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五章 傅家

張一言所知道的都是可以從罪村三村村民們口中打探出來的。

如今傅家已是流放第四代,已經很少有人知道他家流放的罪名了,不過有些跟他們同期流放的人家還知道。張一言恰巧就打聽到了,論對傅家的了解,他比黎寶璐顧景云還要深。

這倆人因為傅家從未聯系過已經下意識的以為傅氏娘家沒人了,其實真實情況也差不多。

張一言見他們一無所知便從頭開始說起,“傅家先祖曾是書香之家,考中進士后任官,據說是有重大失職,所以才全家流放至此……”

讀書人都普遍體弱,而到了瓊州這里根本沒有等級之分,都是罪民,都需要繳納高額的賦稅。

傅家先祖別說打漁,連地都種不好,私帶來的錢財很快就花光,每年所得除了繳納賦稅外根本吃不飽飯,在這種情況下別說健康,連活著都困難。

于是傅家第一代很快離世,留下剛剛成年的兒子,也就是黎寶璐的外祖父。

等傅外祖好容易娶上一房媳婦延續血脈時已過而立了,而這時他的積累也不過是讓自己和家人勉強吃飽而已。

傅外祖一共有一兒一女,女兒自然就是黎寶璐的母親傅氏,傅氏是長姐,只比弟弟年長兩歲,因為傅外祖流放到瓊州前讀過好幾年書,所以教傅氏姐弟認字讀書,除此外,傅氏姐弟在種地和打漁上也很有天賦,至少比他們爹還要厲害些。

等兩個孩子十三四歲后力氣更大時傅外祖不僅沒因為兩個孩子更窮,反而因為他們日子好過了一點。

但再好過他們家也拿不出錢來給傅舅舅娶媳婦了,張一言小心的瞄了一眼黎寶璐,道:“我聽那些年長的村民所言,傅太太是年過十九才嫁給黎老爺的,就是因為太太的外祖父想要留她時間長一些,為家里多干些活兒,所以他們父女間的感情似乎不是很好……”

在這個十三四歲就要出嫁的罪村,把女兒留到十九歲簡直太奇葩了,就是在外面,女子超過十八歲不出嫁也很難說到好親事了。

而且傅家已經到了第三代,再過一代就能搬出罪村,得自由身了,按說傅氏那樣的情況是很好說親的,可惜……

“那我舅舅呢?”

“死了,”張一言低下頭道:“在太太的母親海難前就已經死了,也是出海打漁沒能回來。”

黎寶璐沉默不語。

想了想,張一言還是道:“據說太太的母親能嫁給您父親還是您舅舅做的主兒,如今傅家只剩下一個男丁,也就是您的表兄,但他也只有十七歲。”

傅大郎只比黎寶璐大兩歲,當年傅舅舅出事離世時他就只有兩歲,后來他母親一直帶著他,但在他八歲時他母親改嫁了。

傅大郎便一直靠撿海貨為生,他沒有船,也打不起漁船,但后來長大一些后能自己種地了,加上里長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減少他的賦稅,他才能活到現在。

張一言之所以對他印象深刻是因為他拉著紡機到罪村三村去推廣時他跑來報名,也想領一臺紡機回家自己紡布。

紡布的都是女子,這還是頭一個男人來領織機,張一言讓織娘教了他幾日,見他怎么也學不會后便拒絕他了。

他當時失望不已,走時整個背都是塌的,明明只是個十七歲的少年卻比暮年之人還要昏沉,整個背影透著一股絕望的氣息。

張一言心一軟就提議讓他種麻,然后把麻賣給織娘,好歹能賺一些。

不過張一言后來詢問過他的情況,他的麻生意并不好,大家都把價錢壓得很低,畢竟麻很容易種,家家戶戶也都種,有的人家種得多的自個家都織不過來,更別說買麻了。

他的身份已是良,按說可以拉著麻出去販賣給外面的織戶,但大家一聽說他是從罪村出來的便都避之唯恐不及,更別說買他的東西了。

也就張一言他們掌握著別人的命脈,外面的人便是輕視他們也不敢表露。

黎寶璐最后還是決定親自去罪村三村看一看,黎鈞說的不錯,起墳是大事,傅家既然還有人那就該請他們來,不管母親與他們曾經有何恩怨。

五村到三村并不遠,坐馬車也只要半個時辰不到,這樣的馬車很少出現在罪村,現在又臨近正午,大家都在家里或樹下乘涼,聽到馬兒踢踏的聲音紛紛跑出來圍觀。

張一言帶著他們在傅家門前停下。

黎寶璐跳下馬車,看著眼前破敗的茅草屋才真正了解到張一言所說的窮困。

“你們,你們找誰?”一道微顫的聲音在背后響起。

黎寶璐轉身,便看到一個渾身襤褸,穿著短褂,破爛褲子,手握一把鋤頭的少年?青年?

黎寶璐看著瘦削的青年,又扭頭看看與他同歲的顧景云,對他扯了一抹笑容道:“你是傅大郎吧?”

傅大郎緊了緊手中的鋤頭,繃緊了脊背問,“你們是誰?”

“我是黎寶璐,是罪村五村的閨女。”

傅大郎一愣,然后愣愣的看了眼黎寶璐,遲疑了一下才叫道:“大姑?”

黎寶璐一看便知他不像她一樣一無所知,微微點頭道:“那是我母親。”

傅大郎微微放松,驚疑不定的看了眼她的馬車,欲言又止的咬了咬嘴唇,最后還是上前推開家里的門,側身道:“請進吧。”

進門便是院子,三間茅草屋并排而立,傅大郎推開門進堂屋,因為是茅草屋,所以低矮且逼仄,他在屋里轉了一圈,最后還是沒請人進屋,而是把唯一一張完好的凳子搬出去給他們。

“只有一張凳子,你們將就著坐吧。”說罷就自己蹲在地上看著他們。

傅家的籬笆外面早已經圍滿了人,見狀不由哄笑出聲,有年長之人知道傅大郎沒被人教導過所以不懂待客之道,不由出聲提醒道:“大郎啊,去燒些水給客人喝。”

又讓旁邊的人家回家去拿三張凳子來給黎寶璐等人坐。

傅大郎猶豫了一下還是鉆進低矮的廚房里開始燒熱水。

黎寶璐看了顧景云一眼便跟著他進去,而顧景云則團團對眾人拱手一謝。

當下就有人趁機問道:“公子一看就是貴人,怎么跑到我們這地方來了?莫不是傅家老家來接傅大郎回家享福的?”

“傅大郎已經年滿十六,又是第四代,可以離開罪村了,真要是傅家來人,那是可以直接離開瓊州的,這運氣也太好了吧?”

此話一出大家目光都不由熱烈起來,目光炯炯的看著顧景云。

流放到此的人做的最多的夢,一是天下大赦,自己在赦免之列;二是走了運翻案回家;三就是親人或族人找來,哪怕是不能接他們走,也能給他們留下錢財。

為什么到第四代的人已經轉良卻不離開瓊州,反而要去同樣被歧視的向善村生活?

因為他們沒有資本,他們渡不了海,他們在外面活不下去,但有親人來接就不一樣了。

只要他們能出去……

顧景云淺笑道:“外面不是傅氏老家的人,卻是傅家的親戚……”他走向幾個年紀比較長的長輩,微笑道:“我夫人外祖家便是傅家,岳母乃是罪村五村的黎傅氏。”

“呀,原來是傅家嫁到五村的閨女啊,我知道那姑娘,可是個能干的好姑娘啊,她現在過得好呀?”

“老王你忘了,那閨女早出海難沒了,聽說只留下一個閨女,跟傅大郎差不多,不過現在看著是熬出去了。”

顧景云悵惋道:“岳母去時我夫人的確年紀小,所以并不記得外祖家的事,這次回來祭拜岳父岳母,這才聽人說起外祖家在三村,這才過來看看,只是沒想到家里就只剩下表兄一人了……”

當下就有知情的人七嘴八舌的為他科普起傅家的舊事,而廚房里黎寶璐正低頭看著傅大郎手忙腳亂的生活燒水。

廚房里空落落的,別說油,連塊鹽巴都沒有,墻上的黃泥剝落,露出一個個空洞,都可以把腦袋伸出去了。

傅大郎見黎寶璐打量他的廚房,忍不住臉紅,顫著手把火點起來后就一抹臉,“你,你是嫁給別人做妾了嗎?”

聲音有些發抖,但黎寶璐還是聽得清清楚楚,她臉一黑,搖頭道:“不是,那外面是我丈夫,明媒正娶的。你怎么會突然覺得我做妾?”

傅大郎深深地低下腦袋道:“你們家到你才第三代,所以我才,才以為……”

才以為她有現在的好日子是做妾。

如今罪村范圍內沒有不知道張一言的,知道張一言的也都知道他背后站著顧景云,而她自然也被大部分人熟知,她以為傅大郎是知道她的,“你沒聽說過我嗎?”

傅大郎愣愣的搖頭。

黎寶璐也不介意,蹲在他身邊看著他燒火,沉默了片刻才道:“我現在是良民了,我要給我母親遷墳,以后可能很少回來了,你要跟我走嗎?”

傅大郎愣愣的看著她。

“你已經是第四代,已經可以改良了,只要有錢能離開瓊州并不一定要去向善村。”

“我不敢,也不會給你太高的承諾,只能保證你跟著我出去后會給你安排一份工作,你若是不會就買幾畝地耕種,外面的賦稅比瓊州的要輕,你日子也會好過許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