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誥封

“新娘子長得可真漂亮,但我們新郎官長得也不錯,新娘子你說是不是?”官媒退后,自然就輪到他們這些鬧洞房的人上了,彭育當仁不讓的跳出來道:“不如新娘子就著新郎官的相貌作一首詩如何?”

黎寶璐抬頭看了彭育一眼,順手從床上摸了一顆棗子,沖他招手道:“自清啊,來來,師娘送你顆棗子吃。”

彭育一愣,結巴道:“你咋變成我師娘了?”

“好徒兒,你是太子伴讀,他叫我一聲師娘,就算你沒正式認清和為師,那也得跟著太子叫一聲老師不是?”

眾人聞言哈哈大笑起來,紛紛推著彭育道:“顧太太說得不錯,這聲師娘得叫。”

彭育漲紅了臉道:“輩分不是這么算的,我父親和秦閣老是師兄弟,那我跟顧侍講就是同輩!”

黎寶璐歪頭,“難道你這個太子伴讀比太子還大一輩?”

彭育張口結舌,不知該如何分辨。

貴圈很亂,輩分尤其亂,姻親之間相互結親的人家不少,遠房舅爺爺娶了沒有血緣的甥孫女的都有,何況這樣的師兄弟關系?

所以都是各論各的,從秦信芳與彭丹的關系算,顧景云和彭育的確同輩,但從太子這邊算,倆人卻差著輩分的。

作為首輔家的公子,彭育一向高傲,他又是太子伴讀,地位更高,因此在同輩之中一直是佼佼者。

雖然讀書不及旁人,但能力卻不弱,同輩中羨慕嫉妒他的人不少,今日難得見他吃虧,再想不起他們是要鬧洞房作弄新娘,紛紛反過來壓著彭育讓他叫師娘。

黎寶璐見狀瞥向顧景云,調皮的沖他眨了眨眼。

顧景云微微一笑,從被子底下抓了一把花生棗子及桂圓出來,對圍觀的一群青年及少年笑道:“娘子怎能厚此薄彼?自清有了棗子,其他侄兒也不能少啊,來來,該叫我叔叔的都上前來,想吃什么跟我說,我找給你們。”

人群中已靜,這才想起顧景云的輩分之高,除了個別人外,其余人見到顧景云都要叫一聲叔或舅的,眾人對視一眼,立即一哄而散。

最后留下一個七八歲的孩子瞪大了眼睛看喜床上的倆人。

黎寶璐見他胖嘟嘟的,就笑問,“你是誰家的孩子?”

“是我們家的,”顧景云笑道:“他是三表兄的外孫,其父剛入京述職,過幾母親會來拜見你,你見一見就好。”

黎寶璐掐著手指算著輩分,顧景云的三表兄就是汝寧秦氏的族長秦承宇,他女兒該叫他們表叔表嬸,那這小孩就該叫他們表叔祖和表叔祖母了。

黎寶璐笑瞇瞇的抓了一把花生給他,哄他道:“出去玩吧。”

孩子怯生生的接過后又看了黎寶璐一眼才飛奔而出。

屋里一下就空了下來,只有官媒及紅桃還在房里。

紅桃立即對官媒笑道:“嬤嬤勞累了一天,隨婢子下去歇息一會兒吧。”

官媒見那些青年才俊被顧景云和黎寶璐三言兩語嚇走了,心內有些惋惜,但她面上不露,跟著紅桃起身下去。

走到一半時才回過神來提醒顧景云道:“新郎官一會兒還要去待客,也不要誤了時辰才好。”

顧景云微微躬身笑道:“多謝嬤嬤提醒。”

官媒心滿意足的退下了,屋里一下就只剩下夫妻倆人了。

黎寶璐不由偷眼去看顧景云,卻正好與對方的視線撞上。

黎寶璐微微有些不好意思的側過臉去,顧景云便一笑,起身將頭上的冠取下,輕聲道:“一定很累吧,不如先除掉繁飾,我讓人給你打些熱水來沐浴。”

黎寶璐微微點頭,紅著臉道:“你去招呼客人吧,我自己來就行。”

這就是自個家,她自在得很,反而是顧景云在此讓她有些不自在。

顧景云卻不想走,他好容易才有機會跟寶璐獨處,怎么舍得走?

因此他牽了她的手,讓她在梳妝臺前坐下,笑道:“紅桃一時回不來,前面有子歸他們擋著呢,我先幫你卸掉飾品。”

“你不出現不好吧?”

顧景云不在意的幫她拔掉頭上的簪釵,笑道:“有什么不好的?眾人皆知我體弱,不能多飲酒,就算我出現了他們也不敢灌我酒。何況徒弟便是拿來用的,子歸正好用在此時。”

黎寶璐不由抿嘴一笑。

顧景云幫她慢慢將頭發都拆了,這才讓人去打熱水。

黎寶璐要沐浴,顧景云卻徘徊著不肯離去,黎寶璐臉色漲紅,忍不住踢了他一腳,羞惱道:“還不快出去?”

正巧南風跑來找他,“老爺,太子殿下來了!”

顧景云這才不得不出去迎接。

黎寶璐松了一口氣,轉身進盥洗室沐浴更衣。

而顧景云到前廳時太子還沒人影呢,跑來通知的是一個內侍,內侍躬身道:“顧大人,殿下已過了狀元樓,不時就要到了,您要不要出去迎接?”

顧景云目光一凝,認真的看向內侍。

太子常來他這兒,當初趙寧成親時太子也出現了,那時他也不過在門口迎接而已。

再看這內侍,既陌生又有些面熟。

顧景云不敢說對人過目不忘,但只要見過腦海中就會留下印象,太子府常與他打交道的內侍只有兩個,他熟悉不已,而這人不像是太子府的內侍,倒像是……勤政殿里的內侍。

顧景云腦海中念頭一閃過,腳步便微頓,他對內侍笑道:“我去安排些事情,立刻便來。”

說罷不等內侍阻止轉身便進宴客廳。

秦府和顧府兩邊都有酒宴,官員們通常上午跑秦府,下午就跑顧府,算是兩邊不耽誤。

彭丹也一樣,他上午已經在秦府用過酒宴,旁觀了顧景云迎親的過程,此時來顧府也不過是坐一坐,打算一會兒就走。

顧景云直奔前廳而來,一眼便看到了彭丹,他想也不想就上前湊到彭丹耳邊道:“彭首輔,陛下可能來了……”

彭丹悚然一驚,回過神來后立即肅然道:“那你快快去迎接,府里我替你安排。”

顧景云微微點頭,這才轉身往外而去。

彭丹也顧不得不喜歡顧景云這個人了,皇帝出宮可是大事,一個不好要出大事的。

顧景云跟著內侍迎到了巷子口,遠遠行來的是太子府的車架,才到跟前車簾便掀開,皇帝半探出頭來,含笑問道:“你怎知是朕前來?”

顧景云目光已經掃過聆圣街,這才發現聆圣街上站了不少兵丁,而之前熱鬧的街道一空,商販行人都不見了。

顧景云微微松了一口氣,笑道:“臣不知陛下前來,不過是見前來傳話的不是太子慣用的內侍,這才有了猜測。”

顧景云微微有些不贊同的道:“陛下不該來的,若是有危險該當如何?”

皇帝卻笑道:“這是朕答應過你的,自然要做到,何況,朕也不覺得有人能在萬統領的保護下行刺。”

皇帝敢來,自然是做了準備的。

客人們都知道太子要來,因此紛紛迎出來,看到走在前面的皇帝紛紛一驚,倒是幾位大臣因為已被彭丹知會過,所以早有準備,面上看不出驚色。

有彭丹幾位大臣幫忙維持秩序,皇帝的到來雖讓眾人一驚,但好在沒有慌亂,大家井然有序的將皇帝迎進顧府。

皇帝舉起酒杯對顧景云笑道:“朕本想早一步來為你主婚,卻沒料到還是晚了一步。雖已晚,可朕還是要祝愿你們白頭偕老,不離不棄。”

顧景云雙手捧起酒杯,含笑道:“謝陛下!”

皇帝將酒一飲而盡,環視一周道:“不知你母親何在?”

“母親在后院待客。”

皇帝微微點頭,嘆息道:“因朕之故,她受了不少的苦難,然而朕并沒有回報她的地方。”

眾人紛紛沉默,都知道皇帝說的是開平一案,秦文茵就是受此牽連被忠勇侯府休棄,不得不跟著秦信芳流放到瓊州的。

顧景云低頭道:“這并不是陛下之過,陛下何必將責任攬在身上?”

皇帝微微搖頭,話鋒一轉道:“朕知道你為何遲遲不為你母親請封,無非是想等官職再高些,但其實她不必仰仗你,她當得更高的誥封。她德藝雙馨,退能教養出你這個狀元之才,進能入書院教導學生,為國培育良才,可謂是德才兼備。今兒朕就借著你這婚宴一并賞賜了她。”

顧景云心中驚愕,不由微微抬頭看向皇帝。

皇帝含笑看著他道:“就賜她為一品夫人!”

顧景云心中瞬間閃過萬千猜測,但與皇帝清明的眼神對視了片刻,顧景云便當機立斷的跪下接旨道:“臣謝陛下隆恩。”

皇帝卻感嘆道:“這是她該得的。”

眾人也吃了一驚,沒想到今天的最大受益者竟然是秦文茵而不是顧景云。

大家都有些懵逼。

但皇帝先提起了開平案,又點了秦文茵為此受的委屈苦難,大家此時不好反駁,最重要的是,這兒不是朝堂,是顧景云的婚宴啊。

他們總不能在人家婚宴上反對人家母親的誥封吧?

那還能好好的成親嗎?

秦文茵很快聽了消息趕來謝恩。

皇帝忙讓身后的太子將她扶起來,見她惶惑不安便笑著安慰道:“這是你該得的。”

說罷,賜下一連串的東西給母子倆,然后留下太子,二皇子和三皇子,自己先回宮去了。

他知道,他留在這里不僅賓客們不自在,外面的禁衛軍也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何況他今天晚上要做的兩件事都做完了,自然就該回去了。

顧府里,賓客們只一靜,然后便紛紛和顧景云道喜,秦文茵看了一眼兒子便一臉懵的退回了后院,皇帝怎么會突然封她為夫人?

顧景云笑著應付大家,因為雙喜臨門,大家雖顧念他的身體也依然忍不住多灌了他幾杯,等把人都送走后顧景云都醉得踉蹌了兩下。

不過他是屬于越醉越清醒的人,此時便雙眼發亮,雖腳步踉蹌,卻依然清醒而準確的回到了新房。

黎寶璐已經洗漱過,連頭發都干了,此時正身著紅色簡裝禮服在桌邊吃東西,看到顧景云回來連忙丟下碗筷上前接住他,“你喝了多少酒?臭死啦!”

顧景云一把握住她的手,目光炯炯的看著她道,“是你和陛下求旨封母親為夫人的?”

雖是疑問句,但語氣卻很是肯定。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