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惹禍

朝考比之會試還要容易,大部分家境還過得去的二甲進士都會選擇考庶吉士留在京城。

因為文官中有一個未曾明說的慣例,非進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如內閣。

所以為了廣闊的前程,大家會卯足了勁兒的去考庶吉士。

但也有例外。

翰林清貴,庶吉士的俸祿更少,連夏冬兩季的冰敬和炭敬都沒有,如果家資不豐想要憑那點俸祿在京城呆下去實在太難了。

不說買房,哪怕是租房,帶上生活費一個月的花銷也不少,何況為官就少不了應酬,身為文人,你一年總得參加幾次文會吧,一次就能去好幾兩銀子,再加上逢年過節給上官和同僚們走禮,還有壽辰,婚喪嫁娶一類的禮節往來……

只是想想就能感覺到囊中羞澀,所以沒有家資的人是不會留在京城的。

雖然外放當縣官的俸祿也不多,但到了地方上他們就是最大的父母官,哪怕是不貪污受賄,不為非作歹,憑著一些慣例的灰色收入就能讓自己和家人過得很好了。

何況縣官是有祿田的,不用納稅,從官田中撥出來的祿田,一切收益全是自己的。

趙家并不是特別有錢,但卻是小地主,家里又只有一個兒子,支撐他在京城生活還是綽綽有余的。

而且趙寧他還不鋪張浪費,因為沒有后顧之憂,拿定主意后他便全力以赴的準備朝考。

他會試和殿試成績都不錯,加上有顧景云盯著他學習,前面又走了一甲三名,所以他毫無懸念的考上了庶吉士。

庶吉士要在翰林院中學習三年,三年后才進入翰林院任官,當然,期間若有杰出貢獻或是特別厲害入了上官眼的也能夠提前授官,具體參見跟顧景云同一屆的齊樂康,他便一年就從庶吉士冒出頭成了翰林。

趙寧沒那么大的野心,能夠考中進士他便已經完成了趙家四代的夢想,接下來他只想在京城買個小宅子,然后把祖父和父母接來,一家人簡單快樂的生活在一起就行。

所以一拿到朝考的成績,趙寧立即準備啟程回鄉。

顧景云和黎寶璐送他出城,此時已經四月中旬了,而信誓旦旦說四月一定會回到京城的白一堂和秦文茵還沒有動靜。

顧景云表示他已經看透他們了,因此隨他們去,反正白一堂都不心急娶親,他何必替他焦急?

只是黎寶璐有些生氣,因為她剛打掃好的院子好像又要落土了,回頭還要再打掃一遍。

家里一下少了四個人,感覺清靜了不少,尤其是少了個孕婦,黎寶璐行事更沒有顧忌了,所以她大手一揮,對曲靜翕和曲維貞道:“今天我們不在家吃飯了,出去吃!說罷,你們想去哪里吃?”

曲靜翕立即舉手道:“我想吃羊肉湯饃饃!”

曲維貞也舉手,“我想吃黃老五家干鍋豬蹄。”

黎寶璐給了倆人一個贊賞的眼神,“有眼光,那我們中午去吃黃老五家的干鍋豬蹄,晚上去街尾吃羊肉湯饃饃。”

兩個孩子歡呼一聲,轉身跑回房里拽起書包就往外跑,既然是出去外面吃,那逛街肯定是少不了的。

果然,顧景云和黎寶璐已經手牽著手在大門口等著他們了,看見倆人跑來便直接上車。

曲維貞拉著弟弟飛奔過去,也爬上馬車。

東風和老李頭將門檻拿開,二林便笑呵呵的駕車出門,只留下孫嬸憂傷的看著他們,出去吃飯就那么令人高興嗎?

難道是她的廚藝退步了?

黎寶璐透過車窗看向外面熱鬧的街道,喜道:“現在離中午還早著呢,我們可以先嘗嘗外面的小東西。”

曲維貞和曲靜翕連連點頭,都不由自主的咽了一下口水。

而顧景云不僅脾胃有些弱,向來食不厭精膾不厭細,而且還有些潔癖,這樣的情況下他自然不可能動口,也只能動手在后面付錢了。

黎寶璐正和兩個弟子計劃得火熱,突然馬車驟停,馬兒嘶叫一聲,黎寶璐習慣性的往前一栽,顧景云眼疾手快的一把將她撈起,抱著她往后一仰,后腦勺就“砰”的一聲撞在了車壁上。

而曲維貞和曲靜翕就跟倒栽蔥似的摔到地板上,直接滾做一團。

黎寶璐心疼的伸手摸了一下顧景云的腦袋,確認沒出血才伸手去拉兩個弟子,“你們沒事吧?”

“沒事。”曲維貞揉了揉額頭。

顧景云捂著腦袋“唰”的一下掀開車簾,皺著眉頭看向前方,“怎么回事?”

“老爺,有人撞上車了!”

“顧先生?顧先生救命!”喜寶本來被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要被撞死了,抬頭卻看到了顧景云,立時如同遇到了救星,直接膝行上前仰著頭道:“顧先生,我家少爺是您的學生藍桐,還求顧先生救救我家少爺啊。”

顧景云蹙眉,“藍桐怎么了?”

“太太要打少爺板子,還要把少爺關到祠堂里,少爺他才九歲,哪里受得了杖刑,還求先生救救我家少爺!”

“你家老爺呢?”

“老爺昨天去了城外的莊子并沒有回來,管家已經派了人去請……”

顧景云冷著臉放下簾子,沉聲道:“你上車來吧,二林,去帽兒胡同藍宅。”

既然已經去請藍驊,他卻還來求他,可見藍桐惹的禍事中他不占理,而且這禍事還不小,不然家丑不可外揚,這小廝不會跑來求他這個書院先生。

雖然不想蹚這趟渾水,但想到膽子有些小,性格有些懦弱的藍桐,顧景云還是讓二林去藍宅了。

他頗有些頭疼的揉了揉額頭,真是糟糕透了,他何時也這么心軟了?

黎寶璐卻沒多想,對于顧景云的那群學生她自然也全都認識,所以不由擔憂藍桐,“那孩子有些怕生,也就在熟悉的人面前才活潑些,他能闖什么禍?”

顧景云直接看向跪在車門處的喜報,蹙眉問,“還不快說?”

喜寶抖了一下,面色微白,他也知道輕重,因此只咬了咬嘴唇就道:“少,少爺和他幾位同窗少爺一起扮鬼,也不知怎么就嚇到了太太,太太受驚之下跌倒小產,落了個成形的男胎,太太大怒,讓人抓了少爺要打板子,可是老爺不在家,小的怕這一頓杖刑下去少爺只怕兇多吉少。”

顧景云和黎寶璐對視一眼。

顧景云便詳細問道:“你家少爺扮鬼是特意去嚇的你們太太?在何處嚇的,當時都有誰在場?”

喜寶一臉茫然,苦著臉道:“這事是少爺和幾位同窗少爺一起私下干的,瞞著我們所有人,因此小的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出事的地點是在老太太的院子里,當時跟著太太一起被嚇的還有老太太院里的香蓮姐姐。”

顧景云就不由想到了開學之初藍桐提到的見鬼的事,藍家有人想對藍桐不利,顧景云從知道藍桐“見鬼”這事后便深知這點,他自然也能幫他把搞鬼之人揪出來,但他護得了他一時,護不了他一世,所以他不僅自己沒動手,也讓藍桐之父藍驊暫時不動手。此事權當拿來給藍桐鍛煉。

藍桐既然怕鬼,從而懷疑世上有鬼,那他就教學生們“鬼是如何形成和活動的”,讓他們親身體會一下鬼怪,從此再不怕鬼。

再教他們一些偵查隱藏的方法,能不能把罪魁禍首抓出來就權看藍桐他自己了。

顧景云并沒有把這件事太往心里去,在他看來這不過是他的學生長長的人生中經歷的一件小事,容易解決得很。只要克服了心中對鬼的恐懼,這就不過是后宅中一個小手段罷了。

所以他在確定學生們已經不會再因為一些異象便生出世上有鬼的懷疑后便罷手不管了,任由他們自己去調查取證。

只是現在看來他們找到了扮鬼之人,卻也不小心惹下禍事了。

顧景云垂眸搓了搓手指,只希望此事與藍驊的現任太太,藍桐的繼母有關,不然此事藍桐即便能逃過責罰,將來也不會太好受的。

思忖間,馬車很快便到了藍宅,喜寶一臉焦急,既想催促又不敢開口的模樣。

顧景云下了馬車,沉吟片刻便與寶璐道:“藍驊不在,我只怕進不去內宅,我們分開行事吧。我去提藍桐,你去拜訪一下藍太太。至于你們兩個便跟著我吧。”

曲維貞和曲靜翕聞言連忙爬下馬車站在顧景云身后,顧景云偏頭去看喜寶。

喜寶連忙道:“小的也聽顧先生安排。”

“跟著你家少爺一塊兒闖禍的少爺呢?”

“他們都被安排在客房中,因不是我們家的人,太太他們不敢動手的。”

顧景云微微頷首,嘴角微翹道:“那你再跑一趟,把那幾位少爺的家人也都請來吧。都已經在藍宅呆了一天了,藍太太既然身體不適,他們總不好一直打擾。”

喜寶眼睛一亮,立即應了一聲,轉身就要跑。

顧景云就嫌棄的叫住他道:“讓二林送你去吧。”

學生蠢,沒想到學生的小廝也蠢,難怪會被一只虛無縹緲的鬼嚇住,還惹出這么多事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