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用人

楚瑜剛將東西看完他的同窗們就找到這里來了,和他一樣,顧景云不認識他們,他們卻全都見過顧景云。

所以看到顧景云坐一旁悠哉的看書,而楚瑜坐在桌子后面替他們辦理手續,眾人的內心是嫉妒的。

他們不會想著顧景云偷懶,把自己的工作推給了楚瑜,他們只覺得楚瑜入了顧景云的眼,所以才被委以重任。

能夠從縣試考到鄉試,大家都不是笨蛋,所以報名后大家也不急著拿條子去繳費,而是站在一旁候著,或幫忙維持一下秩序,或就安靜的當自己是一棵樹。

八學級的學生都是大人自然不用他們維持秩序,所以他們只能照顧一下一學級的小學弟們。

正巧遇上報名高峰期,一群家長領著一群孩子走來,孩子們看到廊下坐的顧景云,立時丟下父母嘩啦一下全朝他跑過去了。

顧景云瞬間被一群孩子淹沒。

“先生,先生,過年時我去泡溫泉了,真的好舒服,等清明放假我請您去我家的別院泡溫泉好不好?”

“先生,先生,今年我去我外祖家了,我外祖家在長安,可惜冬日蕭條,路上并無美景,所以我只勉強做出了兩首詩,一會兒您幫我批改好嗎?”

“先生,先生,我跟我祖母學了腌菜的法子,親自腌了一壇,我覺得挺好吃,送給您也嘗一嘗吧。”

“先生,先生,我不會腌菜,但我祖父會做咸鴨蛋,我也帶來了一籃子給您。”

“先生,先生……”

顧景云坐在椅子上含笑看著他們,等他們每一個人都說完后才拍手笑道:“好了,先生都知道了,現在你們先去報名。有話留到下午再說。”

顧景云伸手摸了摸站在他身側的溫云的腦袋,笑道:“未時你們便拿著自己的東西去春暉院里等著,我們不上課,只說話。”

孩子們歡呼一聲,他們可喜歡跟顧先生說話了。

顧景云扭頭看向廊下充當柱子的舉人學生們道:“你們互相通知一聲,未時也聚到春暉院吧。”

楚瑜等立即起身應下。

顧景云就對他們揮揮手,“你們去幫幫楚瑜吧,盡快將手續辦好。”

舉人學生們立即分好隊,幾乎是一對一的先給學弟們辦好手續,然后再互相幫忙,再記錄匯總,不到兩刻鐘就完成了。

大家便紛紛和顧景云行禮告別,拿著單子去交錢。

黎寶璐同樣偷閑的把報名的事交給了歐陽晴和萬芷荷,自己捧了本話本在后面看。

見報名完還有許多空閑的時間,大家談興又濃,她便大手一揮帶著班里的學生們到湖邊,直接找了塊草地席地而坐,一邊分享學生們孝敬來的各種美食,一邊聽她們說這個年發生的有趣的事。

女孩們嘰嘰喳喳的,歡聲笑語越過湖面飄向了遠方,不少來去匆匆的人不由羨慕,“這是哪個班的學生,竟就報名好了?”

“是四學級詠梅班的吧,”一個女孩搖頭道:“別看她們現在愜意,她們班的先生那才叫變態呢,竟然規定了報名的時限,一定要她們巳時(早九點)之前到達班級,若過了時限先生不在,那就只能等第二天的課余時間才會幫忙辦理入學手續。”

“如此嚴格?”

“可不是,教她們的黎先生和男院那邊的顧先生是夫妻,他們一直是如此要求學生的,雖然每個學期都是他們最先開始完成報名,但要求很嚴,許多家長都有意見呢。大家都那么忙,有些大人得到中午才能抽出時間來報名,偏他們規定了時間,而且還得學生親自來報名,害得大家所有的計劃都泡湯了,不少人心中都有怨氣呢。”

“你如何知道的?”

“我二嬸的侄子便在男院那邊的長松班,他們一家前段時間去莊子里踏青,因風光甚好不免想多玩兩天,就想派個管事回來報名就行,今兒下午他們再回京,明兒也能趕得上開課,偏他們班要求忒多,不僅得學生親自到場,還規定了時間,為了我那表弟,他們一家不得不提前回京,昨兒就到家了。”

而此時,作為當事人之一的“表弟”方子明正一臉羞澀的站在顧景云面前,猶豫了一下才慢吞吞的從衣襟里掏出一大包油紙包遞上前。

顧景云眼中忍不住流露出笑意,方子明是個小胖墩,穿著夾層的衣服整個人都圓滾滾的,要不是親眼看見他從懷里掏那么大的一個紙包,他還真發現不了他衣襟里還能藏東西。

他笑問,“這是什么?”

“是牛肉干,給師娘的,”小胖墩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肉痛的道:“師娘要是愿意,先生也可以吃一點的。”

顧景云臉上的笑容微僵,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才嘆氣道:“你這是又得了什么新毛病?”

小胖墩有聽沒有懂,圓圓的臉上眼睛閃閃發亮,“牛肉是過年的時候莊子附近的村莊宰殺的,他們說牛很老了,干不動活兒,也活不了多久了,所以就上報衙門殺了。牛的主人不舍得吃,所以把牛肉都給賣了,我家買了好多好多,因為牛肉太老了不好吃,我娘就讓莊子里的人做成牛肉干,放了好多大料,我吃過了,可好吃了!師娘吃了也一定會喜歡的。”

這可是他從他的口糧里省出來的,可珍貴了!

顧景云沒有接油紙包,而是看著小胖墩問道:“為何給師娘不給我?”

小胖墩低頭羞澀道:“師娘比先生溫柔,也比先生好看。”

方子明他爹方彥內心是崩潰的,他只是走開了一會兒去拿他兒子報名的手續,為什么回來就會聽到這一段對話?

因為不得不提早回京的怨氣一消而散,他沖上前去揪過兒子的衣領就往后扯,一扯沒扯動,再扯也沒動,他只能討好的對顧景云笑笑,小心翼翼的解釋道:“顧先生,我家這小子有點傻,以后還請您多關照一二。”

話才說完他就想打嘴巴,這時候不是該求顧景云盡快忘掉他兒子嗎,怎么能還請他關照呢?

誰知顧景云還笑著點頭,看著小胖墩點頭笑道:“方大爺放心,我會的。”

方彥偏頭看著他傻乎乎的兒子,立時無限憂愁起來。

顧景云伸手接過他一直緊緊抱著的油紙包,笑道:“交給為師吧,為師會交給你師娘的。”

方子明就高興的把油紙包交出去了。

家長們給孩子交完學費就要回家,總呆在書院里也無聊,而且有些家長的確有事。

正要把自家的孩子撇下,一個校工就過來通知道:“諸位老爺太太,顧先生有句話要單獨傳達給你們,還望諸位老爺太太移步。”

家長們相視一眼,紛紛走到一旁。

因為顧景云規定死了時間,所以他們正好湊在了一起去報名,而當時又有三十個舉人給他們開單,故連手續都是差不多時候辦好的。

畢竟是兒子的同窗家長,有些彼此還認識,且關系還不錯,干脆就一起行事了,所以此時大家都聚在一起,倒也免了校工再一個個去找了。

校工避開那些孩子,對家長們道:“顧先生要在春暉院里給小公子們開個小會,老爺太太們若有時間可到院里旁聽,不過須得走另一條路,也必須呆在另一處,最好不要讓小公子們知道。放假一月,諸位家長也該知道自家孩子見了多少,學了多少,長處為何,短處在哪兒,也好調整教育方式。”

家長們一懵,孩子送到書院里,那教育的事不該先生管嗎?為何還要他們調整教育方式?他們沒有教育方式啊。

校工側身道:“老爺太太們若有興趣可隨我來,有事的家長也可先行離開。”

有人意動,特別是不忙的太太們,她們相視一眼后紛紛扯著丈夫的衣袖低聲道:“顧先生既然這樣說了,不如我們就去聽一聽吧,你要是忙就先回去,我留下來等孩子也行。”

“算了,事情也不是很要緊,我便陪你一起去吧。”有選擇留下的,自然也有選擇離開了。

到底關系到自家的孩子,大部分家長都選擇了留下來,只有幾位因為實在有急事才離開。

校工帶著諸位家長進春暉院,很快就到了一面花墻前停下,校工示意大家坐下然后便離開。

家長們面面相覷,他們所站的地方是春暉院中一個小院子的草地,前面是一叢半人高的薔薇花墻,對面也是一片草地,中間有一道被薔薇藤纏繞的拱門,因為只是三月,薔薇藤上只有小小的花骨朵,但因為綠葉繁茂,因此一坐下對面只能知道這邊有人,若不仔細留意不會察覺到他們的身份。

家長們正驚疑不定便聽到自家孩子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大家再不遲疑連忙盤腿坐下。

顧景云領著孩子們來到草地上,當下便面對花墻而坐,孩子們井然有序的走到他面前排好隊,這才分五排面向他坐好。

期間也有小朋友發現花墻對面坐了人,但他們并沒有懷疑那邊是自己的父母,畢竟清溪書院啥都有可能缺,唯獨不會缺人。

而向他們一樣實在在校園里坐談的人可不少,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相對于學弟們的淡定,第一次接觸清溪書院這樣教學方法的舉人學長們反而有些懵,不過他們很快在顧景云的示意下圍著學弟們在外圍坐下,呈橢圓形的把學弟們圍在中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