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十三章 家長聚齊

大管家派去的人只說家里出大事,大少爺闖大禍了,至于出了何事,闖了什么禍卻沒說。

他們急匆匆的趕回來,才進門門房便回稟說顧景云來了,被大管家請進了花廳,藍老太太和藍驊見門房和家丁們面色有異,一看便知其中有內情,一時也顧不得先回后院問藍劉氏便急匆匆趕來花廳。

不巧,正好聽到黎寶璐給藍桐下的診斷。

好好的孩子,他們只是出去兩天回來就變成了這樣,藍老太太和藍桐怎能不氣不惱?

而在這個家里能夠踢打藍桐,還能讓他驚懼交加的人能有幾個?

僅一個而已!

藍驊不愿家丑外揚,第一想法就是請顧景云趕緊離開,他們好關起門來解決,然而顧景云怎會讓他如愿?

他插手此事的原因就是還不確定他的學生們在此事中是否完全無辜。

若是否,藍桐這個有后娘便有后爹的孩子還能討到好?

所以顧景云老神在在的坐在椅子上給藍驊丟下了一顆炸彈,“尊太太小產了,據說是一個已成型的男胎。”

藍驊一震,倒退三步,藍老太太也驚得起身,懷疑的看向軟榻上昏迷的藍桐。

顧景云再次丟下一顆炸彈,“尊太太認為是藍桐伙同他的同窗們扮鬼故意嚇她,所以將藍桐關在柴房里,把劉子陽他們三人也關了起來。藍老爺,此事涉及到劉關安三家,他們又都是我的學生,我若沒碰見也就罷了,我見到了此事就不能如此了了。”

“若此事果真是他們故意為之,那顧某絕不姑息,小小年紀便如此心思歹毒,只怕長大后也只會為禍一方。”

“可若不是他們所為,我也決不允許顧某的學生被人潑臟水,此事必須得查清楚。”

“不錯,必須得查清楚!”伴著這聲大吼,一個身著藏青長裳,腰配寶劍的男子闊步闖進來,沉著臉在屋內一掃,冷哼道:“我倒要看看誰敢冤枉我兒子!”

關益看到他爹,眼淚又啪啪的往下掉,一頭栽進他的懷里哭道:“爹,我們沒想害藍太太!”

關應瞪了他兒子一眼,拎著他的衣領就把他扯開,一臉嫌棄的道:“哭什么哭,現在還沒給你定罪呢。”

“我兒子呢?兒啊,娘來了!”一群人嘩啦啦的跟在關應背后闖進來,不僅關益的爹來了,娘也來了,安青樹和劉子陽的父母也跑來了。

本來還寬敞的偏房里一下便站滿了人。

藍驊怒氣一陣一陣上涌,同時焦心不已,他既擔憂此事,又記掛著后院小產的妻子,只是他要走,關應等人卻不許,一定要他給個說法。

他們的兒子說好是去同窗家玩,順便過夜,這種事又不是第一次了,怎么這次就牽涉到后宅紛爭中了?

三家的家長統一認為,這事要不是藍太太設計陷害,就是藍桐利用同窗反害藍太太,總之就是不關他們孩子的事。

藍驊大吼一聲,怒道:“在下這兩日并不在家,藍某也想知道到底出了何事,內子如今小產,要想知道實情如何還得去后院問她,你們在此攔住我又有什么用?我毫不知情!”

正在此時,藍桐終于幽幽醒轉,一醒來他就看到了微笑看著他的師娘,再一轉頭先生也坐在他身邊,他就覺得心內大安,一時好似雛鳥找到了靠山,無限的委屈涌上心頭,他忍不住“嗚嗚”的哭出聲,撲到黎寶璐懷里道:“師娘,嗚嗚嗚,師娘,我是冤枉的,我,我沒想害太太,嗚嗚……”

黎寶璐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笑道:“師娘相信你,只是其他人還迷惑著,所以你得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大家,好讓大家可以判斷你們是不是冤枉的。”

感謝關應等人及時來到,黎寶璐趁機把藍桐給按醒了。

大管家同樣機靈,知道他這一家子性命都系在藍桐身上了,因此趁著屋內大亂,吵吵嚷嚷時出去讓人抓緊時間熬藥,現在藍桐一醒藥就端上來了。

黎寶璐喂他喝藥,對依然吵著要去后院看妻子的藍驊道:“藍老爺若實在不放心親自去后院看一眼也行,要是尊太太無礙不如請了她來一起分辨?”

“何必如此麻煩,”顧景云風輕云淡的放下茶杯抬頭道:“聽說當時藍太太身邊一直跟著一位嬤嬤,讓她來對質便是。畢竟是小產,到底傷身,能不勞動她便不勞動她吧,藍老爺也能趁機問一問藍太太的身體情況。”

“不錯,”安父沉著臉譏諷道:“既然藍太太剛小產便讓她多休息,讓她身邊的嬤嬤來對質便是。不然我怕藍老爺去了后院就該出不來了,畢竟誰都知道藍老爺尤其疼愛信任藍太太,連后宅中出現了鬼怪這樣的事都不知道呢。”

安杰所說的鬼怪之事當然不是四個孩子裝鬼的事,而是一個月前藍桐在書院中說的他在家里看見鬼的事。

那天聽到的人太多,想瞞都瞞不住,最后雖不至于傳得滿城風雨,但他們這些人可都知道,私底下都笑話藍驊家宅不寧。

藍驊臉色一黑,劉子陽的父親劉然卻緊接著補刀道:“不錯,將那嬤嬤叫來對質,藍老爺放心,藍太太真要有事,你沒回府他們就回在門前守著了,哪至于你都回來這么長時間了都沒個動靜。既然她們不來請,想來藍太太的病情也并不是很厲害吧。”

大管家深深地低下了腦袋,太太不來請,那是因為他把住了前院,嚴令前院的下人沒有他和老爺老太太的命令一定不得跟后院報信。

而老爺和老太太回到家后還沒來得及跟其他下人接觸,更別說下令了。

藍驊不知道他讓大管家坑了一把,他蹙眉想了想,覺得他們說話雖然不好聽卻有理,藍劉氏要真病得嚴重,不必她下令,魏嬤嬤都會派人來請他,此時不來多半是不怎么嚴重。

他不由看向大管家,大管家立即躬身道:“奴才這就派人去請魏嬤嬤,那天晚上一直是魏嬤嬤跟在太太身邊的。”

見藍驊不再想著走,大家的情緒總算是冷靜了下來。他們怕的也不過是藍驊到后院與藍劉氏串供毀掉痕跡,讓他們查無所查,到那時就算他們的兒子真的沒做過也洗不掉身上的污點了。

所以藍驊必須留下,還要趁著那啥魏嬤嬤還沒到時先得到第第一手消息,于是三家家長立即看向他們家熊孩子,問道:“快說,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何事了,你們不是說來找同窗做課業的嗎?”

劉子陽三人就看向藍桐。

安杰等人心中大怒,不由自主的想,果然,這事就是這小子害的,虧得他兒子還跟他做好朋友呢。

藍桐被大家看得一縮,黎寶璐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別怕,有什么說什么,先生和師母都在這里呢。”

藍桐略微安心,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父親和祖母一眼,低下腦袋道:“過年的時候我跟喜寶跑去放炮,結果在宜蘭園里看見了一個女鬼,那女鬼臉色煞白,衣服也是白的,一雙眼睛里流著血淚可恐怖了,我嚇得半死,可喜寶卻說他沒看見。后來我總是能在府里看見那個女鬼,當時我身邊明明有其他人,可他們都說沒看見,我就以為這世上真的有鬼,那個女鬼就是來纏著我的。”

“可先生說世上沒有鬼,他還教我們扮各種各樣的鬼,吊死鬼,淹死鬼,摔死鬼,還有被人砍成兩截的鬼都能裝出來,”藍桐崇拜的瞄了一眼顧景云,道:“我這才知道要裝鬼容易得很,于是我懷疑那個女鬼就是人裝的,她故意來嚇我!”

安父等人腦門上滑下黑線,無語的看了眼淡定的坐在那里的顧景云,這人到底都教了他們兒子什么呀?

“我既然知道她是裝的自然不再怕她,而且我能猜出她是裝的鬼,于是有一天晚上我裝作被嚇到了,然后偷偷甩開喜寶他們去找那個女鬼,果然在宜蘭園那里看到她變裝。”

藍老太太怒氣上涌,問道:“是誰故意裝鬼嚇你?”簡直是豈有此理,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都有人這么害她孫子!

“就是祖母院子里的香蓮姐姐。”藍桐偷偷瞄著祖母道:“我親眼看到她把臉洗干凈,換上丫頭的衣裳的!”意思是他絕對不會看錯。

藍老太太一怔,沒想到“女鬼”還出自她的院子。

“可是喜寶都不相信我,說肯定又是我看錯,產生幻覺了,”藍桐不悅的嘟起嘴巴道:“我想喜寶都不信我,那便是告訴祖母和父親,你們也不會信我的,那我就不能報仇了。所以我就告訴了子陽他們,讓他們幫我想辦法。”

劉子陽狠狠地點頭,驕傲的挺足胸膛道:“我們是好朋友,好兄弟,師娘說過,朋友間應該互相幫助,所以我們決定幫他報仇。”

家長們立即看向黎寶璐,黎寶璐臉一黑,低下頭磨了磨牙,她是說過朋友間要互相幫助,但也沒讓你們這么互相幫助啊!

“既然藍祖母和藍伯伯不相信藍桐,那我們就先報仇,她既然扮鬼嚇人,我們也扮鬼嚇她,最好嚇得她親口承認自己的錯誤,到時候藍伯伯他們自然就會相信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