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拖延

黎二奶奶“嚯”的起身,瞪大了眼道:“他們真這樣說?”

小廝低著頭道:“是,他們家的院墻跟隔壁家的挨得很近,柳兒胡同的二老爺嚷嚷的時候讓隔壁家的人聽見了,他們家老太太是巷子里有名的包打聽,出門時見顧府的車夫正在擦車,沒用多大功夫就從他那里掏出了一大堆話,小的給了她幾十文錢,她就把什么都說了。”

黎二奶奶急得在原地轉了三圈,青著臉道:“你去聆圣街打聽一下,看他們是不是真有這個意思。”

小廝苦著臉道:“二奶奶,聆圣街跟柳兒胡同不一樣,很難打聽到消息的。小的回來前已經去蹲過了,但那一街的人提起顧府沒人不知道,但都是夸顧大人聰明,顧太太賢惠之類的話,一旦問起其他的話,他們不是不說就是緊盯著人,甭說打聽消息,小的能不暴露就已經算是好運了。”

黎二奶奶不信,“聆圣街就沒人說顧府的閑話?”

“有肯定有,但沒等小的接觸到那些人肯定就先被抓了。自從聆圣街出了個狀元,他們就把顧大人捧到了天上,別說說他的壞話,就是聽都聽不得。”

年輕有才長得又好看的人誰都喜歡,尤其是一眾青壯年及老年男女,因為可以把顧景云設為孩子學習的榜樣,他們尤其推崇和維護他。

雖也有說閑話和詆毀顧景云的,但往往才一冒頭就被懟下了,壓根沒有成長的土壤。

至少在聆圣街,想要聽到顧景云的壞話太難了,自然他要打聽機密一些的事更難。

何況小廝也不覺得自己能打聽到。

顧府和柳兒胡同的黎宅不一樣,人家那宅在大得很,又是讀書人家,輕聲細語的,鄰居們就是長了順風耳也聽不到機密啊。

至于他家的下人,管理更是嚴格,別說從他們嘴里知道主子的閑話了,小廝去打探過,街坊們連他們家午飯吃了啥都打聽不出來,問跑出來玩的下人也問不出確切的消息。

“二奶奶,要打探消息還是得從柳兒胡同這邊著手,聆圣街那邊就跟密不透風的墻似的,小的實在是無從下手啊。”

黎二奶奶煩躁的道:“那就再去柳兒胡同那里打探。嬤嬤,給他拿十兩銀子,我要盡快得知確切的消息,手上松一些,不必省著。”

小廝心中高興,立刻躬身道:“是!”

邵嬤嬤看著小廝離開,不屑的道:“二奶奶,他們也不過是嚇唬嚇唬我們,便是真去告了又怎么樣?他們那一支出族都有二十年了,早不是我們順德黎氏的人,與我們有何干系?”

“你懂什么,他們那一支雖是旁支,但本事可不小,有些事是經不起查的。”黎二奶奶雖高傲,卻也有自知之明,黎氏是強大,那也是在順德,出了順德,尤其是在京城,還有幾人買他們家的面子?

民不與官斗,黎氏現在只有倆人在太醫院中任職,位置還不高,有一個甚至還沒有品秩。

如果顧景云真的要幫黎鴻父子,他身后站著內閣閣老,又有太子和皇帝的恩寵,黎氏怎么可能斗得過?

黎二奶奶焦躁起來,而跑到柳兒胡同打聽消息的小廝這次是親耳聽到黎鴻說要去告御狀的話了。

黎鴻是真的想去告御狀的,顧景云之前也同意了,但他回去后就沒了消息,他心急之下就壓著黎鈞去問。

“那是你堂妹家,你怎么就不能去?不就隔著幾條街嗎,在一個城里頭。我就要一個準話,到底啥時候去敲登聞鼓。”

黎鈞躲開他道:“爹,你還真想去告御狀呀?您知不知道那鼓一敲下去便是天下知,祖父泉下若知道您把家族給告了,他老人家得多傷心?”

“放屁,難道看著我們被欺負,你祖父就不傷心了嗎?”黎鴻瞪眼道:“不孝子,我就知道你是假裝孝順的,就讓你跑腿問句話你都推三阻四的,你還能幫我做什么?”

“那您自己去問吧,我不去!”黎鈞暗暗有些埋怨顧景云,明明知道他爹是個人來瘋,偏還撩撥他。

黎鴻不僅怕黎寶璐,也怕顧景云,哪敢跑去找他問話?他不敢去問,也沒膽子不聽顧景云的叮囑私自跑去敲登聞鼓,只能在家里罵人。

罵完兒子罵女兒,罵完女兒罵梅氏,吵吵嚷嚷的,不到一天功夫全胡同的人都知道他們黎家被家族欺負狠了,他想去告御狀討公道。

蹲在墻角里的小廝也聽了全過程,抓住了幾個關鍵詞后就飛奔回去找黎二奶奶。

黎二奶奶這下確定了消息,再不敢耽誤立即給順德寫信,同時讓人準備了上等的禮盒,親自帶著邵嬤嬤去柳兒胡同拜訪黎家父子。

甭管是真是假,總之在老太爺派人來前,黎鴻絕對不能去告御狀。

黎二奶奶按下自己的高傲,擠了一臉的笑容面對黎鴻和梅氏,“侄媳婦見過二叔,二嬸,本來侄媳婦在來京時就想來拜見二叔二嬸的,誰知道水土不服才入京就病倒了。勉強參加了二姑奶奶的婚宴,回去后就躺床上下不來了,好在今日好了些,侄兒媳婦這才著急忙慌的來給二叔二嬸請安,還請二叔二嬸不要怪侄兒媳婦輕狂才好。”

邵嬤嬤更是狗腿的將禮盒都拎出來,笑容滿面的對梅氏道:“二太太,這是我們二奶奶特意給太太小姐們置辦的,多少是一片心意,還請二太太和小姐們不要嫌棄才好呀。”

梅氏目瞪口呆,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黎柳撇了撇嘴,顯然對她們的迎高踩低很是鄙視,倒是黎荷笑容不變的接待了倆人,代替梅氏跟他們周旋。

黎鴻對她們態度的轉變也有些驚訝,不過略一想便以為是因為顧景云和黎寶璐之故,畢竟那天邵嬤嬤見到黎寶璐時也很謙卑。

他不由撇了撇嘴,很是不屑,但心中卻好受了些。

對方巴結,總比對方不屑輕視他要好吧。

黎二奶奶開始旁敲側擊的說起回族之事,“……我來前三太爺特意派了人跟我傳話,說到了京城一定要親自來看一看二叔二嬸,看看你們是否有困難,若在京城有為難之處只管跟我說,雖說我們黎家的根基不在京城,但同心堂在京城也有兩三百年了,一些事上還是有門路的。”

“要是在京城過得不好,那就回順德去,”黎二奶奶笑道:“順德是我們黎氏的老家,但凡有難處,我們也都說得上話,使得上勁兒,叔公和叔祖母去得早,但家族還在,我們理應多幫一些。”

梅氏眼睛一亮,這是答應讓公公回族,重新接納他們了?

黎鴻同樣眼睛微亮,黎荷見了笑問,“聽二奶奶這么說,族里這是答應撤銷二十年前的出族決定,重新迎我們這一支回族了?不知族里打算何時開祠堂?”

二奶奶笑臉一僵,不動聲色的掃了黎荷一眼道:“這事重大,須得長輩們開會商議過后才行,不過我聽三太爺露了幾句口風,約莫是差不多了,族里好幾位長輩都同意了呢。”

黎鴻眼里的亮光就消逝,很不客氣的冷哼了一聲,“不就是拖嗎,這話兩年前你們派人來想要走御賜的牌匾時就是這樣說的,如今兩年過去你們還是這句話,當我們傻嗎?”

“二叔誤會了,族里的長輩們是真心想你們好,只是出族是大事,回族更是大事,這豈是一天兩天就能辦好的?還請二叔二嬸們多耐心等等,我想族里的長輩們心里也急,過不了多久就能出結果了。”

黎鴻冷笑一聲,這種手段他早玩過了,黎二奶奶想哄他,門兒都沒有。

他雖不知道黎二奶奶為何態度好成這樣,卻知道對方軟,那必定是他們強了,所以他們只要繼續強硬就好。

黎鴻別的不信,揣測別人的險惡用心還是很厲害的。

黎二奶奶在黎宅里坐了半天,說得口干舌燥,梅氏態度已經軟化,幾乎相信她了,除了黎鴻和黎荷還無動于衷外,就連黎柳對她的態度都好了不少。

所以黎二奶奶提著的一顆心稍稍放下,只要有軟化的跡象就行,看來最近她得勤來,務必讓他們打消告御狀的心思。

哪怕不能打消,也得拖到順德來人。

黎荷送走黎二奶奶,回身就點妹妹的額頭道:“娘也就罷了,你怎么也信她的話?”

黎柳撇嘴道:“我才不信呢,只是看娘恨不得一副跟人掏心窩子的樣,我要是不假裝一些,以后她就瞄準了娘怎么辦?娘可沒爹那么多心思,問話肯定一問一個準,還不如我也裝得跟娘一樣,以后她要是想找娘,肯定會連我一起找的。我在一旁也能看著些。”

黎柳頓了頓,眼珠子一轉道:“大姐,你說這事是不是因為二姐夫?不然她態度也太好了,而且一來就說回族的事,以前可都是我們想辦法提,他們就使勁兒的岔開話題的。”

黎荷若有所思的了一會兒,轉身道:“不行,這事得告訴寶璐,你在家等鈞哥兒,他回來就告訴他黎二奶奶的事。”

“哦。”黎柳看著姐姐匆匆而去,出了胡同口才把門關上,轉身就見她爹正在罵她娘,“……你怎么就這么蠢,她說什么你信什么?她說黎氏想讓你男人當族長你是不是也信?以后你給我離她遠一點,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不要被人賣了還給人數錢。”

梅氏正低頭收拾屋子,一言不發的聽著。

黎柳就翻了一個白眼,上前搶過梅氏手中的抹布,對她爹道:“您也別罵我娘,論闖禍你可比我娘強不少。您少動點心思,我們家就敗不了!”

黎鴻氣了個倒仰,指著她吼道:“逆女,你說啥?”

“您為什么想告御狀,還不是圖謀那點錢?打量誰不知道呢,”黎柳掐腰道:“您想從黎氏嘴里搶肉我沒意見,但您不能把我哥推出去給您擋災,敲登聞鼓可是要挨板子的,別以為我不知道您打的主意,您想讓我哥去敲,讓我哥挨板子,然后您來口述上告是不是?美得您,不知道那板子可以敲死人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