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及笄 下

“好!”秦文茵笑著拉黎寶璐去內室換衣服。

陪坐在長公主身邊的貴夫人們面面相覷,都有些驚疑不定的看向長公主。

秦文茵乃和離之身,雖然與顧家的事不是她的錯,但以她的身份,及笄禮這種飽含祝福和期盼的成年禮她是不應該出現的。

而她們雖嘴上不說,心里多少有些看她不起,不然也不會在秦文茵回京后那么長時間也不邀請她赴宴,除了個別與她關系極好的親朋會上門來看她外,誰不是當她是個隱形人?

長公主也微訝,但她眼神極好的看出離開的倆人是黎寶璐緊緊地牽著秦文茵的手,她不由朗笑出聲,扭頭問何子佩,“文茵在這及笄禮中擔當什么?”

何子佩笑道:“她哪能擔當什么,女賓是您,主賓是我,她也就把她媳婦引來給我們折騰。她年紀小,我可不敢讓她親自上手給純熙披掛插簪。”

長公主微微點頭,含笑道:“再等幾年,等她再大些,再穩重些就好了。”

何子佩頷首微笑,好似她們說的是個十來歲的小姑娘,而不是一個成親后慘遭休棄,后又強硬的將休棄改為和離的中年婦人。

但長公主的這個態度卻讓在場的貴夫人們接受到了一個信息,她不介意秦文茵曾經的遭遇,反而將她當成了一個喜愛的后輩。

黎寶璐拉著秦文茵進內室,一進門就寬衣解帶,將衣裳全剝了,就只穿一身里衣進更衣室換新的里衣。

秦文茵看了一下時間,等她一出來就快速的幫她把頭上的飾品全拔了,一邊幫她散頭發一邊笑道:“看你以后還亂跑不?”

“再不敢了。”黎寶璐急急忙忙的把頭發散了,然后穿上采衣采履便出去。

內室里已其樂融融,大家再見到陪同在黎寶璐身邊的秦文茵時已經能做到面無異色,有人還言笑晏晏的和秦文茵問好。

何子佩看了眼沙漏,起身笑道:“時辰到了,還請諸位貴客就坐。”

貴夫人們忙起身和長公主行禮退下,到外面擺好的賓客位置上坐好。

今日除了秦信芳和顧景云,全場沒一個男的。

而秦信芳充正站在主位上招呼大家入座,大家掃了一眼站在他身后低眉垂眼的顧景云,不由再次感嘆秦信芳對這個外甥的疼愛倚重,竟然愿意擔任黎寶璐“父親”一角。

黎寶璐可是顧景云的童養媳。

何子佩引著長公主從屋內出來,于主賓位置上落座,秦信芳已經知道屋內發生的事了,他內心欣慰不已。

到底是自己養大的孩子,就算不是親的,感情上也不差分毫,知道維護家人。

秦信芳心中激蕩,掃了在場的賓客一眼,她們如今言笑晏晏,溫和莊重,但心內不定怎么輕視他家的孩子。

不論是文茵,清和還是純熙,他們的身份上都有污點,他們不在意,他以前也不在意,但這一刻,他卻是有些在意的。

秦信芳丟掉耗費了幾個晚上才寫就的致辭,向眾人拱手道:“今日是秦某人外甥媳婦黎氏寶璐的及笄禮,秦某很感激諸位親朋能前來觀禮。在下知道,你們當中,除了沖著清和與寶璐的面子外,其余人等皆是看在我秦氏的面子來的。”

“按說,寶璐已經嫁人,這主人該當清和來做。是我和內子不舍,”秦信芳看向東屋,眼神深邃的道:“她自三歲便長在我與內子膝下,一言一行皆是我授,不論是品格還是才華皆是上上等,就算她是要嫁給我外甥,我也不舍啊。”

眾賓客愣住。

秦信芳眼眶微紅道:“秦某與內子是把她當親生女兒一樣養大的,這已經不是在下第一次為家中的女孩辦及笄禮了,可在下依然激動得難以入眠,僅為了禮前的致辭,在下便斟酌再斟酌,連續修改了三日才勉強滿意,可今日看到諸位,在下卻覺得再妥帖的言語也無法描繪我心里對她的祝福,我想,家有女兒者都應該明白在下的心吧?”

眾賓客面色一緩,有的微怔,有的低下頭去,有的則暗暗點頭。

秦信芳按了按眼角,遮掩住眼里的淚意,笑道:“讓諸位客人見笑了,現在及笄禮正式開始。”

何子佩從屋內出來,以盥洗手,站立在西階上,黎寶璐這才被秦文茵引著走出來,賓客席中有片刻的喧鬧,然后又安靜下來。

畢竟之前也只有那幾位身份高貴的貴夫人可以陪同在長公主身邊,知道秦文茵會出現,其余人可還什么都不知道呢。

因此乍然看到秦文茵出現才會那樣驚訝,黎寶璐還真大膽,竟然敢讓和離的婦人為她引路。

或許這是顧景云的想法?

畢竟秦文茵是他娘,而黎寶璐是他媳婦,他要是想讓他娘給他媳婦引路,他媳婦還能不答應?

大家心中驚疑不定,都瞪大了眼睛去盯黎寶璐的表情。

黎寶璐的表情就是緊張。

雖然早早演練過一遍過程,但真正來到時,在眾多賓客的盯視下她還是有些緊張。

黎寶璐跟著秦文茵來到笄者席上,在秦文茵的示意下與眾賓客行揖禮,這才向西跪坐在席上。

何子佩便拿了梳子為她梳頭,長公主這才起身凈手,黎寶璐這才轉向東而坐。

曲維貞端著羅盤上前,上面放了羅帕和發笄,長公主走到黎寶璐面前,含笑吟頌道:“令月吉日,始加元服。棄爾幼志,順爾成德。壽考惟祺,介爾景福。”

她拿起放在羅盤上的發笄給黎寶璐插上,笑道:“孩子,你長大了。”

黎寶璐面色一紅,微微低頭一笑,她的目光不由斜向站在上面的顧景云。

顧景云也正含笑看著她,看見她看過來,還沖她眨了眨眼。

黎寶璐面色更紅。

在場的多是人精,除了些年輕的小媳婦大姑娘沒看到,大家全將倆人的互動看在眼里。

心中對倆人的秀恩愛行徑大加批判,真是不會看場合。

何子佩取過衣袍披到寶璐身上,笑道:“快去換上吧,你長大了!”

秦文茵上前拉過黎寶璐的手,將她帶回內室換衣服。

這一次她不再只是著中衣中裙,而是穿了素衣襦裙,再出來時秦信芳與何子佩已經站在了一起。

黎寶璐跪下對倆人恭敬的一拜,這一拜本是該拜父母的,拜謝他們的養育之恩。

黎寶璐的額頭磕在手背上,半響才紅著眼圈起身,她轉了方向,面朝南方再次一拜,這一拜是拜葬在瓊州的父母,拜謝他們的生育之恩。

黎寶璐起身,并未向東就坐,而是轉身對著秦文茵跪下。

秦文茵一驚,上前一步就要拉住她,何子佩卻攔住她,笑道:“她拜你,你就安心受著吧,你畢竟也養育了她十二年。”

秦文茵就滾下眼淚來,捂著嘴巴扭過頭去。

她怎能心安理得的受著,雖然她是她的婆母,但那些年因為體弱,別說黎寶璐,就是她的親生兒子都未盡到養育之責,她一天都是在床上和室內渡過。

一天也就見兩個孩子兩三次,每次見面時間絕對不會超過兩刻鐘,她怎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她的跪拜?

但黎寶璐已經恭敬的拜下。

等拜完這三拜,黎寶璐這才再次面東正坐,長公主一直面帶微笑的看著,她看了一眼曲維貞奉上來的發釵,那是白玉嵌紅寶石雙結如意釵,不論是白玉還是紅寶石皆為上等,算是難得一見的發釵了。

不過長公主沒接,而是揮了揮手讓曲維貞退下。

曲維貞一愣,這和預演的不一樣,她不由拿眼睛去瞄她老師,見老師正低頭跪坐著并未看見,她想了想便往后退了兩步。

長公主這才從頭上拔下八寶簇珠金鳳釵,走到黎寶璐面前吟頌道:“吉月令辰,乃申爾服。敬爾威儀,淑慎爾德。眉壽萬年,永受胡福。”

何子佩從長公主拔下八寶簇珠金鳳釵時便一驚,但她很快回過神來,心中雖喜,面上的表情卻很沉靜。

她將發笄從寶璐頭上取下,長公主跪坐在黎寶璐身旁,為她簪上發釵。

長公主看了看她頭上的鳳釵,頷首笑道:“不錯,鳳釵更配你。”

黎寶璐對長公主行禮,與何子佩秦文茵一起回內室換曲裾深衣,直到此時,及笄禮才算完。

何子佩將衣服展開給她,笑道:“沒想到長公主這么喜歡你,竟將自己的鳳釵給了你,就憑這個,以后京城貴女中就沒人敢欺負你了。”

黎寶璐笑,“本來就沒人敢欺負我呀!”

秦文茵點著她的額頭道:“別笑嘻嘻的,你明知我們說的是什么,趕緊換了衣裳出去,一會兒一定要好好拜謝長公主殿下。”

“好!”長公主那么大年紀還為她如此勞累,她自得好好拜謝對方。

黎寶璐換好了衣服,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氣,光換這一身禮服她就出了一身的汗,她不由慶幸她的生辰是在三月,不然在最熱的六七月,不知道還能不能活了。

賓客們正在悄聲議論長公主的那根鳳釵,據說那根鳳釵是先太后給長公主的陪嫁,長公主一向愛惜,只有重大場合時才戴,沒料到今日她卻送了人。

看到黎寶璐出來,大家紛紛停下議論,展開笑容贊道:“好俊俏的小娘子,可惜已經嫁人了,不然真想拉回家里去做兒媳婦。”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