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四章 見面

趙寧驚訝的看著面前的青年,他當然認識顧樂康,他老師同父異母的弟弟,三年前他曾見過他,但當時他是意氣風發,驕傲恣意的少年,現在……

顧樂康斂手而立,沉靜的抬起眼眸與趙寧對視,淺淺一笑道:“還請趙公子代為引見。”

趙寧半響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你,顧公子要見先生自可以遞拜帖上門,何須我引見?您是先生的弟弟,我想先生是會見你的。”

顧樂康微微搖頭,“還請趙公子幫忙問詢一聲,若顧先生愿見我,明日午時我在狀元樓等候,若不愿此事就當在下沒有提過。”

“四爺!”站在顧樂康身后的長順忍不住叫了一聲。

顧樂康卻沒有理他,而是對趙寧微微點頭,轉身便走。

趙寧疑惑的撓著腦袋問,“他這是怎么了,既然想見先生上門便是,何必繞那么大一個圈來請我引見?”

施瑋目光復雜的道:“因為他不想為難顧先生,你沒發現門口只有我們這幾個人嗎?”

作為一直被顧樂康這個天才壓著的才俊,施瑋對這位脾性不太相投的“敵人”可熟悉得很,這人驕傲,自負,如果說以前還喜歡仗勢欺人的做些小壞事,比如欺負同窗,嘲笑同伴之類的,那么現在他所有的負面性格全部沉淀了下來,全部變得穩重隱忍了。

而且似乎他身上最難能可貴的品質還未消散。

雖然不愿意承認,但還是得說顧樂康是一個很有底線的人,而且還是一個很看重家人的人。

就為了得他祖父一個贊,這人就能夠一天六個時辰呆在書院里奮戰,連吃飯都能忘記的那一種。

所以施瑋等人嫉妒他,卻也打心底里服氣,畢竟論起勤奮他們幾個天之驕子都比不上他。

而且他們幾個都是為了科舉而努力,所以還會費心去經營人脈,顧樂康……

顧樂康以前就是個只會讀書的天才,雖驚才絕艷卻也驕傲自負,身邊都是捧著他的人。

施瑋嘆氣,“你不知道,以前他看人都是用眼角的余光看的,特別氣人。京城里同齡人中除了長楓書院的學生外沒人愿意跟他做朋友,沒想到他一朝勢落,最先疏遠的竟然是一直圍著他的那些同窗。”

“雖然他以前的性格的確很不好,但他對朋友還是很義氣的,大家有個什么難處只要他能幫上忙他都會出手相幫,出錢還出力。圍在他身邊的那些人只要拿了功課請教他,他也不會藏私……”也正因為知道這些,顧樂康被人諷做奸生子,忠勇侯府沒落,顧懷瑾的面子被人扒落踩在地上時,作為其宿敵的施瑋和鄭旭才沒有跟著眾人去踩一腳,反而有意的在圈子里淡化顧樂康的存在,沒人想起他,也就沒人會再侮辱他。

趙寧頗為驚訝的看著施瑋,“沒想到你也有如此感性的時候啊。”

施瑋回過神來,臉上的神色一收,踹出一腳道:“你少說話多做事,趕緊去跟顧先生稟報吧,我看顧樂康身后跟著的那個仆人有些問題,倒像是來監視他似的,要是顧先生不愿意見他,那就趁早拒絕,我想顧樂康不會強求的。”

顧樂康當然不會強求,要見顧景云多的是辦法,他卻選了時間最長,最麻煩,也最顧慮顧景云心情的一種。

就算再怎么疏遠,血緣上他們也是兄弟,顧樂康大可以直接上顧府拜訪,顧景云還不屑于在這上面為難他,但突然見到異母弟弟心情肯定不會好的。

還可以直接到書院拜訪,直接在路上攔車,這些方法顧樂康都沒有用,反而是找趙寧幫忙傳話,你愿見我否,愿則來,不愿則算。

可以說是細心照顧到了顧景云的身心,不過顧景云本人還真的不介意見他。

因為最近過得滋潤,突然聽到顧樂康的消息他臉上的笑容也沒變,而是笑著點頭道:“明日上午我只有兩節課,未到午時就能下學,倒是可以去一趟。”

還頗有興致的看向黎寶璐,“你去不去,到時候請你吃桂魚,聽說是新從蘇州請來的一位廚師做的,很地道。”

黎寶璐流了一下口水,最后還是搖頭道:“我明天上午課多。”

顧景云惋惜,“那你肯定是吃不到了。”

“其實你可以給我打包,”黎寶璐巴巴的道:“你見他應該不費多少時間吧,到時候打包回來我們一起吃。”

顧景云嘴角微挑,“那你等我回來,我們不去食堂了,去教舍吧,天那么冷,在教舍里可以點火盆取暖。”

黎寶璐連連點頭,“我一下學就回去點火盆,你回來時屋子應該就燒暖了。”

顧景云心情愉悅的點頭,和黎寶璐約定了明天中午的行程。

一旁的趙寧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先生,您要不想師娘單獨去求知園就明說唄,何必繞那么大一個圈?也不嫌累得慌。

顧景云一點兒也不嫌累,第二天上完課就讓人給黎寶璐傳去一張紙條,叮囑她一定要盡早生火暖屋,今天很冷,他感覺有些受寒了。

然后便朝狀元樓去。

此時距離午時還有近一個時辰的時間,但他知道顧樂康只怕早等在那里了。

顧樂康此時正站在二樓的一個包廂窗口邊看著底下的熙熙攘攘,半響才幽幽的呼出一口氣。

其實京城沒變,他覺得變了是因為他的心境變了。

顧樂康轉身正要回桌邊坐下,就看到二林駕著一輛馬車停在酒樓下面,他微驚,微微探出頭去看。

就見顧景云一身素衣的從車上下來,仰頭直直地看向探出身子的他。

顧景云露出一抹微笑,抬腳就往里走,顧樂康已經轉身疾步走出包廂迎接。

他頗有些無措的看著正緩步走上樓梯的顧景云,等人到了跟前才微紅著臉一揖到底,“兄,兄長……”

顧景云微微點頭,腳步一轉進入包廂。

顧樂康就深深地松了一口氣,連忙跟上。

長順眼睛一亮也要跟進去,顧樂康就停下腳步回身看他,眼中閃過厲色,“你在外面候著吧。”

“四爺!”

顧樂康眼神凌厲的看著他,二林連忙笑著拉住長順,“長順叔,咱叔侄倆好久不見了,不如你跟我在外頭嘮嘮嗑?”

長順扯了扯嘴角,僵硬的應下了。

顧樂康這才進包廂關上門。

顧景云正站在窗口往外看,聽見聲響才回過身來看他,“他是來監視你的?”

顧樂康低下腦袋。

顧景云嗤笑一聲,“讓我猜一猜,吩咐此事的人一定不會是顧侯爺,他不會那么蠢,你是他目前最有出息和希望的孫子,他不會讓你與他,與忠勇侯府離心的,那就是顧懷瑾了,他不是被關起來了嗎,怎么,被放出來了?”

顧樂康垂下眼眸,上前給他倒了一杯茶。

顧景云輕撫茶壁,見他緊抿著嘴角不說話,就好奇的問道:“你見我是為什么事?”

顧樂康張大了嘴巴,他只是想讓長順看見他努力來顧景云,還真沒想過他見到顧景云后要說什么話。

顧樂康腦子里一片混沌,半響才結結巴巴的道:“我,我要回老家了,下次見面還不知是何時,所,所以我來看看您。”

顧景云蹙起眉頭,抬眼認真的打量顧樂康。

見他低垂著頭,兩手緊張的摳著手指,他就忍不住皺眉,這都是什么毛病,竟然將自己的緊張暴露無遺。

他緊蹙著眉頭道:“你不是回來參加明年的春闈嗎,現在又要走?”

顧樂康干巴巴的解釋道:“離春闈還有一段時間,等過完年再回來也趕得急的。”

顧景云眉頭松開,放松的倚靠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是顧懷瑾又鬧起來,你打算送他回祖宅?”

顧樂康驚訝的抬頭看向他。

顧景云冷笑一聲,“顧侯爺的心倒是挺大的。”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顧樂康,蹙眉道:“奉勸你一句,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此時出京無異于放棄明年的春闈,你需得再等三年。我雖未看過你現在的水平,但我想比之三年前應該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取中應該不難,只是名次高低罷了。但科舉也如同戰場,一而再,再而衰,三而竭。三年前你已經放棄過一次,這一次再不進場或是在場中出意外,待到第三次……”

顧景云冷笑的看向他道:“一旦考場失利你就會陷入一種怪圈,怎么也考不中,越想考中就越考不中。你一輩子都只是個舉人,一輩子都要困在京城中走不出去,你是否可以是銅墻鐵壁不在乎世人的流言蜚語?”

顧樂康眼圈一紅,抬頭看向他,“那你呢,你為何能一直不懼世人的流言蜚語?難道你是銅墻鐵壁嗎?”

顧景云似笑非笑的看著他道:“心志強大自然不懼,你是做不到的。”

顧樂康忍不住伏在桌子上埋頭痛哭,他的確做不到,他在心里告訴自己不在乎,所以表現得冷漠沉靜,可怎么可能真的不在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