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考試

登聞鼓不是你想敲就能敲的,敲了得挨過板子,只有挺過去了才能上達天聽,大理寺才會接你的案子。

黎鴻那么積極的要告御狀當然不是他自信身體素質強硬可以熬過板子,而是他壓根就沒想過自己上去敲。

這種事自然是他兒子沖在前面,他跟在旁邊等他熬過板子后上去告的。

經過被下毒,要說黎鴻有多愛他兒子當然不可能,當初要不是為了回京,他早把兒子給踹海里去了。

相比兒子,自然是錢更重要。

他有信心,真告上大理寺,黎氏一定得拿錢來擺平他們,這世上再沒有比錢更可靠的東西了。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他如今除了賤命一條還有這難得的自由外還有啥?

但順德黎氏不一樣,他們家大業大,父母妻兒俱全,而且他們心虛!

就憑這些他就有信心從他們身上咬下一口肉來。

他是不怕順德黎氏,但他怕顧景云,也怕黎寶璐。

他還有兩只腳,但黎寶璐狠起來卻是連腳都能不要的人,而且她小小年紀不僅心思狠毒,還學會了老爺子的醫術,真要殺他那不得跟捏死他似的?

所以沒顧景云和黎寶璐的同意他還真不敢去告御狀,也就只能在家里發脾氣,逼著黎鈞去。

如果黎鈞真的受不了去敲登聞鼓了,那一切都順利了。

這種心思他自然只能在心里想想,還沒笨到說出口,可他沒想到連年紀最小的黎柳都知道了。

黎鴻只能干瞪眼。

黎柳卻毫不畏懼的反瞪他,哼哼了兩聲轉身就走,“我去做晚飯,爹,您就老實點吧,別給我哥闖禍了,不然堂姐回來我肯定合她告狀。”

黎鴻氣急,指著她的手指都發顫了,“逆女!”

“那也是跟您學的。”幾年下來,黎柳早已不再畏懼父親了。

黎二奶奶的信再快,到順德也是九天之后的事了,而黎寶璐和顧景云婚假已過,雙雙回到書院繼續教學。

四月中旬便是期中考試,這一次同樣是男女院混合考,而且這一次期中考更加規范,也更全面。

騎,射也被列入其中,娜仁一聽說有騎射考試總算是愿意跑來上課了。

黎寶璐在課堂上看到她還與她大眼瞪小眼了一會兒,實在是太頭疼了,不知該怎么教她。

娜仁并沒有學習的心思,她就是沖著騎射考試來的,但她其他課程肯定會拿零分,因為她連漢字都認不全呀,更別說做題了。

黎寶璐只能緩緩的吐出一口氣,道:“娜仁,從今天開始,你每天要學會寫十個新字,認二十個新字,知道嗎?”

娜仁嘟嘴,“那到底是十個還是二十個?”

黎寶璐翻開她攤在桌上的《三字經》,道:“認得不一定會寫,所以你每日的目標是認二十個新字,其中至少要學會寫十個新字,不對照字帖,我一念你就得寫出來,不缺少,也不多比劃的那種,明白了嗎?”

娜仁有些后悔了,她應該繼續稱病的,但聽其木格說這一次騎射考試是跟男院的學生們比,單項拿第一也是有獎勵的。

娜仁想和黎寶璐要一個獎勵。

此時她還不能分清書院設定的和黎寶璐給的獎勵的區別。

黎寶璐見她聽話,這才緩緩的吐出一口氣,扭頭對全班同學道:“同學們,去年期中考試我們女院可謂是慘敗,這一次我不要求你們勝過男院,但我希望你們能夠較去年進步,而且是大幅度進步,這才不枉我們在書院里學習了近一年的時間。大家有沒有信心?”

“有!”

“很好,那么接下來的十天便是沖刺階段,大家結成互助小組,從今日開始互相監督學習,爭取每一天都進一小步,十天后希望大家能夠往前邁一大步!”

“是!”

其木格被大家影響,也跟著大聲喊起來,目光炯炯的注視著臺上的黎寶璐。

“黎先生等一等,”其木格攔住黎寶璐,不好意思的道:“黎先生,你知道我的漢語也不怎么好,特別是詩詞,史學,算學,我怕會拖班級的后腿。”

黎寶璐笑道:“你的成績比之剛進書院時進步很多了,不用特別緊張,只要這十天不荒廢時間,考試時保持穩定就行。”

其木格點著腳尖低頭道:“可我還是覺得忐忑,許多要背的書我都沒背好,黎先生您能不能指點一下我,我這十天最緊要的是背哪些地方?”

黎寶璐抽了抽嘴角,這是讓她劃重點嗎?

黎寶璐想了想道:“這一次期中考試過后書院會有三天的放松時間,那三天書院會舉辦各種比賽,同樣是男女院混合,每個項目的一至三名都會獲得一些加分,這些分數會加到期中考試成績中,你的騎,射,及騎射都不錯,如果你能拿到這三個項目的加分項,即便過后成績差些也不會跟同伴同學拉得太遠。”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么,但其木格,你已經比一般人優秀了,因為你從未系統的學習過漢語,你能達到這個水平已經很不錯了,只要繼續努力將來一定會更優秀的,沒必要走那樣的捷徑,老師也沒有那樣的捷徑給你走。”

其木格微微紅著臉低下頭,“對不起先生。”

黎寶璐就拍了拍她的肩膀,目光掃過正傲然站在廊下的娜仁,不動聲色的問道:“娜仁還在鬧脾氣嗎?”

其木格也扭頭去看了娜仁一眼,搖頭道:“她現在乖了很多,連門都很少出了,先生放心,她不會再闖禍的,我也會看緊她的。”

黎寶璐暗暗點頭,看來其木格他們還不知道她曾經掐過娜仁脖子的事。

“不懂的可以問同窗,她們會很樂意教你的。”

其木格跟詠梅班的同學相處得都不錯,雖然一開始因為民族和國家的問題便扭過一段時間,不過她很努力的在融入其中,而且交際能力很不錯。

即使在發生娜仁的事后大家也沒有排斥她,反而跟她走得更近了。

很多人都樂意給其木格開小灶教她,就是黎寶璐都欽佩她的能力,與顧景云道:“如果她真的跟大楚聯姻,說不定邊境真的會因她多安寧幾十年。”

“韃靼的五王子也很聽她的話,她的能力的確不錯,不過太子不會和親的,”顧景云搖頭淺笑道:“不僅太子,就是二皇子和三皇子也不可能,她要真的留下和親,也就宗室和勛貴可以選擇。”

“為什么不和親?”黎寶璐好奇道:“舅舅同意溫敦把兩位公主送來不就是和親用的嗎?”

“那是權宜之計,”顧景云解釋道:“舅舅并未把話說死,溫敦也知道這一點,所以把兩位公主送來讓她們想辦法接近太子,接近太子親近的人,爭取和親。”

“寶璐,皇室對與韃靼的血海深仇看的要比我們想象的還要重,”顧景云低沉著聲音道,“關于和親之事我明言問過太子,太子也坦然的告訴我,大楚可以與韃靼和解,也可以互相合作,但就是不可能和親。”

“皇室不會允許韃靼王庭的血脈記入玉碟,更不會讓韃靼的公主生下擁有韃靼血脈的皇子和公主的,這樣說你明白了嗎?”

“就算是陛下同意宗室和親,被選出來的宗室也必定是血脈淡薄,跟皇室已出五服的宗親,”顧景云悵然道:“李氏皇室跟韃靼的血仇太深了,是洗不掉的。”

黎寶璐沉默。

“所以你可以試著勸你那學生另立目標了,”顧景云淺笑道:“有一點你沒說錯,其木格的確是一個很有能力的公主,這樣的人很容易就看清局勢,不會胡攪蠻纏的。”

“等考完試再說吧。”

這一次考試女院的學生們的確是卯足了勁兒,加上近一年的書院學習已讓她們適應過來,不僅才藝考試,就是文試也綻放了光彩。

就是黎寶璐批卷時都忍不住驚嘆她們的進步。

這下換男院的先生們擔憂了。

他們倒不擔心男院會輸,就算她們再厲害,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年內超越男院,畢竟大家的資歷在那兒擺著呢。

文學,詩詞,史學和算學,這幾大科目男院的學生都還可以完爆女院,除了個別女學生,少有人能在這幾個科目上考過男學生。

但是,其余科目就不一定了。

比如音律,騎,射,禮等雜科,女院的學生不僅可以緊咬男院,在個別科目上甚至還能超過男院。

這些雜科所占的分數不高,但它們科目多呀,綜合起來那分數可不少。

考完試后,不僅監考的男院先生,就是旁觀及跟女院同學一起考試的男院同學都忍不住抹了一把冷汗。

明明去年也考這些雜科,但那會兒她們都還不在狀態內,不過大半年怎么就進步了這么多?

而除了考試分數,過后的比試加分更是一個大項,要知道能拿出來比試的科目大多可是雜科。

比如琴簫笛舞禮,騎射書數畫等,凡是清溪書院里有的雜科全部設了一個比賽項目。

讓這些年一直埋頭苦讀的男學生們目瞪口呆,卻讓女學生們歡快的變成了一只只蝴蝶,展翅在這些項目中亂飛,簡直是這個也想參加,那個也想試一試,可是好可惜,為什么比賽時間會撞在一起?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