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十一章 混過去

門房處的家丁們聽到喊叫聲,“唰”的一下扭過頭來,看到飛奔而來的三個小孩,眼睛瞄到他們身上華貴的衣裳,家丁們臉色“刷”的一下慘白。

作為門房的家丁,首要素質就是機靈,會分辨局勢眼色,看到這三孩子,家丁們不約而同的張開手臂去攔他們,并且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堵住他們的嘴巴抱下去——絕對不能讓這三孩子見到外面的人!

但這是不可能的。

顧景云又不是聾子,三孩子喊那么大聲他就坐在門房里怎么可能聽不到?

不等他起身曲維貞和曲靜翕就已經機靈的跑出去了,而且曲靜翕還很快就叫道:“先生,是子陽,關益和青樹哥哥!”

顧景云走到門口蹙眉盯著那些家丁,不悅的問道:“這是怎么回事,劉家,關家和安家的公子怎么在你們家里喊救命?”

家丁們滿頭冷汗,他們也想知道啊!

內院里出事了,但具體出了何事他們并不知道,只是太太身邊的嬤嬤派了人回太太娘家劉家,大管家還派了人去莊子上請老爺和老太太回來。

三位小公子是昨天晚上留宿在藍家的,到底出了什么事他們哪兒知道呀?

只是他們是藍家的奴仆,與主家榮辱系于一身,若藍家出事,他們也會萬劫不復,所以他們是一定得攔著兩邊說上話的。

雖然大管家不在,家丁們依然機靈的分隊行事,一隊人去攔住顧景云,想要請他回門房等候,一隊人去攔住三孩子,想要堵住他們的嘴。

只是顧景云身份擺在這里,家丁們也只能半強硬的請顧景云進去,并不敢伸手推他;而三孩子更是機靈,劉子陽和關益擋在前面,踢打著要抓他們的家丁,安青樹就在倆人身后快言快語的道:“藍太太誣陷我們害她小產,要拿了我們償命,藍桐已經被害了,先生救命啊,我們是冤枉的!”

此時也不管什么真偽了,總之事情怎么嚴重怎么說。

安青樹大聲叫著“冤枉”和“救命”,已經被捂住了嘴巴的劉子陽和關益也嗚嗚嗚的叫著,掙扎著去看他們的先生,顯得可憐無比。

顧景云便寒著一張臉轉身回房拎過茶壺就“砰”的一聲砸在家丁們中間,巨大的聲響讓混亂的人群一靜,顧景云沉著臉問,“還鬧嗎?”

家丁們猶豫著,劉子陽和關益卻已經趁機掙脫,三人擠到顧景云身前跪下哭道:“先生,我們真是冤枉的!”

他們真的沒想害藍太太呀!

顧景云掃了他們一眼便抬頭看向家丁,沉聲道:“這三人及貴府公子都是顧某的學生,我不知還罷,此時既已知曉,他們就不能任由你們藍家處置。我知道你們老爺現在不在,我也不要求見你們太太,只是藍桐你們須得交出來,顧某要確認他性命無憂。”

“這,”家丁們面面相覷,“顧先生,小的們只是下人,并不做得主兒。”

“那就把你們大管家叫來。”

大管家剛得了太太身邊魏嬤嬤的準話,正想出去送走顧景云,迎面就撞上了一個跌跌撞撞的婆子,這才知道昨晚關起來的劉小公子等都跑了。

一時間他頭大如牛,忍不住踹了一腳那婆子,怒道:“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去找,人既是在內院丟的,那必定還在內院。各個角落都要找到,務必把人找出來,還有,不要傷到他們,昨晚真相到底如何還不知,若是三位小公子在藍家出事,我們全都吃不了兜著走!”

婆子嚇了一跳,連滾帶爬的應下跑去找人。

大管家一邊生氣的吩咐人去找,一邊小跑著朝前院跑去,家里出了這么大的事,顧景云再留在門房也不合適了,反正魏嬤嬤的意思也是不見……

大管家想著飛快的朝前院跑去,結果才遠遠的看到門房時他良好的視線就清楚的看到了站在門房邊上的顧景云,而他的身前正站著他們遍尋不著的劉小公子等三人。

大管家如墜冰窟,當即愣在當場。

他們怎么就碰上面了?

顧景云似笑非笑的抬頭與大管家對視,大管家再不敢怠慢,連忙飛奔上去,一揖到底道:“請顧先生高抬貴手……”

顧景云抬了抬手打斷他道:“你大可放心,我與藍家又沒仇,只要我四個學生完好無缺,在下犯不著跟藍家過不去。”

大管家一頓,顧景云說的是四個,那就包括了他們家大少爺了。

果然,顧景云問道:“藍桐呢?我要見他。”

“顧先生,大少爺是我們藍家的少爺,昨晚內院生了些事,他牽涉其中,此時并不好見顧先生……”

“幾個孩子已經和顧某說過了,貴府太太小產,似乎與他們都有關系,這件事本應該由你們四家私下解決,或是上報衙門,并不與我相干。”顧景云寒聲道:“可你們一來并未通知劉關安三家,也未報官,而是私自扣押在下的四個學生,我既撞見了,那就不可能不過問。”

大管家心中一寒。

“三個孩子都說他們是冤枉的,而藍桐已經被你們太太身邊的嬤嬤所害,我不信我的學生在他自個的家里還能被人害了,所以我是一定要見藍桐的。”顧景云若有所指的看著大管家道:“據在下所知,藍老爺似乎很寵愛藍太太,但是,藍老爺將近而立膝下卻只有藍桐一子,你說若這倆人放在一起,你們老爺會更偏愛誰些?”

大管家就打了一個寒顫,他們老爺更偏愛誰他不知道,但他肯定不會希望太太和大少爺出事,而且身為男人,他深知一點,女色常有,但子嗣卻不可能常有,何況他們老爺至今只有大少爺一個兒子……

想到還被關在柴房里的大少爺,大管家抬頭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顧景云,最后一咬牙一跺腳,側身道:“顧先生先到花廳上坐著吧,小的這就去請大少爺來待客。”

至于劉子陽等小朋友,他們也是客人,大管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當沒看見。

顧景云滿意的頷首,領著劉子陽等人去花廳。

而此時,黎寶璐已經回到了右側門,門房里的兩個婆子正急得團團轉,聽到大門那邊傳來的喧嘩聲,倆人更是嘴角冒泡,既想過去看看情況,又怕當真是她們這邊放進來的女客惹出來的事。

正急著,抬頭便看見黎寶璐從大路那邊過來,倆人一急,紛紛跑上去埋怨道:“顧太太這是哪里去了,害得我們一通好找!”

黎寶璐微微不好意思道:“嬤嬤剛走我便覺得肚子有些不舒服,所以想找地方更衣,只是我對貴府不熟,這附近又沒人,只能往前多走幾步。”

“后來碰見一個丫頭,是她帶我去的,回來時又迷了一下路,沒想到竟耽擱到了現在,實在是抱歉。”

兩個婆子扯了扯嘴角,甭管信不信黎寶璐說的話,反正她們是不敢把這件事報上去的。

到那時黎寶璐有沒有事她們不知道,她們肯定會出事的。別看只是一個守門的活兒,府里也有很多人想搶的,她們可輕易不敢犯事。

所以雖然生氣,但兩個婆子還是得好聲好氣的對黎寶璐說話,“顧太太,我家太太今日沒空,您看要不改日您再來吧。”

“是啊,是啊,我家老爺很快也回來了,到時候顧先生要是家訪再上門來見我家老爺便是,今日我家太太實在是抽不出空來見太太。”

黎寶璐起身笑道:“那就叨擾了,我改日再來拜訪。”

兩個婆子送瘟神一樣把黎寶璐送出門,轉身關上門就湊在一起說話,“魏嬤嬤是怎么說的,果然是少爺的師娘嗎?”

“帖子沒錯,的確是顧府的。”

婆子松了一口氣,“身份沒錯就行,可嚇死我了。對了,你怎么去一趟那么久才回來。”

“你以為我想呀,內院亂套了!”

“出什么事了?從昨天晚上開始里面的燈就一直亮著,今天一早更是有馬車出入……”

“太太小產了!”

“嗬!”

黎寶璐轉身便往左側門去,敲開了們后對戒備的家丁們笑道:“我是聆圣街顧府的太太,我夫君顧景云在你們府上吧,讓他出來見我。”

家丁:……這么一副捉奸的口氣是怎么回事?

瞄了一眼黎寶璐的穿戴,又看了一眼她遞上來的帖子,家丁們到底沒膽子拒絕,接過帖子就給遞進去了。

大管家很快就讓人把她也請到了花廳,人夫君都在這里了,多一人不多。

黎寶璐見到顧景云便感嘆道:“我們家只設一個門禁是正確的。”

顧府地方雖大,也有三道門,但因為只有老李頭一個門房,因此來客只能走中門。

而且老李頭堅決不會離開門房半步,若有客來訪就拉響房里的鈴鐺,聽到鈴鐺聲后南風和東風自會去接待。

絕對不會出現藍宅的這種狀況,前腳在右側門出來,后腳就能從左側門進門。

顧景云含笑道:“也是今日藍家大亂,不然你平日要想如此混著進來也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