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比賽

黎寶璐一身利落的胡服,將頭發簡單的挽了一個髻固定,只簪了一根木簪。

再將腕上的窄袖固定住,背著手站在演武場上,目光只一掃便讓鬧哄哄的場面壓住,興奮的男生女生們紛紛閉上嘴巴,或斗志昂揚或忐忑不安的注視她。

黎寶璐放出氣勢一壓,道:“二級‘射術比賽’由我主持裁判,已經報名的同學排隊上前抽簽決定比賽順序,其余人等皆退出白線以外,不得在比賽場地內逗留。”

黎寶璐往后退一步,對蘇先生拱手道:“蘇先生,請吧。”

蘇先生瞇著眼睛滿意的掃了一圈全場,拿了名冊上前,對黎寶璐點頭道:“有黎先生在就是方便,下午我要去給詩詞比賽做裁判,不如黎先生與我一起?”

“下午我負責算學的比賽。”

蘇先生微微有些失望,黎寶璐氣勢足,站在臺上氣勢一放立時碾壓一片,實乃維持紀律的利器,可惜啊,他們不能一直搭檔合作。

其實他的算學也很不錯,不知道他能不能和副山長打報告換到算學比賽那兒去。

射術比賽分為五級,越往上越難,報名參加的大多為男生,詠梅班三十二個同學只有三個人報名參加了二級,一個是娜仁,一個是其木格,還有一個則是朱芳華。

連黎寶璐都微微訝異,沒想到朱芳華竟然擅長射箭。

這一次書院內所有的比賽都為男女混合賽,大家都可參加。

在其他項目中男生們信心不是很足,但于“射”他們還是很有信心的,就算再差他們也不可能比女生差吧?

所以很多男生都扎堆在了騎與射這類運動型的科目上。

所有學生都上前抽簽拿號,然后蘇先生在他們的名字后記上號碼,再拿另一個只記了號的本子記錄成績。

黎寶璐則作為裁判打出成績。

“十人為一組,按號牌排隊,拿好自己的學生證,一一上前人證身份。一到十號開始比賽,十一到二十號開始準備!”

抽到了一到十號的學生連忙拿了號牌和學生證上前找蘇先生人證,確認人證號都統一后就按照順序站在線前。

黎寶璐從一旁的架子上拿下自己的弓,抽了一根箭上前,沉聲道:“依照書院的規矩,學生若對先生裁判能力有疑,須得公開認證過能力,你們心中是否有疑?”

學生們相視一眼,吞咽著口水不說話。

蘇先生年紀大了,而且書院里的學生都知道他不會騎射,他在此肯定是只監督,那么判定成績的就只能是黎寶璐了。

不過,她是女生!

可不是一般的女生,雖然男學生們沒跟這位女學生接觸過,但也知道她的事跡,據說她能在獵場救皇帝和太子,那肯定武功不錯,射術應該也很好吧?

大家不是很確定的想。

黎寶璐一看就明白了,挽弓搭箭,道:“二級射術要求并不嚴格,第一輪比賽以射中百步外的靶心為主,晉級者再加大難度。”

說罷,手中的弦一松,箭飛速射出,直接穿透靶心啪的一下深深的扎進了泥里,學生們不由瞪大了眼睛。

黎寶璐放下弓,轉身道:“現在你們可以放心比賽了吧?”

考生們連連點頭。

來參加二級射術比賽的,年紀最小的十歲,最大的十四歲。

不巧,最小的是男生,最大的三個都是女生。

射術比賽是得一級一級往上爬的,這些男學生往年都有參加過,所以大多是直接來參加二級比賽的,但其木格,娜仁和朱芳華則是先跑到了一級那里,通過了一級比賽才跑來參加二級比賽的。

詠梅班沒有比賽的同學大多在場外注視著她們,給她們鼓勁兒加油,見三人第二場就上,立即興奮的鼓噪起來,大聲的給她們加油。

其木格和娜仁不用說,她們來自草原,還沒會怕就開始拿著小弓箭玩,等會站時都學會拉弓了,所以黎寶璐才喊預備,倆人就挽弓射箭,啪啪的兩聲弦響,兩根箭扎在了靶心上。

倆人對視一眼,自信的一笑。

而朱芳華也不遑多讓,僅稍慢一步箭就飛出去,同樣中了靶心。

詠梅班的學生高興的叫起來,這時她們算是通過二級射術比賽了,但中靶心的有很多,一共有十二名同學,要決出前三名來就要加大難度。

朱芳華微微蹙眉,就想著是不是放棄時同桌寧思涵滿臉通紅的擠上來,小聲道:“芳華,我們幫你拿到三級的號牌了,你排在第六組,現在他們還沒開始比賽呢,應該趕得及的,不如你試一下看能不能爭得名次,畢竟有加分呢。”

朱芳華意動,她本想參加二級射術比賽拿到了三級參賽的自個后就走,不爭名次了的,畢竟三級的名次加分可比二級的高多了。

但如果二級也能加分,那她的成績就又高一些了,期中考試成績單應該會更好看一些。

朱芳華心中權衡一番,點頭道:“好,我去爭名次。”

其木格與娜仁卻是直接退出名次之爭,拿了蓋章的認證書轉身就走,有詠梅班的同學蹦過來道:“其木格,娜仁,我們幫你們領了三級的號牌,娜仁在第二組,其木格你在第四組,快去做準備吧,現在那邊的比賽也已經開始了。”

說罷對一旁目瞪口呆的黎寶璐笑笑,小聲的解釋道:“先生,其木格和娜仁的騎射很好,她們報名參加了所有的騎射比賽,但時間趕不及,所以我們去替她們排隊領號,您不會怪我們吧?”

黎寶璐木木的搖頭,“不,你們如此互幫互助,先生我很高興。”

聽到夸獎,學生們更高興了,開心道:“我們幫其木格,其木格也會幫我們的,她們的騎射比賽多集中在上午,但下午我們也要參加好幾項比賽,到時候就得靠她們幫我們排隊領號了。”

黎寶璐看著眼睛閃閃發亮的女生們,再看沉靜的斂手而立的男生們,伸手摸了摸她們的腦袋笑道:“只要你們高興就好。”

和恨不得參加所有自己會的項目的女生們不同,男院的學生大多只選擇一兩項自己最為擅長的科目參加比賽。

所以整個書院呈現出一種詭異的沉靜與活潑,女學生們四處跑著趕場,不時的聽到女生吆喝著叫人的名字,通知對方比賽要開始了。

然后一群女生開始擁著幾個女生呼啦啦的跑去比賽,把好幾個慢騰騰走在路上的男生都掀翻在地上,憂愁不已。

和其木格娜仁一樣趕三級比賽的人不少,因此最后只剩下七人爭前三名。

黎寶璐加大了難度,把靶子后移,道:“難度加大,我想肯定還有許多人要趕下一場比賽,因此我就不廢話了,以五箭定勝負,開始吧!”

距離拉大,一支箭或許還很難排名次,那五支呢?

朱芳華手心有些冒汗,拉開弓弦認真的注視著前面的靶心,她和歐陽萬二等可不一樣,她們從小學詩詞歌賦,琴棋書畫,她也學,但她不喜歡那些東西。

不論她怎么用心都贏不了她們,但射箭不一樣,不僅勛貴之中,再加上文武百官,有多少女兒會學騎射?

她就不一樣,她從小就愛騎馬射箭,她爹對她要求不多,因此讓一個會騎射的嬤嬤教過她,據說是宮里出來的,以前是專門服侍公主貴女們騎射的下人。

畢竟女學盛行時,女孩子們騎馬打獵也是很正常的事。

她討厭武功,也不喜歡武夫,覺得太臟太累,但騎射是高雅之事,她一直以此為榮,可惜京中女孩少有會這個的,所以她也就自娛自樂,現在終于有了一展才藝的機會,她如何會放過?

朱芳華手一松,箭離弦而出,她接二連三的搭弓射箭,很快將五支箭射出,她緊緊地盯著自己的成績,驕傲的抬著下巴,自信滿滿的看向黎寶璐。

黎寶璐正拿著筆記錄成績,很快便道:“前三名已經決出,第一名男院三學級長松班柳康,第二名女院三學級牡丹班鐘蘿,第三名女院三學級詠梅班朱芳華,第四名……”

朱芳華一愣,不可置信的扭頭去看柳康和鐘蘿的靶子,臉色突然一紅,不由緊緊地握住了手中的弓。

黎寶璐宣布完成績,對七人道:“成績已決出,不用進行下一輪比試了,你們領了認證書離開吧,需要去參加下一級比賽的要抓緊了。”

鐘蘿猶豫了一下,她堂妹鐘蓮便擠上來道:“大姐,她們幫你領了號牌,我們快領了成績去參加三級的比試吧。”

鐘蘿想了一下,還是搖頭道:“算了,三級比試更難,我就是去考了也未必中,還是退出吧。”

寧思涵也擠上來找朱芳華,拉了她道:“我們快走,就要輪到你比賽了。”

朱芳華拿著認證書恨恨地道:“三級考試我一定要拿第一!”

黎寶璐聽見了不由抽了抽嘴角。

三級射術比賽要比二級的難一倍不止,最直觀的就是三級所用的靶子是移動靶,而且比二級的小了一半,距離也遠了。

朱芳華射術在女生中是不錯,然而到了三級射術比賽現場就不一樣了。

黎寶璐上午的監考任務完成,和蘇先生歸檔了成績后就背著手去看比賽。

朱芳華連比賽都未通過,更別說第二輪的爭名次比賽了,而其木格和娜仁卻都過了,而且還拿到了第一名和第二名,直接碾壓一眾男生。

黎寶璐嘴角微翹。

監考的黃先生見了不由撇嘴,“黎先生心中得意嗎?不過她們并不是黎先生教出來的,再優秀也與黎先生無關,何況她們還是韃靼人。”

黎寶璐淺笑道:“只要學生優秀,不論是不是我教我都高興。在書院里只有老師和學生,不管她們是哪個民族國家的人,她們都是我的學生。”

黃先生撇撇嘴,說得倒是大義凜然,打量誰不知道她欺負娜仁的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