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婚禮 上

大家都驚呆了!

就是長公主也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她看看黎寶璐,又看看何子佩,半響才搖頭失笑道:“你們啊……也好,我從未給人當過全福人,這一次就試試吧。”

這下就是魏老夫人都忍不住羨慕嫉妒的看向黎寶璐了。

何子佩笑吟吟的拉著黎寶璐與長公主道謝,“多謝長公主!”

“是你們有心了,”長公主看著面容還稍顯稚嫩的黎寶璐嘆氣道:“這孩子幼年時過得苦,遇見你們是她的福氣,只望以后她能不辜負你們的拳拳愛護之心。”

黎寶璐微微抬頭,語氣堅定的道:“我和夫君不會的。”

何子佩卻笑道:“能教養她也是我們夫妻的福氣!”

眾人聞言,在心里把黎寶璐的位置又拔高了一成,雖是童養媳,但看秦家對她的看重,和親生的女兒也不差什么了。

而且聽何子佩剛才所言,她和一般的童養媳也不一樣,不僅不是拿出來換銀子,反而還帶了嫁妝,當然,何子佩口中的“大批嫁妝”肯定是有水分的。

最為重要的是,秦家看重她,將她當親生女兒一般,顧景云也喜愛她,就算出身不好,也擋不住她的勢頭了呀。

這一場及笄禮到下午時圓滿結束,黎寶璐跟隨在何子佩與秦文茵身后,顧景云跟在秦信芳身后,一家人把客人們送走。

而客人們則帶走了三個重磅消息。

一是顧景云和黎寶璐要補辦婚禮,黎寶璐要從秦府出嫁,再嫁一次顧景云。

二是秦文茵在這次及笄禮中做了她兒媳的引導人,重新進入她們的社交圈,卻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認可。以后各家的花宴等各種宴席都可以請她參加了。

三是秦氏夫婦極其看重顧景云黎寶璐,不說顧景云,對黎寶璐都像是親生的,謠言說秦信芳可能過繼顧景云,十有**是真的。

隨著客人們的離開,秦府的這場及笄宴傳遍了京城,不少人都知道了何子佩對長公主說的那番話,以前那些鄙夷黎寶璐童養媳身份的雖然心中依然便扭,卻不敢再拿這個暗里譏諷她了。

何子佩都說了,黎寶璐進門時是有嫁妝的,當女兒一樣養大的。

而且,因她執意讓秦文茵做她的引導人,沒人覺得她是想成為秦文茵那樣的人,反倒是覺得她很有孝心,為了婆母,連自己最重要的成人禮都敢拿來搏。

因為在及笄禮上露了消息,而黎寶璐也住到了秦府,顧景云再不隱瞞,光明正大的請了官媒來家,開始準備六禮。

被請來的官媒一臉懵逼,拿著顧景云給的帖子一臉迷茫,已經成過親的兩口子到底為什么還要走六禮?

就算要補辦婚禮,那不該只走后面三禮就行了嗎?都老夫老妻了,你們好意思走前三禮嗎?

顧景云卻很固執,他覺得人生只此一次婚禮,他不愿委屈了自己,也不愿委屈了寶璐。

所以,他目光如鷹一般盯著官媒,“在下請了定國公府的二老爺做媒人,你明日只管來我家,與我等一起去秦府就好。”

官媒只是個不入品級的吏,雖然知道這場婚禮有些怪異,但依然抽著嘴角應下了。

算了,反正娶來嫁去都是你們這些人,你們高興就好。

連御林軍統領都給你們做媒人了,我不過是在中間傳個話,做個官媒罷了,有何不可?

官媒第二日一早便來了顧府,萬鵬特意請了假,還穿了一身挺鮮亮的衣裳來,正低頭笑著與顧景云說話,看見官媒來了便起身道:“好了,我先去秦府,你等我的好消息。”

顧景云淺笑應下,將萬鵬送出大門。

他站在門口看著萬鵬提著一對雁放上馬車,目送他們離開巷子后才轉身回去。

雖然知道納采,問名和納吉這前三禮只是做做樣子,秦府是一定會允下婚事的,但他還不是不由自主的有點小緊張,但更多的是期待。

期待他再次將寶璐迎娶回來。

萬鵬提著一對雁上秦府和秦信芳提親,秦信芳掃了一眼那對大雁,叫人將之拿下去,算是應下這門婚事了,納采的步驟就算走完了。

接下來便是官媒的事了。

官媒說了一通的祝福語,最后笑道:“秦老爺既允了婚事,還請給出小姐的名字生辰,顧家才好卜算吉兇。”

秦信芳便將早準備好的紅帖遞給她,里面便是寶璐的名字和生辰等。

到這一步,問名也算走完了。

一天之內走了兩禮,一切順利,官媒拿了打賞,瞬間覺得這場婚禮也沒什么不好的,因為是鐵板釘釘的事,人家又一塊兒生活了十二年,感情自不必說。

以后只會越來越圓滿的,這于她的名聲來說是只好不壞的。

官媒心情好了,看出兩位大人有話要說,她也不多留,立即起身笑道:“既拿了紅帖,那小的就先退下了,等卜算出結果后再上門來叨擾。”

秦信芳忙讓管家把官媒送出去,萬鵬見他緊張成這樣,不由哈哈大笑道:“你啊你,他們本已是夫妻,你還緊張什么?”

“雖是夫妻,但都是我養大的孩子,直到今日才算是真正的籌備婚禮,我怎能不緊張?”

萬鵬搖頭失笑,“我是不懂你們這些文人心中想什么的,在我看來,他們成親都這么多年了,何必再弄這些虛的?便是要圓房,自家再辦一場小禮便是,何必弄得這么大?”

秦信芳橫了他一眼道:“你也有兒子女兒,換了你兒子女兒成親時只是草草一辦你愿意?”

“那怎么能一樣,你當年不是條件不允許嗎?”

“可我現在條件允許了,”秦信芳道:“清和如同我兒,純熙如同吾女,他們兩個成親,我是恨不得更隆重一些的。”

萬鵬搖頭失笑,“就因為你這私心,朝堂這幾個月來可一點不安穩,皇宮陸續送出這么多賞賜,都以為陛下是要重用清和,結果僅僅是為了他們籌備婚禮,據我所知,昨兒就有不少人家的茶盞砸了。”

秦信芳僅僅只是冷哼一聲。

萬鵬搖了搖頭,并未再說,反正事已成定局,他再說秦顧兩家也不可能取消掉這一場婚禮。

官媒將黎寶璐的生辰八字送到顧景云手里,雖然早已合過八字,但顧景云還是抿了一個笑容,親自將自己的八字拿出來送到護國寺讓方丈親自卜算。

當天結果出來,第二天官媒就領著顧景云帶了禮物上秦府去交換信物定親了。

這個過程實在是快得不得了,兩天就走完了前三禮。

納吉之后是納征,這是要男方送聘禮到女方家,直到這一步,步驟才慢下來。

因為顧景云要打包聘禮。

雖然他的聘禮早已準備好了,但這幾天皇帝皇后和太后等又湊熱鬧時的送了他不少東西,言明是給他做聘禮的。

這些東西他都要加進去,所以禮單要增加,裝東西的箱子也要重新打。

等他弄好便立即選了一個好日子去送聘禮。

太子便帶著陶悟,彭育和韋英杰三人拉了一群權貴子弟來給顧景云壓陣,正好跟趙寧帶著鄭旭,施瑋等人撞在了一起。

兩邊人面面相覷了一下,最后還是師兄弟倆人達成共同意向,分為左文右武,大家一起開路護送聘禮,不過太子還是顧景云攔下了,只能作為旁觀者在場。

顧景云的理由很簡單,“若你也在押送之列,那是該你在前,還是我在前?”

眾人默然,紛紛看向太子。

太子張了張嘴,只能憋屈的下馬退下。

二皇子一樂,立即從旁邊竄出來躍上他大哥的馬,笑嘻嘻的道:“太子哥哥,你不好出面,不如由我替你吧,我也是先生的學生,我讓先生走前面,我退后半步走。”

太子更憋屈了,他看向顧景云。

顧景云瞥了二皇子一眼,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一行人騎上馬分列兩邊,顧景云打馬走在最前面,二皇子退后他半步,之后就是韋英杰與趙寧并列,再往后都是兩排并列向前走,浩浩蕩蕩的往秦府而去。

這場婚禮本就引人注目,這下更是吸引了全城的目光,不說那囊括了全京城青年及少年一代的文武杰出人物,就是光跟在顧景云身后的二皇子都引來了多少視線。

有皇子幫忙押送聘禮啊,這是多大的殊榮?

道路兩邊擠滿了百姓,看著抬著一臺臺聘禮從聆圣街出來的隊伍,大家不斷的發出驚嘆的聲音。

最后京兆府不得不派出大量官兵維持秩序,以免發生事故。

皇帝在宮中都能感受到這份熱鬧,因為蘇總管特意讓人去瞧了熱鬧,每隔一刻鐘便匯報一次。

皇帝輕咳幾聲,喝了一口梨水壓下喉間的干癢笑道:“這下清和算滿意了吧?”

蘇總管笑道:“這還多虧了陛下,不然輿論未必會那么好,更不用說如此熱鬧了。”

皇帝便笑著感嘆道:“那兩個孩子對社稷皆有大功,只是他們要求向來少,現在好容易有一個心愿,朕自然要盡量滿足他們。”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