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 隱瞞

黎鈞問過黎荷和黎柳的意見后開始尋找合適的宅子鋪子和田地。

他打算一拿到錢就買,因此需要提前看好,到時候只需付賬就行,而不論在哪個時代,買房買鋪子和買地都是大事,自然要一再比較。

黎荷和黎柳都決定把宅子買在京城,房價雖然很貴,但離家近,以后兄弟姐妹間可以互相照顧。

柳兒胡同所在的這一片外城三教九流都有,住的大多是小有資產的商戶,但安全性上不太有保證,所以姐弟三人決定往里找一些。

越往內城去,衙役巡視得越勤快,也越安全。

黎柳不必說,黎荷卻是從心里打定主意不嫁人的,所以她以后一個人住安全便是第一要素。

京城的房子難找,所以得慢慢來。

而鋪子更難找,最后三人決定不在京城買,而是到保定去。

作為從南陸路入京的最后一站,保定很窮,但奇怪的是當地的生意還挺好做的,特別是住宿飲食等一類的生意。

所以買了鋪子租出去每年也能有不少的收益。

至于田地,姐弟三人一致決定往北買去。

因為作為距離京城不遠的保定,好的田地也很緊俏,往往一出現就被人搶過。

三人要買的地不少,又想集中一些,這樣一來在保定就很難買到合適的。

而他們時間又緊,因此只能往北找。

北方地廣人稀,早些年還有韃靼作亂的威脅,去年兩國再簽和約后連小的沖突都少了。

據說現在邊關還開了馬市,安全性大大提高,開始有流民遷徙往北。

畢竟南方等繁華地帶人多地少,“荒地”早被人開墾完,他們也搶不過本地的佃戶可以租種到土地,還不如往北去。

所以現在往北邊買地不僅地肥價廉,只要用心也能很快的租種出去,不必擔心荒廢。

而且他們選的地方距離京城也不遠,只需五日路程的大寧。找了可靠的牙行過去尋找,整合好后再去實地勘察就行。

未免被人騙,黎鈞找了京城最大的牙行,其不僅有官方背景在附近幾府中都有分行,三姐弟最后決定拿出來買地的銀子總共有九萬白銀,這是一筆大買賣,因此接待的牙人很用心,在接到單子后便立即往北尋去,十日后回來將他走訪的各地情況稟告三人。

最后三人一致決定選大寧。

大寧縣總共人口只有一萬六千多人,屬下縣,但所占的面積卻超過江南的一般大縣,因為那里山林面積很大,當然,最主要的是那里臨近開平衛。

快馬到開平衛只需一天的時間,也就是說如果韃靼軍隊攻克開平衛,那么首當其沖的就是大寧。

因此最近十年大寧人口流失嚴重,土地荒蕪,一眼望去皆是大片大片的荒田。

牙人給他們的匯報中詳細列了大寧的地價,上等地只五兩銀子一畝,下等地只三兩銀子一畝,如果買得多,還附送一些荒地。

跟京城的地價比起來就跟白菜價似的。

最主要的是,現在邊境安定,以后通過大寧往開平衛的人只會越來越多,所以三人才敢把地買在那里。

黎鈞決定跟牙人去實地看一下,若地的肥力的確不錯的話就定下,只等銀子一到手就能過戶。

三個兒女連著一個月早出晚歸,不見蹤影,黎鴻一點兒也沒懷疑,每天都樂滋滋的計劃著等錢到手后要怎么花。

黎鴻沒懷疑,梅氏卻起疑了,在三姐弟又一次晚歸后她終于忍不住去找黎柳,“柳姐兒,這段時間你們都去做什么了,怎么總是晚歸?”

黎柳心中一緊,低下頭去掩蓋神色道:“去給哥哥幫忙了,哎呀娘你就別問我了,要問去問哥哥去吧。”

“你們別是在外頭做了什么壞事吧?”

“娘你看我們像是做壞事的人嗎?”

梅氏見從她這里問不出來,只能轉身去找黎荷,但在她的門前徘徊了一下還是轉身去找黎鈞。

既然黎柳都不愿意說,那黎荷更不會說了,還不如直接去找黎鈞。

梅氏面對兒子有些緊張,在他跟前轉悠了半天才小聲的問道:“鈞哥兒,你們這一個多月早出晚歸的是要做什么事嗎?前段時間你還出去了十天,你別騙娘,什么出去找藥農的話你爹信我可不信。你不是說你還沒出師,還得跟黎大夫再學兩個多月嗎,怎么會這時候出去找藥農?”

黎鴻不關心兒女,別說黎鈞找了借口離開十天,就是不找借口不歸家十天,只要梅氏不提他只怕都不會知道兒子不在家。

至于兩個女兒,她們恨不得看不見他這個爹,平時有事沒事都往鋪子里跑。早上他起床時已日上中天,除了梅氏偶爾在家,他根本看不到兩個女兒。

至于晚上,黎鴻的夜生活豐富得很,哪怕是拿著凳子到茶館邊上聽人說書就能聽到人家茶館打烊,回來時兩個女兒早睡了,自然也沒覺出異常來。

但梅氏不一樣,她生活的重心都在三個兒女身上,黎鈞的借口她從一開始便不相信,不過她一向信任兒子,所以不多問。

但最近連著兩個女兒都異常了,連鋪子也不去了,整日往外跑,每日回來便關起門來說悄悄話,梅氏便是再心大此時也不由起疑,生怕他們在外面做壞事。

黎鈞沉默了一下,往外看了一眼,見大門還沒動靜便知父親沒回來,他便壓低了聲音道:“娘,我們打算到大寧買地。”

梅氏一臉茫然,“大寧在哪兒?”

“離京城有五日的路程,反正挺遠的。”

“怎么買這么遠,我們都照看不到,”梅氏不滿道:“而且我們家現在哪來的錢?”

黎鈞意有所指的道:“不是現在買,是以后買。我們買的地多,到時候直接把地佃給別人種,或是請了長工幫忙耕種,每年收些租子或糧食就行。只要不遇上大的天災人禍就虧不了。”

梅氏腦海中冒出一個猜測,她嚇了一跳,一把抓住兒子的胳膊道:“你,你怎么這么大膽,那些錢你爹都想好了去處的,一旦他知道……”

“娘放心,”黎鈞安撫她道:“爹這兩年不都聽我的話嗎?”

“那,那不一樣,”梅氏喃喃的道:“那時候我們還沒歸族,家里自然是你說了算。”

彼時黎家沒歸族,家里自然是誰拳頭大就聽誰的。

但現在黎家要歸族了,這種事家族是可以插手管的,一旦黎鴻吼一句黎鈞不孝,家族就能把黎鈞壓死,何況還處在這等敏感的時刻。

黎鈞卻笑道:“娘放心,我再不濟也是爹唯一的兒子,以后我們這一支都得我支撐著,爹再糊涂也不至于糊涂成那樣。何況,還有二妹在呢。”

想到黎鴻對黎寶璐的畏懼,梅氏松了一口氣,連忙問道:“那這事可得瞞緊些,不能叫你爹知道,不然不定鬧出什么事呢。”

“我知道,娘放心。”黎鈞沒告訴她錢被他分成了三份,便讓她以為產業都是為家里置辦的吧。

反正等大姐和小妹出嫁或分家離開自然就知道了。

黎鈞忙了一個多月,總算是將房子鋪子和田地都看好了,也都跟牙行商議好,最遲七月上旬就能給錢過戶。

這是一單大買賣,涉及到的錢高大十二萬兩之多,因此牙行專門派了一個管事跟單,務必要讓顧客享受到貼心服務,滿意而歸。

所以在黎鈞表示錢在順德,需要他們牙行的人也跟著到順德交接時牙行很是大方的派出了一隊人馬。

黎家六月二十便啟程前往順德,到了順德他們得跟黎氏家族的人商議好歸族的行程。

而黎寶璐和顧景云則在六月二十四時啟程,快馬加鞭的往順德趕。

這還是顧景云和黎寶璐第一次長途加急騎馬,所以倆人都不約而同的把大腿給磨傷了。

黎寶璐還以為顧景云會受不了,沒料到最后叫苦的人卻是她。

顧景云一邊給她涂藥,一邊笑道:“你皮膚太嫩了,所以才會如此,這一點不是內力深厚就管用的。”

“是,你皮厚,你贏了!”給顧景云準備的藥全用她身上了,黎寶璐欲哭無淚。

顧景云安慰她道:“明日中午前應該就能進城,趕得上明日的儀式,你放心。”

黎寶璐哼哼了兩聲,眼皮沉重的睡了過去。

顧景云扯起被子給她蓋好,這才擠進去將手臂搭在她的腰上閉起眼睛睡覺。

他們如今住的驛站條件并不好,夜里總有些聲響擾人,不過旅途勞頓,一向挑剔的顧景云也很快睡著。

不過他很警醒,因此門外一有了動靜他便醒過來。

顧景云睜開眼睛適應了一下屋中的黑暗,起身走到門前,南風低聲在外面道:“老爺,已經卯時了。”

顧景云低低應了一聲,等穿好了衣服才把黎寶璐挖起來,“快起來穿衣,我去給你打水。”

才開門,南風就端了熱水來,根本不用他去廚房了。

等洗漱好用完早飯啟程已是半個時辰以后了,一行三人騎著快馬往順德趕,順利在午時前到達。

黎鈞親自站在城門口,一見打馬前來的三人立即露出大大的笑容,招手叫住他們,“二妹,二妹夫!”

黎寶璐跳下馬,呼出一口氣道:“總算是趕到了,準備得如何了?”

“回二姑奶奶的話,”跟在黎鴻身后的一個管事模樣的人開口笑道:“族里的老太爺們都已準備好了,只等明日吉時一到就能開祠堂祭祀。”

黎鈞掃了他一眼,微微點頭道:“我懂得少,不過三爺爺說該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只等明日吉時。”

黎鈞請了倆人上馬車,把馬交給跟在他身后的下人,等進了馬車他才笑道:“我們現在住在祖宅里,我們這一支的祖宅被抄后三爺爺給買了去,現在已重新記回父親名下。”

黎寶璐閉目養神,聞言道:“回頭記得讓族里把當年三爺爺出的錢給補上。”

黎鈞微愣。

黎寶璐就笑道:“這宅子是族里給我們安排的,自然得族里跟三爺爺買,我們總不好占三爺爺的便宜。”

黎鈞明白過來,點頭應下。

倆人都不再說話,顧景云更是閉目養神,因此車廂內一片寂靜。

https:///7/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