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誘惑

才一到家,曲靜翕就從車上跳下來,殷勤的與二林一起把凳子搬下來,“先生,師母,請下車!”

里面蹦出來的卻是曲維貞。

曲靜翕立即改口,“三姐請下車。”

曲維貞蹦下馬車拍了一下他的腦袋,“馬屁精。”

曲靜翕嘿嘿一笑,目光炯炯的看著先生和師母踩著他搬的凳子下車。

后面的趙寧、施瑋和鄭旭也下了車,他們可是死皮賴臉的跟著來的,打好了感情基礎,以后也好時常上門叨擾啊。

“走吧,”一行人笑嘻嘻的進門,老李頭等他們進門后才拆開門檻讓馬車進去。

而南風很快迎出來,顧景云看出他有事稟報,便扭頭對趙寧道:“你帶鄭旭他們去書房里坐一坐,在第二排書架第四層第三格,從南數第八本書是你師娘以前出的一些題目,皆出自《九章算術》,你們拿來從第一頁開始做,不懂的記下,回頭我再與你們講解。”

鄭旭和施瑋眼睛大亮,紛紛和顧景云黎寶璐行禮告退。

黎寶璐拍了拍曲維貞和曲靜翕的腦袋道:“你們也去吧。”

兩個孩子低低的歡呼一聲,跟著大師兄一起領著他們去書房。

顧景云這才看向南風,“何事?”

南風垂首恭手道:“老爺,下響柳兒胡同的舅太太來了,說是順德黎氏的人來了,今天他們上門跟黎宅的舅老爺商議事情。”

顧景云擺了擺袖子,淺笑道:“沒商量妥?”

“舅太太說事情重大,他們一家都沒敢做主,想要太太回去替他們拿個主意。”

顧景云微微點頭,“那你去柳兒胡同走一趟,請舅大爺來一趟吧。”

“是。”南風躬身退下。

黎寶璐一頭霧水,“順德那邊怎么會來人?他們的姿態不是一直抬得高高的嗎?”

顧景云淺笑道:“你二叔都快去敲登聞鼓告御狀了,他們還能做得住嗎?”

說罷笑著去書房。

黎寶璐呆了一呆,所以那話是磚,他這是在引玉?

黎寶璐木木的跟著他往書房去。

書房里,鄭旭和施瑋正在痛不欲生,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曲維貞。

曲維貞小心翼翼地看了他們一眼,頗為忐忑的道:“是我做錯了嗎?”

“不,你做得太對了!”鄭旭道,所以他才覺得這么的痛苦。

曲維貞多大,他多大?

曲維貞識字才一年,他都讀了多少年的書了,為何她能解出來的算術題,他解不出來?

鄭旭苦著臉低頭看剛被曲維貞解出來的題目。

曲靜翕也在看,不過他算學只能算一般,現在也就小學二年級的水平,也只學會了加減,還未學到其他知識,因此他看了也是雙眼轉圈。

趙寧看鄭旭和施瑋一副深受打擊的模樣便驕傲的道:“我師妹可是我師娘手把手教導的,她的算學最好,當初她之所以能被我師娘看中收為徒弟,一部分原因便是她術數特別好,在未受過教育的情況下對數字特別敏感。”

施瑋眼珠子一轉,立即從書架上找了一本《九章算術》,殷勤的對曲維貞道:“曲妹妹,你既能解那些題目,那《九章算術》里的題你肯定也會了,我正好有一道題一直未找到解法,不知你能否幫我看看。”

曲維貞小心的去看大師兄,就見大師兄正滿眼帶笑的看著她,見她看過來便微微點頭。

曲維貞立即沒了顧慮,點頭道:“我看看。”

她羞澀的道:“其實老師沒按照章節教我,她是跳著教的,所以有些靠前的我反而沒學過,倒是后面的學了一些。不過老師說過算學最美妙,也最簡單之處便在于基礎不變,就算沒教過,自己理解了題目也能研究出解法來。而且算學有很多種方法找到答案,每一種方法都是一種思路,很有趣的……”

鄭旭施瑋:呵呵,有趣到他們幾乎想要上吊自盡嗎?

施瑋將題目給她看,曲維貞驚喜得眼睛一亮,忍不住帶著兩分小得意道:“這道題前晚老師剛剛講解過,我已經學會了,還做了好幾道類似的題目呢,我教你們。”

黎寶璐站在窗戶前看著三個大人圍著曲維貞,小小的曲靜翕踮起腳尖,伸長了脖子也未能看到,只能失望的耷拉著腦袋。

黎寶璐就轉頭和顧景云笑道:“看來暫時用不著我們。”

“那我們去花園里坐坐吧,讓維貞先教著他們。”顧景云巴不得他們不來打擾他們夫妻呢。

黎寶璐點頭,但走前還是招手把曲靜翕給叫了出來,叮囑道:“你算學還未學到那樣高深的知識,先把今天的功課做完,然后練三張大字。”

曲靜翕繃直了脊背大聲道:“是!”

春天剛過,但花園里的花兒還開得很盛,薔薇花爬在院墻及月亮門上,一叢叢紅的粉紅的白得混在一起漂亮得不得了。

顧景云和黎寶璐手拉著手穿過月亮門進到花園,入眼便是一座紫藤纏繞的假山,紫藤繞過假山直接從空中伸展出去纏上不遠處的一棵大樹,藤蔓繞樹而上,紫色的花簾垂下,將假山,半空和大樹都染成了紫色。

黎寶璐松開顧景云的手,蹦上去查看,驚嘆道:“景云哥哥你快來看,它長得越來越好了,過了這個夏天它肯定能纏這棵樹兩圈,到時候我們再把藤蔓引出來,多架幾根木樁,引著它纏上更多的書,在空中交成一圈一圈,待來年再開花,我們這一片全是紫色的花朵,一抬頭就是紫藤花,不定怎么漂亮呢!”

顧景云站在花藤下,含笑點頭道:“好,再找些其他顏色的紫藤花,到時候連成一片會更好看的。”

陽光透過低垂的紫藤花落在顧景云的臉上,映得他的皮膚更加白皙,因為模樣長開,他臉上的嬰兒肥徹底消失,開始顯出棱角,緊抿著嘴唇時帶著三分高傲,以往清冷的目光此時正帶著柔情蜜意的注視著黎寶璐。

黎寶璐瞬間覺得心臟被擊中,她捂住胸口,雙眼閃閃發亮的看著顧景云道:“你真好看。”

顧景云唇間的笑意就不由擴大,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重新握住她的手道:“既然好看那你就多看一會兒。”

黎寶璐紅著臉點頭,干脆也不走了,就坐在樹下的草坪上,撐著下巴迷迷的看他。

顧景云就側頭與她對視,黎寶璐與他對視了一會兒,然后忍不住伸手捂住他的眼睛,“你別這么看我……”我會忍不住撲倒你的。

顧景云忍不住輕笑出聲,伸手將人攬進懷里,干脆扳著她仰倒在草地上,互相擁著說話。

紅桃趕來時看到的便是這個畫面,臉色不由微紅,在假山邊停住腳步道,“老爺,太太,舅老爺和舅大爺來了。”

顧景云心中哀嘆,黎鴻和黎鈞也太急了些,有什么事不能等明日再說呢?

黎寶璐心中也惋惜,剛才的氣氛多好呀,她都差點想一輩子都躺在草地上了。

心中再怨,他們也得到前面去見客,畢竟是他們去請人來的。

黎鴻正一臉焦急的在花廳里轉圈,但看到顧景云和黎寶璐進來卻脖子一縮,一下就躲到了黎鈞身后。

黎鈞則迎上去行禮道:“二妹,二妹夫。”

“坐吧。”黎寶璐和顧景云坐在上首,“紅桃,給舅老爺和舅大爺上茶,再去廚房端些點心來。”

“是。”紅桃躬身退下。

黎鴻心急,忍不住暗暗踢了兒子一腳,黎鈞面色不變的道:“二妹應該知道了吧,順德那邊來人了。”

“他們說了什么?”

“他們是來示好的,”黎鈞斟酌著道:“說是愿意拿出一部分錢來讓我們到順德安家立戶,至于我們這一支歸族的事,他們說當初決定是老一輩的先人下的,現在還有許多族人不是很同意推翻先人的決定,所以一時未能有結論。但他們說他們會盡量說服反對的同族,讓我們再等一段時間。”

顧景云冷笑道:“那你們信嗎?”

“當然不信了,”黎鴻忍不住插嘴道,“他們就是想拖,這種手段我早玩膩了,拖到我們失了斗志,又回了順德,還不是任由他們戳圓捏扁?”

“我明著跟他們說了,要么讓我們這一支歸族,要么我去告御狀,要么他們就把我們這一支的家產還給我們……”見顧景云蹙眉,黎鴻激動的心情一冷,激昂的語氣也一低,心虛的道:“我,我也是為了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我們可不是吳下阿蒙,任由他們蒙騙的……”

顧景云揉了揉額頭,問道:“來的人是誰?”

“大房的三爺爺和旁支幾位爺爺,”黎鈞頓了頓道:“祖父的信當年就是寫給三爺爺的,這次也是三爺爺給我們爭取了很多補償……”

“有多少?”黎寶璐蹙眉道:“多到可以跟同心堂的股份相比嗎?”

黎鈞垂下眼眸道:“二妹,我并不想要同心堂的股份……”

“我也不想要,”黎寶璐冷聲道:“但我想要完成祖父的遺愿,你今后想分宗也好,離宗也罷,總之祖父必須得先回族,他沒有犯錯,出族是何等的罪名,祖父不能背負。”

黎鈞喃喃,“難道真的要去敲登聞鼓嗎?”

“敲登聞鼓怕什么?”黎鴻一拍桌子道:“不就是五十板子嗎,你咬咬牙就挺過去了,為了你祖父,你盡一下孝心怎么了?沒良心的小東西,你忘了你幼時你祖父祖母是怎么疼你的了?”

黎寶璐忍不住“啪”的一聲錘了一下桌子,瞪眼道:“你閉嘴,就算要去瞧登聞鼓,那也是你去!”

黎鴻傻眼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