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度假

馬車在莊子口停下,曲靜翕便和姐姐跳下馬車朝著大棚飛奔而去,“先生,我們去玩啦!”

黎寶璐干脆也跳下馬車,“不進莊了,我們也去看看大棚。”

顧景云便讓二林駕車進去,牽著寶璐的手跟在曲維貞姐弟的身后走。

前兩天剛下過大雪,所以地上還積著白雪,茫茫大地間只有不遠處矗立著一排排大棚,其余地方皆一片雪白。

“表舅!”曲維貞和曲靜翕恭敬地對傅大郎行禮。

大棚里的傅大郎嚇了一跳,連忙出來,“你們怎么來了?”話說完才發現朝這邊走的顧景云和黎寶璐,他連忙一抹臉上的汗進大棚里穿上棉衣迎上去。

“表妹。”

黎寶璐笑著行禮,“表哥在忙什么?”

“大棚里的長了些草,我在除草呢,”傅大郎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也不知道你和妹夫來,不然我就出去接你們了。”

“又不是外人,哪里還用你接?”黎寶璐跟著他進大棚,見里面一片綠色,滿意的點頭,“今年的大棚蔬菜可比往年的還要好,表哥果然擅長種植。”

傅大郎眼睛微亮,紅著臉道:“種地在哪里都一樣,只要適應了氣候就行。”

他見顧景云解開身上的披風連忙道:“大棚里味道不太好,你們還是別呆在這里了,想吃什么和我說,我去給你們摘。”

顧景云淺笑道:“表兄不必如此小心,我和寶璐也都是下地種過東西的。”

傅大郎就嘿嘿一笑,不再堅持,都是在流放地掙扎過來的,想來他是真的不在意。

顧景云將披風掛在棚口的木頭釘子上,這才領著眾人進去。

他們的大棚共有兩個,每一個都只有兩畝左右,這還是因為今年有傅大郎幫忙才擴建的,以前只有現在的一半。

每一個大棚都有兩個棚口,只能容一人出入,其余地方全封閉。里面的空氣的確不是很好,但溫度跟外面的比起來卻高得多,蔬菜也長得要比往年的好,瓜苗架子上還垂著十幾個小黃瓜,顧景云看了看,微微點頭道:“雖比當季的要小,卻比外面賣的還要精神。”

傅大郎解釋道:“我偶爾會把燒得正紅的火爐拿到這里來,讓棚溫升高,不然前幾天那場大雪下來肯定要凍死不少。”

他們的大棚全是用油布搭建,白天陽光透進不來,為了能讓它們照到陽光,棚頂是系了活結,只要太陽好他們就會在正午陽光最好的那段時間掀開棚頂讓陽光照射進來。

沒辦法,他們實在沒錢用玻璃做頂,只能耗費人力,好在一入冬莊子里的人就閑下來,打理兩個大棚還是沒問題的。

基本他們家日常吃的蔬菜都是從這里出。

而且油布的價格也不便宜,至少現在的收益很難抵消掉成本,傅大郎就不理解他們為什么要浪費那么多的油布來種菜,每年光這些油布就去多少錢了。

為了不至于虧本,傅大郎只能想辦法讓大棚蔬菜增收,至少不要虧得太慘。

將兩個大棚都走過一遍,幾人這才挽起袖子干活,顧景云和黎寶璐都是做過農活,下過地的人,曲維貞更不必說,她從學會走就得去菜園幫忙了。

倒是曲靜翕沒親自動手過,但他看的不少,所以也很快上手。

等莊頭帶著人匆匆找來時看到的就是大家挽著袖子蹲在田間拔草的模樣,他大驚失色,“撲騰”一聲跪在地上,“老爺,太太,小的迎接來遲,請老爺太太責罰。”

顧景云并不理會他,只低頭拔草。

曲維貞看看無動于衷的老師,又看了眼面無表情的先生,果斷的拉過弟弟繼續埋首干活。

傅大郎欲言又止,但見黎寶璐對他微微搖了搖頭,他便只能低下頭去繼續干活。

莊頭瑟瑟發抖,他身后帶來的人也埋首跪著,簡直度日如年。

因為是跑過來,大棚里氣溫又比外面高,一行人額頭上不斷的冒汗,顯得狼狽不已。

直到將這一片的雜草全部除掉,顧景云才起身看向莊頭,淺笑道:“既然來了就去摘些青菜,中午做午飯。”

莊頭顫著聲音應下,弓著腰起身去摘菜。他偷瞄了顧景云和黎寶璐一眼,小心翼翼的上前請教傅大郎,去摘了好幾樣青菜,這才冷汗淋淋的跟著顧景云和黎寶璐往莊子里去。

顧景云好似剛才什么也沒發生過一樣,凈手后擦干,披上披風便轉身與傅大郎笑道:“表兄我們走吧,時間也不早了,回去做午飯還得一段時間呢。”

傅大郎雖然懵懵懂懂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但他知道一切聽表妹和妹夫的就沒錯,因此憨笑著應下,轉身要去提菜籃。

莊頭哪里敢讓他提,弓著腰表示他來就好,畢恭畢敬的把一行人送到主院。

這房子是忠勇侯府修建的,本意是給主子們來莊子散心時居住,可惜這里沒有好景色,所以一直空置,黎寶璐帶著曲靜翕他們來住過,現在則由傅大郎住。

不過他不是住在主屋,而是住在東廂里。

傅大郎跟黎寶璐回京后便在顧府住了一段時間,因為他實在閑不住,黎寶璐在安葬了傅家的先人后便讓他到農莊里來。

當時秋收剛結束,正是農閑時,傅大郎到莊子里也沒事做,黎寶璐怕他閑著多想便把大棚蔬菜的事交給他。

今天在大棚那里只見他一人在忙碌她便知道他被人排擠孤立了,只不過傅大郎很顯然沒往心里去,或者說他根本沒察覺到異常。

因為他從小便被人孤立,他已經習慣了一個人。所以并不覺得自己被怠慢。

但黎寶璐把他送到這里來便是為了讓他融入社會,學會與人交流。

莊頭給傅大郎抓來了一只雞,滿頭大汗的在廚房里燒火煮飯,他很想求傅大郎幫忙在老爺太太面前說兩句好話,但見對方憨憨的只顧埋頭殺雞干活便只能把話咽下。

他抹了一把汗轉頭卻看到太太正在院子里看著他們,頓時嚇了一跳,更加不敢開口讓傅大郎幫忙說情了。

顧景云正坐在堂屋里翻看兩個小弟子拿來的書,看到寶璐蹙著眉頭便拿書拍了拍兩個小弟子的腦袋,“去廚房幫忙,總不能讓長輩伺候你們。”

曲維貞和曲靜翕立即跑去廚房幫忙,廚房里很快就傳來兩個孩子嘰嘰喳喳的說話聲,偶爾能聽到傅大郎的應答,就連莊頭都插了幾句話。

顧景云就挑眉對黎寶璐笑道:“如何?”

黎寶璐舒展眉頭,豎起大拇指道:“你厲害。”

“你要是不放心這幾日便時常讓維貞和靜翕來田莊玩吧,也讓他們下地勞作鍛煉,別忘了根本。”最關鍵的是別總在他們跟前晃打擾他們。

黎寶璐想了一下便應下了,于是每天在完成讀書和寫字的任務后,維貞和靜翕就由二林駕著車送到農莊里交給傅大郎,由傅大郎帶著他們給菜園除草施肥松土,因為勞動力增加,倆人飯量都長了。

而顧景云和黎寶璐則將溫泉別院逛了一遍,每日下棋彈琴,偶爾牽著手沿著山道往上走,日子過得愜意不已。

要不是除夕到了,他們還真的不太想回家。

大年三十那天一早大家便開始收拾行李離開,馬車繞到莊子里接上傅大郎,帶了兩筐青菜便回京城。

黎寶璐和傅大郎解釋道:“晚上我和景云哥哥要進宮參加宮宴,不過會很快回來的,你跟子歸他們吃過年夜飯后等我們回來跟你們一起守夜。”

傅大郎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和這么多人一起過年,緊張的點頭應下。

顧府一片喜氣,黎寶璐“咦”了一聲,看向笑容滿面的趙寧,“子歸是有喜事嗎?”

趙寧瞬間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見了,“師娘,元娘有孕了,我就快要當爹了,哈哈哈……”

黎寶璐微訝,然后也高興起來,“這是好事呀,什么時候知道的?”

“就是剛剛!”趙寧整個人都冒著傻氣,笑容滿面的道:“我才把大夫送走呢,師娘要不信我再去把他請回來。”

黎寶璐一臉懵,她沒說她不信啊。

顧景云見徒弟傻成這樣,頗為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揮手道:“行了,你快回去陪你媳婦去吧。”別在這里礙眼了。

趙寧聞言立即轉身就跑,“光忘了來接你們,還沒囑咐元娘不要出來呢,外面地上還有冰雪呢,可別滑倒了。”

顧景云看著大徒弟消失的背影很是憂愁,“他這樣真的能入考場考試嗎?”

黎寶璐遲疑道:“應該沒問題吧,離進場還有一個多月呢,他應該可以恢復冷靜吧。”

趙寧有生以來第一次當爹,不免激動了些,但他很快就醒過神來,以更大的熱情投入到讀書中。

用他的話說就是,他要給他未來的兒子或女兒一份大禮——考中進士!

其勤奮程度直接讓同班的九人如臨大敵,再也顧不得是在年下,才過了初二就開始捧著書登門請教顧景云各種問題。

顧景云見他們來得頻繁,也懶得再設門禁,直接讓他們每日都到顧府來讀書,他在世安院中收拾出一間屋子,在里面墊上毯子,鋪上席子,再放幾張矮桌就成了教室。

他們自己學習,若有了不解之處先自己討論,解決不了再到后面的書房中找他。

如此一來倒節省了他們來回跑的時間,學習時間增加了不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