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算計

顧景云瞥了一眼妻子,知道她心軟的毛病又犯了,“此事你不必管,既然已經知道是彭丹,我自有辦法讓他再不敢亂伸手腳。我再想個辦法讓其木格和娜仁離開。”

“別,”黎寶璐攔住他道:“讓其木格和娜仁入學本來就是舅舅答應溫敦的一個條件,現在兩國和約剛簽訂,正是互相試探著交往的時候,你一下把他們送來的兩個人都趕走了,韃靼會怎么想?”

黎寶璐再不喜歡她們,也不會讓這件事影響到國家大計。

何況她們也欺負不了她,清溪書院是她的地盤,她在身份上又占她們便宜,就算面對娜仁時有些討厭也并不要緊。

她在這里或許只是趕走了兩個討厭的人這么簡單,但于國家,尤其是邊關的百姓來說卻是一個很重大的影響。

黎寶璐不想做這條因果鏈上的因,不想讓那么多人懷抱的希望破裂,她笑道:“我不管你怎么對付彭丹,你也別管我怎么應對其木格與娜仁好不好?總之我不會在她們手底下吃虧的。”

顧景云蹙眉不語。

黎寶璐就湊到他耳邊道:“你還不知道吧,我剛才差點把娜仁掐死,還威脅得她不敢告訴韃靼的人呢,就這樣,你害怕她能欺負我嗎?”

顧景云驚奇的看著妻子,“她是怎么惹到你的,你竟然掐她!”

顧景云再了解妻子不過,她要不是氣狠了是不會下這樣的狠手的。

而此時,鐘副山長剛領著一個女護衛進入禁閉室,他的目光先掃了一圈娜仁的脖子,見衣領處的確隱隱透著青紫,便抖了抖嘴角。

他拿出寫好的事故認證書,對娜仁道:“因你我語言不通,故未前來問詢,只問了程先生及其他當事人,但你畢竟是其中的重要當事人,因此我還是要對你宣讀一遍,若沒有異議,你便簽字畫押吧。”

鐘副山長一臉的正氣凜然,一點兒也沒讓人看出他在坑人。

事故認證書便是將起因,經過和結果都寫清楚,雙方都沒意見后簽字畫押。

鐘副山長倒也不偏頗歐陽晴幾人,在起因處寫明了她們生了口角,這一點雙方都有責任。

娜仁剛才被黎寶璐又掐又諷又威脅,此時已經冷靜了下來,加上其木格的態度,她知道讓其木格和五王子為自己做主是不可能了。

所以此事她一臉的無所謂,只要對方不栽贓陷害她就行。

娜仁的漢語雖不好,但鐘副山長說的是白話,又刻意放慢了速度念了兩三遍,她也就聽懂了。

見上面沒有污蔑她的地方,勉強都算是實情,她就勉為其難的點頭了。

鐘副山長就將事故認證書平攤在炕上,對才十四歲的娜仁道:“那就簽字畫押吧,就是簽你的名字,然后按一個手印。”

娜仁瞥了老態龍鐘的鐘副山長一眼,依言照辦。

鐘副山長吹干上面的墨跡,慢悠悠的收起事故認證書,指了一旁的女護衛道:“這是我們書院聘來保護女學生的護衛,你雖然是清溪書院的學生,但也是韃靼的郡主,身份貴重,今天晚上你要在此關押一晚,等待我們與你家長商議處理的辦法,因此我們便決定派這女護衛前來照顧你。你有何不便之處就告訴她,讓她去辦。”

娜仁瞥了女護衛一眼,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鐘副山長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女護衛在來前就得了囑咐,見娜仁說話聲音沙啞就道:“娜仁同學,你咽喉受傷了,要不要吃些藥?不然明天只怕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娜仁皺了皺眉,點了點頭。

女護衛便轉身出去,很快就端了一碗藥來給娜仁,娜仁也不懷疑,一仰頭就飲盡,然后苦著臉瞪女護衛,顯然沒想到那么苦。

女護衛就快速的往她嘴里塞了一顆糖,娜仁的臉色這才好些。

女護衛端著藥碗退下,鐘副山長正背著手站在院子里,女護衛忙上前低聲道:“她全喝下去了,并未生疑。”

鐘副山長微微點頭,道:“晚上給她多上兩次藥,務必讓她恢復得快些,明天記得讓她換衣服,言語間再暗示些,別讓她告訴韃靼的人她脖子受傷。”

女護衛猶豫,“她能聽進去嗎?”

誰家孩子受了委屈不告狀?她以為她的任務只是減輕留下的痕跡,讓事情鬧出來時書院的責任能減輕些,誰知道書院竟是要娜仁閉嘴。

鐘副山長瞥了她一眼,淡淡的道:“放心,有人已經做到了一百步,你現在要做的不過是加固,讓她不至于后退而已。”

女護衛聞言沉默了片刻,然后躬身退下。

再回來時手上就捧了一碗肉粥和一碗湯,娜仁咽喉受傷,也只能吃些流食。

女護衛一臉憐惜的看著她,柔聲道:“娜仁同學,你肚子餓了吧,先吃些東西吧。”

娜仁盤腿坐過去,皺著眉頭端起粥,她從未吃過這些東西。

女護衛就柔聲解釋道:“我看你聲音沙啞,吃米飯或面食咽喉都會疼,所以去廚房給你拿了碗肉粥,你沒吃過所以不知道,其實味道很好的……”

這是今天以來對她態度最柔和的一個人,娜仁對她的臉色好了些,雖然眉頭緊皺,還是把東西都吃下了。

女護衛就嘆氣,“雖說同學你犯了錯,但其實書院對學生一向寬容,便是被關在禁閉室里家長也是可以探視的,怎么你的家長卻到了現在也不見蹤影?怎么也該給你送些衣裳吃食來呀。”

娜仁就冷哼一聲,其木格巴不得她死在這里呢,又如何會來看她?

女護衛見狀暗松一口氣,看來她與韃靼派駐京城的人關系不好,不然不會是這副反應,那就好辦多了。

清溪書院發生斗毆事件,傷了六個同學(娜仁也算一個),這起事件不可謂不大,尤其是其中還涉及到了韃靼的郡主,不說清溪書院,就是松山書院也仰長了脖子觀望,就是朝臣們都暗暗關注。

作為駐京城身份最高的韃靼王族——五王子,他一早來到清溪書院不是去班級上課,而是轉道去戒律院。

其木格擔憂她五哥的智商,因此讓溫敦留下的副使跟著一起來,三人一同去找清溪書院的領導。

鐘副山長和黎寶璐早等著他們了,一見面就把昨日娜仁簽的事故認證書給他們看。

五王子其木格:“……”他們沒想到娜仁認錯認得那么痛快,不過這是好事?

兄妹倆對視一眼,暗道:應該算是好事吧?

五王子斂手而立問,“不知書院打算如何處置娜仁呢?”

鐘副山長嚴肅的道:“依照院規,就是開除學籍也不算嚴重的,但念及初犯,她又是鄰國過來的客人,書院便決定網開一面,讓她留院觀察,但處罰卻不能少。”

鐘副山長頓了頓,最后嘆氣道:“也不讓她做什么,就讓她去藏書樓的地庫中整理書籍一個月吧。”

五王子和其木格大松一口氣,只是整理書籍而已,算輕的了。

倆人一起看向旁邊坐著的黎寶璐。

黎寶璐道:“那是戒律院給的處罰,我給的處罰也很簡單,她一人打掃班級一個月。”

這下就是跟著他們來的副使也都覺得清溪書院和黎寶璐給足了他們面子,因此齊齊拱手道:“這是應該的。”

“除此外,她還得去和五位受傷的同學致歉,此事畢竟是她做錯了。”

三人同樣沒有意見,“黎先生放心,我們就是押也會押著她去的。”

“那你們下午下學前再來接她吧,”黎寶璐起身道:“一來書院還有些手續要找她辦,二來我們要應付那五位同學的家長,此時她還是不露面為好,三來,她手臂剛接上,讓她多休息一段時間吧。”

五王子與其木格對視一眼,其木格就笑道:“黎先生,不知我能否去看一下堂妹,她畢竟年紀還小,昨天被關了一晚上,只怕她也嚇壞了。”

黎寶璐豪爽的點頭,“好啊,你去看看她也行,勸她去見五位同學時態度好些,若沒有意外,未來兩年半你們都將在一個班級里讀書學習,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不要將關系弄得太僵。”

“是。”

其木格跟著黎寶璐去禁閉室。

娜仁正抱著被子在睡覺,女護衛盤腿坐在一邊,見門打開,忙起身看過來。

她認出黎寶璐,連忙行禮。

黎寶璐還禮后便帶著其木格上前,看見娜仁抱著被子睡得香甜,就目瞪口呆的問,“她怎么還在睡?”

女護衛就壓低了聲音道:“我試過叫她了,但她不愿意醒,而且早上也沒什么要緊的事……”

其實是昨天晚上她們聊天太晚,娜仁睡得太遲,加上她一向驕橫心大,萬千煩惱不過心,當然睡得香甜。

黎寶璐轉身看其木格。

其木格滿臉尷尬,恨鐵不成鋼的瞪了抱著被子的娜仁一眼,不過見她安全,她還是松了一口氣。

其木格低聲道:“黎先生,既然她沒有醒那就算了,我下午再來接她。”

黎寶璐微微點頭,和其木格出去。

女護衛將門關上,轉頭看著娜仁抱著被子不耐的翻了一個身便上前替她將被子往上扯了扯,正好蓋住脖子。

她脖子上的傷痕已經淺淡了許多,但依然能看得出她被人掐過。

但再喝兩次藥,再涂三次藥膏,想來不出兩天就消了,當初掐她的人應該很注意這一點,所以留的痕跡粗一看很恐怖,但消得也很快。

當然,這也跟他們用藥及時,用好藥有很大的關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