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出洞

黎鴻穿著麻布孝服,橫了黎鈞一眼道:“愣著干什么,還不快去把馬車牽來,再過不久衙門就要開衙了,你一告狀的難不成還想讓大人們等著?”

黎鈞忙轉身要去拍門叫馬車,黎溫連忙攔住他,“侄兒且慢,有什么事不能慢慢說,何必要鬧到上告衙門?更何況我們還是一族之親,有為難之事還是應該先找我們商議才是。”

黎鈞不理他,推開他就悶頭去敲門。

黎溫滿頭大汗,忙給小廝們使眼色,一起攔住黎鈞。

黎協見狀臉色微微一沉,看來黎鴻父子告御狀的決心還挺大。

他臉上顯出為難之色,拉著黎鴻嘆氣道:“侄兒的要求你三伯跟我說過,那我們的為難之處你們應該也知道了,不是我們不愿意讓你們歸族,而是族人眾多,意見不一,總不能顧全了你們就不顧慮其他族人,所以這事還得慢慢來。”

黎協柔聲道:“不過你放心,大伯在這里給你保證,短則三個月,長則半年,我必定給你一個交代。在此之前你們先跟我回去,當年你家被抄的產業中有一處大宅,后來你三伯花錢贖回來了,我讓他過到你名下,你們先搬進去安家。族里再給你們撥幾個莊子,也都記到你名下,我聽說鈞哥兒想做藥材生意,需要的本金肯定不少。我代表族里先給你們拿八萬兩,再給你們派一個管事協助,我想用不了幾個月他就能把生意撐起來了”

黎鴻的眼皮抖了抖,這個條件可豐厚得很,他差點忍不住就答應了。

不過想到黎寶璐的叮囑和威脅,他一咬牙,面色鐵青的道:“大伯少哄我,先不論你說的這些是真是假,便是真的我也不稀罕,我不要房子,也不要莊子,更不要錢,我只要我們這一支歸族,我決不能讓我爹死了還背著罪名。”

黎協煩躁道:“沒說不讓你們這支歸族,只是一時之間大家意見還不統一,再過些時日我說服了他們自然就迎你們歸族了。”

“你少哄我,這話也就說給三歲小兒聽才信,你們不過是想拖延時間罷了,等到了順德,孰是孰非還不是你們說了算?”黎鴻光棍道:“反正我沒時間再等下去了,要不你現在就當著所有人的面答應讓我們這一支歸族,寫下字據,請了擔保人來簽字畫押,要不我就去告狀,讓圣上來裁決。”

黎鴻抬起眼來看向黎協,惡劣的笑道:“反正大伯也說這事你做不了主,既然你做不了主,那就讓能做主的人來。”

黎協看著黎鴻,慢慢松開了他的手,臉上的笑容徹底落下,“黎鴻,宗族之事朝廷還管不到,你要知道,族有族規,你們這一支若歸族那也得聽族里的話。”

“族有族規,但國也有國法,”黎鴻強硬的道:“你們當初判我爹出族就是因為我爹在宮里壞了事,但先帝都說我爹是冤枉的了,既是冤枉的,那你們判我爹出族的理由就不成立。你們要么重新找個理由判我爹出族,要么就得迎我爹回去,我已經夠不孝的了,不能讓我爹死后還背負著那樣的罪名,不得安寧。”

黎協的臉色徹底沉下,目光有些陰鷙的看著他道:“你可知這一告的后果?”

黎鴻冷笑著道:“再壞還能比現在壞,比流放瓊州壞,比擔任出族的罪名壞嗎?”

黎協眼中閃過寒光,不由攥緊了拳頭,“你就不顧鈞哥兒未來的前程,不顧荷姐兒她們的婚姻?”

“他們還年輕,他們的將來自有他們去努力,但他們的祖父已長眠地下,也就只有我這個兒子能為他爭取一下了。”黎鴻垂眸道。

“那你也不顧你那侄女?她嫁入官宦之家,牽扯甚多,她是童養媳本就比別人底氣弱,你還給她惹這樣的麻煩”

終于來了,黎鴻心中長舒一口氣,臉上卻越正氣凜然,“大伯放心,這事是寶璐知道的,也是她同意了的,若論對先人的思念,我這侄女可一點也不比我少。她幼年時,她祖父母和父母便對她極好,”黎鴻似笑非笑的看向黎協道:“不瞞大伯,這事若沒有我這好侄女同意,我還真沒下定決心要這么做呢。”

便是黎協再沉著冷靜,此時也不由失色。

黎寶璐的重量和黎鴻不一樣。

黎鴻到底只是一個平民,可黎寶璐卻是顧景云之妻,此事若是她授意,那他們告御狀會有多少把握?

可恨黎家自黎博之后便在宮里說不上話了,現在太醫院里雖還有黎氏的人,但都掛不上品級,更別說與深得帝心的顧景云相抗了。

黎協與黎升黎卓對視一眼,心不斷的往下沉。

黎卓上前拉過黎協,蹙眉道:“大哥,此事只怕找黎鴻已沒用,必須得找顧府那位了。”

黎協頭疼道:“先把黎鴻勸回去,我立即去聆圣街見她。”

黎鴻為了表示自己堅決的態度,自然不可能同意回去,跟他們歪纏了半天,最后見實在突圍不了,他又鬧了半天,早飯未吃,筋疲力盡之下只能回去。

不過黎鴻卻放下狠話,“你們攔得了我一時,難道還能攔住我一世嗎?這可是在京城,不是在順德。”

黎協三兄弟心都沉到了低端,三人不敢再輕忽,留下黎卓繼續好言相勸,黎協帶著黎升起身往聆圣街去。

黎鴻見了冷笑,當著黎卓的面吩咐黎鈞,“你去聆圣街見你堂妹,將今日的事匯報給她,別讓她被人騙了都不知。”

黎卓待要攔,黎鴻就冷笑道:“這里還是京城呢,六叔真以為我們是沒法反抗才不得不回來的?要是我們真的豁出去,你們能攔得住?”

黎卓手一頓,面上有些猶豫。

黎鈞就道:“我們不為難您,還請您也不要為難我們才是。”

黎卓就默默地讓開一步,那些擋路的小廝也明智的讓黎鈞出去。

等黎鈞趕到顧府時,比他早出一刻多鐘的黎協和黎升還呆在門房處,見到黎鈞,倆人沉靜的臉色不由微青。

尤其在看到他不經通報便直接進去后臉色更沉。

顧景云和黎寶璐都在家,今天是大朝會,不過朝中無大事,顧景云不去上朝,加上書院休沐,所以就陪寶璐在花園里彈琴練劍。

自然是他彈琴,寶璐練劍。

黎協等人來時倆人還在玩,所以便沒有立時見他們,等到黎鈞也來,黎寶璐才回房換了衣服見他。

“二妹,我和我爹還沒出胡同口就被順德黎氏的人攔住了,現在大爺爺和三爺爺都來找你了。”

黎寶璐微微點頭,揮手道:“我知道了,一大早的你還沒用過早飯吧,先去廚房用些吃的吧。”

“讓我也留下吧,”黎鈞想了想道:“我畢竟是家里唯一的男丁,此事本就該我來做。”

黎寶璐想了想便點頭應下了。

顧景云就對南風微微點頭,“去將客人請進來吧。”

“景云哥哥,此事你先別管,讓我來。”黎寶璐知道顧景云是“外人”,對黎家的事他不好插手太多。若事情已經上告,他出面說話是幫親戚,可在私下解決時他若插手過多不免惹人詬病。

之前是暗里動手沒什么,現在黎協等人找上門來卻是擺在了明面上。

她雖是出嫁女,但依然是黎家的人,她父母又只她一個孩子,插手黎家的事還說得過去。

“我就在后面,有事叫我。”顧景云摸了摸她的腦袋笑道:“些許規矩不用太過放在心上。”

“我知道,在家里我總不至于會吃虧。”

顧景云這才起身往后面去。

黎寶璐坐在位上等著,黎鈞站在她身邊,好像護衛一般。

黎寶璐也不讓他坐下,聽到腳步聲響起,這才抬起頭來看向門口。

黎協和黎升都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侄孫女,見她容色秀麗,一時微怔。

不管是黎鴻還是黎鈞,長得都不太像黎博,卻沒想到他們會在最不可能的人身上找到故舊的影子。

黎寶璐目光清冷的看著他們,嘴角帶笑的起身道:“貴客到來,蓬蓽生輝啊,想必兩位便是黎族長和黎三太爺吧,久仰大名。”

倆人面色一僵,扯了笑容道:“侄孫女何必如此客氣,你是五弟的孫女,便和我們的孫女一樣的,你叫我們一聲大爺爺和三爺爺便是。”

黎寶璐一笑,扭頭對紅桃道:“給貴客上好茶,再去拿些點心來。”

吩咐完了人才回頭請倆人坐下,淺笑道:“論血緣,寶璐的確該叫一聲大爺爺和三爺爺,不過我們這一支早已被出族,就算我有這心也名不正言不順,不如客氣一些的好。”

紅桃端了茶水上來,恭敬的給倆人放下后躬身退下,黎寶璐就笑道:“不是什么好茶,黎族長和黎三太爺嘗嘗,比之黎家的收藏如何?”

黎協和黎升如芒在背,黎鴻再混再硬氣,對著黎協和黎升也得叫一聲大伯三伯,之前他們不覺得有什么,但現在黎寶璐不叫,他們才覺得這個稱呼的好處。

黎寶璐一副公事公辦的冷漠模樣,他們手中的親情牌怎么也打不出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