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新生

春寒總算是拖著腳步慢慢的離開了,燦爛的春光爭先恐后的綻放出來,陽光明媚,照得人身上暖洋洋的,枝條抽芽,嫩綠色開始一節一節的往外冒,就連春風都跑來湊熱鬧,徐徐而動,拂在人臉上輕柔無比,使人從心底便生出一種珍惜的溫柔。

顧景云坐在半山腰的涼亭上往下看,正好將整個清溪書院囊括眼底。

今日是清溪書院學生入學的日子,所以山下一片熱鬧景象,有家長送兒女們來上學的,也有妻兒送丈夫來讀書的,挺大一個書院,今日卻擠滿了人。

作為當今書院的實際掌權人,梅副山長一片輕松愜意的拎起才燒開的開水燙洗杯盞,用茶夾將茶杯及壺里滾燙的開水倒掉,杯壁和壺壁上的水漬迅速蒸發干透,他隨手舀了兩勺茶葉進壺,蓋上蓋子等壺的熱度將茶香烘出……

梅副山長給顧景云倒了一杯茶,笑道:“嘗嘗老夫的手藝。”

顧景云將視線收回,端起茶抿了一口,輕笑道:“早聽聞梅副山長愛茶,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梅副山長自得的一笑,也品了一口,舒氣道:“很久沒能如此輕松的品茶賞景了。”

顧景云但笑不語,梅副山長也偏著頭看向山下,他這一生大半的時光都是在清溪書院里渡過,自年少時開始入學讀書,科舉考中后便不出仕,而是又直接到清溪書院任教,到如今他在清溪書院里已呆了三十二年了。

看到清溪書院慢慢又恢復了往日的活潑和榮光,他怎能不高興?

梅副山長回過頭來看顧景云,“蘇山長決定等殿試過后便退隱。”

“那顧某先在此恭喜梅副山長了。”

“我的年紀同樣不小了,等我接手也要考慮后繼之人了。”

顧景云挑眉,淺笑道:“書院里人才濟濟,梅副山長還有十多年的時間,總能選到合適的人。”

梅副山長聞言心中一嘆,顧景云這是在推辭了,他倒也不勉強,反正時間還長,焉知他將來不會改變主意,或是真的出現比顧景云更合適的人呢?

梅副山長惋惜的看了一眼茶壺里剩下的茶,起身道:“時間不早了,顧先生也該下去準備了,不然要報名的學生該著急了。”

顧景云微微頷首,起身行禮便告辭,獨剩下梅副山長一人對著剩下的茶心痛,為了賄賂顧景云,他可是拿出了自己最好的茶葉,本來就只剩下這一兩茶葉了……

長隨見主子一臉糾結,立即貼心的道:“老爺,今日春光好,您不如也偷閑半日,反正山下有各位先生忙著,并不用您時時看顧。”

梅副山長聞言立即重新坐下,舒出一口氣后笑容滿面的道:“你說的不錯,難得偷得浮生半日閑。”

山下,各個班的學生都按部就班的去各自的班級找先生們報名入學,只有新入學的學生才跑到公告欄處找自己的分班情況,其中尤以大學生為多。

一群大老爺們堵在公告欄前,直接把后面人的視線也給堵住了,一個今年才轉校進來的小豆丁見前面的都是跟他爹差不多大的大學生,立時眼淚都快要出來了。

他爹見狀立即把他抱起來道:“兒子別急,爹幫你進去看看你插在哪個班級了。”

小豆丁吸了吸鼻子,將眼淚憋回去堅強的道:“我不,我要自己進去看,爹你蹲下,我要坐你脖子上,我就不信他們還能比我高!”

他爹糾結,“兒子,大庭廣眾之下這樣不好吧,你要想坐高高等回家了我們再坐。”

小豆丁眼底又浮上了一層水霧,眼看著就要哭出來,他爹當機立斷的把人往脖子上一放,板著臉就往里沖。

正焦急的看著自己分班情況的舉人們見狀紛紛避讓,生怕一不小心就把肩膀上的孩子給擠下去了。

父子倆順利的擠到了公告欄前,小豆丁居高臨下的掃過公告欄,很快就掃到一張大紙“一學級轉校生分配表”。

一學級的轉校生寥寥無幾,因此小豆丁很快就在那張紙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溫云!

順著名字看向前面,溫云眼睛一亮,大叫道:“爹,我被分在了長松班!”

與此同時,一聲驚叫聲也響起來,“楚瑜,你被顧先生選中進了長松班!”

剛剛擠到公告欄前的楚瑜一怔,然后眼中閃過狂喜,順著聲音擠到友人旁邊去看那張公告,果然在最后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他的朋友羨慕嫉妒的看著他道:“楚瑜,你運氣可真好!”

是啊,他運氣可真好。

溫云居高臨下的看向楚瑜,笑嘻嘻的道:“原來是師兄,小生這廂有禮了。”

楚瑜呆呆的看著才六七歲左右的溫云,有些反應不過來。

溫云笑得見牙不見眼,驕傲的挺足胸膛道:“我也是長松班的,我的班主任也是顧先生。我爹說顧先生是最厲害的,若能受他教導,那至少有一半的機會可以考中進士了。”

大家聞言更加羨慕嫉妒恨的看向楚瑜和溫云了。

楚瑜卻有些無奈,對著這個比自個兒子大不了幾歲的小孩,“師弟”兩字怎么也出不了口。

楚瑜和溫云父子從人群中擠出來,略整理了一下衣冠才互相行禮道:“在下楚瑜,還不知兄臺如何稱呼。”

溫閔當然不會從他兒子的叫法,因此把他兒子放到地上后便回禮道:“在下溫閔,陜西漢中人氏,這是小兒。”

楚瑜看向溫云嘆道:“令公子可真是厲害,小小年紀就能上一學級了。”

清溪書院的一學級生通常為八到十歲,溫云這個年紀在其中算小的了。

溫閔用很驕傲的神情謙虛道:“哪里,哪里,其實我都不懂,因聽說清溪書院不錯所以才帶著他來報名,書院的先生們拿了一套試題給他做,然后就說他不用從啟蒙班開始讀,可直接進一學級。我也沒想到他能分進顧先生的班級。”

楚瑜也是父親,很理解他的驕傲,笑道:“那看來令公子的基礎很扎實,不然書院的先生是不會讓他直接上一學級的。”

他抬頭看了一眼天色,笑道:“時間不早了,我們去報名吧,剛才我看了一下,顧先生將兩個班的報名地點放在了一起。”

溫閔才來京城不久,對清溪書院并不熟,但楚瑜卻是京城人,慕名來過清溪書院幾次,所以對它的布局較為了解,很快就找到了報名的地方。

報名的地方就在一學級長松班的門口,顧景云讓校工在門口擺了張桌子,桌上一左一右放了兩本名冊,他此時正端坐在桌子后面。

若來的是一學級的小學生,他就親自幫他們辦入學手續,若來的是八學級的舉人……

不巧,楚瑜正好是八學級長松班第一個來報名的,他和溫閔父子走到顧景云面前恭敬的行禮。

溫閔微微瞪大了眼睛,他早聽說顧景云年輕,卻沒想到這么年輕,這個年紀只怕還未及冠吧?

楚瑜卻是不止一次的見過顧景云,他高中狀元跨馬游街時,還有在聆圣街,清溪書院的門口他都不止一次的注視過他,所以并不驚詫。

“先生,學生楚瑜,這是學生的材料。”楚瑜畢恭畢敬的將材料上交給顧景云。

顧景云翻了翻,對照過相貌描寫,確定是同一人后便提筆給楚瑜辦入學手續。

但他并沒有把手續交給楚瑜,而是壓在旁邊,看向一旁的溫閔父子,然后將目光定在溫云身上,“你是今年插班進來的溫云?”

溫云不由心中一緊,拱手行禮道:“是,學生溫云。”

顧景云微微頷首,伸手道:“入學材料拿來。”

溫閔忙拉著兒子上前,顧景云給他辦好手續,轉手卻把東西遞給了楚瑜,“全都記下,今年一學級長松班共有四個插班生,一會兒你就照著這份給他們填寫手續。”

楚瑜呆呆的接過,顧景云這才把他的那份材料推到他的面前,“你的這一份也要記下,一會兒你的同窗會來報名,你就照著這份給他們弄好。”

說罷起身將位置讓給了他。

楚瑜微怔,然后彎腰揖禮道:“是。”

溫閔:……這人運氣還真是好,第一天竟就能得此重用,不知那些來晚的舉人老爺們會不會后悔死。

溫云微微瞪大了眼睛,先生還可以這樣偷懶?

顧景云隨手扯來一張椅子,坐在屋檐下邊曬著太陽邊翻看手中的書。

見溫閔父子也不走,像兩個被罰站的學生般斂手站在一旁,他不由有些好笑,招手叫過溫云問道:“我看過你入學做的答卷,你的記性應該很好吧?”

溫云提著心低頭道:“是,學生記性一向好,一般過目三四遍便可記誦。”

溫閔見兒子也入了先生的眼,心中又是驕傲又是緊張,豎起耳朵聽倆人說話,心中祈禱顧景云考校兒子時不要出太難的題目。

但顧景云并沒有考校溫云,而是問他平日的起臥時間,讀書時間,經常看的什么書,看到了哪一頁……

平常得不得了。

但一旁坐著的楚瑜卻忍不住愉悅的翹起嘴角,作為有八年教齡的先生來說,楚瑜最明白顧景云此舉的原因,他為了一個小孩愿意耗費這樣的時間來詢問這些小問題,可見其對教育的重視。

也就是說,顧景云很會教學生。

先不論對方學識如何,這份心就足以讓楚瑜心服了一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