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告誡

顧景云挑了半天時間去拜訪瓊州縣令,回來后便把張一言找來,“你們想插手綢緞生意?”

張一言一怔,見顧景云面色不好便立即解釋道:“我是有過這個想法,但并未提上日程,畢竟現在茶葉還未弄出來。”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顧景云的臉色,問道:“這門生意不好嗎?綢緞的利潤一直很高,我們現在紡織的手段很高,只要織娘們肯用心鉆研,也一定能紡出好的綢緞。”

顧景云轉身從桌上拿出一軸畫展開,張一言湊上去看,見是些山巒圖畫,他不解的看向顧景云。

“我雖未走遍瓊州,但這些都是從縣志和文獻中繪出的,瓊州多山,少有平地。”顧景云指了指他畫出來的地圖道:“就算瓊州人少,我們也絕對不能占用熟地去種植糧食以外的經濟作物,那我們所能選擇的便是一些貧瘠的平地和較為低矮的丘陵。種植麻和茶葉已經占去很大一部分了,再讓他們看到綢緞的利潤,你覺得還有多少人會種植糧食?”

“我們可以買……”

“瓊州和大楚隔著一道海峽,”顧景云打斷他的話道,“就算是江浙一帶綢緞最盛的地方也不敢占良田種桑,民以食為天,難道你要把自己的命交到別人的手里嗎?”

張一言沉默。

“縣令大人說得對,瓊州不可走得過急,現在就很好,綢緞的生意不要再想。麻布,茶葉,海貨,前兩者暫且不提,一定要把海貨經營好,讓瓊州成為不可替代的地方,以后就算麻布和茶葉這兩門生意再無進益,瓊州的百姓也不至于再像以前那樣艱難。”

海峽是一道天塹,既保護了他們,也阻隔了他們的發展,以后若朝廷政策改變,麻布和茶葉的生意肯定會受影響,因為這兩樣在內陸上哪兒哪兒都有,隨便一個地方就能代替瓊州。

但海貨不一樣,瓊州人很少,且大部分是沿海分布,這意味著大多數人都是靠打漁和種地為生。

其中海貨大部分是賣出去,只要他們現在做出口碑,讓人一提起海貨就想起瓊州,那瓊州的地位就算穩固了。

現在瓊州在棉麻市場上已經占領了一小塊位置,因為他們的布料便宜,為什么便宜?

因為他們有先進的紡機,別的織娘紡出一匹時,他們能紡兩匹,這就節約了成本,而接下來他們要做的是改進布料的柔軟度,最好是能創造出一種新布,獨屬于瓊州的布。

借著打開的市場將茶葉和海貨推廣出去,雜則不精,所以顧景云給張一言定的計劃一直是十年內做好這三門生意就行。

而現在只海貨和布匹生意便讓瓊州百姓日子好過了不少,更別提還有即將成功的茶葉種植了。

“走得太急便會摔倒,而且越急摔得越疼,你要小心。”這是顧景云給張一言的忠告。

張一言一腔熱血頓時被澆滅,他沉默下來,半響才點頭道:“是我太急了。”

他打起精神問,“你們什么時候走,我去送你們。”

“明日。”

張一言驚詫,“這么快?”

昨天才起墳,今天就去見縣令,還要見他,明日竟然就要啟程離開?

他繃直了脊背問,“可是京城出事了?”

“書院開學了,我們得趕緊回去,瓊州的事就交給你了,若有不決的地方就派人給我送信。”顧景云頓了頓道:“我知道你想直接做洋人的生意,我也不攔著你,但綢緞一類利益極高,又會占用農田的東西不行。”

“我明白,我聽您和縣令大人的。”

顧景云滿意的點頭。

棉麻的種植不會占用農田,而且糧食的售價和收入并不會比棉麻低,所以沒人會想著占用農田和熟地去種植棉麻;而茶葉更喜丘陵等偏酸性的土壤,更不會占用農田了。

但桑不一樣,真要做起綢緞生意,不出兩年大家肯定會被這巨大的利潤沖昏頭腦,顧景云可不想某一天接到瓊州無糧的消息。

瓊州縣令顯然也有這個擔憂,所以在和顧景云會面時才會特意提起此事。

為官者和商人考慮的不一樣,商人只需考慮利潤就行,但為官者不僅要想到當下,還要想到未來。

于百姓來說,交通便利,商業發達都很重要,但最根本的卻還是食。

凡是有些眼光的人都不會占用農田去實現暫時的經濟發達,因為那個后果有可能是后人承擔不起的。

好在張一言不頑固,一品坊的方向又一直是顧景云制定,所以他也只惋惜了一下便答應了下來。

“你要是嫌棄寶來號他們給的利潤少,不如從現在開始接觸洋人,我們的棉麻布再改進一些,加上茶葉可是一筆不少的生意,還有,別忘了介紹一下我們的海貨。”

張一言苦笑,“公子,我是罪民,是出不了瓊州的。而洋人都在廣州一帶,我怎么可能見到他們?”

顧景云就意味深長的道:“你既不能去就他們,不如想辦法讓他們來瓊州就你。廣州有海岸,瓊州也有。都是臨海之地不是嗎?”

張一言眼睛一亮,然后又漸漸黯淡下來,“廣州背后就是內陸,許多舶來品都是通過廣州散往大楚各地,但我們瓊州跟內陸還隔著一道海峽呢。”

所以停靠在廣州才是人家的最好選擇,他們為什么會跑來瓊州?

顧景云卻笑道:“聽說航海中的船只時常停下補給,那些能夠停靠的港口便是中轉站,你覺得把瓊州作為中轉站如何?而且現在海貿盛行,許多船只到了廣州其實并不能立即停靠,還得排隊等候。可船工們在船上已經帶了許久,你說他們想不想找個地方休息,上岸游玩或采購一番?”

張一言立即起身道:“我去找縣令大人!”

張一言急匆匆的走了,顧景云便彈了彈衣袍起身出去,黎寶璐正蹲在院子里打包行李。

難得回一次瓊州,她當然要帶足了土特產才好呀。

各種曬干的海貨被她捆好放進袋子里,再塞到筐里,南風和傅大郎滿頭大汗的在一旁幫忙。

黎寶璐一抬頭看到顧景云站在那里,立即招手道:“快來幫忙,這些都是舅舅他們愛吃的,我打包了許多。”

顧景云挽起袖子,用繩子將袖子綁好,笑問:“哪來的這么多?”

“都是跟村民們買的,在這里最不缺的就說各種海貨了。”

“二妹,”黎鈞拎著兩串大海蟹跑回來,興奮的道:“你看這是啥?”

黎寶璐跳起來,“好大個!”

“出海的人剛巧回來,我看到有許多大蟹,想著你愛吃就跟他們買了些。”黎鈞將大海蟹仍在木桶里,憨笑道:“其實我也想吃了,京城什么東西都有,就是這些海貨太貴,以前吃一只扔一只都不心疼,現在呀……”

這就是瓊州和其他靠海地區的區別,像兩廣和福建等地,他們的漁民打漁,大多好東西都可以賣出一個不錯的價錢,很少有可以“吃一只扔一只”的狀態,因為他們背靠內陸,地廣人多,總有買的人。

但瓊州不一樣,除非把這些新鮮貨運過海峽,不然這些東西就內銷。

但瓊州才有多少人?其中又有多少漁民?

根本沒多少市場,處于半賣半送的狀況,所以大部分人都是選擇把海貨加工過,直接賣干的。

但大海蟹這類東西吃的就是一個新鮮,吃的就是一個時令。不說出海的人總能網到,就是在海灘上趕海的人都能收獲不少,所以完全可以吃一只扔一只。

當然,黎寶璐是堅決不會做這種暴殄天物的事的。

她也沒心情打包了,流著口水跟黎鈞進廚房。

顧景云見了搖頭失笑,南風也在流口水,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多海貨,可以任由他敞開了肚皮吃。

傅大郎則撓了撓腦袋,憨憨的一笑后就接過黎寶璐的工作,細心的將那些干貨都打包起來。

黎鈞和黎寶璐才把螃蟹上蒸籠,外面就陸續有村民來訪,都是給他們送各種新鮮的海貨的,光大海蟹就有兩簍。

他們也都知道黎家人要走了,這一次連墳都遷走了,以后只怕是就不回來了。

但顧家還有生意在此,他們也還需要仰仗他們,所以自然是抓緊時間巴結一些。只求能在顧景云這里露一露臉,要是混了個臉熟,萬一他就看上了自家的人讓他們也加入一品坊的商隊呢?

黎寶璐本來還想推辭,顧景云卻讓南風全接了,“且就讓他們安心,也讓我們清靜一下吧。”

南風恭敬的都收了,末了巴巴的看向顧景云和黎寶璐。

黎寶璐見他和黎家的下人們都一副嘴饞的模樣,便一揮手道:“你們全拿去吃了吧?”

“這,這怎么可以,”黎氏的下人首先推辭,躬身道:“這些都太過貴重,小的們隨便用一些就行了。”

傅大郎就撓腦袋,“這還貴重啊,都比不過你們今天中午吃的豬肉呢。”

眾人:……這些海產品在京城可是能裝進上等禮盒里的。

傅大郎:不就是比他在海灘上撿的品相好一點嗎?其實他要是有船出海也能撈到這些東西。

黎鈞明白傅大郎的意思,連忙笑道:“你們只管拿去吃,這些東西在京城貴重,但在這兒不算什么。何況明兒我們就走了,這些東西都是新鮮的,總不能帶到船上去吧?”

南風等人這才開心的接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