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日常

隆冬十一月出行本來就不是出行的好時候,何況顧樂康明年還要參加春闈。

顧修能差點沒氣死,“你要實在不放心,我讓你二伯親自送他回去,距離春闈還有四個月,此時你該全力以赴的備考才是。”

“祖父放心,孫兒不會耽誤春闈的,這些年該看的書也都看完了,這四個月也看不出什么新花樣來,還不如趁著送父親回祖宅的機會散一下心。”

顧修能信他才怪,沉著臉道:“我不同意你回去,天寒地凍的,要是病了怎么辦?”

顧樂康緊抿著嘴角,倔強的看著他道:“祖父,若不親送父親回去,我心難安,只怕于考試更無益。”

“婦人之仁!”顧修能失望的看著他道:“你怎么和你父親一樣分不出輕重緩急,不顧大局?”

如今顧家的希望都放在顧樂康身上,他卻不能靜下心來讀書。

顧修能想到九月初一時顧景云在朝堂上的表現,更是心灰意冷。他閉上眼睛揮了揮手道:“走吧,走吧,我不管你們了,且看你們將來如何。”

顧樂康跪到地上給祖父磕了一個頭方緩緩退下,轉身朝佛堂而去。

他這次不僅要把父親帶走,也要把母親帶走。

長輩間的是非恩怨他已經無力插手了,他只負責孝順照顧他們就行。

顧樂康帶著顧懷瑾夫婦悄無聲息的離開了京城,顧景云收到消息時扭頭看了眼外面紛飛的大雪,再回頭看正盤腿坐在炕上吃零食的寶璐,臉上的表情慢慢柔和下來,嘴角露出微笑。

一只信鴿頂著風雪飛來,停留在廊下的鳥架上,“咕咕”的叫了幾聲,黎寶璐丟下零食就跳起來,“是師父和母親!”

紅桃小心翼翼的將信鴿腿上的信解下送進屋給顧景云。

黎寶璐就從炕上爬到他身邊,眼巴巴的看著。

顧景云就邊拆信邊笑道:“你別奢望了,既然此時他們還未回來,今年他們肯定是回不來了,母親身體弱,她不可能冒雪趕路的。”

果然拆開信件,上面便說的是他們不回家過年了,暫且先留在雅州。信鴿是提前報信的,他們還通過驛站送了兩封更具體的信來,還有一些土特產的包裹,預計能夠在年前到達。

黎寶璐失望,“師父他們到底在雅州忙什么?”

顧景云將信丟到火盆里燒了,輕笑道:“他們不回來也挺好的,今年天冷,又安在京郊有個溫泉別院,離我們家的農莊不遠,我們去那里住一段時間。”

想到可以泡溫泉,黎寶璐的心情這才好了些。對于秦文茵不回家過年,秦信芳也只感嘆了一句“女大不中留啊”,然后便不再過問了。

清溪書院放寒假,桂班卻還需要繼續上課,一直到小年才開始放假,顧景云給他們布置了課業,第二天便帶著早已經收拾好行李的黎寶璐去溫泉別院,后面跟著手牽著手的曲維貞姐弟。

沒辦法,趙寧全身心的撲在讀書上,而元娘要照顧趙寧,黎寶璐實在不好意思再把兩個小弟子丟給他們照顧,所以只好把倆人帶上。

好在倆人懂事聽話,早就會照顧自己了。

把需要看的書帶上,一行人高高興興地往京郊去了。

太子早把溫泉別院的人調走了,此時別院里就只剩下一個看門的老頭和一個廚娘。

顧景云對此很滿意,讓紅桃和青菱去收拾房間,讓南風和二林去搬行李,他則和黎寶璐帶著曲維貞和曲靜翕去看溫泉。

這座別院是在半山腰,這一片山上有不少溫泉,都被圈進一個又一個宅院中,太子的這座別院囊括的泉眼尤其大。

他在附近植樹,種了不少的花卉,明明是冬天,卻因為地熱這附近氣溫適宜,所以花卉不分季節的盛開,稱得上是姹紫嫣紅。

走過一條蜿蜒的鵝卵石小徑,推開一座木門便可以看見這池溫泉。

而且溫泉被一分為三,中間用光滑的石頭堆砌成墻分成三間。

一間為男室,一間為女室,還有一間則作為活水通過管道輸送到各個院子的室內,讓人可以在室內就能泡到溫泉。

這邊環境倒是清雅,只是露天,有的人或許會介意。

維貞和靜翕都是第一次看到溫泉,看到池子里騰騰冒起的熱氣,全都又驚奇又害怕。

黎寶璐就摸著他們的腦袋笑道:“等用過午飯休息一會兒我們就來泡溫泉。”

維貞眼睛閃閃發亮,又帶著些膽怯的看著池水問,“不燙嗎?”

“放心,這里的溫泉溫度不是很高,只是看著熱氣騰騰的而已。”

姐弟倆半信半疑,但還是跟著一起來了。

曲靜翕跟著顧景云去男室那邊,黎寶璐則帶著曲維貞在女室這邊。

溫熱浸入四肢百骸,黎寶璐下意識的運轉內力,只覺得本來就通紅的臉更加燥熱,她內力在體內走了五個周天,這才停下。覺得這一天的困乏頓消。

黎寶璐歡喜的在溫泉里撲騰了一下,扭頭見維貞臉紅通通的,便扭頭看了眼岸上的沙漏,他們浸泡也有三刻鐘了。

她便起身道:“時間差不多了,第一次不要泡太久,我們上去吧。”

曲維貞很興奮,“老師,書上說熱湯可消百病是真的嗎?”

“當然不是真的,”黎寶璐笑道:“它要有如此功效,豈不成了仙藥?只不過泡溫泉的確有益于身體,對體弱之人更能取到調節作用。”

和忠勇侯府分宗時他們就分了一個溫泉莊子,只不過那莊子不在京城,而是在保定,就算是駕車也要一天時間,有點遠兒,所以他們還未去過呢。

泡溫泉的確很有用處,顧景云因為入冬以來懨懨的神情消散了一些。

孩子不能多泡,好在他們住的那個院子里就有一間室內溫泉,倆人晚上可以再去泡一次。

顧景云將寶璐壓在石階上,含著她的耳垂笑道:“你這么喜歡,回頭我也在這附近買一個溫泉別院,以后我們可以時不時的來泡一泡如何?”

黎寶璐躲著他,伸手撐住他的胸膛,臉色嫣紅,“這里的別院豈是能用錢買的?”何況他們連錢都沒有。

這里的一座別院肯定不會下于十萬兩,他們家現在現銀連一萬兩都拿不出來。

顧景云卻輕笑道:“就是因為不是用錢可以買到的我才能買到。”

他含住她的嘴唇,覆在她的身上含糊的道:“你只管等著便是……”

黎寶璐推著他含糊的道:“顧景云,你,這不是我們家,你別胡來……”

“你敘舊不叫我景云哥哥了,你再叫我幾聲我便考慮一下。”

“……景云哥哥。”

顧景云眼神稍暗,含住她的圓潤的耳垂微微用力,手從她的衣擺底下伸進去握住她的滾圓,低聲含糊的道:“好妹妹……”

“……唔,你說話不算話……”

黎寶璐所有的話都被淹沒在夜色中,山中寂靜,只偶爾傳來幾聲蟲鳴和一些細碎的話語。

黎寶璐在溫暖的被窩里蹭了蹭,覺得肚子實在是太餓,不得已只能從被子里冒出頭來。

陽光從緊閉的窗口里射進來,外面只有嘰嘰喳喳的鳥叫聲,黎寶璐剛想叫人便聽到緩緩的腳步聲傳來,聽出來人是誰,想到昨天晚上的荒唐,黎寶璐躲回床上,將整個人都蒙在被子里。

顧景云將托盤放在桌子上,見被子輕輕地抖動他不由抿嘴一笑,上前扒住被子道:“既然醒了就趕緊起床洗漱吧,都快午時了,先吃些東西墊墊肚子,一會兒我們下山看看我們的莊子。”

黎寶璐緊緊地抓住被子假裝自己沒醒。

顧景云見了好笑,扒著被子的手微微使勁兒,見實在扒不開他只能把目光投向床尾。

顧景云喉頭微動,忍不住移到床尾,伸手進去一把抓住她的腳,被子里的人驚呼一聲,一把將腳縮回去卻沒能擺脫腳上的手。

黎寶璐只能探出頭來氣呼呼的看著他。

顧景云微微惋惜的收回手,改而摸著她亂糟糟的腦袋道:“快起來吧,我在外面等你。”

顧景云知道他再留下去她可能真的會惱羞成怒,只能轉身離開。

黎寶璐松了一口氣,起身穿好衣服洗漱。

“這是肉粥和一些糕點,你先用一些,中午我們去農莊,就在下面用午飯,順便看一下我們家的大棚。”

他們家的農莊離這座溫泉別院不遠,就在這座布滿完全的山腳不遠處,坐馬車兩刻鐘就能到。

但和價值萬金的溫泉別院不一樣,他分到的那農莊面積倒是挺大的,但價值嘛,實在是不值一提。

因為農莊雖大,距離溫泉別院也近,但土地貧瘠,也沒有好的景色。

他們家的莊子里甚至還包括了一座小山丘,不大,就十畝左右,但上面都是些低矮的灌木,只能供農莊里的人砍伐做木柴。

當年忠勇侯府買下這塊地便是因為附近的山脈里的溫泉被炒成天價,他們就想在附近買下一塊地,以后或自己建別院,或是把地轉賣都能轉一筆,哪里知道人家根本看不上這塊沒有溫泉的地。

于是這座農莊年年經營年年虧損,顧景云一分宗顧修能就把這個農莊分給他了。

傅大郎此時就住在這個農莊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