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救命

“顧先生大駕光臨,只是家主不在,不能親迎,還請顧先生見諒,”藍家的大管家從聽到門房稟報后就小跑著出來,此時正一臉大汗,他僵著笑臉道:“顧先生有何吩咐不如先告訴小的,等家主回來小的立即轉告。”

“不是找你家家主,”顧景云淺笑道:“是找我幾個學生,我臨時決定帶他們出城,我正好路過這邊,聽聞子陽等好幾個孩子都在你們藍宅,所以我順道來接他們。”

藍家的大管家冷汗直冒,僵笑著臉道:“這,幾位少爺和我家少爺昨晚玩得太瘋,所以還未起身,今日只怕不能參加顧先生的活動了。”

顧景云的臉色就一冷,帶了三分惱意道:“我往常教他們要自律守時,卻沒想到才放兩天假就變成了懶骨頭,這都什么時辰了還未起身?”

此時,黎寶璐剛剛敲響了側門,對開門的婆子微微笑道:“在下是貴府公子藍桐的師母,我夫君想要上門家訪,只是聽聞貴府家主不在家,所以讓我代他上門來看看,有些問題需要詢問一下貴府的太太,不知可方便讓我進去?”

說罷將顧景云的名帖遞給她看。

婆子聞言不敢怠慢,連忙將黎寶璐迎進門房里稍坐,見黎寶璐氣質高華,她躊躇了片刻便躬身道:“太太稍坐,奴婢這就去呈遞。奴婢的姐妹去給您沏茶了,一會兒就來伺候……”

黎寶璐微微頷首,微笑道:“你去吧,我在這里等她便是。”

此時,少爺害太太小產的勁爆消息還僅限于內宅知道,守大門的婆子并不知道家里出了件這么大的事兒,所以遵照往常的規矩一樣將帖子遞到二門處。

黎寶璐背著手站在窗前,看著她漸行漸遠,眼角的余光掃到一個人影拖著步子走來,應該就是那婆子口中的姐妹。

她微微一笑,將門推開了一條縫,身形一閃便出去了,腳步微轉便躲到了路邊的樹后,幾個閃躍間就不見了人影。

同時,那婆子也哼著小曲兒到了門房處,見門房的小門開著,同伴卻不見了蹤影,不由暗自嘀咕道:“怎么就這么急,就不能等我回來再去嗎?真是的,萬一遇上嬤嬤檢查怎么辦?”

門房處一般就是兩個人守著,這樣若有事還能有個替換,一人去稟報,另一人可繼續看門和招待上門的客人。

而像藍家這樣的大宅子,除去正門還有兩道側門,左側門給男賓入,右側門給女賓入。

而且一個向前院稟報,一個向后院負責,只有面向的主人不在家時才會越級上稟,但因為負責人不同,所以總會延遲。

比如現在,黎寶璐比顧景云晚一步進門,她遞的帖子都進二門了,接待顧景云的藍家大管家才急匆匆的往二門去,先是叫丫頭把他娘子叫出來,再通過他娘子跟太太身邊的嬤嬤匯報。

黎寶璐快速的在藍宅里移動,很快就把藍家逛了一圈,同樣很快找到了被關在房間里的劉子陽等小朋友。

黎寶璐從屋頂上看了三個孩子一眼,見他們雖縮成一團但衣服整潔,身體上應該沒受過傷害,她松了一口氣,將瓦片裝回去,從屋頂上輕飄飄的落在一叢花樹背后。

藍家估計也覺得被關在屋里的三個小孩不會跑,所以只派了一個婆子看守,門口又有大鎖頭把門。

黎寶璐的目光一巡,很快便從地上撿起一顆小石子,眼睛微微一瞇,手指一彈,小石子帶著氣勁兒朝那婆子飛去……

“哎呦,”婆子捂住腰側揉了揉,見只是一疼之后便沒了反應,她也沒往心里去,正要到欄桿上坐下就感覺肚子咕嚕嚕的一叫,然后便是翻江倒海似的疼,她不由彎下腰,夾緊雙腿,著急的四處一看,“怎么沒人,哎呦我的肚子……”

婆子看了眼門上的大鐵鎖,覺得里面的小孩肯定跑不出來,而且都過了一晚上他們也沒出事,她走開一會兒應該也不會想不開,所以她一咬牙捂著肚子就朝茅廁跑去。

黎寶璐等她跑遠了才上前,拿起鎖頭看了眼便從頭上將一只蝴蝶發夾取下微微撐開背面的銀絲開鎖。

只是手下的感覺有些滯澀,她微微有些尷尬,好像許久不練習,業務有些不熟了呀。

想到沒多少時間了,黎寶璐在暴力開鎖和技術開鎖之間猶豫了一小會兒,最后還是果斷的運起真氣聚于雙手直接把鎖給扯開了。

果然還是暴力開鎖速度快呀。

黎寶璐雙手一捏,直接把鐵鎖捏成了一塊兒鐵塊,哪怕是親自打造它的工匠看了都分不出它是一塊鐵鎖后便隨手一扔,鐵塊“砰”的一聲摔進院里的泥土里,直接破開泥土埋進了土里,除非有人挖,不然不會有人發現它。

此時也沒有指紋鑒別術,黎寶璐心安理得的如此毀尸滅跡。

她推開門進去,屋里抱成一團的小孩便抖了抖身子。她不由輕咳一聲,含著笑意問道:“難得你們這三個小刺猬還有抱團取暖的時候。”

聽到熟悉的聲音,劉子陽等小朋友激動的抬頭,一眼便看到了站在陽光里的黎寶璐。

在這一瞬間,師娘在他們心里就宛如神仙一樣從天而降的來解救他們。

劉子陽和關益眼睛一熱,淚水就嘩啦啦的流下來,飛撲上前抱住黎寶璐哭道:“師娘您來救我們了?”

安青樹要穩重些,只是眼眶也紅了,委屈的站在一旁看著黎寶璐。

黎寶璐摸了摸他們的腦袋,低聲笑道:“好了別哭了,不僅我來了,你們先生也來了。只是他不好進來見你們,得你們出去見他才行。那看門的婆子只怕很快就回來了,我們快走吧。”

“師母,還有藍桐呢,我們聽見藍太太身邊的嬤嬤讓人把他關到柴房里去了,昨天晚上那么冷,也不知他怎么樣了?”

“我是偷偷溜進來的,柴房看守的人太多,所以我救不了他,”黎寶璐睜眼說瞎話道:“所以拯救藍桐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昨天晚上的事有蹊蹺,你們得找到你們先生,將實情告訴他,若此事果真不與藍桐相關,他自然不會有事。”

劉子陽著急道:“藍桐不是故意的,當時我們根本不知道藍太太也在那里,要是知道我們肯定不敢去嚇那個香蓮了……”

安青樹一把扯住他的后衣領,抬頭認真的和黎寶璐對視道:“師母,香蓮就是那個扮鬼嚇藍桐的人,所以我們才會扮鬼去嚇她,只是當時已是深夜,許多人都休息了,所以我們才能偷偷的溜到藍老太太的院子里,只是沒想到藍太太也在那里,不僅香蓮嚇了一跳,藍太太也嚇壞了。”

安青樹條理清晰的道:“可是好奇怪,藍太太看見我們為何嚇得那么厲害,那個做賊心虛的香蓮尚且只是唬了一跳,反而是藍太太驚慌失措的倒退,還摔跤了。摔跤后她不僅沒回神,反而還恐懼的向后爬,不然她也不會傷得那么重……”

安青樹想到當時藍太太鮮血直流的模樣也不由打了一個寒顫,臉色微白的道:“她,她當時很是驚恐,好像魔障了一樣,把我們也嚇了一跳。”

黎寶璐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他的腦袋,耳邊聽到遠遠傳來的動靜,她立即拉住三人道:“那婆子回來了,我們走。”

黎寶璐將三人扯出去,將門重新掩上,拉著他們飛快的從另一邊離開。

她低聲叮囑道:“我帶你們去找你們先生,一見到他便求他做主,說你們是冤枉的,求他救藍桐。還有,師娘是偷偷進來見你們的,所以你們沒見過師娘,,門沒鎖,你們是自己溜出來的知道嗎?”

三個小孩連連點頭,昨晚上一直深藏心底的恐懼漸消,師娘那么厲害,先生又來了,他們應該會沒事吧?

藍家的下人挺多,但也不可能哪兒哪兒都有,所以黎寶璐帶著他們溜出去很容易,只是門多,而每道門都守著婆子或門丁。

黎寶璐略有些郁悶,大戶人家都是如此嗎?那些傳說中的千金小姐到底是怎么溜出門的?

還有那些太太夫人是怎么在如此嚴密的門禁下偷情的?

除非那些人也跟她一樣擁有高來飛去的本事。

黎寶璐也不走門,把安青樹塞在一棵樹的背后拎起劉子陽和關益就飛越院墻直接出去,安青樹仰著小腦袋張大了嘴巴看著,雙眼冒著星星崇拜的看著她消失的身影。

劉子陽和關益更是一臉懵,直到站到地上才回過神來,倆人攥緊拳頭塞進嘴里,這才沒有尖叫出聲。

黎寶璐丟下他們又過去接安青樹,片刻間又回來,見三個孩子激動得面色潮紅,她不由輕笑一聲,點了點他們的額頭道:“快回神吧,藍桐還等著你們去救呢。”

三人聞言,紛紛嚴肅的挺足胸膛,一臉興奮的看著她。

“走吧,你們先生就在前院的門房里,離這里不遠了,我送你們過去。”

過了二門,前院大部分是小廝和家丁,黎寶璐領著他們小心翼翼的避開他們,直到看到門房才停下腳步。

黎寶璐指了那間站了不少家丁的門房低聲道:“你們先生就在那里,現在你們跑過去,記住,要一邊跑一邊大聲喊救命,把你們先生引出來就好了。藍桐可還在等著你們救呢。”

三人狠狠地點頭,“師娘放心,我們保證完成任務!”

“那師娘走了,若有人問起……”

“我們是偷偷溜出來的,不與師娘相干。”

黎寶璐聞言一笑,放心的起身離開。

三人眼睜睜的看著黎寶璐飛上樹枝,片刻后便消失在了眼前,三人踮起腳尖去看還是沒發現他們師娘飛到了哪里。

三人不由驚嘆,然后收斂心神,目光炯炯的盯著門房,為了藍桐,為了師娘,他們一定要見到先生!

三小孩做好心理建設,目光一狠就如同炮彈一樣沖出去,尖銳的聲音撕破天際,“救命啊——救命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