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七章 遷墳

黎寶璐怔怔的看著傅大郎,在她有限的記憶里,母親開朗大方,賢惠善良,還非常的能干。

就算她是個傻子,她也總是每天笑呵呵的逗她,堅持不懈的教她說話,走路。

她沒有昏睡時的記憶,但每每清醒時看到的都是她的笑臉,她從不知道她還有過這樣的經歷。

傅大郎有些忐忑的看她,緊了緊拳頭道:“我知道我是你的仇人……”

“你怎么會是我的仇人?”黎寶璐怔怔的道:“你是我的親人呀。”

傅大郎張了張嘴巴,不知該怎么接這句話。

黎寶璐卻已經轉身道:“水好了就沏茶吧,我的提議不改,你要是愿意就跟我走吧。”

黎寶璐走到顧景云身邊時,幾個已經壓低了聲音的老人正說道:“……還是傅星念姐弟之情,偷偷把他姐姐給放了,又越過父母把她送到了五村,定了黎家的親事,不然還不定怎樣呢。雖說到了外面吃喝不愁,但在那種地方生不如死,又比罪村強多少?可惜了,他們姐弟都是沒福的,年紀輕輕就全死在海里了。”

身前的陽光突然被擋住,他們抬頭看,立即起身笑道:“這就是秀娘的閨女吧,長得可真漂亮,跟你娘一樣。”

黎寶璐對他們微微點頭,她不喜歡他們,這來源于一種直覺,而她一向是相信直覺的人。

所以她直接扭頭和顧景云道:“天色不早了,我們進去見過表兄就回去吧。”

圍觀的人默默地抬頭看天上懸掛的大太陽……

顧景云卻含笑點頭道,“好。”

眾人:……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哦。

張一言立即機靈的湊上來拉過眾人道:“照你們這么說,傅舅舅和傅太太姐弟關系很好了?聽說他們都能干得很呢。”

邊說著邊不動聲色的把人往外拉,老人們很不愿意出去,籬笆外面圍觀的人更是不愿意離去,他們還想看看這黎家閨女要給傅大郎留什么好東西呢。

但拉他們的是張一言,家里的麻布還得賣給他,誰也不敢得罪這位財神爺,大家只能依依不舍的離開,一步三回頭啊。

傅家破敗的院子里一下安靜下來,傅大郎端了兩碗水出來,里面撒了一把綠葉子。

黎寶璐盯著那葉子看,怎么瞧也不像是茶葉,反倒像是樹葉。

傅大郎臉色又紅起來,吭吭哧哧的道:“這是苦樹的嫩葉,可以清涼解毒……”

茶葉那類東西他是沒有的,所以他只能到屋后拽一把苦樹葉,反正夏天時他常吃這東西,要是餓了做出菜饃饃還能填肚子呢,雖然苦了點……

黎寶璐默默地看了一會兒,最后還是端起碗喝了一口,苦味瞬間席卷舌尖味蕾,她默默地咽下這口苦水,面不改色的放下碗道:“你想好了嗎?”

傅大郎點頭,緊張的摳著掌心道:“我,我想出瓊州,其實你別看我瘦,我力氣不小,而且我雖不會打漁,但種地卻是一把好手,我們家的地這幾年的畝產都比別人家的高些。”

黎寶璐聞言,心內邊思索著他的去處,邊問,“那你是想回老家,還是想換個地方?”

“我們這一支都出來四代了,回去也沒用。你讓我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那就不回去了,你跟我先回京城吧,到時候我會安排好你的。”黎寶璐默了默問,“你要不要也把先祖們的墳遷回去?還有你母親,要不要把她接回來?”

傅舅母雖改嫁了,但還是嫁在罪村,如果傅大郎愿意重新接受她,她可以跟他一起搬出罪村,母從子,這符合朝廷的法度。

傅大郎卻搖頭,“不用,她五年前就去世了,而且她沒有孩子。不過我會把她一塊兒遷走的。”

他娘走時他已經懂事,當時他跟在她身后追她,她便一遍一遍的把他往家趕,怎么求她她都不愿意丟下,頭兩年他是怨恨她的,因為日子實在是太難熬了,要不是里長偷摸著給他減免了賦稅,他只怕早成了一堆骨頭。

但后來他長大了,知道的也多了,也就不那么恨了,如果當時她不走,帶著他肯定也活不長了。

因為當時縣令賦稅收得很重,他有娘在,里長不會注意到他們,更不會減免賦稅。他們母子二人一年的收成加起來只怕連賦稅都交不起,更別說吃了。

樹挪死人挪活,她娘走了,她便活了;留下他一個,里長也注意到了他這個孤兒,于是多加照應之下他也活了。

“我們家選了初三這個好日子起墳,你想選在什么時候?”

“我不用選,就初二好了,”傅大郎臉色微紅道:“可是我,我買不起骨壇。”

“還有我呢,”黎寶璐遞給他一個荷包,道:“今日已是三十,你只有一天半的準備時間了,我那里還有一輛馬車,回頭我讓南風駕來給你使,你要買什么便讓他帶你去,不懂的可以問張一言。舅母那里你也得跟對方商議一下吧?”

傅大郎默默地接過荷包,點了點頭。

他并不看重所謂的好日子,黎寶璐更不會去在意了,轉身吩咐南風道:“過來見過表舅爺。”

南風立即跪在地上,“表舅爺!”

傅大郎嚇了一大跳,連忙蹦開,“別,別這樣。”

等他出去見到張一言,他這才想起自己一直忽略的事,“表妹,你怎么認識張一言?”

三村的村民們也都豎起耳朵聽,黎寶璐一笑道:“我當然認識張一言了,我們從小一塊兒長大的,他現在做的生意還有我的一份呢。”

這怎么可能?

誰不知道張一言做的生意是他和顧公子合伙兒的?而那位顧公子可是良民,據說還考中了狀元,為他舅舅平反昭雪……

眾人想到這里一滯,瞪大了眼睛去看顧景云,這一位莫非就是那位顧公子?

黎寶璐見狀滿意,總算是不擔心他們走后傅大郎就被拆骨入腹了。

罪村的人欺軟怕硬,逞兇斗狠都是平常事,那些人的目光雖已經夠收斂了,但對傅大郎的輕視,惡意和虎視眈眈她全看在眼里,不難想象他以前過的都是什么樣的日子。

除非把人帶到五村,否則就只有震懾了。

所以黎寶璐只能借顧景云的身份了,她對顧景云微微一笑,跟著他一起上馬車,看著外面瞬間安分了不少的人道:“沒想到如今在罪村你竟比里長還好使了。”

顧景云笑道:“以后會更好使的。”

“老爺,太太,張老爺不跟我們一起走嗎?”

顧景云掃了眼被圍在中間的張一言,又看了一眼孤零零的站在茅草屋門口的傅大郎,道:“不用等他了,他今晚住在傅家。”

聲音不高不低,正好讓車外等著上車的張一言聽到,張一言身子一僵,只能苦哈哈的伸手和他們作別,“公子和太太慢走,我們初二見。”

黎寶璐抿嘴一笑,和他揮手道:“張大哥別哭,一會兒我就讓南風來幫你們。”

南風駕著車離開。

張一言滿眼不舍的目送他們離開,還不忘應付旁邊拉扯他的人,“不錯,那就是顧公子,我們一品坊的大東家,哦,你問顧太太?她就是那位童養媳,不是另娶……”

有南風的馬車,還有張一言的人脈,傅大郎雖然膽怯和稍顯憨笨,但還是在一天內就買齊了起墳所需的東西,初二一大早他就開始下廚忙碌,準備牲畜祭祖。

在起墳前得先祭祀過祖宗,這是他懂事以來準備的最好的一次祭品了,他小時候壓根不知道要祭祀祖宗,后來學著大家在過年和清明時祭祀了,但能給的最好東西也只是海灘上撿來的海魚和各種海產品。

這還是他頭一次給祖宗們準備雞和豬肉呢。

等他準備好祭品,黎寶璐和顧景云也到了,當然,他們只是作為親戚前來觀禮,需要的儀式卻是傅大郎自己完成。

不包括傅舅母,傅家一共有五座墳,祭祀過后前來幫忙的村民拿著鐵鍬把墳刨開,里面的棺材早就腐爛,爛木頭間只有人骨。

大家用油布遮在墓上擋住陽光,傅大郎則鉆進去撿起先祖的骨頭,用布擦干凈后交給請來的老人,由他擺放進骨壇里……

等把五座墳都刨開,五具尸骨都放進骨壇已至下午,但傅大郎不敢有一點怠慢,把骨壇請回家后便趕緊去罪村七村給他娘起墳。

等他們一家在傅家團聚時天色已黑,而黎寶璐已叫人買來了食材請人烹煮,而且給今日前來幫忙的每人都發了半兩銀子。

大家都高興起來,對傅大郎都親切了不少。

初三則是黎家起墳的好日子,黎鈞早早便準備好,且一應事宜皆由黎氏的仆從接手,并不用到村里的人,反倒速度更快。

而且,四座墳里只有萬氏有尸骨,其余都是衣冠冢,雖然儀式會更繁復一些,但速度還是很快。

黎寶璐和黎鈞穿著麻衣孝服跪在油布底下擦拭萬氏的尸骨,也不假他人之手,自己擺放進骨壇。

對于黎寶璐一個女子做了男子的事,在場的誰都不敢說一句反對的話。

待到起開黎康和傅氏的墳墓,黎寶璐和顧景云更是親自動手,把墳刨開,里面的衣冠已經畫作泥和碎片,他們只能一點一點的撿起來放進骨壇中,將墳中的泥土裝了大半……

待祖父的骨壇也裝好泥土,大家這才抬著骨壇往海邊去,他們要再招一次魂,黎寶璐不知是否有用,或許他們早已投胎轉世,但這是儀式。

招魂之后還要念往生咒,禮儀比以前下葬時還要繁復,太陽炙烤下,顧景云黎寶璐和黎鈞并排跪在滾燙的沙灘上,面色堅毅的看著被太陽照得金光閃閃的海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