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病情

皇帝沉吟道:“那你實話告訴朕,朕的身體到底怎么樣了?”

他抬手指著徐院正道:“不要與他們一樣糊弄朕,你心里想的什么就說什么。”

徐院正的淚水是真的流下來了,心中哀嚎,陛下,我們真的沒有欺騙您啊,只是您聽不懂而已!

黎寶璐斟酌著道:“陛下,我能看一看太醫院給您開的藥方嗎?”

皇帝的目光掃向徐院正,輕輕地“嗯”了一聲。

徐院正立即連滾帶爬的爬到藥箱旁,取出里面珍藏的脈案,膝行上前交給黎寶璐,“這是三個月內的脈案,若要查閱三個月前的須得拿陛下手書去太醫院查閱。”

三個月的已經足夠了。

皇帝每天都請平安脈,也每天都在吃藥。

黎寶璐看過脈案和藥方已經能大致推算出徐院正他們的治療方案了,她合上脈案,跪到地上道:“陛下,這些治療方案已是很好的了。您的身體本就有所虧損,多年下來已是千瘡百孔,五臟六腑皆有損傷,就連皮膚防御能力都降到了很低,故您吹一下風會著涼,流多一些汗也會著涼。”

她用最淺顯的語言解釋道:“假如生病是有病菌侵入皮膚,逐漸吞噬五臟六腑,那么人的身體就是一個戰場,它會動用全身的力量阻止這些病菌的入侵和擴大,比如它會加固五臟六腑,還會分泌出可以吞噬病菌的物體,而人服下對癥的藥物則可以幫助它分泌更多的物體對抗這些病菌。”

“但是您的身體壞了,不能再從容的分泌那些物體,那么它就只能透支您的生命,壓榨您的身體用以對抗這些病菌,您服下的藥有利處,卻也有害處。是藥三分毒,它們會加重您內臟的負荷,特別是肝臟。徐院正他們一直未給您停藥是因為他們要用那些藥固本培元,補充您身體過度壓榨去的能量,以備下一次您身體有恙時可以更好的對抗病菌。”

“我并不能斷言您還有多少時間,我只能告訴您,依照您現在的生病速度和勞累程度,短則一年,長則一年半,全看您如何決斷。”

皇帝卻敏銳的聽出了她的言下之意,“你是說,朕如果不再是這個生病速度和勞累程度,你可以讓朕活得更久?”

“可以,”黎寶璐一點也不藏著掖著,坦然道:“不僅我可以,太醫院們的太醫們更可以,但陛下可以放下國事完全的聽太醫們所言嗎?”

她不等他回答便道:“您的病情很復雜,卻也很簡單。說復雜是因為您五臟六腑皆損到了不可彌補的程度,想要治愈在醫學上來說完全不可能說簡單因為您現在具體的病癥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風寒。”

“而我們的治療方案也簡單,給您固本培元,給您治療風寒。治療風寒且不必說,您雖然一直斷斷續續的未曾痊愈,但病情也一直未惡化,我們只要繼續控制住病情就行,然后給您固本培元。”

“您現在的身體虛不受補,因此只能用些溫和的藥調理,再配以針灸,膳食和運動,再保持心境開闊,身心愉悅,我不敢說久,五年之期卻是可以保證的。”

徐院正聽得熱血沸騰,心里大叫道:他們也能呀,甚至可以更久,但皇帝會配合嗎?

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不可能,春耕秋收,水利工程,災荒救濟,還有邊關,哪一樣國家大事不需皇帝決斷?

他們從去年開始就讓皇帝多加休息,他們不求多,只求他晚上不要熬夜就行,就這他都辦不到,怎么可能做得到心境開闊,身心愉悅……

徐院正正在心里叨叨,就聽到上面的皇帝一拍龍床,“砰”的一聲直接砸在了他的心間。

徐院正臉色一白,深深地低下頭,他就知道,如此淺白的說實話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皇帝頗有些失落的靠在迎枕上,黎寶璐的潛臺詞他聽得清楚明白,要治他這病,第一件事就是不能再勞累,更不能再憂思。

但他是皇帝啊,怎么可能不勞累,不憂思?

他爹給他留下了一個爛攤子,他只能一點一點的去收拾,總不能放任不管,把禍害都留給他兒子去處理吧?

而如果他做不到先決條件,那就只還有一年的時間。

一年他能做什么呢?也就夠做些布置,盡量平和將皇權過度給又安罷了。

皇帝最后幽幽一嘆,揮手道:“你們起來吧。”

黎寶璐起身站在顧景云身邊,靜靜地挨著他。

徐院正從地上爬起來抹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

“純熙,你與他們重新商議一個方案吧,朕會盡力配合的。”皇帝并不敢肯定自己一定能謹遵醫囑,只能說是盡力而為。

他也不求多,能延長到一年半就行,說不定他就能像寶璐說的那樣,一不小心從心理上戰勝病魔,活了許久呢?

到了偏殿徐院正便癱坐在椅子上,看到站在一旁的顧景云連忙又站起來拱手,“顧大人……”

“徐院正請隨意,”顧景云拱手道:“本官對醫術知道的不多,您跟內子商議就行。”

徐院正就看向黎寶璐,忍不住哭道:“顧太太,您好大的膽子呀!”

請別誤會,這是一句贊美的話,徐院正忍不住抹眼淚道:“在下被您嚇得腿都軟了,您怎么什么話都敢跟陛下說呀。”

黎寶璐看著哭哭唧唧的徐院正,無語道:“那陛下那樣說了,我難道還能推脫?”

她還埋怨他們呢,皇帝這是問了他們多少次得不到答案才會來找她的?

“您看這方案是只跟您商議,還是把太醫院的太醫們都叫來?”

徐院正一抹眼淚,坐著喘了兩口氣,稍稍恢復后道:“當然是與諸位同僚商議了,還得請陛下的貼身內侍們來。”

既然不止服藥治療,要加入針灸,按摩,運動等各種治療手段,那配合的人就要多了,務必要做到精,全才行。

所以徐院正將參與過皇帝治療的同僚們都請來,其實也不多,就三個,畢竟能在這時候給皇帝請脈開藥的都是太醫院的一把手,醫術都是杠杠的,也就那么四五個罷了。

不巧,其中有兩個是徐院正的前領導,都是因為“不說實話”惹怒皇帝陛下被貶的。

四個人湊在一起商量了一下藥方,到半響察覺不對連忙又把黎寶璐給扯進去一起商量。

這位可是皇帝欽點的,就算對她的醫術抱有懷疑,但她的膽子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她是無論如何不能落下的。

黎寶璐的醫術自然是比不太醫們,所以她只能聽著,偶爾做些筆記,然后看著四人吵作一團,將藥方改了又改,斟酌了又斟酌后定了下來。

黎寶璐鑒賞藥方的能力還是有的,想到皇帝那破身體,那是一點虎狼之藥都受不起的,所以她微微點頭道:“就用這張吧,雖溫和了些,風寒可能要拖得久點,但于身體的損傷卻是最小的。”

御醫們摸著胡子點頭,這才是懂行的人啊,前朝的大人和后宮的嬪妃們只看到皇帝普通的風寒一直拖拖拉拉的不好就以為是他們醫術不行,哪里知道他們不是沒有好藥方,而是不敢下藥。

以他們的本事兩三天治好這小風寒不是問題,問題是皇帝吃了那藥,本來是漁網一樣的破洞身體可能會砰的一聲漁網也給破出一個大洞來,到時候就算風寒好了,底子也徹底毀了。

到時候別說再感染其他病癥,就算皇帝運氣好不再生病,他也熬不了多久。

說到底,皇帝的風寒重要,但固本培元更重要。

定了治療風寒的方子,大家開始商議著怎么給皇帝固本培元,在這一點上黎寶璐總算是插上了話。

論調理身體哪家強,那是誰也沒有黎寶璐厲害呀。

顧景云,秦文茵,甚至是秦信芳和何子佩,他們的身體可都是她調理出來的,心得體會要是寫出來能堆一書桌。

太醫們也有不少方子,但論全面還是比不上黎寶璐,而且她有實戰經驗呀,身邊四個人的身體都是她調理好的。

所以從用藥,針灸,藥膳,按摩再到養身拳她全都羅列了出來,而且全部按照皇帝的身體狀況來。

四位御醫吵了片刻發現還是黎寶璐提供的框架最好,四人立即丟開對方認真的思考起來,然后丟掉她的藥方,商議出來兩個最好的培元藥方替換,針灸則采用了黎寶璐提供的,由徐院正親自執行。

這套針灸法是黎博發明的,目的就是給人固本培元,調理身體,黎寶璐沒少給顧景云和秦文茵何子佩扎,所以由她負責教會徐院正。

而藥膳,按摩和養身拳則有其他御醫提供,因為對比后發現,他們提供的比黎寶璐的還更合適皇帝。

黎寶璐拿著筆記一一記下,打算回去后研究一下,要是也適合景云就給他用,要是不適合就記下傳給后人,這些可都是醫學隗寶。

顧景云全程坐在椅子上喝茶,充當一名合格的吃瓜群眾。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