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 抽簽

梅副山長拿來的名單很詳細,學生的家世,成績都有記錄,其中有勛貴,文臣,世家拖人情硬塞進來的,也有書院通過考試篩選出來的成績最好的學生,有富家子弟也有寒門弟子。

總共五十個人,他可以從中選出三十個學生。

顧景云合上那份名單遞還給梅副山長,梅副山長一驚,忙問道:“怎么,你都不滿意嗎?”

“我不這樣選學生。”

梅副山長一臉懵,“那你要如何選?自己出考題篩選?”

這在清溪書院也是有先例的,當年顧景云的外祖秦令公就是這么自己挑選學生的。

“不用那么麻煩,”顧景云搖頭淺笑道:“將這次要入八學級的學生按照成績高低排好,將名冊給我一份就行。”

梅副山長一臉糾結,“你全都要成績最好的?書院這邊倒是沒問題,只是有不少人求到了我這里,都想往你的班級塞人,若你全按照成績來收,只怕我這個月都不好出門了,而且……”

而且清溪書院也會得罪不少人,雖然他們書院并不懼得罪人,畢竟是百年老校,怎么可能沒有一點根基?

可多少還是會給書院帶來一些麻煩的。

顧景云卻淺笑道:“您放心,不會讓您和書院太難做的。”

梅副山長就松了一口氣,起身笑道:“那行,我回去準備準備,后天便是新生入學的日子了,所以最遲明天下午你就得定下名單。”

他們后天一早就要把分班情況張榜出去,現在全院都緊著顧景云先來,得等他把學生挑走后才好分班。

梅副山長前腳才離開,后腳就被人攔住了,大家都很想知道他們家的孩子到底被選中了沒有。

梅副山長搖頭淡笑,表示等到了后天張榜時大家就知道了,不急,不急。

眾人:……

大家很想搶過梅副山長懷里的那份名單,不過沒人有膽子這么做。

黎寶璐也特別好奇顧景云要怎么選學生。

顧景云笑道:“我并沒有特別想要教的學生,除了桂五班未被錄取的四人外,其余人等都可以隨意分配。”

黎寶璐感嘆,“有教無類啊。”

顧景云頷首,“不錯,弟子要選合乎心意的,學生卻實在不必要,除非有感情牽絆,不然教誰不是教呢?”

所以他挑弟子,卻不會挑學生。

而將桂五班的四人收進八學級長松班也僅僅是因為那半年多來師生相處得不錯,而他們也想繼續在他的班級里讀書。

也正是因為不挑,他才選擇了一種相對來說比較公平的選擇方式抽簽!

第二天書院的先生們都好奇的假裝路過顧景云所在的辦公室,然后借口找其他先生留在了辦公室里。他們倒要看看顧景云要選怎么選擇他們八學級長松班的學生。

“這是按照成績高低排下來的名單,”梅副山長輕咳一聲道:“后面的九人是恩蔭的監生,拖關系進來的,沒有成績。”

有的人家因長輩功勛卓著,所以朝廷會恩賞恩蔭名額,監生便相當于舉人,可以直接求官,也可以直接參加會試成為貢士,再通過殿試成為進士,雖然會被人詬病,但前程上不會比兩榜進士差多少。

而如果是直接求官是很難求到實職的,大多是虛職,若為實職地位也很低,而且比兩榜進士矮一頭,若沒有天大的功勞,只怕畢生都越不過四品這道坎。

所以只要不是太次,大部分人在求官前都會掙扎一下,或是去國子監,或是進入大書院就讀,爭取通過會試。

顧景云掃了一眼那九人的名字,還挺眼熟,都是同一個階層的人,而且也還都在昨天梅副山長給他的那張名單上。

他也只掃了一眼,直接拿起桌上的裁紙刀將名冊上的名字全都切開,按照十人一組分好。

辦公室里的先生們一懵,已經大概猜到他要做什么了,但就是這樣他們才更懵。

誰不想選成績好的學生?顧景云明明有這個機會,為什么要放棄?

學生好,那考中率就高,他們得的獎金就高,名聲就大,積累下來的人脈也會越深厚。他們出名了,好學生更是趨之若鶩,可以說這就是一個良性循環。

而顧景云只用三年的時間便做成了他們一直想做的事,要說不羨慕嫉妒是不可能的。

但書院里的先生們并無怨言,因為這是顧景云的能力,他能力杰出,自然可以優先選學生,這也算是書院里一直沒有明說的慣例。

只是書院里的先生也都很會做人,不論是誰先選都不會一口氣把成績最好的學生選完,大多先生還是很高傲的,他們會綜合各方面進行選擇,成績好的,家世好的,人品好的,性格好的,或是某一方面就是投了他們好的,一個班級里同樣是摻雜了各種條件和性情的學生。

他們選擇學生的方法千萬種,可唯獨沒想過顧景云用的這種。

大家一臉懵逼的看著顧景云將二百四十七個學生名字全都剪了按照十人一組的分好,反面堆成二十五份,隨手打亂后就隨便的從每一份里抽出一張丟在一邊,片刻就選好了二十五個學生。

顧景云將那二十五張小條子翻過來,掃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后微微惋惜道:“竟然一個都不中。”

他這才從剩下的那些人里將之前桂五班的那四個學生名字挑出來,如此一來便有二十九人了。

顧景云沉吟了一下,扭頭對梅副山長笑道:“昨日您給我帶來的名單還在嗎?”

梅副山長呆呆的點頭,“在。”

他一直隨身帶著,就是想著顧景云若決定不了這張名單可以個他一個參考。

梅副山長將名單給他,顧景云便點了點“楚瑜”道:“最后一個便他吧,努力的人總是更可愛些。”

大家不由湊上去看,楚瑜后面的標注是:第九十八名,年二十九,十歲始啟蒙,智慧且性堅,前以燒炭為生計,過院試后在鄉間開設私塾,教學認真。

十歲才開始啟蒙,由此可見他家世之貧寒,考試的成績也不怎么理想,但梅副山長既然把他列在名單上,且把“智慧且性堅”作為評語,可見梅副山長有多愛他的努力和堅持,和梅副山長一樣,顧景云也欣賞努力的人。

顧景云將選出來的名字紙條交給梅副山長,笑道:“剩下的事就辛苦您了,諸位先生也請吧。”

說罷退到一邊,將位置交給其余八學級的先生。

大家看著桌上的二十堆小紙條面面相覷,一時不知該如何下手。

顧景云的選擇和他們預料的一點兒也不一樣,他們本以為顧景云選后前三十名能剩下十五人就算不錯了,到時候他們再商量著分了。

結果前十名顧景云只隨機挑了一個,第十名到第二十名也只挑了一個……

突然還剩下這么多好苗子給他們,但他們既覺得高興又覺得憋屈怎么辦?

心中好復雜,復雜到想要揍顧景云一頓怎么辦?

七個八學級的先生們對視一眼,默契的上前擠掉顧景云,開始商議怎么分贓剩下的學生,不,是分配!

清溪書院男院共有十個學級,其中還不包括啟蒙階段。

啟蒙便需三年,而書院不會限制學生們在此階段參加縣試,意思是即便你還在上啟蒙班你也可以去參加科舉。

但能考中的少之又少。

書院以科舉成績來吸引生源,但書院內的教育并不是為科舉服務,他們辦學的宗旨是:修身齊家治國而后平天下。

不是所有人都能治國,也不是所有人都想治國的,所以書院會把啟蒙階段分成三年,將基礎打好,然后一學級到七學級安排了各種課程,選修的課程可謂包羅萬象,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書院未安排到的。

即使學生們很少去選修那些課程,書院也從未取消過,一直花錢養著那些先生,保養各種教學所用的工具。

在這七個學級中,每一個班的先生都不會少于五個,教各種不同的課程。

只有八學級到十學級這三個學級才是完全針對科舉的,一個班只有一位先生負責,學的東西全部是針對科舉,書院不會特別要求他們要選修其他課程,完全自主,可選修,也可以不修。

想要進入八學級必須得是舉人,而且八學級以后是完全不限年紀的面向全大楚不分時間段的招生。

舉人們可以在這三個學級里無限留級,想讀到什么時候都可以,只要交得起學費。

這三個學級的性質和補習班差不多,而七學級及以下才是清溪書院的主體,那里面的學生也才是清溪書院的主要管理對象。

學生們只要到七學級就可以申請畢業,這期間不管你們是舉人,秀才還是白身,只要修夠學分就得按部就班的讀,除非舉人身份的學生申請跳級進入八學級,不然這三類人其實是可以在一個班級里念書的。

可惜社會主流是讀書科舉,然后出仕為官報效國家,光宗耀祖,能夠理解清溪書院最始辦學理念的人很少,大家看到的便是一個書院在科舉中的錄取率,以此來定義一個書院的好壞,然后趨之若鶩,或是棄之如蔽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