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良師

回到家時趙寧已經把上門恭賀的客人都送走了,正和元娘一起清點禮物造冊。

黎寶璐打量了一下元娘的臉色,叮囑道:“你身體雖然康健,但現在還未滿三個月,還是應該多休息,這些事讓紅花去做就好,不行還有紅桃呢,這些事上她熟,可以幫你一把。”

趙寧一愣,立即反應過來,連忙扶住元娘道:“對,你現在應該多休息。”

元娘紅著臉道:“我也沒有特別的反應,我想著村子里的人懷了孕都能下地,所以……”

“那是因為她們沒條件,我卻是不許你這么勞累的。”趙寧牽著她的手道:“走,這些事就交給紅花,我扶你回去休息。”

趙寧想起今天元娘都沒午休呢,頓時心疼不已。

顧景云掃了倆人一眼,拉了黎寶璐轉身就回凜正堂,不就是欺負他們沒孩子嗎,哼!

紅花見姑爺和姑娘感情好,高興不已,拍著胸脯表示她一定會把這些禮物都清點上冊好。等人一走她轉身就跑去求紅桃,她也就跟著姑娘勉強認得幾個字,造冊之類的文書活計她還真不會。

這些東西都是送給趙寧的,并沒有貴重東西,但還是得記起來,將來回禮也好有個參照。

再過了殿試趙寧就是進士可以謀官了,到時候人情往來會更多,所以要單獨造冊,與顧景云這邊分開來。

紅桃才幫著紅花把賬記好,東風就從外面跑進來道:“紅桃姐姐,高公子他們來拜見老爺了。”

“來了幾位公子?”

“九位公子都來了。”

紅桃聞言立即起身,“請公子們進廳,讓青菱先給他們上茶,我去請老爺。”

來訪的九人都是桂五班的學生,榜單一出,大家的成績一眼明了,中的狂喜,不中的傷心失望,可謂是悲喜交映,好在大家都還年輕,不論中與不中都很快從失態中找回理智。

考中的開始應付前來祝賀的人,順便打聽一下同科和同窗好友們的情況。

沒考中的傷心失落后也要打起精神來去恭喜別人或寬慰同樣落榜的友人。

一打聽就得知了不得了的東西,他們桂五班竟然考中了六個,成績最好的趙寧位列第十名。

這一消息外人或許還不知,但他們這幾個同窗卻不免打聽彼此的成績,一打聽之下便得知了這個大信息,幾人哪里還坐得住,趕緊跑來找顧景云。

幾人之前也并未約定好,但不巧就在巷子口里碰上了,見都來了五人,他們干脆也不急著去見顧景云,先在附近找了家小茶樓坐著,讓書童們分別去把其他同窗約上一同去拜訪。

因為這過高的考中率,大家的心境都不一樣了,考中的更加興奮,目光更加高遠,沒考中的則很快恢復過來,再次燃起熊熊斗志。

如果顧景云能夠保持這個考中率,那他們將來會有多少同門?他們下一次科舉又有多大的機會考中?

科舉本來就是千人過獨木橋,他們來考試自然是帶了莫大的希冀來的,但考不中卻也在各自的預料之中。畢竟每年的錄取人數非常少,今年算多的了,但也僅錄取四百八十九人而已。

若他們出自山東,江南,京城等文盛之地或許還會自信滿滿,若不是,誰知這天下間有多少舉人排在他們之前?

這么一安慰自己,沒考中的四人都舒爽了不少,然后便開始為將來打算。

打算留在京城的想要入清溪書院讀書,最后能夠在顧景云帶的班級里,那樣一來三年后再考,以顧景云現在所帶班級的錄取率,說不定他們就是那百分之六十中的一個。

而不打算留在京城的則希望能夠與顧景云保持良好的關系,常通信來往,若自己在讀書中有不解的地方還可以繼續請教他。

大家沒那么多悲秋傷春的時間,紛紛將各種情緒壓下,在見到先生前,九人也互相打招呼,或恭喜或安慰。

半年的同窗之誼,這不僅是情分,也是人脈,而且看老師這學識,這能力,這年紀,以后他們的同門師弟只怕會更多。

官場上的人脈除了家族姻親外就是同門同鄉的關系最牢固了,除此外還有同科之誼。

雖然他們比不上趙寧和曲靜翕間關系親密,但畢竟是同出一師,以后也是論得上關系的。

想一想若干年后他們到了某地任職,與某官論資歷,提起考中前都曾在顧景云門下受教,這便打開了口子,只要經營得當就都是人脈資源啊。

已經考中的在為未來的仕途鋪路,而這次沒有考中的也在為將來計劃謀算。

能夠拿出錢去書院上補習班的學生年紀不會很大,都在三十五歲以下,且家境不會太差,畢竟補習班的束脩可不少。

所以大家在顧景云還未來前就約定好了未來三天的行程,先去狀元樓吃一頓,再去護國寺上炷香,順便游玩一番,賞賞春光,抒發以下胸中之志,最后去金海湖游湖……

趙寧來時大家說得正熱鬧,“大老遠便聽到你們的聲音了,這是說的什么那么熱鬧?”

“正說讓你這新晉貢士請我們去狀元樓吃一頓好的呢。”高凱沖他擠眉弄眼道:“趙兄可是我們兄弟中考得最好的,這一頓怎么也不能少了。”

趙寧一臉嫌棄的揮手,“我就知道好事準沒我的份兒,考中的又不止我一人,我還以為你們是來請謝師宴的呢,我正想要蹭先生一頓飯吃。”

“若要請謝師宴,難道你這開門大弟子敢不出錢?”大家起哄起來,紛紛壓著趙寧要他請客。

顧景云來時正好看到趙寧被壓在椅子上動彈不得,挺大的花廳卻差點被十人給掀了。他忍不住輕咳一聲,前一刻還在笑鬧的學生們瞬間放開趙寧,紛紛挺胸收腹直腰的站好。

顧景云越過他們走到上首坐下,清了清嗓子問道:“這是在鬧什么?”

趙寧帶著大家給顧景云行禮,嬉皮笑臉的笑道:“先生,他們正想湊了錢在狀元樓請謝師宴,我說太過破費了不用不用,他們非不聽,一定要請。”

九人紛紛怒視趙寧。

顧景云嘴角露出笑容,搖頭道:“不用。”

高凱立即收斂怒容,恭敬的道:“學生們在先生門下學習半年多來收獲良多,如今要離開了請先生一杯薄酒卻是應該的。”

顧景云搖頭,“我說不必,再過半個月你們就又要參加殿試,若真有這份心等過了殿試再說吧。”

顧景云抿了一口茶,又扭頭對四個未考中的學生道:“你們不用參加殿試,但須得將這次會試題目和答案再默寫一遍交給我,我給你們批閱一遍。”

四人聞言一凜,立即拱手道:“是,學生等回去便默寫。”

顧景云微微點頭,目光掃過九人臉上的神色,蹙眉問道:“你們這幾日有什么安排嗎?”

高凱連忙道:“學生等本商議著明日在狀元樓請謝師宴,后日請先生和師母上護國寺一游,大后日……”

顧景云冷笑一聲,打斷他的話道:“你們這是覺得進士已是爾等的囊中之物了?”

眾人沉默。

“雖說本朝沒有擢落貢士,不予錄取的先例,可你們別忘了,殿試中除了一二甲外還有三甲。我并不覺得同進士便比進士差什么,可這世上如我一般開明的人并無幾個,一旦你們落到三甲可想過后果?”

幾人心中一凜,紛紛低下頭去。

顧景云重重的放下茶杯,沉著臉道:“這幾日你們閉門讀書吧,那些應酬等你們過了殿試有的是時間。那時候狀元樓的酒菜會更好,護國寺的風光也會更美。”

看著分不清輕重的幾個學生,顧景云煩心的揮手道:“下去吧!”

十人半個字不敢吐,半生不敢吭的躬身退下,等出了世安院九人才吐出一口氣,紛紛拉著趙寧道:“顧先生越發威嚴了,你與他住在一起可怎么受得了?”

趙寧對九人翻了一個白眼,他會告訴他們他和顧景云亦師亦友,除了在學習上要求嚴格些,其余時候他都很放縱他嗎?

趙寧將九人送出大門,揮手道:“未來半個月內在下也要閉門讀書了,殿試上見吧。”

“這卻不可能,我等若有疑問還是得來請教顧先生,到時候可免不了要見面。”

而沒考中的四人更是道:“我們也要閉門默寫答卷,最多不過五日就會上門,所以只怕等不到你們殿試時就要見面了,趙兄可不要嫌棄啊。”

趙寧則一臉嫌棄的看著他們道:“我嫌棄你們就能不來嗎?”

“切!”還殘留的失落及小心翼翼蕩然消失,十人相視一眼皆不由釋然的一笑,紛紛拱手和趙寧作別。

趙寧笑著將他們送到巷口,這才轉身回去。

顧景云正在書房里等他,見他來便將一沓邸報遞給他,“這是我選出來的邸報,上面打了圈的看一遍,打了三角形的自己寫篇策論交給我。”

趙寧微微張大了嘴巴,呆呆的抱了滿懷的邸報。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