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六章 分配

黎鈞回到家時黎協和黎升正帶了黎卓要離開,他立即恭敬的將人送到門口。

等人一走,黎鴻立即眼睛發亮的問道:“怎么樣,談妥了嗎?我看黎協的臉色有些不好看。”

黎鈞扶了他回去,等到了前廳才道:“談妥了,我們這一支歸族,當初族里回贖份額的一萬兩由二妹填補進去,等歸族后他們再出十六萬兩購買。除去還給二妹的一萬兩,我們還有十五萬兩,除此外,他們還要將我們這一支的祖宅還給我們。”

梅氏激動的捂住了嘴巴,“十五萬兩?”這么多錢,他們就是躺著吃喝一輩子也用不完啊。

黎鴻也很興奮,轉了兩圈后卻又有些不滿的道:“同心堂那么賺錢,我們這一支占的份額這么多,竟然只要了十五萬兩,這也太少了。”

見他爹眼珠子左右轉動著,黎鈞就知道他又想壞主意了,不由冷了臉色道:“爹,我回來前二妹特意叮囑過了,讓您不要壞事,否則……”

黎鈞目光冷冷地看著他。

黎鴻好似透過他看到了黎寶璐,不由打了一個寒顫,撇嘴道:“我也沒說要做什么,只是十五萬兩也太少了。”

“別忘了之前黎族長給出的是十萬兩,二妹能爭取到這個數額已經很不錯了。何況我們這一支還能歸族!”

黎鴻撇了撇嘴不說話,如果黎寶璐有心,多少錢爭取不來?

雖然他不在同心堂中干過,但當年他爹每年都從族中領分紅,那些錢可不少。

十五萬兩看著多,但與那些份額的收益比起來就不值一提了。

黎寶璐的確有能力壓榨黎氏,讓他們出更多的錢,但她為什么要那樣做?

黎鴻和黎鈞現在的情況,錢不在多,合適才是最好的,甚至她都幫他們規劃好了錢的去處。

黎鴻那人手上就不應該有一文錢,因為有錢意味著他有更多的資本作惡,她可不想隔三差五的聽到從他那邊傳過來的壞消息。

所以黎鈞再來跟黎寶璐匯報歸族的進度時,黎寶璐就問,“那十五萬兩你打算怎么處置?”

黎鈞一呆,然后蹙眉道:“這個我還未想過,不過卻要拿出一部分錢在京城買個房子,以后我們這一支就定居在京城,彼此間也能有個照應。以后我要是出去行商,還請二妹多照顧一些大姐和三妹。”

“既然沒想過,那就現在開始想吧,你不是說順德那邊議定六月二十八的好日子歸族嗎?也就兩個月時間,大概我們這一支一歸族他們就會把銀子給你了。”

七月是鬼節,而四月已接近尾聲,免得夜長夢多,黎氏只能在五月和六月里選日子。

可惜距離他們最近的好日子有兩個,一個是五月初三,一個便是六月二十八。

五月初三日子太近,黎協他們根本來不及做好準備,何況要抽出十五萬兩,必須得跟族人交代一聲,所以他們只能選擇六月二十八。

巧得很,清溪書院剛把期末考試的日期定下,為六月二十二,六月二十五結束。

顧景云和黎寶璐教習的科目都是第一天便考完的,所以他們跟書院請假很容易就能獲批。

作為班主任,雖然在期末時丟下一班嗷嗷待哺的孩子很愧疚,但歸族是大事,作為黎康和母親傅氏的唯一女兒,她是必須得到場的。

而順德在河北,從京城到順德快馬加鞭也就要三天,黎寶璐是沒問題的,顧景云嘛……

黎寶璐收回思緒,看向黎鈞道:“歸族之后就要開始選定墓地,我和景云哥哥打算回瓊州將祖父祖母和我父母的墳地遷回,讓他們落葉歸根。”

黎鈞一震,立即道:“我跟你們一起去,我是長孫,這事本該由我來做的。”

黎寶璐微微點頭,“那你想過沒有,我走了,你也走了,族里賠償的十五萬兩回落到誰手里?”

黎鈞面色一僵,“我爹?”

黎寶璐嘴角微翹,“有了錢你猜他會做些什么?”

黎鈞抽了抽嘴角,思索片刻還是不知道該如何處置這突然冒出來的十五萬兩。

如果只是一兩萬,他買個宅子,再置辦些家具和田地也就花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錢可以留著做生意的本錢。

但現在是十五萬兩,在一年二十兩銀子就能過得很好的年代,可見這十五萬兩的購買能力了。

不讓他爹碰這些錢只有兩個辦法,一個是花出去,還有一個就是帶在身上。

帶在身上是不可能的,他的心再大也不敢把這么多錢隨身帶著。

何況銀票還是有風險的,所以黎氏支付給他的多半是白銀或黃金,銀票只能占很小的一部分。

如果把這些錢都存入錢莊,他能安心嗎?

答案是否定的。

連擁有前世記憶的黎寶璐都不太信任這個時代的錢莊,何況土生土長的黎鈞?

既然不能帶在身上,那就只能花出去了。

他想了半天也沒能想出他該怎么安排這些錢,因此抬頭看向黎寶璐,“二妹覺得我該怎么安排這些錢?”

黎寶璐放下茶杯,“我聽你說過你想從最小的行商做起?”

“是,我沒經驗,也沒人可以指點我,我只能一點兒一點兒的摸索,總不能一開始就投入太多。”

黎寶璐暗暗點頭,“那就不必留太多現金了。”

黎寶璐淺笑道:“你有想過今后如何安排大堂姐和柳姐兒嗎?”

黎鈞滿頭霧水,“怎么安排?”

他爹娘都想給他大姐重新找個男人嫁了,不過黎荷因為經歷過那樣的渣男,因此對男人有些恐懼和厭惡,并不想出嫁。

黎鈞想著不嫁就不嫁,有他在,自然不會讓她餓著冷著,大家一起過日子,他養她到老便是。

而如果她想嫁,他便給她準備一份豐厚的陪嫁,讓她的婆家不敢小瞧她。

至于黎柳,她年紀還小,再等兩年找到合適的再出嫁便是,之前他還擔心嫁妝,不過現在突然多了這么多錢,她的嫁妝也不再是問題了。

黎寶璐只掃了他一眼便知道他在想什么了,這個時代,能夠記著給姐妹準備嫁妝就已經算是好兄弟了。

但黎寶璐本意并不止于此,這十五萬兩她不是為二叔一家爭取的,而是為了祖父母的孫子和孫女爭取的。

黎鈞有的,黎荷和黎柳自然也要有。

“我的提議是把錢分成三份,一人五萬兩,各人分別買下宅子,田地及鋪子,剩下的錢也不剩多少了,到時候各自拿著應急用,當然,現在大堂姐和柳姐兒未出嫁,也沒與你分家,她們還和你住在一起。等以后她們出嫁了,或是你娶妻生子后她們不想跟你過了,她們再搬出去住在自己的宅子里便是。”

黎鈞目瞪口呆。

黎寶璐瞟了他一眼,“怎么,你舍不得那些錢?”

“不,不是,”黎鈞結巴著道:“只是……”只是他從不知道錢還能這么分。

這樣一來,大姐和小妹將每人有五萬兩的嫁妝,這還是現階段,如果產業有盈利,以后只會更多。

黎鈞眼睛微亮,那樣一來,就算是不靠夫家,她們也能衣食不愁,不必低聲下氣的討好夫家人了。

從瓊州出來的黎鈞覺得只要能夠吃飽穿暖,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就是天大的幸福了。

他轉了轉后道:“買的產業是直接記在她們名下嗎?”

見他沒有反對,黎寶璐嘴角微翹道:“對,你最好先問過她們,看她們想把宅子和田地買在哪里,我是建議你們往保定或是往北一些買,特別是北邊,土地肥沃且廣,很便宜,到時候租出去每年收一些租子就能有不少。而宅子也暫時租出去,等以后想搬出去了再收回來。”

“京城的房子可不愁租,再留下些現銀應急用就行。”黎寶璐見他不擅這些,便一點兒一點兒的教他道:“如果能找到好的,最好給她們買兩個鋪子,現在她們不方便,暫且租給別人,等以后她們若有了興趣再收回自己經營。”

有房有田有鋪子還有現金,如果這樣黎荷和黎柳還過得不好那就是自己的問題了。

將路給他們鋪好,未來的前程就要靠他們自己去搏了,而黎寶璐做到這一步也可以問心無愧的去見祖父祖母了。

至于黎鴻,不理他就是對他最大的寬容了。

“這件事你自己私下跟大堂姐和柳姐兒商議就行,不必告訴二叔和二嬸。”黎寶璐意味深長的道:“他們畢竟年紀大了,只要你孝順他們就能安享晚年,不必操心太過。”

黎鈞明白,點頭道:“我明白。”

他爹不用說,屬于有了錢只顧自己的人,這錢真到了他手上,只怕他第一件事就是把他們趕出去。

而他娘,她是真心愛他們的,對大姐和小妹她都真心疼愛,但這份疼愛絕對不會讓她們跟他平分掉這筆錢。

更何況,他娘沒心眼,他爹心眼又太多,她知道了,他爹離知道也不遠了。

所以這事也只能告訴大姐和小妹。

大姐不必說,就是小妹的口風都緊得很,輕易不會泄露這等機密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