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 震虎

太子監國,加之朝政改革,朝局再度動蕩起來,短短兩月便有二十幾名官員因交接工作時案牘不清,手續不明而被查辦。

雖然沒死人,但罷官流放及判刑的卻不少,兼之內閣放權六部,官員們都在適應新職權,朝局可謂紛紛擾擾,變幻莫測,甚至有大臣向皇帝彈劾太子趁機攬權。

而皇帝對此并不回應,一心呆在養居殿里養病,聽聞徐院正等御醫已經被勒令不準出宮,可見皇帝病情嚴重。

就在大家陷入新朝換舊朝的興奮和恐慌中時,國舅王家把大房嫡出的次子王橈送到了軍營中歷練。

許多人都未留意到這條信息,實在是最近京城的大事一出接一出,哪一出都比這個吸引人的目光。但有心人卻在聽到這個消息后忍不住心一跳,再往細里查才發現王家在把王橈送去軍營前正好進宮給太后請安,不巧在慈寧宮里碰到了前去請安的陛下。

而皇帝過問了一下王家后代的情況,第二天王橈就送去軍營了。

自先帝駕崩,蘭貴妃殉葬之后,皇宮在太后和皇后的掌控中不說滴水不透,至少不會把消息傳得滿大街都是。

以往能夠傳出來的消息都是上位者們想讓他們知道的消息,而這個消息只要有心他們就能打聽得到。

糊涂的人自然糊涂,不解其意,但身在其中的人和聰明人卻明白皇帝這是在警告。

警告像王橈一樣想要別有用心的接近二皇子和三皇子的人,如果再犯,陛下的手段未必會像對王家那樣溫和,畢竟王家是皇帝的外家,他會看在太后的面子上網開一面,對別人卻未必會如此。

王橈剛剛出京,剛剛想要伸手的人全都縮了回去,除了皇宮,顧景云是第二批收到消息的人,他淺笑著把寫了消息的紙張丟進火堆里,對前來送信的小黃門笑道:“已經入冬,太子殿下只怕更忙了,暫時將他的課程推到年后吧,我這里給他布置一些課業,讓他開春前做好交給我就行。”

內侍躬身應下,“是。”

顧景云將一個盒子交給他,又道:“若是在太子殿下那里碰到二皇子和三皇子便替我轉告他們,就說天冷了,不必他們跑出宮了,下旬開始我會進宮為他們授課。”

內侍更恭敬的應下。

冒頭的針尖已被拔去,他們自然沒必要出來了。

可憐的二皇子和三皇子殿下并不知道,聽到消息時還哀嚎一聲,“顧先生,我們不怕冷啊,我們想出宮讀書啊~~”

太子聞言同情的看著兩個弟弟,明智的沒告訴倆人他們可能被先生利用了。

他干巴巴的替顧景云說了一句話,“顧先生也是擔心你們出去受寒嘛。”

“我們身體好得很,一點兒也不怕冷,”二皇子可憐巴巴的看著太子道:“太子哥哥您跟顧先生說說情,還讓我們去清溪書院聽他上課吧。”

三皇子:“是啊太子哥哥,我發現在清溪書院上課的效率比較高。”

太子看著他們更加同情,“據我所知,顧先生好像已經向父皇遞折子了,母后這段時間對你們頻繁出宮有不少意見,加上父皇一個人在養居殿養病有些煩悶,你們覺得父皇和母后會不會很高興顧先生所請?”

二皇子捂著胸口倒地,“顧先生太過分了,為什么一邊給我們傳話一邊給父皇上折?而且還是讓內侍順便傳話,父皇不是不管朝政了嗎,為什么還能看到顧先生的折子?”

太子輕咳一聲道:“因為這不是朝政,是家事呀。”

二皇子和三皇子淚流滿面,聽說京城冬天時特別熱鬧,因為大家都沒事干所以都跑街上來玩,而且要準備年貨了,他們還想看看京城冬天外面是什么樣子呢。

二皇子和三皇子望著巍峨的宮強,心中悲傷不已,明明身在京城的最中心,他們卻沒見過外面百姓過冬的盛況。

二皇子掰著手指頭數,“太子哥哥,我還有多久才能出宮開府啊?”

太子摸了摸弟弟的腦袋,眼中流露出笑意道:“快了,你虛歲十三了,再過三年就能定親,再兩年就能成親,成親后就可以出宮開府了,到時候讓父皇給你封個親王當,想什么時候出去玩就什么時候出去玩。”

二皇子覺得更悲傷了,還需要五年!

三皇子直接就“哇哇”的哭出聲來,太子和二皇子低頭看著頭發剛勉強能梳成一個小髻的三弟,眼中的同情差點成實質般流露出來。而二皇子總算覺得不那么傷心了。

不管怎么樣,在太子明著出手,皇帝暗中插手后京中安靜了不少,改革速度加快,在六部完成收權時,監察百官的御史臺也完成了變革。

當然,這還只是開始,因為變革不僅針對京城,還針對地方,御史臺監察百官,今后會派出巡查御史巡查各地,而每個省份還會派出御史臺的官員駐扎,不再像以前一樣由地方長官兼任監察之責。

于是大家發現朝中缺人,極其缺人,不僅京官,地方官也缺,所有人都把目光盯在了即將到來的春闈上,今年春闈錄取的人數有可能會增加。

一直埋頭苦讀不理朝中事的書生們聽到這個消息也不由一震,心思開始浮動起來。

顧景云教授的桂五班學生更是圍著顧景云打聽消息,大家都知道他是太子的老師,現在太子監國,只怕沒人會比他更清楚這件事了。

顧景云看著眼巴巴望著他的學生們一笑,搖頭道:“我從未聽殿下說過春闈要增加錄取人數。”

大家微微失望。

“那先生可知這一科的主考官是誰?”

顧景云依然微笑著搖頭,“此事朝中還未定下,不過我想不是歐陽尚書便是金掌院,現在距離春闈還有四個月的時間,你們的主要精力依然要放在經義和策論上,閑暇時則溫習一下四書五經,只背誦原文。算學和律法也要抽出時間來復習,”

顧景云頓了頓道:“內閣放權,六部同樣要下放一些權力給地方,對官員務實的能力更為看重,因此你們放在算學和律法上的時間一定不要少于五分之一,其余的時間你們自己安排吧。”

學生們聞言心中一動,紛紛相視一眼。見顧景云起身要離開,十人連忙側身讓到一邊,拱手恭送他。

等顧景云一走大家立即圍住趙寧,“子歸快說,先生可有給你畫算學和律法的學習重點?”

“你每日花費在算學和律法上的時間有多少?”

“先生是不是得到了確切的消息算學和律法會大幅增加?”

趙寧從人群中伸出一只手來大喊:“施兄快救我!”

施瑋就一把將他推到椅子上,按住他的胸膛惡狠狠的道:“救你?也行,先從實招來,先生可有什么資料給你復習?交出不殺!”

“對對,交出不殺。”

雖然大家都是顧景云的學生,但趙寧是不一樣的,他可是正式拜師的徒弟,享受到的資源自然是不一樣的。

見識過顧景云的學識后要說大家不羨慕嫉妒是不可能的,他們自認已經夠出色的了,在被分到顧景云這位先生時心中還有些嘀咕,但這兩個多月來他們的進步全都可用巨大來形容。

顧景云教給他們的不僅是書本上的知識,還有些是長輩親人才會傳授給后人的知識他也都一一教給他們,包括為官之道。

如果一開始大家對顧景云只是面上情,對他的學識人品等都還抱有懷疑,現在他們已經對他深信不疑,而且是真的將他當成一位恩師來看待的。

趙寧“頑強抵抗”了一陣,最后不敵只能從他的書籃里抽出一份裝訂好的冊子道:“行了別逼我了,諾,這是先生和我師娘聯合給我出的題,全是算學律法等雜學方面的,先生說了,等我把這些題目都做下來卻理解融會貫通,雜學類的題目就不用擔心了。”

眾人聞言一擁而上紛紛爭搶。

趙寧大叫道:“別搶,別搶,我可只有一份,扯壞了就真沒了,你們想要就各自抄寫,可不能損壞我的冊子啊……”

等趙寧從九人的圍攻中鉆出來時頭發都差點散了,見施瑋喜滋滋的站在一邊,他氣得跳起來就揍他,“都是你挑撥起來的。”

施瑋嗷嗷叫道:“有難同當有福同享,而且我這可都是為了顧先生。”

“呸,我看是為了你自個吧,瞧把我弄成什么樣了?”

“行了,行了,我錯了還不成嗎,下次我一定讓他們溫柔些,”施瑋笑著搭著他的肩膀往外走,樂呵呵的道:“如今他們拿到了冊子,就算再不喜歡雜學也會拼了命去學的,那可是先生給你開的‘小灶’呢,只是光聽就知道有多難得了。”

趙寧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到時候顧先生教的這一個班錄取率要是高,那他在清溪書院的地位可就更穩固了……呃,”看到突然出現在面前的人,施瑋笑臉一僵,“顧兄?”

趙寧停下腳步看向對方,疑惑的看向施瑋,“顧?”

顧樂康拱手行了一禮,看向趙寧道:“你就是趙子歸吧,在下顧樂康,想要見一見顧先生,不知可否代為引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