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婚禮 2

顧景云將家里能拿出來的現金都備了聘禮和嫁妝,又把分家所得的田產及鋪面一股腦的塞進了聘禮里送到秦府。

秦信芳看到那份禮單,抽了抽嘴角后無可奈何的象征性著留下一兩樣聘禮,其余的原樣塞回去給寶璐做嫁妝。

于是寶璐的嫁妝就翻了一番。

秦信芳與何子佩又給倆人添了兩個莊子和兩個鋪面,見黎寶璐要拒絕,倆人便道:“你是我們養大的,你要出嫁,我們給你嫁妝本是應該。要不是你們兩個孩子非要單過,我們這半數家產給你們又有何妨?現在這點東西也就給你添妝罷了。”

兩個莊子兩個鋪面的添妝,就是黎寶璐知道他們有錢,此時也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壕。

除了不動產,倆人還給黎寶璐塞了許多古籍字畫和器物,直接把她五十八抬的嫁妝變成了六十四抬。

在瓊州時,錢財于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但回到京城,這反而變成了最末端的需求。

因為秦氏嫡支的所有財產都回到了秦信芳手上,錢多了就變成了身外之物。

他們只有一個女兒,除非妞妞招贅繼承家業,否則,除了給妞妞做嫁妝的那部分外,其余的不是上交給國家就是要交給族里。

即便顧景云是除了妞妞外他最親近的血緣也不可能繼承一星半點。

景云對錢財一向不太看重,而寶璐雖愛財卻很有原則,不然秦信芳早恨不得把錢塞他們口袋里了。

和所有父母一樣,他們恨不得將好東西全留給自家的孩子。

現在好容易有了一個機會,自然不會錯過。

夫妻倆塞滿了嫁妝,開始等著各方人馬來給黎寶璐添妝了,除了故舊親朋,汝寧秦氏,順德黎氏也都派了人來添妝送嫁。

而太子府更是送來了兩抬寶物添妝,太子出馬后,二皇子和三皇子也都派了人來添妝,就連宮中最小的公主都讓人送來了一匣子的東珠。

京中的人紛紛側目,左右搖擺著是否要去湊一下熱鬧,便在此時,太后宮中的內侍便抬了一個大箱子出宮直去秦府,而太后宮中的人后是皇帝及皇后的人。

這下京中的各方人馬再不猶豫,甭管跟秦顧黎三家有沒有關系,反正就是想辦法把東西往秦府送,一定要給黎寶璐添妝。

不過秦府應對這種狀況很熟練,不認識的人一概不接,客客氣氣的將人送走。

收了禮便要還禮,黎寶璐今日要是接了他們的添妝,那便欠下了一個人情,以后是要還的,這于她來說并不是好事。

等添妝完畢,再把嫁妝整一整,此時嫁妝隊伍已經變成了七十二臺。

黎寶璐將那一冊厚厚的嫁妝單子看完,最后長嘆一口氣道:“這才是真正的一朝富貴呀。”

她摸了摸荷包,心里默默的接了下半句,可是荷包也空空如也。

顧景云請了官媒前來商議婚期,顧景云早選定了四月初二的婚期,如今也不過是走程序而已。

而距離四月初二不過還有十六天的時間,他們僅用十一天就走完了納采,問名,納吉,納征和請期五禮,若不是顧景云早有準備,聘禮,嫁妝和成親所用的一切東西都早早備好,他們根本不可能如此快速而有效率的進行這場婚禮。

等到婚期一公布,邀請客人的帖子一發出,不少人都暗中感嘆顧景云心機之深。

眾人這才想到黎寶璐似乎自出了正月后就住到了秦家,再想到年前那段時間皇室頻繁的賞賜顧景云與黎寶璐,眾人恍然大悟,原來緣由在此。

一直戒備警惕顧景云掌權的官員們默默,所以一切都是他們想得太多了?

還是他們想得太少了,竟沒有想到這一點。

就是彭丹也默默地咽下一口老血,合著他白針對了顧景云,他還得咽下血后對管家親切的吩咐,“將給顧府的禮再增厚三層。我是他師伯,本就該比別人親厚一些的。”

“是。”

……

黎鈞正襟危坐,身子前傾,目光緊張且期盼的看著秦信芳道:“還請秦大人成全。”

秦信芳拇指輕輕地滑動茶杯杯壁,淺聲笑道:“我雖沒有兒子,但侄子卻有不少,寶璐與我們的養女不差什么,說起來也算是他們的妹妹,所以由他們背著寶璐出嫁并未有什么不好。”

黎鈞微微有些失望。

“不過,”秦信芳沉吟道:“你說的也沒錯,你是她的堂兄,按理來說由你背她上花轎才是最合情合理的。”

黎鈞眼中重新閃過亮光,滿眼期盼的看著秦信芳。

秦信芳微微頷首道:“那便勞煩黎公子了。”

黎鈞起身給秦信芳行了一個大禮,激動的道:“是小子謝秦大人成全,寶璐她于我們家有大恩,我現在所能為她做的也就只剩下這一點了。”

秦信芳扶起他笑道:“雖然她很小便被抱到我們秦家,但她也是黎氏的血脈,何況當年你祖母那樣疼愛憐惜她,你們兄妹能夠友愛恭敬是好事,我想你祖母泉下有知也該安心了。”

黎鈞抖了抖嘴唇沒說話,祖母去世時他年紀還小,到現在他已經連祖母的樣子都不記得了,但他依然記得祖母對他的慈愛與期盼。

秦信芳見了他的神色微微點頭,雖然黎鴻很混,好在他兒子沒長歪。

秦信芳定下由黎鈞充作寶璐的兄長送嫁,那黎鈞要做的事就多了起來。

四月初一,黎鈞便提前將寶璐陪嫁的喜床喜被等送到顧府,盯著人將新房里的床和被子全換了,其余笨重的家具則放在騰出來的雜物間里。

這些東西第二天都不好抬,所以要提前一日送到,明日只需抬一些小模具就行,外人一看便知他們陪送了什么東西。

而除了這些家具可以用此具象化的表達外,田地鋪子房子等也可用此表示。

比如田地,則要在禮抬上放上一堆土,按照一定比例縮減成田地狀,別人一看就能大概知道陪送了多少畝田地。

鋪子則放個商鋪類的模型,房子則放個房子的模型,可謂一目了然。

結婚前的一個晚上,黎寶璐不知道別人怎么樣,反正她是緊張得不得了,吃過晚飯后她就一直心躁難安,明明已經跟那個人共同生活了十二年,又成親了四年,可這一刻她依然緊張,甚至有些害怕。

黎寶璐不安的在屋里轉了兩圈后實在沒辦法,干脆攤開了紙筆練字。

這是她靜心的法子,以往她一靜不下來就這么干,見效奇快,快時一拿筆心就靜下,慢時寫上二三十個字心也靜了,但今日她寫了三張大字心還是躁動不安。

黎寶璐抓著手中的筆怔怔,不明白她為什么會如此緊張,按說她不該是平平淡淡的接受這場婚禮嗎?

畢竟都“老夫老妻”了。

“咚咚”

黎寶璐蹙眉看向窗口,斥道:“妞妞,你再胡鬧信不信我把你掛樹上去?”

窗外一靜,然后又是輕微的“咚咚”兩聲。

黎寶璐這才無可奈何的過去掀開窗戶,怒道:“妞……”

待看清站在窗下的人,黎寶璐張嘴結舌,第一反應是回頭看室內,見丫鬟們沒被她驚動才壓低了聲音問,“你怎么跑來了?”

顧景云額頭上冒著細汗,正站在窗下笑吟吟的看她,聞言低聲道:“我想你了,忍不住想來看看你。”

月光下,他眉目含柔,嘴角微勾,正淺笑顧盼的看著她。

黎寶璐只覺心跳如擂,一時愣愣的看著他,竟不知作何反應。

顧景云見她呆住便淺笑出聲,手撐在窗臺上一躍便跳了進來,一把抱住她笑道:“你也想我了對不對?”

黎寶璐臉色爆紅。

顧景云捏了捏她的手,轉身將窗戶關上,拉了她進內室,在轉過書桌時微微停步,看了看桌上的大字,笑意更深,“看來你的確很想我。”

黎寶璐順著他的目光看去,臉色更紅,她這才發現她寫的字是顧景云的名字。

滿滿的三張大字全是他的名字。

她伸手要去撕,顧景云卻已經先她一步將紙收了起來,疊好后塞進懷里,他笑道:“這三張字寫得很好,你送我吧。”

黎寶璐瞪他,“你少取笑我,我寫這字時心神不定,連自己都不知道寫什么,怎么會好?你快撕了。”

顧景云狀作恍然,笑吟吟的道:“原來你是下意識寫的我名字,那我更不能撕了,留著以后慢慢欣賞。”

黎寶璐一愣,然后忍不住紅著臉去踩他。

顧景云笑吟吟的跳開,一轉身卻又握住她的手笑道:“是不是緊張得心神不寧?不然怎么寫了這么多字還不能精心?”

倆人一起生活多年,對黎寶璐的習慣顧景云比她自己還了解,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她連著寫了三張不在狀態內的大字。

見寶璐臉色薄紅,顧景云便肯定了心中所想,抱住她安撫道:“我也緊張,一直未能精心,所以我就來看你了。”

“對了,你怎么進來的?”黎寶璐扭頭問他。

顧景云對她眨眨眼,“自然是爬墻,你忘了嗎,我也是跟著師父學過功夫的,我輕功或許不如你,但翻個墻問題還不大。”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