,香蓮當即嚇得眼睛冒白,差點暈死過去。

這時候劉子陽和藍桐便從后面追了上來,正想著一起上去嚇她,一定要她親口招供她曾經做過的壞事,藍太太便是此時從宜蘭園的一角轉過來的。

“當時她身邊只跟著一個嬤嬤,正好面對著我,”安青樹紅著眼眶道:“她看見我們就厲聲喝問‘你們是誰?誰許你們在此裝神弄鬼的?’。”

安青樹仔細回憶著當時的情景,努力還原道:“當時我看見她挺著肚子就怕嚇到她,正要表明身份,背對著她的關益就回頭看她,結果她看到關益就臉色煞白,突然就尖叫起來,大聲喊‘有鬼!’。”

其他三個孩子連連點頭,劉子陽犀利的道:“明明我和藍桐的扮相最恐怖,她看見我們都沒嚇到,還問我們是誰,怎么一看到關益就嚇成了那樣?”

“關益看她被嚇到了,立即就蹦起來解釋說我們都是假的,關益為了讓她認清自己還把垂下來的頭發撩起來了呢,結果她被嚇得更厲害了。”劉子陽看了一眼藍桐,道:“然后她就摔到了地上,藍桐見了就跑上去大喊了一聲太太,還把臉上的紅胭脂都抹掉了,她旁邊的嬤嬤也一個勁兒的跟她說鬼是假的,但她就是害怕得直往后退,尤其是在看到關益之后。”

被關了一晚上,劉子陽他們也不是什么事都不干的,三人將當時的情景一再回憶重現最后得出結論,與其說藍太太是被他們嚇到的,不如說是被關益一個人嚇到的。

劉子陽等三人沒說出來的是,當時在藍桐和魏嬤嬤的解釋下藍太太雖依然面露驚恐,但好似恢復了一些理智,當時他們便上前想要請罪,結果她一抬頭看到關益又瘋了,還推開魏嬤嬤一個勁兒的往后退,地上留下了一道很寬很長的血跡,直接把四個孩子都嚇得呆在了當場。

三個孩子在分析后表示他們也很冤枉,藍太太顯然是透過關益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人或事,自己把自己嚇到了。

而且三個孩子分析后認為藍太太看見關益能嚇成那樣,肯定是做了什么天大的虧心事,不然怎么會怕成那樣?

所以互相安慰后他們對藍太太的擔憂減少,反而憂心起藍桐來。

他們畢竟是外人,有爹媽撐腰總有解決的辦法,可藍桐不一樣,他可是藍家人,藍太太又是他繼母,以后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他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