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九章 名次

因為今年是大比之年,所以各大書院都將開學日期推遲到了三月初九,因為三月初五會試放榜。

各書院的成績將會直接影響到招生,不僅書院挑學生,學生同樣挑書院。

因為關系到書院的發展和生源,初五一大早梅副山長便叫上好幾位老師到聆圣街的狀元樓里包場等待消息。

沒辦法,禮房附近早被考生家屬們占領,他們只能來聆圣街,畢竟除了禮房,這里是第二快得到消息的地方。

顧景云也在受邀之列,不過想到他自家就有考生便拒絕了。

作為參考人員,趙寧非常的緊張,一大早起來就搬了張凳子坐在廊下發呆。

燕元娘也很緊張,緊挨著他坐著,雙眼巴巴的看著大門處。

黎寶璐抽了抽嘴角,對曲維貞和曲靜翕大手一揮,倆人立即機靈的上前拉住他們,請教問題的請教問題,說話的說話,總之就是轉移開他們的注意力,不讓他們太過緊張。

趙寧明白他們的好意,摸著小師弟的腦袋微微一笑,扭頭對一旁正下棋的夫妻道:“是學生著相了。”

顧景云“啪”的一下吃了黎寶璐的棋子,不在意的道:“緊張才是人之常情。”

要是他不緊張那才怪呢。

“現在應該已經張榜了,他們有四個人,速度肯定不慢,再過不久我們應該就能得到消息了。”黎寶璐不在意的將自己被吃掉的棋子撿起來,扭頭對他笑道:“你要緊張就去廚房幫我們端些茶水點心來,我看孫嬸一大早就在忙活了,也不知做了什么好吃的點心。”

趙寧連忙起身去廚房,燕元娘趕緊跟上。

黎寶璐對顧景云得意的一揚眉。

目標一離開曲維貞和曲靜翕頓時沒事可干了,“老師我們想出去玩可以嗎?”

“去吧,去吧,別跑太遠就行。”

曲維貞和曲靜翕歡呼一聲,手拉著手就往外跑。

倆人的一盤棋還沒下完,外面就響起了順心和東風大呼小叫的聲音。

“中了,中了,少爺考中了!”順心披頭散發,衣冠不整的飛跑進來,看著顧景云和黎寶璐樂呵呵的叫道:“少爺考中了第十名,我家少爺是進士了!”

黎寶璐也高興不已,伸手一拍他的肩膀道:“還不是進士,只是貢士,不過進士也沒跑了!”

說話間,二林和東風南風也跑了進來,四人全都是衣冠不整的狼狽樣,但卻一臉興奮,“老爺太太,禮房門前人山人海,幸虧我們機靈,人又瘦,倆人一隊擠著往前走。也是我們運氣好,剛鉆進去大人們就張榜,小的正好站在前面,那榜單剛貼好我就看到趙少爺的名字了!”

“不僅趙少爺中了,鄭少爺和施少爺也中了,”南風一臉興奮的道:“可惜后面的人一直擠,小的還沒把榜單看完就被擠出來了,因想著老爺太太和趙少爺心急知道,所以我們就先回來報信了。”

顧景云淺笑道:“既然知道你們趙少爺心急,那你們還站在這兒干什么?還不快去后面給你們趙少爺報信?”

順心等人一愣,這才發現趙寧竟然不在這里,他們立即大呼小叫的朝后院奔去。

南風卻留了下來,見老爺面上雖高興,卻很克制,便彎腰道:“老爺,小的在榜單上還看到了顧四爺的名字。”

黎寶璐一愣,半響才反應過來顧四爺是誰。

顧景云面上看不出喜怒的問道:“他的名次如何?”

“顧四爺中了第四名,成績比趙少爺的還要好呢。”

顧景云微微點頭,“他的確厲害。”

見老爺不怪罪南風才松了一口氣,退下去整理衣冠。

趙寧很快喜滋滋的牽著燕元娘出來,“先生我考中了!”

顧景云起身道:“準備喜錢和銅錢吧,喜報的人應該快到了,家里就交給你們了,我和你師娘去狀元樓轉轉。”

趙寧知道他要去詢問桂五班的錄取情況,聞言拱手道:“是,先生去吧,學生能夠應付的。”

倆人才出門就撞到飛奔回來的曲靜翕和曲維貞,顯然是聽到了消息跑回來的,顧景云干脆把倆人也拎著去狀元樓了。

“一會兒見到先生們要謙遜知禮知道嗎?”

倆孩子連忙應下。

曲靜翕還有些懵懂,曲維貞卻明白老師和先生這是在給他們鋪路呢,他們是寒門出生,書院里這么多學生,先生們怎么可能都記住?

可是跟著老師和先生出現就不一樣了,只要有一個記住他們,且對他們有好感,這就是將來能用得上的資源。

顧景云將兩個孩子的反應盡收眼底,心中滿意的頷首,也不怪寶璐要收曲維貞為徒,這孩子的確聰慧過人。

狀元樓就在聆圣街里,離他們家并不是很遠,走路只需一刻多鐘。

兩個大人帶了兩個孩子慢悠悠的走去,路上還買了些好吃的好玩的,主要是黎寶璐和兩個孩子吃,玩的則是給兩個孩子的,因此等到狀元樓時已經兩刻鐘過去了。

狀元樓門前正一片熱鬧,原來正好有報喜報的衙役前來報喜,門前剛撒完銅錢。

顧景云等這一波人散了些才帶著三人進店,狀元樓的伙計練就一雙厲眼,看到顧景云立即機靈的上前迎接,“顧先生,黎先生,您二位是單坐還是去清溪書院的包房?”

顧景云腳步一頓,“還有單坐?”

“包房已是沒有了,不過顧先生若要,小的倒是能在二樓給您騰個靠窗的桌子來。”

顧景云一笑,也無意為難他,道:“去清溪書院的包房吧。”

伙計大松一口氣,笑容滿面的把四人往樓上引。

清溪書院的包房在三樓,那可大可大了,一個包房里擺了三張桌子,大門敞開,正對著對面松山書院的包房。

三樓總共只有三間包房,還有一間是不往外包的,留給東家安排,有時也做機動,若是遇上不能得罪的人硬要包房,而下面又實在調換不開這間包房才會打開。

而清溪書院和松山書院每次大比都會提前兩個月預定三樓的包房,大家也都習慣了。

兩大書院的門都敞開著,但大家說話的聲音并不大,桌子上正擺著筆墨,顯然是正在統計考中的人數和名次。

和顧景云黎寶璐一樣領著后輩來的先生不少,都是十幾二十歲的少年或青年,像曲靜翕那么小的沒有,而女子更是沒有。

四人一進來立時便成了焦點,顧景云卻作不知,讓兩個孩子和諸位先生行禮打過招呼后就揮手道:“去和你們的學兄們玩吧。”

曲靜翕和曲維貞對視一眼,轉身朝那桌明顯都是附帶來的青少年而去。

出乎意料的,青少年們對曲靜翕和曲維貞很客氣,言語間還多有追捧。

曲維貞雖然不解,但他們釋放了好感,他們姐弟自然不會推掉,所以也帶上笑容和他們說話,氣氛融洽不已。

落座后的顧景云掃了一眼桌上已經記下的名字和名次便明白那些孩子為何會那么客氣了。

梅副山長高興的摸著胡子道:“顧先生來晚了,若是早來幾步就能碰上報喜報的人了,桂五班有三個學生都在狀元樓里接的喜報呢。若是知道他們恩師在此,怎么也要上來給你磕個頭。”

顧景云搖頭笑道:“我不過只教了他們半年,哪里值當他們如此,他們有此成就還是靠他們自己的努力。”

“學生的努力固然重要,但良師指引同樣重要,”蘇先生摸著胡子笑道:“不然各大書院為何奉考便開辦桂班?讀一本書花費了一旬的時間得到的或許只是皮毛,但若有良師講解,不過區區幾句話便能得其精髓,這就是師之用處。”

黃先生點頭,鄙視的看了顧景云一眼,“知道顧先生自謙,但也不用太過自謙,免得反誤人子弟。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其作業應當不用在下多說了吧?”

黎寶璐見黃先生又懟顧景云,忍不住就要懟回去,顧景云便伸手握住她的手,對她微微搖頭,笑著抬頭道:“黃先生所言甚是,倒是我過謙了,不過桂五班的成績有多好,竟讓黃先生也這么暗夸在下?”

黃先生心中一堵,他只是習慣性的堵他的話,哪里是夸他了?不過想到已知的桂五班考中人數,他便不由塌下脊背,既羨又妒,卻又不得不服氣。

梅副山長大冷的天搖著折扇笑瞇瞇的道:“顧先生不知,桂五班的成績是目前已知的最好的,已有五人榜上有名了。”

梅副山長將名單遞給他,笑道:“你看一看。”

趙寧和施瑋都在名單上,顯然就算是喜報不送到狀元樓,他們也都知道誰中舉了。

一個桂班只有十人,能中一人便算成績還行,中倆人便是成績不錯,中三人則是很好了。

畢竟現在科舉的錄取率只在百分之八到百分之十間。

今年參考的舉人將近六千人,卻只錄取四百八十九名,由此可知錄取率之低。

顧景云一個班,目前已知的便中了五人,百分之五十的考中率,梅副山長眼中異彩連連,雖然那些學生也都是精挑細選進入桂班的,但這個考中率在清溪書院歷史上也很高了,竟連桂一班都比不上。

梅副山長已經能夠預想到顧景云的受歡迎程度了,只怕下一次他要再帶桂班,考生們會擠破腦袋往他那里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