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白百善

顧景云準備的禮物只有一個包裹,用灰色的油布包著,就丟在車肚子的最底下,上面放著黎寶璐準備的各種吃食和木盆等,他要不說,她根本還發現不了。

顧景云打開油布,里面還有一層棉布,他和寶璐解釋道:“你去準備路上所需的東西時我就跟著給師公他們買了些禮物,也不是什么貴重東西,只能算是一個心意。”

的確不貴重,只有一對白白胖胖的銀長命鎖,一對銀手鐲,一對銀腳鐲,一看便知是給孩子的。

旁邊的小包裹再打開,里面是一塊折疊好的細棉布,顧景云解釋道:“店家說孩子皮膚軟,其他的布料都不好,這種細棉布用來做衣服才是最好的,當然,若有舊衣就更好了。”

顧景云又拿過一個小包裹打開,里面是一整套的金首飾,樣式很老氣,若說優點那就只有一個用料足。

不說黎寶璐和秦文茵,就是白一堂都露出嫌棄的眼神,“這總不會也是給孩子的吧?”

“不是,”顧景云淡定的道:“是給師婆的。”

白一堂打了一個寒顫,這才想起被自己忽略的細節,是啊,他師父老人家好像是帶了媳婦回來的。

他看向顧景云準備的金首飾,一把卷了抱進懷里,“行了,這份東西我替你們保管,還有沒有其他的東西?”

顧景云抽了抽嘴角,打開最后一個稍微大些的包裹,里面是兩匹折疊好的布,所以看著很展開來一看,發現一匹是石青色,一匹是褐紅色,都有些老氣,但卻是上好的緞子,這種時候做成衣服涼爽不已,至少比棉麻要舒服得多。

不用問,一看這顏色就知道是送給白百善夫婦的,白一堂再次不要臉的私吞了這份禮物,只留下小孩的東西給他們。

秦文茵見了不由扶額,拉住寶璐道:“明兒你起早一點兒,我們娘倆再去買些東西。”

黎寶璐看看師父,又看看夫君,果斷的點頭道:“好。”

雅州偏僻,經濟不發達,好東西也沒幾樣,加上這座小城的百姓生活悠閑,除了做早點生意的商鋪外,其余店鋪一般都要巳時早九點左右才開門,黎寶璐當然不能等,因為他們還要趕路回凌天門呢,凌天門距離雅州城可不近。

于是卯正早六點時分,黎寶璐就開始在城里砸門,啊不,是敲門。

把縣城里最大的一家布莊和一家銀樓的門敲開,半是懇求,半是威脅的去挑禮物。

雖然一大清早的受了驚嚇不好,但見倆人挑了這么多之前東西,兩家的掌柜都很高興。

他們也看出來了,這倆人是要臨時置辦禮物,因此思索片刻便道:“兩位太太,我們店隔壁是經營胭脂水粉的店,不知你們要不要買一些?”

黎寶璐和秦文茵對視一眼,當機立斷的道:“那就請掌柜的幫忙把隔壁的掌柜也叫來吧,我們挑些東西。”

最后秦文茵挑了一副玉鐲,黎寶璐這挑了一套鑲金頭飾,來前景云特別叮囑過她,金飾才有可能是最討師婆喜愛的東西。

布料也選了一些,胭脂水粉也拿了兩套,全部都是給師公師婆準備的,至于師伯和師姑,請恕黎寶璐一時沒想起他們來。

白一堂則跑出去買了十來斤的零食和兩壇酒,一并丟到了他們乘坐的馬車里,然后跟顧景云趕緊去接了秦文茵和黎寶璐就往凌天門跑。

南風被趕到后面駕車,白一堂則占了南風的位置駕著豪華大馬車,一邊讓其飛奔一邊和徒弟商量各自承擔的罪責。

首先,遺忘馬一鴻苗菁菁的罪責由黎寶璐承擔,因為身為掌門及親自作出承諾的人,這本就是她的責任。當然,作為她師父,白一堂負有監督之責,所以白一堂承諾會幫她向白百善求情的。

第二,白一堂撓了撓腦袋問,“我們還有第二項罪嗎?”

黎寶璐沉著臉搖頭,“所以師父您還是跟我一塊兒平分了第一項的責任吧。”

“你做夢!”白一堂想起童年時的待遇,感覺屁股略疼,“你師公一向疼孩子,寬容晚輩,所以你嘴巴甜一點,再撒撒嬌就沒事了,所以別把我扯下水知道嗎?”

黎寶璐沉痛的看著師父,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白一堂松了一口氣,把趕車的任務交給徒弟就鉆進車廂里找秦文茵,“文茵,你累不累?”

顧景云瞥了他一眼,自覺的出去跟寶璐坐在車轅上,沒有在車廂里打擾他們。

黎寶璐憂愁的嘆氣,看著漸漸往后退的綠樹野花道:“你說師公會怎么罰我?”

才當上掌門就犯了這么大一個錯誤,還讓師公給揪了個正著,感覺好憂傷。

顧景云含笑握住她的手,目光往里一撇,對她微微搖了搖頭。

黎寶璐一愣,也瞄了一眼后車廂,瞪大了眼睛看向顧景云,顧景云對她微微點頭。

黎寶璐就不知是慶幸還是憂傷的一嘆,反正臉上的表情輕松了不少。

他們的馬車快,后面南風的車上只裝了他們買來的東西,所以也勉強跟上他們的速度,一行人在申時左右到了凌天門山腳下,若不是路邊綠樹掩映,青竹遮擋,還時不時的吹過一陣風,他們肯定會停下躲太陽的。

七月的太陽太毒了有木有?

黎寶璐駕著馬車徑直入了竹林往山上去,白一堂也緊張的爬出了車廂,一再的叮囑徒弟道:“一會兒你師公要是揍你你就哭,使勁兒的哭,別怕丟臉。你一哭他就心軟不敢再揍你了”

可惜事與愿違,他話音未落,一聲暴喝便從山上傳下來,“白一堂!你給我滾上來!”

白一堂差點從車上滾下去,他苦著臉思索了片刻,還是扯過徒弟手里的韁繩塞給顧景云,“你來趕車,寶璐隨我去拜見你師公。”

說罷拎著寶璐就往林子里飛,黎寶璐不由自主的蹦了兩下,最后身子一轉脫開他的手,往旁邊躍了一步才往前去,“師父我會自己走。”

“快跟上!”

白一堂在竹子上輕點兩下,很快便消失在幾人眼前,黎寶璐只能跟上。

倆人才從山坳處飛上來便見大門前立著一灰衣老者,正背著手目若寒星的注視著山下。

白一堂乍然看見師父真氣差點一岔,身形在空中頓了一下差點從空中摔下去,還是后面追上來的黎寶璐伸出一只腳給他墊了一下這才完美落地。

而黎寶璐被一踩,直接在空中來個鴿子翻身,也跟在師父身后落到了老者身前。

白百善上下打量了一下落在身前的小姑娘,眼中閃過滿意,面色這才好看了些,但扭頭看到低著頭的白一堂他又忍不住怒氣上涌,想也不想便飛出一條腿踹他,“你倒是出息了,竟然把你師兄師姐關在歷代掌門閉關的地方,明知你師姐身懷有孕你竟也不放在心上,你心里還能裝下什么?”

白一堂躲也不敢躲,條件反射一般的轉身讓他師父一腳踹在屁股上,然后他就飛了出去摔到地上。

黎寶璐目瞪口呆,他師父教她時也殘暴了些,但最多是用柳條抽一下或是拎起她到半空往下摔,還真沒這么踹過。

見師公緊走兩步還要踹,她立即反應過來跪下一把抱住他的腿認錯道:“師公,這都是我的錯,當時我已接任掌門,是我提議把師伯師姑關在迷蹤林里的,當時想著我們先回京城等師姑快要生產了我再來,誰知我竟忘了,這事實怪不得師父,要罰您就罰我吧。”

白一堂也不敢辯解,乖覺的爬起來跪好。

白百善對白一堂不假辭色,對黎寶璐卻慈祥得很,他一把將她扶起來道:“這事如何怪得你?他多大,你才多大?他又不是缺胳膊少腿,怎么就把擔子扔你身上?而且你們既一直在一處,身為長輩他就該盡到提醒之責,可他做到了嗎?可見他也忘了!”

白百善去瞪白一堂,“如此大的事他都能忘,還有什么事他會放在心里?”

白百善面寒如冰,正待開口處罰他便微微蹙眉,抬頭看向竹林入口,顧景云駕著馬車終于來到了。

白百善看著兩輛馬車竟然進到了一向隱秘的凌天門前,一時失語,“這,這是誰?”

黎寶璐立即介紹道:“師公,這是我夫君。”

白百善面色微松,低頭看向徒孫,見她梳著婦人的發髻便知她已成親,一時有些悵然,這應該是他們門派有史以來成親最早的掌門了吧。

顧景云跳下馬車,從車里將秦文茵扶出來。

白百善的額頭再次一跳,不知道他們隱秘的凌天門何時來去如此方便了,他無奈的問道:“這位又是誰?”

黎寶璐又搶著回答,“這是我未來的師娘。”

黎寶璐跪在地上,眼巴巴的抬頭看向師公道:“師父剛跟人家求婚,未來師娘聽說師公回來了,且難得一見,所以就跟著師父回來拜見您老人家。”

顧景云不動聲色的放開母親的手,微微退后一步。

白百善臉上的怒氣瞬間消失,對秦文茵露出一個堪稱慈祥溫和的笑容,“倒讓小娘子跟著我這劣徒受累了,快請進。”

秦文茵連忙上前執晚輩禮,“晚輩不敢當,”她掃了一眼白一堂道:“還請白師父莫要氣惱,免得傷了身體,一堂若是做錯了什么您只管罰他便是。”

白百善臉上的表情更好,“好好好,我不氣。”他頓了頓,還是為徒弟辯解了一下,“這小子就是粗心大意,其實人品倒不壞,這次犯的也不是什么大錯,我罰他一些就行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