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融入

黎寶璐低眉淺笑,裝作羞澀的樣子跟在秦文茵與何子佩身邊。

秦文茵微微一笑道:“那你們可晚了十二年。”

“要不怎么說顧侍講運氣好呢,得了那么出彩的媳婦。”萬二夫人拉著黎寶璐的手笑道:“我家芷荷回家常跟我說黎先生如何如何多才,如何如何博識,我之前還不怎么信,覺得黎先生也不過比她年長一歲,怎么就這么厲害?今日一見方知是我坐井觀天了,這天下杰出的人物比我想象的多多了,之前出了一個少年天才顧狀元還不算,現又出了一個這樣杰出的人物,只可惜都沒落在我們家。”

黎寶璐目瞪口呆的看著親切熱情的萬二夫人,何子佩和秦文茵目光掃過站在她身后的萬芷荷,心中了然。

萬芷荷也到了及笄之年,而她的親事還未說定,而長公主的長孫今年十七歲,也未成親。

黃家的權勢和底蘊比之定國公府自然差很多,但他家有兩個好處卻是別人家比不上的。

一是富貴,他們家是國戚,有皇室血脈,此乃貴,黃家有沃土百頃,又有商鋪無數,此乃富。最妙的是他們家人口簡單,這些資產與其他公侯之家比沒什么,但落實到個人身上卻很多,所以黃家雖出仕的人少,權勢不盛,但日子卻比京中的權貴日子好過多了。

二是黃家的家規。黃家是除了秦家外,京中唯二一個明確了男子不得納妾的家族。

當年長公主之所以選擇黃山長做駙馬,這一條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而今,幾十年過去,長公主與黃山長依然恩愛如初。

京中的官眷們嘴上不說,心里羨慕嫉妒的不知多少,所以黃家的男孩一向搶手,據說長公主和黃山長的三個兒子議親時可謂是“腥風血雨”,不少疼愛閨女的人家都想把女兒嫁進黃家。

而今,黃家的第三代總算是開始議親了!

萬二夫人這是看長公主喜歡寶璐,所以才想走她這條路與長公主套近乎。

何子佩知道寶璐對這些不熟,她就接上萬二夫人的話頭笑道:“你也就說著好聽,心里不定怎么想呢,誰不知道你家閨女是京中有名的才女,養了這么一個女兒,心里不定怎么得意呢,偏還來惹我家寶璐。”

“姐姐可冤枉死我了,我是真心愛寶璐,你要不信我把心掏出來給你看看。”

“好啊,你掏出來,嫂子她不看,我看!”靜怡郡主湊上來抱住秦文茵的胳膊,笑吟吟的看著萬二夫人,“萬二夫人快掏,我讓人拿一個白玉碗來盛著,一定不辱沒了你的心。”

眾人聞言哈哈大笑起來,都起哄著讓萬二夫人掏心。

萬二夫人也笑得不行,對靠在一起的秦文茵和靜怡郡主道:“你們姐妹倒來對付我一個,以為我是好欺負的嗎?”

說罷轉身招手叫萬三夫人,“弟妹快來……”

靜怡郡主就一把扯下她的手,笑道:“我可沒欺負你,明明是你看文茵和嫂子老實,拿話哄她們呢,她們老實,我可是J詐的,再不許你逃走,你只管說,這心你是掏不掏。”

萬二夫人被她鬧得笑著直不起腰來,笑道:“你可饒了我吧。”

“要饒你也簡單,”靜怡郡主歪頭想了想便道:“我記得你有一把魯門制的琴,你也知道文茵她酷愛音律,你把那琴舍給她,我今日就當沒聽見你那句話,放你一馬。”

萬三夫人已經走了過來,聞言拍掌笑道:“這個法子不錯,二嫂,這還是你賺了呢,一把琴就贖回了你的心,這筆買賣劃算!”

“去你的,”萬二夫人佯怒的虎著臉道:“我們還是一家的呢,你到底幫誰?”

萬三夫人抬著下巴道:“我幫理不幫親!”

大家立時笑開,萬二夫人也被逗笑,看向秦文茵,打量了她片刻后點頭道:“那琴是我娘家嫂子特意求了來送我的,要說給別人我肯定不舍,但給秦夫人我卻心甘情愿。那琴也就在你手里才不埋沒了。”

秦文茵看了一眼閨蜜便行禮笑道:“我的確愛琴,又是靜怡給我謀的,那我就奪愛了。”

萬二夫人一笑,“我愿意給你奪。”

黎寶璐目瞪口呆的看著貴夫人們C科打諢,第一次直面她們如此活潑的一面。

而隨著此話一落下,氛圍更加和諧熱鬧,大家不再刻意避著秦文茵,也不再刻意找話題跟她搭話,而是自然而然就說到了一起。

黎寶璐心機不夠深,看不透這其中的關聯,但她是半個江湖人,內力深厚,對氣機和氣氛的變化很是敏銳,她清晰的感覺到大家鬧過這一陣后氣氛融洽,之前飄散在空氣中的疏離和小心消散了大半。

黎寶璐都能感受得到,更別說靜怡郡主這樣的人精了,她挽住秦文茵的胳膊,臉上的笑容更加溫和親切,暫時將自己的女兒丟到一邊,專心陪著秦文茵,讓她重新融入到她們這個階層之中。

何子佩見狀微微一笑,她的年紀比她們還打些,另有一個圈子,見她們倆人應付得來轉身便拎著黎寶璐往另一個方向去。

見外甥媳婦一臉懵懂,她就點醒她道:“好孩子,你孝心可嘉,今日是你的成年之禮,又特意給你母親創造了這么一個重新融入官眷中的機會,我們自然不會放過。”

“你李姨跟你母親是好朋友,現在京中除了我們這些家人,也就只有她還念著你母親,愿意為她做這些了。”

黎寶璐一臉尷尬,撓著腦袋小聲道:“舅母,我讓母親做我的引路人是真的愛她的性格,我希望以后我遇到挫折也能像她一樣,我希望成為母親那樣的人,并不是為了創造機會。”

何子佩:“……”

何子佩低頭看了半響這個自己養大的女孩,最后長嘆一聲,摸了摸她的腦袋道:“幸虧娶你的是清和,不然以后你可怎么辦啊。”

說罷又對自己的教育方式產生了懷疑。

難道真是她教育的問題?

為什么教出來的孩子一個兩個都那么的剛烈?

文茵是她帶大的,寶璐也是她帶大的,文茵已經夠剛烈了,所以剛過易折,這些年她的日子可不好過。

而寶璐呢,本來就很有主意了,再向文茵學習,以后不得更剛烈?

難道以后妞妞也長成她們這樣?

何子佩滿腹憂慮,但在轉身看到滿屋的客人后她又收起了臉上的憂色,拉了寶璐過去拜謝長公主。

長公主勞累了半天,正有些困倦,但看見倆人還是揚起了笑容。

她看向黎寶璐,暗暗點頭道:“我老早便知你是個好孩子,但今日一見方知你比我想象的還要好,可惜你許了人家,不然就是搶,我也要搶你來做孫媳婦的。”

跟長公主坐在一起的是魏老夫人等年紀稍大的夫人,聞言都看向黎寶璐,不明白長公主怎么突然這樣喜歡黎寶璐。

黎寶璐也不解,目露疑惑的看向長公主。

長公主并未解釋,而是拉過她的手拍了拍,笑道:“不過你是好孩子,清和也是好孩子,你們兩個配一對正好。而且男才女貌,站在一起甚是養眼。”

黎寶璐就抿嘴一笑,眨眼道:“長公主,不是女才男貌嗎?”

長公主想到顧景云越發昳麗容色,哈哈大笑道:“你們兩個既有男才女貌,也有女才男貌,這才是最為般配的,我還惋惜你過早婚配實在是不該,我那些孫子加起來都配不上你一個呀。”

“長公主快別夸她了,這孩子不經夸,您要再夸下去,她尾巴該翹到天上了。”何子佩笑道:“您要是真愛她,不如她出嫁時來給她做個全福人,也讓她沾沾您的喜氣。”

長公主恍惚了一下才語帶猶豫的問,“你剛才說什么?我好似沒大聽清。”

坐在旁邊的老夫人們也一臉懵*的模樣。

出嫁?

黎寶璐不是早嫁人了嗎?

何子佩就笑著道:“我是想請長公主殿下來給我家寶璐做全福人。”

她頓了頓才解釋道:“您也知道,這孩子三歲多時就到了我家,說是童養媳,但她祖母當年可是陪送了不少嫁妝過來的,不過是因為瓊州貧苦,她祖母怕她長不好,白費了她父母的一番心,所以才送到我家。”

“我當時膝下只有清和一個孩子,又多是他舅舅在帶,不免空虛,就想著有個女孩陪我也好。而且他們兩個孩子當時雖小小的一團,但看著實在般配,所以就留下了。”何子佩悵然的道:“我是真把這孩子當親生閨女,當年清和要出去科舉,需要人陪,也要人照顧,這才不得不讓他們提早拜堂成親。”

“但當時我心里實在不甘愿養了這么大的女兒就這樣嫁出去,所以我連嫁衣都沒給她做,就讓他們拜了三拜而已,就是想著等他們長大了再辦一次隆重的婚禮,才不枉我們在他們身上花費了這么大的心血。也算是我們對兩個孩子的一點癡念。”

何子佩拉過負責低頭臉紅的黎寶璐,拍著她的手和長公主道:“您也看到了,她今日才及笄,我就想著清和歲數也不小了,他們兩個也該圓房了,就趁著這個時機給他們補辦一次婚禮,讓她熱熱鬧鬧的從我這里出嫁。長公主,若說有福氣,這滿京城能比您有福氣的沒幾個,所以我才想求您給她做個全福人,讓我家寶璐也沾沾您的福氣,不知您是否應允。”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