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婚禮 3

顧景云固執的朝她伸手,目光炯炯的盯著她道:“給我。”

黎寶璐下意識的抱緊了懷里的書,見他堅持,想了想還是遞給他。

顧景云展開折子,里面共分為六折,一折一張畫。既能被何家拿來給女兒啟蒙,那這春宮圖便不會失了美感。

畫得有些朦朧,半遮半掩,卻能讓人一眼看懂,再結合以前他看過的相關知識,顧景云自心中有數。

他重新自信起來,抬頭便見寶璐在一旁探著頭想看,他微微一笑,將折子遞給她。

黎寶璐嚇了一跳,紅著臉扭過頭去,“我才不看呢。”

顧景云便將折畫放到一旁,笑道:“不看也好,反正我懂了就行。”

黎寶璐心中冷哼,雖然她沒看過春宮圖,但她也懂啊,用不著再看。

心中是這樣想,但她的目光還是忍不住會飄向床頭柜上的折畫。

顧景云好像沒看到,拉了她上床道:“快睡覺吧,你不是說要養好精神嗎?”

黎寶璐覺得自己心里掛了事,可能睡不著,但真躺在顧景云的懷里后,她的眼皮就開始打架,不到片刻就開始沉沉的垂著,怎么也睜不開了。

顧景云見了好笑,小心的起身將蠟燭熄滅,這才回到寶璐身邊躺下。

他親了親她的額頭,抱著她沉沉睡去。

而此時,正駕著馬車等候在秦府小巷子里的二林欲哭無淚,巴巴的看著高高的圍墻,心中吶喊,“老爺,說好的半個時辰呢,您倒是趕緊出來呀!”

或許是身邊有了熟悉的氣息,這一覺顧景云睡得特別的熟,但就是這樣,當外面響起四更時,顧景云也醒了。

他有些迷糊的爬起身,扭頭看了眼還在熟睡中的寶璐,忍不住湊上去吻了吻她的臉頰,然后起身穿衣服。

黎寶璐被驚醒,迷糊著要睜開眼睛,顧景云就拍了拍她柔聲道:“睡吧,天還早呢。”

黎寶璐迷迷糊糊間又躺回枕頭上沉沉的睡過去。

顧景云看了她一眼,小心翼翼地去開了窗戶,從窗口那里一躍而出。

他才跳出去就看到紅桃等人開門出來,顧景云忙躲到樹后,難得的心跳如雷,他躲在樹后看著丫頭們小聲的往后罩房而去,等了片刻,確定沒人后才偷偷地溜出院子,往圍墻處飛去。

二林正靠在馬車上睡得香甜,被顧景云叫醒時差點一頭從車上栽下。

看到顧景云,他幾乎熱淚盈眶,“老爺,您總算是出來了。”

顧景云撩起袍子躍上馬車,低聲道:“快回去!”

作為新郎,他需要做的事可不比新娘子少。

二林不敢怠慢,駕起馬車就往聆圣街飛奔,好在四更時分宵禁剛剛結束,就算馬車在城內飛奔,禁衛軍看見了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放過。

此時天還早,內城空蕩蕩的,馬車暢通無阻的回到顧府,顧景云伸了一個懶腰便往府里去。

他要洗漱過后換上新郎的禮服,用過早飯后還得等著親友們上門,一會兒他要帶著他們去秦府迎親的。

而此時秦府里,何子佩在五更的鑼聲響起時就出現在了寶璐的房間里。

見她睡得香甜,何子佩不由伸手捏住她的鼻子。

黎寶璐惱得一把打開她的手,翻了一個身嘟囔道:“走開,小心我揍你!”

何子佩哭笑不得,伸手推她道:“時辰到了,快起床!”

黎寶璐惱火的差點蹦起來,“顧景云!”

“你睜開眼看看我是誰?”

黎寶璐漿糊一樣的腦袋終于運轉起來,她努力的睜開眼睛,看清俯身看她的何子佩,一個激靈徹底醒過來。

她的第一個想法是:糟了,舅母來捉奸來了,顧景云暴露了!

何子佩見她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并沒有多想,以為她是驚到了,就含笑道:“這是睡迷了還沒回神?傻孩子,快起來吧,今兒是你的大日子。”

說罷伸手將她拽起來。

黎寶璐迷迷糊糊的任由她拉著去洗臉漱口,半響才意識到顧景云沒暴露,他肯定是提早跑了。

黎寶璐提著的一顆心慢慢放下,這才有心情注意到周圍的情況。

幾乎是一瞬間,她的房間就被一眾丫頭婆子包圍,所有人都在為她做著準備,明明房間很寬敞,但此時愣是顯得擁擠起來。

有兩個粗使的婆子抬了兩桶熱水進盥洗室,不一會兒就有人過來請黎寶璐,“小姐,您該沐浴更衣了。”

何子佩就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快去,天兒眼見著就要亮了,客人們辰正(早八點)就會到,你得抓緊些。”

黎寶璐就被兩個丫頭簇擁著進入盥洗室,見她們要給她更衣,她忙紅著臉攔住,“我自己來,你們出去吧。”

兩個丫頭面面相覷,紛紛看向秦嬤嬤。

秦嬤嬤就揮手道:“你們下去吧。”

她轉頭對黎寶璐笑道:“小姐先進去,奴婢們一會兒進來幫您。”

是真的需要幫,因為沐浴的同時還要按摩,用何子佩的解釋便是,“今天你和新郎是最累的,自然得做好準備,所以讓人給你按摩身體,活動開來,才不至于太累。我和你婆婆嫁人時都這樣,你留意著,以后妞妞和你家閨女也都這樣操持。”

“沒關系,我不懂,到時候讓舅母幫我就是,”黎寶璐伸手拉住她道:“您可不能嫁了妞妞就不幫我了。”

何子佩片刻的傷感立即消散得一干二凈,她點著黎寶璐的額頭道:“就你懶,這些都不是太難的事,皆是有例可循的,以后我給你兩個老嬤嬤,由她們來幫你。”

除了按摩,光浴湯她就需要換三次,好在每一次時間都不是很長,但三次下來她也累得夠嗆,穿著中衣走出盥洗室時臉蛋紅撲撲的,差點就給暈在里面了。

立即有丫頭奉上蜂蜜水,她喝了一碗,正砸吧著嘴巴想要用早飯,何子佩已經叫人攤開嫁衣,先給她穿上兩層,然后讓她吃了兩個夾心的小饅頭,其余東西一律不得食用。

黎寶璐從小長在瓊州,雖然也吃饅頭,但早上習慣喝粥,此時啃著干巴巴的饅頭神情不由有些可憐。

何子佩雖然心疼,但也很堅持,“你今天只怕沒有更衣的時間,所以要少喝水,剛才你已經喝了一碗蜂蜜水了。”

黎寶璐目瞪口呆,“難道我今天只能喝一碗蜂蜜水?”

“那倒不至于,”何子佩笑道:“我會讓人留心的,實在口渴就抿一抿茶杯,潤潤嘴唇就行了。”

黎寶璐沒想到成親時連水都喝不起了。

“東西也不能多吃,但也不能不吃,成親可是體力活兒,我知道你胃口大,所以破例給你吃兩個小饅頭。”

黎寶璐呆呆的將才有她拳頭那么大的蓬松小饅頭塞嘴里,這點東西,平時連給她塞牙縫都不夠的。

吃了早飯,黎寶璐又要再刷一次牙齒,然后開始躺在榻上,由請來的紅妝娘子給她敷面,彈面,然后再敷上一層香脂。

等臉蛋的皮膚恢復好,黎寶璐就要再洗一遍臉,然后開始上妝。

等畫好妝,前面已有客人開始上門了,有秦氏的族親,也有秦氏的姻親,反正就是與秦家越親厚的,上門越早。

一會兒她們還要來這里圍觀新娘子。

所以何子佩將黎寶璐丟給秦嬤嬤,親自去外面招呼客人,也是給她多拖延一些時間。

臉上的妝容畫好便要開始穿嫁衣。

黎寶璐的嫁衣是提前五個月讓繡坊的繡娘做的,就說九個繡娘整整花費了一百二十六天才完成。

可見其繁復。

反正黎寶璐套上一層又一層的衣服后感覺整個身子都沉重了三分,她覺得要是此時師父要考校她的輕功,她多半會才飛到一半就落下——被壓的,衣服實在是太重了。

妝容畫好,衣服換好,黎寶璐便披著一頭柔順的長發坐在梳妝臺前,等著長公主來為她開梳,這是全福人的工作。

汝寧秦氏的族親,梅氏和黎柳,以及何家,蘇家等秦氏的姻親到時長公主也到了。

一群小姑娘跟著母親祖母涌進來,看到目若明星,顧盼生輝的黎寶璐時紛紛一靜,低聲驚嘆道:“新娘子可真漂亮。”

黎寶璐羞澀的半低頭,微微抿嘴一笑。

梅氏身份在其中最低,本來正有些惶恐不安,見了黎寶璐卻不由松了一口氣,拉了黎柳上前笑道:“寶璐今兒可真漂亮。”

黎寶璐調皮的沖她眨眼,“二嬸,難道我平時就不漂亮嗎?”

“漂亮,只是你今日格外的漂亮。”

黎寶璐抿嘴一笑,秦氏的一位夫人就笑道:“表嬸娘可真愛開玩笑,我聽當家的說您跟表叔一起在清溪書院教書,還以為您跟表叔一樣不茍言笑呢,誰知竟是我想差了,表嬸娘明明就是嬌俏少女嘛。”

此話一出,大家盡皆善意的笑起來,認真去打量黎寶璐,發現她臉上都還留著嬰兒肥,本來年紀就小,這樣一來就顯得更小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端得起先生這個身份,壓得住那群年紀跟她相差無幾的孩子的。

“太太,順德黎氏派了人來,她們想要過來給您請安,不知您要不要見他們。”紅桃湊到黎寶璐耳邊低聲問。

黎寶璐就看向梅氏,輕聲道:“讓二嬸去招呼他們吧,就不用他們親自過來了。”

“是,”紅桃低聲道:“舅夫人陪同長公主過來了,太太,不,小姐,您該準備一下上妝了。”

做頭發也是一個很繁重的工程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