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燕爾

顧府的馬車剛離開柳兒胡同不久就有人跑回同心堂,無視正在看診的黎茂跑到了后院。

黎茂看著那小廝的背影微微蹙眉,但還是什么都沒說,沖對面的病人笑笑,“將手伸出來我看看。”

不一會兒,黎二奶奶就帶了人離開,黎茂同樣裝作看不見她,繼續給病人看病。

其余大夫和學徒卻紛紛起身恭送她。

黎二奶奶看也不看他們一眼,直接上了馬車就走,很快就回到黎家大房在京城的別院。

“他們一直待到酉時才走?”黎二奶奶蹙眉,“不是說她跟柳兒胡同的關系不好嗎,這兩年也沒怎么照應他們。”

小廝垂著手站在一旁,表示自己只是個小嘍啰不知道這些機密事。

邵嬤嬤卻低聲分析道:“按說她從小被送出去當童養媳,應該關系不好,感情不深才是。從這兩年他們的來往看也的確不太好,除了些必要的節禮,兩家幾乎不來往。若是隔得遠了還有理由,這都在京城里呢。”

“可要說他們關系不好卻也不盡然,奴婢不過對梅氏理直一些她就給奴婢甩臉色,看著倒像是在給梅氏抱不平。而且三朝回門雖說要回娘家,但她是童養媳,從小養在秦家,連出嫁都是從秦家的門出的,怎么回門時還跑回柳兒胡同?”

黎二奶奶煩躁,“是與非全讓你說了,那你倒是說她到底看不看重柳兒胡同的黎宅?”

邵嬤嬤訕訕,干笑道:“奴婢也猜不透。”

黎二奶奶就翻了一個白眼,指了小廝道:“你再去打探一下,看是否能探出顧黎氏對柳兒胡同的態度。”

“是。”

黎二奶奶又對邵嬤嬤道:“備馬車,我要去姨母家,我們畢竟是外來的,打聽消息不靈便,還是請姨母幫忙為好。”

這一次老太太之所以派她來送禮,一是家里其他人都走不脫,畢竟現在正是春忙和藥材收購的關鍵時候,不管是家里還是醫館都忙得很;二是她姨母嫁在京城,地頭比較熟。

黎二奶奶忙著打聽消息,而黎寶璐此時剛隨顧景云回到顧府。

“黎家的事你不用操心,我會幫你辦好的。”

黎寶璐眨眨眼,“那我要做什么?”

“你就只管安心的玩和吃就行,這件事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辦好的。”

黎寶璐一聽,眼珠子一轉便道:“我們還有四天的假期,我們接下來要去哪兒玩?”

顧景云笑問,“你想去哪兒玩?”

“聽說護國寺上還有遲開的桃花,不如我們去護國寺看桃花,順便吃一下他們的素齋吧。”

顧景云哈哈大笑道:“只怕是要吃他們的素齋,然后順便看一下桃花吧?”

“你只管說去還是不去吧。”

“去!”顧景云從身后抱住她笑道:“只要你想去的地方我都帶你去。”

顧景云吻了吻她的臉頰,笑道:“既然要去,我們就順便在護國寺山下踏青野炊好了,我去讓孫嬸給我們準備些食物。”

倆人計劃得很好,但他們并沒有用得上,因為黎寶璐直到日上三竿也沒能爬起來。

顧景云倚靠在床邊低頭看她,見她睜開眼睛便俯身親了親她的眼睛,含笑道:“醒了?”

黎寶璐探身看了眼從窗口透進來的明媚陽光,有些懊惱的扯了被子蓋住腦袋。

顧景云輕笑出聲,去扒她的被子,“好了,大不了我們明兒再去就是。”

“我不去了!”黎寶璐氣憤的錘床道:“這樣怎么去?昨天晚上我說了不要的!”

顧景云見扒不開被子,干脆連人帶被子的抱進懷里,笑道:“那我們就別去了,我在家教你畫畫好不好?你不是想下次書院畫展時也畫一張參展嗎?”

顧景云循循善誘道:“你的畫已經小有所成,若能認真學一學,刻苦練一練肯定就能出展了。”

黎寶璐掀開被子,露出紅撲撲的臉蛋,她怒目看向顧景云,“你少哄我,你上次還說我的畫只有意境,卻工筆不足,表達不好呢。”

顧景云趁機滑進被子里將她壓住,抱著她淺笑道:“所以需要我教你啊,只要讓我教你一段時間就好了。這幾日我們就留在家里不出門了。”

黎寶璐被他壓住,這才驚覺不對,她此時身無寸縷,顧景云卻穿著中衣中褲,而且手還不老實的亂動……

她忙推開他,機靈往旁一避,抱著被子就把自己卷成了一團,瞪眼道:“我肚子餓了,我要起床!”

顧景云搓了搓手指,心中略微有些惋惜。

他伸手將她整個人勾過來,壓在被子上咬了一下她的嘴唇,難耐的吐出一口氣道:“暫且先放過你。”

黎寶璐見他聲音沙啞,不由偷偷的瞄了一眼,見那處如帳篷一樣被撐開,不由臉色通紅。

顧景云起身,從柜子里拿出她的衣裳,見她還躲在被子里就笑道:“快起來穿衣裳。”

黎寶璐紅著臉搖頭,“你先出去。”

頓了頓又道:“還有,讓紅桃抬些熱水來給我,我要沐浴。”

顧景云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好。”

黎寶璐等了一會兒,見他真的呆在外間不進來才松了一口氣,連忙起身穿上衣服。

紅桃很快提了兩桶熱水進盥洗室,倒滿浴桶后道:“太太,您等一會兒再洗吧,老爺讓孫嬸給您熬了藥湯,一會兒混合著洗,據說可以解乏養身。”

黎寶璐紅著臉點頭,“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紅桃卻又很快端了一碗肉粥進來,“老爺特意讓孫嬸給您燉的,您一早上都沒吃東西,肯定餓壞了,先吃些墊墊肚子,不然一會兒沐浴要頭暈的。”

黎寶璐接過肉粥,好奇的看了一眼外間,壓低了聲音問,“他在外面干什么?”

紅桃抿嘴一笑,同樣小聲的道:“老爺在書桌那兒寫字呢,可目光總是掃向這里,太太,您怎么不讓老爺進內室?”

“在外面也挺好,清靜。”要是呆在一出他總免不了要動手動腳。

黎寶璐吃完肉粥感覺好受了許多,把碗塞給紅桃道:“挺好吃的,再幫我拿一碗來。”

“奴婢可不敢再給您吃了,一會兒您還要沐浴呢,不宜吃太多,老爺可是特意叮囑過最多給您吃一碗。”

黎寶璐目瞪口呆,“連吃一碗粥都不行?”

紅桃笑著搖頭,“您一直敦促老爺養生,現在總算輪到老爺敦促您了。”

說罷捧著碗下去。

黎寶璐無奈,沒事可干只能盤起腿來打坐,好在紅桃沒讓她久等,很快拎了半桶藥水進來。

“太太,奴婢給您兌好水了,您沐浴吧,水要是冷了您就加些熱的。”紅桃知道太太沐浴時不愛人伺候,因此把水調好就退下。

紅桃退出外間,見老爺正低著頭在寫字,猶豫了一下還是沒開口,而是退出了房間。

老爺寫字入神后就不愛理人,何況他們隔著遠呢,太太沐浴又不吵,應該會兩下相安的。

顧景云聽到門關上的聲音,嘴角微微一挑,放下筆后端詳了一下才寫的字,果斷的揉成一團丟進垃圾簍里。

果然,心思不屬時就不該練字。

顧景云背著手走進盥洗室,才繞過屏風,一物便迎面襲來,顧景云忙伸手抓住,這才發現是毛巾。

他抬頭去看,就見黎寶璐正鼓著臉頰瞪他,他不由失笑,走上前戳了戳她的臉頰道:“像只青蛙。”

黎寶璐有些不自在的把自己沉進水里,只露出一個腦袋,“你進來干什么?”

“給你按摩。”顧景云掃了一眼藥湯道:“烏青色的藥湯,便是我視力再好也看不到,你躲什么?何況,”他湊到她耳邊低聲笑道:“我要看還需偷偷的看嗎?”

黎寶璐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他,直接把他的中衣給沾濕了。

顧景云也不在意,擼了袖子道:“來,我給你按一按。”

黎寶璐握了握拳,正猶豫著是不是把他丟出去時顧景云就握住了她的肩膀輕輕地按起來。

黎寶璐忍不住“嘶”了一聲,通過肩膀上的關節與穴道,酸疼傳輸到了神經。

她滿眼疑惑,還真是按摩啊?

顧景云微微用力,輕聲問道:“重不重?”

“不重,剛剛好。”黎寶璐感覺到酸疼好的舒服,憋著氣問,“你何時學會的?”

“你時常給我按,我就是再蠢也學會了。”

顧景云的手滑下她的肩背,按住她腰背上的穴道,看她倒抽氣,便笑道:“舒服嗎?”

黎寶璐連連搖頭,在疼痛過后漸漸放松下來,趴在浴桶里讓他按,不多久就開始渾身放松昏昏欲睡起來。

“……顧清和!”黎寶璐察覺到一具的身體靠過來抱住她,她便不由咬牙,立即從昏睡中醒過神來,轉身瞪他。

顧景云抱住她,身子緊貼,輕聲笑道:“為夫也很累,娘子你也替為夫按一按吧。”

黎寶璐嚴肅的看著他道:“縱欲對身體不好。”

顧景云,“放心,為夫很有分寸的,不信請大夫來家,我愿意給他把脈。”

黎寶璐:“我年紀還小。”

“所以我并不愿你勞累,愿意事事親為,你只管享受就好。”到底年少,食髓知味,正是沉迷的時候,便是顧景云再理智聰慧,此時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