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二章 深情

雖然白百善一副他是為了白一堂好,不好插手孩子們之間恩怨的模樣,但曹氏還是有些生氣。

在她心里,哪怕是上衙門都是一件天大的事,何況還是流放瓊州?

那豈不是潑天的仇恨?

這一瞬間她明白了為什么白一堂不給馬一鴻和苗菁菁好臉色看,還把倆人關在迷蹤林里。

瓊州距離她的家鄉雖遠,但她也聽說過,那可是最遠,最險惡的流放地,據說只有窮兇極惡的人才會被流放到那里。

砍頭殺身,流放殺心,其實流放到瓊州和砍頭也不差什么了,而作為家長,她丈夫竟然還一副任由孩子們鬧去的態度,讓曹氏氣惱不已。

忍不住就揪住他腰上的肉硬是扭了一圈。

老夫少妻,白百善一向寵她,雖然腰上的肉被扭住很疼,但他硬是面不改色,反而還安慰她道:“別氣,別氣,我看一堂那小子在瓊州過得不錯,你看他丟開手里的活兒十來年,不僅收了個佳徒,還要娶媳婦了,這不都是好事嗎?”

“這能一樣嗎?”曹氏怒道:“他們說你偏心一堂,我看著你分明是偏心一鴻和菁菁。這事要是擱在我們平常人家,兄弟姐妹間敢這么鬧,父母非打死他們不可。”

說到這里曹氏一頓,情緒低落道:“也不一定,偏心的父母總會給他們找理由,說不定還會幫他們呢。”

白百善便知她是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兄弟,忙解釋道:“你真正是誤會我了,這是江湖,和一般情況不同。”

曹氏翻過身去不語。

白百善就掰住她的肩膀細細的解釋道:“你別看那小子被流放,他武功高著呢,別說朝廷不能派衙役時常盯著他,便是派了也盯不緊,他要想出瓊州沒人能攔得住他。”

“瓊州對別人來說寒苦,對他卻不是,就算他不離開,憑他的本事在那里也不會難過,比如我,咱家每年地里就收那點糧食,卻能吃得起細糧肉蛋,還能買各種藥材給你補身子,錢哪里來的?”

“打獵?”

白百善點頭,“我要養你,家里這才存不下錢,可那小子可是獨身一人,他想要過什么好日子不行?他想要離開瓊州回來找他師兄師姐報復也簡單,誰能攔得住他呢,所以我才說不必管。我要是管了他,回頭他找他師兄師姐算賬時就還得出面管他師兄師姐,不然才是真的偏心。”

“可他是犯人啊,”曹氏還是沒能轉過彎來,“就算他出瓊州那也是逃出來的,那不得隱姓埋名?”

白百善一笑,“若是罪大惡極,自然得東躲西藏,可他在江湖上名聲好,在百姓間也素有善名,最多不過隱姓埋名,但這于我們江湖人來說實在不是什么大事。”

或許別人覺得隱姓埋名很難受,但他們江湖人還真不在乎這個,尤其是他們凌天門,連父母是誰都不知道,名字不過是個代號罷了。

一鴻和菁菁不就說換姓就換掉了嗎,也就一堂那孩子固執,非要抱著“白”這個姓氏。

但姓氏不換,名字卻可以換,天下姓白的何其多,衙門里的人還能一個一個排查過去?

“一鴻和菁菁也受到了懲罰,于江湖人而言,廢掉武功比殺掉性命還要痛苦,他們都失去內功,還要被拘于此處一輩子,所受磨難不比一堂少。”

“可,可我怎么聽著一堂以后還要給他們送吃的喝的?”

對曹氏來說,少吃少喝才是世間最痛苦的事,武功和自由什么的哪里比得上生存資源重要?

在她看來,白一堂流放瓊州,那就是被剝奪了生存資源,這是大仇;而輪到馬一鴻和苗菁菁,他們也不過是失去了一項本事而已,依然有手有腳,白一堂還給他們地種,甚至還給他們送糧食吃,這簡直就是以德報怨的典范呀。

白百善一頭黑線的看著妻子,不知該怎么跟她解釋對于他們這種人來說,生存資源已經是一種很細末的需求了,反而自由和他們賴以生存的武功更為重要。

當然,他兩個徒弟也很怕死就是,不然在白一堂要廢他們武功時,但凡有些心氣就該自刎了,免得還要再受接下來幾十年的折磨。

享受過策馬奔騰,笑傲江湖,在壯年時被廢掉武功,困于一地,余生都要用來回憶和懊悔,怎能不苦?

但白百善看向妻子,看著她眼中的不解,再想到她待人的寬容,心中不由一滯,他們再苦也不及曹氏的十分之一,曹氏尚且能寬容待人,樂觀向上,他們又憑什么怨忿一堂,恨老天不公呢?

白百善想,若他們真能改錯,從心里改過來,他或許還愿意為他們跟一堂求一份情,饒過他們,可惜了……

且看將來吧。

白百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要是過不去心里那道坎,以后就少理會他們,安心帶好大寶就行。”

曹氏將毯子拉上來蓋住自己,看著躺在身側的大寶暗想,哪里能那么簡單,先不說她還要帶大寶,就說他們兩家以后要住在一起,她怎能不理會他們?

人心復雜,險惡,她已用半生的經歷驗證過,實在是再沒勇氣再嘗試一遍。

對從小一起長大的師弟他們尚且陷害得心安理得,又怎能巴望他們對她這個半路冒出來的師娘情深義重?

而這兩個月他們平淡的態度也正表明了這一點。

曹氏不由伸手摸了摸大寶胖乎乎的臉蛋,心中不由一軟,算了,以后她多戒備些,有丈夫在,他們總不敢也陷害她,權當是為了大寶。

曹氏沉浸在思索自己的將來,白百善卻在想曹氏的往事。

倆人面容上看上去差不多,都是老頭子老婆子,但其實白百善比曹氏要年長二十來歲,年紀比她父親還大兩歲呢。

但他自幼習武,內功深厚,雖然一直在江湖上奔波,但從未缺吃少喝過,所以面容看著年輕,只不過五十歲耳。

就好比白一堂,面白無須,面容俊朗,雖然一直不曾精心保養過,但有深厚的內力加持,他看著就只有三十歲左右。

而曹氏只是個普通的農婦,前十五年做姑娘時是最輕松的,但也要幫家里帶年幼的弟弟,去打豬草,洗衣服做飯打掃衛生,再大一點下地干活,做的并不比年長的哥哥少,甚至更多。

但嫁人之后,她需要做的更多,婆婆不慈,丈夫懦弱,她的家幾乎是她一個人撐起來的,但就是這樣她也沒落著好。

因為勞累過度她在還未自覺時便流了兩個孩子,待到懷第三個時費盡心力保到了五個月,卻還因為婆婆的磋磨不小心給掉了,從此再不能受孕。

一向懦弱無能,依靠她而生活的丈夫卻突然直起了腰背以“無子”為由休了她。

而父母不能為她撐腰,兄弟們還想著把她嫁給老鰥夫,再賺一次彩禮錢。

白一堂從京城“探”過徒弟回到杏花村時碰到的就是走投無路的曹氏,不說當時他胸中還有怒火未消,平時遇到這種事他也會管的。

但當時他只是個會打獵的良民,跟那個行俠仗義的凌天門前掌門白百善沒有一點關系,猶豫了一下他最后還是沒有像以前一樣用江湖手段解決。

而是收留了逃出家門的曹氏,就在他家附近給她蓋了個茅草屋,在她兄弟們來抓她時幫她阻擋一二,打了獵物回來送她一兩只補身體,偶爾給她扔一小袋的米面,讓她不至于餓死。

而曹氏也投桃報李,幫他縫補衣服,做些鞋襪,幫他收拾院落,在賣了野菜,針線后花錢給他買些酒。

倆人幾乎不做正面交流,卻總是你幫我,我幫你,不論村里有多少閑言碎語,他們都充耳不聞的過了兩年。

兩年后他還完了地主的“債”,白百善突然沒了目標,開始變得懶散起來,再看到曹氏低著頭坐在陽光里為他縫補衣服的樣子,他一時沖動就跟她求親了。

而曹氏也自然而然的應下了。

他們的結合沒有驚天動地,感情也沒有非君不可,但十多年的相濡以沫,倆人早已離不開彼此。

他開始更用力的打獵賺錢,就為了為她延請大夫,為她買藥材調理身體,讓她每一頓都有細糧和肉吃;

他在決定回來時自然而然的帶上了她,沒想過死遁,更不會丟下她悄悄的離開,哪怕知道不妥,他也帶著她進入這個世界。

既然已經做到了這一步,白百善自然會安排好她的將來。

雖然倆人歲數相差得大,但一般來說習武之人就比一般人活得長,所以他們死去的時間應該不會相差太多。

若是她先死自然好,他把她后事料理好了再去找她,若是他先走那也沒事,到時候把一堂叫來,把她托付給一堂,他也能安心。

雖然他將來是跟大徒弟二徒弟做鄰居,但白百善還真沒想過他們,更不可能為了他們而委屈自己的老妻了。

馬一鴻和苗菁菁還不知道他們一次不忠便被師父和師娘貼上“不可用”和“不可深交”的標簽,第二天一早便拉著一張臉出現在花廳里。

黎寶璐和秦文茵準備好了早飯,看到倆人皆笑容滿面的招呼,倆人臉色更不好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