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會試

二月初二龍抬頭后天氣開始轉暖,春光普照,陽光燦爛。

顧景云對他的十個學生和前來蹭課的鄭旭道:“為師夜觀天象,預計下旬京城一帶會有寒潮,春寒料峭,恐怕不會比冬日好受多少,所以……”

顧景云同情的看著他們道:“從今日開始你們就慢慢減衣,讓身體適應寒冷吧。”

學生們張大了嘴巴,施瑋不可置信的叫道:“顧先生您還會預測天氣?”

顧景云微笑的看他。

“不——”施瑋等人慘叫起來,若問考生們最怕什么,那就是會試時碰上寒冷天氣。

因為考場是木板相隔,它不保暖,還透風,被子更是單薄,最主要的是他們只能穿單衣進場,一切夾的衣服一律不得帶進考場。

大家扭頭看著窗外明媚的陽光,內心卻淚流滿面,這一刻他們不約而同的祈禱,祈禱他們的顧先生學識不到家,預測出錯,寒潮什么的完全是無稽之談。

可上天永遠是站在天才的那一邊的,考前倒數第二天,白天還是明媚燦爛的春光,夜色剛下降北風便起,且有越來越大的趨勢,到得下半夜天空中還飄起了小雪沫。

顧景云抱著寶璐睡得香甜,但還是被凍醒了。

天氣轉暖后他們就不睡炕,而是搬回了床,此時蓋著一床被子竟然會覺得冷。

顧景云抱著黎寶璐這個火爐懶洋洋的躺了一下才起床搬被子,他掃了一眼窗外幽幽飄下的雪沫一嘆,他是算得出有寒潮,卻也沒預料到會那么冷,直接下雪了。

看來今年他的學生們任重而道遠啊。

顧景云也只擔心了一瞬,見寶璐轉著腦袋要醒來連忙將被子抖開疊在被子上。

一下蓋了兩床被子,黎寶璐覺得有點兒重,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卻一下子被拉進一個冰冷的懷抱中。

耳邊響起顧景云的輕笑聲:“睡吧。”

黎寶璐不滿的嘟囔道:“冷……”

“嗯,所以就指著你幫我暖暖了,”顧景云抱緊她不讓她動,半壓住她道:“一會兒就暖了。”

黎寶璐在他懷里拱了拱,找了個舒服的位置便又沉沉的睡著了。

趙寧第二天起床看到外面地上薄薄的一層白雪內心是崩潰的,為什么會那么倒霉,那么慘,他老師預測的也太準了吧?

就算他們已經提前半個月穿單衣適應,碰上這樣的天氣也沒用,因為實在是太冷了。

而之前半個月他們穿單衣是為了適應,今天穿單衣卻是不得不穿,趙寧往身上套了五件單衣,這才縮著脖子走出去。

顧景云見了不由扶額,將一件大麾丟在他身上道:“現在吹風也不怕當場凍成狗嗎?”

“不是您說的要提早適應嗎?”

顧景云不想與這蠢徒弟說話,直接看向黎寶璐,“準備好了嗎?”

黎寶璐點頭,“我把紅棗酒換成了參酒。”

顧景云就起身道:“那走吧,我送你去考場。”

趙寧感動,但還是拒絕道:“讓順心送學生去就好。”現在是凌晨,一大早鬧得大家都起來送他也就罷了,怎么還能讓體弱的先生送他去考場呢?

外面可是天寒地凍的。

顧景云卻理也不理他,起身披上大麾便往外走,趙寧只能趕緊攏起衣服追上去。

元娘擔憂的看著他的背影,憂愁的道:“這天氣也太冷了些,別感染了風寒才好。”

黎寶璐安撫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放心吧,子歸知道輕重,若身體不行會棄考的。”

棄考之后雖還不能出場,卻可以離開號房,穿棉衣和看大夫吃藥,趙寧的身體素質一向不錯,應該不會有事的。

顧景云才爬上馬車外面便傳來敲更聲——已五更了。

顧景云微微蹙眉,對順心道:“快一些。”

“是。”

禮房外面已經排了好長的隊,趙寧不敢再耽誤連忙提著考籃去排隊,顧景云跟在他身邊,掃視全場一眼,見大家都縮著脖子攏著棉衣或大麾便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今年實在是太冷了。

隊伍前進的很緩慢,第一道門檢查過后第二道還要查,而且今年查的比上一屆還要嚴格,許久才通過一個人。

顧景云見趙寧凍得眼神都呆滯了,不由伸腳踢了踢他,“原地跺腳,將四書五經默背一遍。”

都快要睡著的趙寧:……

趙寧只能一邊原地跺腳,一遍默默地背誦四書五經,他身邊的考生聽到顧景云的話皆扭頭過來看顧景云,不少人都認出了他是前科狀元,紛紛眼睛一亮。以為他說的是考前寶典,紛紛跟著一起默默背誦起來。

這樣一來時間反而過得快了些,幾乎是沒感覺到時間的流逝就輪到他們了。

趙寧將身上的大麾脫下來交給顧景云,壯士悲兮的道:“先生,我進場了!”

顧景云點頭,“科舉雖重要,但命更重要,人只要活著就還有機會和希望,所以若覺不能再承受便放棄吧。”

趙寧嚴肅著拱手應下,上前接受檢查。

顧景云和眾多家長一樣站在外面目送著趙寧進入第二道門,站了站才轉身要離開,轉身之際便對上正站在隊列中的顧樂康。

顧樂康正認真的看著他,見他突然轉過身來嚇了一跳,頗有些欲蓋彌彰的扭過臉去。

顧樂康一扭開就后悔了,這不是不打自招嗎?

他只能又扭頭回來看顧景云,顧景云腳步一頓,對他微微點頭,臉上露出些許笑容。

顧樂康就松了一口氣,心弦徹底放松下來,目送他離開。此時昏暗的天色已經褪去,晨曦在天邊冒出來,淡金色的晨光灑在顧景云的身上如同鍍了一層暖色,雖氣質依然清冷,卻無端的讓注視的人心中一暖。

顧樂莊用棉襖包了一個竹筒跑來,“四弟快喝,我都沒想到要排這么久,早上你才吃那么點肯定餓了,這是才燉出來的羊肉湯,大家都去買了,你也趕緊喝一口暖暖身,再過不久應該就到你了……”

顧樂莊見他心不在焉的,就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入眼之處一片人頭攢動,便問道:“在看誰呢?”

顧樂康回神笑道:“一位朋友,已走遠了。”他接過竹筒感激的笑道:“多謝大哥。”

“你我兄弟謝什么?”

“顧先生,”順心扶著顧景云上馬車,調轉馬頭便回家,“顧先生,您說我家公子今年能考中嗎?”

“他的學識已經足夠。”

順心高興起來,“那今年我們能回惠州祭祖了?”自從三年多前上京趕考他們就沒再回過家,不僅趙寧想家,順心也想。

若趙寧這次能考中,中間是有兩個月的假期的,到那時他們就能回家祭祖了。

顧景云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但他心里知道,科舉七分靠實力,三分靠運氣,現在趙寧實力已經有了,端看他有沒有那個運氣了。

這一屆考試尤為受人關注,不僅因為這是新帝登基以來的第一次會試,也是因為現在當政的是監國的太子,這一科錄取的貢士一旦過了殿試就會直接由太子任命。

相當于他們是被皇帝和太子共同選出來的良臣,就算以后太子登基,他們也不會是被換掉的“舊臣”。

而且,今年會試尤其冷,算是數十年來最冷的一次會試,由不得大家不關注。

那些家中有考生的更是恨不得在禮房外燒火以求溫暖透過墻壁滲透進去。

但這是不可能的,九天會試結束,禮房大門重新打開后率先出來的就是一個個被抬著出來的舉人。

順心看得心都揪起來了,和東風南風兩個瞪大了眼睛一個一個的掃過去,生怕在其中看到自家公子。

趙寧和施瑋鄭旭兩個踉踉蹌蹌相互扶持著擠出大門,才走出三步就聽到順心咋呼的聲音,然后他就被人搶走了。

趙寧整個人都是迷糊的,勉強辨認出搶走他的是順心和南風便放心的暈過去了。

施瑋和鄭旭也被各自的家人扶著離開了,禮房外到處是哭聲笑聲和呼喊聲。

等顧樂康從門里擠出來時大家都已經散得差不多了,顧樂莊急得滿頭大汗,看見他后連忙擠上去扶住他,擔憂的道:“四弟你怎么這么晚,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顧樂康白著臉搖頭,一轉身卻摔了下去,顧樂莊嚇得一把抱住他,急匆匆的也往家里去了。

這一天京城的大夫尤其搶手,據悉,保定,天津等一帶距離較近的大夫都提前跑來京城駐扎看病,很是賺了一筆。

顧府沒去搶大夫,由黎寶璐擔任了大夫的職責,給趙寧把脈過后道:“沒事,風寒并不重,吃兩副藥就好了。”

但她依然不許元娘呆在房間里,孕婦抵抗力差,又不好用藥,她可不想挑戰這個難度。

黎寶璐開了藥,又把趙寧扎醒,讓他用過飯,洗了澡,吃了藥后再睡。

以趙寧的身體狀況,睡一覺起來也差不多好了。

顧景云得了診斷結果,放心的去皇宮給皇子們上課去了。此時京城到處是人跑來跑去,各種車馬飛奔,二林駕著馬車小心翼翼的往皇宮去,直進了皇城情況才好些,等到了皇宮時距離上課時間只還有一刻鐘。

顧景云不由運起輕功,看著依然是慢慢的往前晃悠,卻在幾瞬后跨出老遠,漸漸消失在眾侍衛的視線中。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