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套話

黎寶璐并不懼她,從包袱里選了一瓶傷藥揚了揚,淺笑道:“過來,我幫你上藥。”

如此輕視的態度徹底激怒娜仁,“你就不怕我父王問罪?要知道你要殺我的證據就在我的脖子上。”

剛才黎寶璐幾乎將她掐死,此時脖子上漸漸浮現出兩只青紫的手印,很容易便能看出她剛才經歷了什么。

黎寶璐卻不在意的笑道:“哦?是我要殺你?不是你趁著我上藥時不備想要殺我,我防守時留下的印子嗎?我因顧慮兩國關系,雖然氣惱,卻依然放你一條生路,還很貼心的要給你上藥呢。”

“你!”娜仁瞪圓了眼睛,“你顛倒黑白!”

“這屋里只有我們倆人,你覺得韃靼和大楚的臣民會信你還是信我?”

娜仁張大了嘴巴,她雖然沖動易怒,但也知道自己在眾人心目中的印象,黎寶璐真要那么說,只怕就是她父王都不會相信她說的話,誰會相信黎寶璐要殺她呢?

她通紅著眼睛道:“也不會有人相信我要殺你的,我沒有理由要殺你!”

“你當然有,”黎寶璐似笑非笑的看著她道:“你從不掩飾對我的厭惡,你以為大家看不出來嗎?你跟黑罕的事又不隱秘,大家隨便一查就查出來了,還需找什么理由?”

娜仁一驚,“你怎么知道?”

傻子,當然是你說的了!

黎寶璐一臉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對她招手道:“過來上藥吧,再等下去一會兒你該說不出話來了,那等到戒律院的先生們來詢問,到時你要是說不出話來,可就沒法為自己申辯了。”

娜仁瑟縮了一下。

“我既然收手了,自然不會再動手。”黎寶璐沉靜的看著她,等著她慢慢挪過來。

娜仁恨死黎寶璐了,卻又對她懼怕不已,在她身上,她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恐懼。

她們已是生死之仇,偏她還能如此風淡云輕的要給她上藥,做出一副慈師的姿態來。

黑罕說得不錯,楚人奸詐,肚子里的彎彎繞繞太多,比心眼,他們韃靼怎么可能比得過?

他們就應該用武力征服他們,可是,娜仁看了一下黎寶璐,論武力她也比不上黎寶璐啊,剛才雖是她不察才一下被她掐住脖子,但她竟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可見她不是花架子。

最主要的是,是她抓了黑罕!

連黑罕都不是她的對手,何況她?

黎寶璐轉著藥瓶等她決斷,津津有味的看她眼珠子亂轉,一臉糾結。

娜仁回過神來時就見黎寶璐正好整以暇的看著她,她感覺脖子更疼了,而且喉嚨干疼得說不出一句話來。

想到一會兒還要面對一幫啰嗦的老師,她只能挪上去讓黎寶璐給她上藥。

不過或許是因為被掐住脖子的陰影還在,她一直往后躲,時不時的瑟縮一下,一臉戒備的看著黎寶璐。

黎寶璐毫無所覺般給她的脖子抹了一圈藥,還特體貼的給她倒了一杯茶,估摸著她緩過勁兒來后才問,“你是因黑罕才厭我,還是還摻雜了其他的原因?”

娜仁沖她翻了一個白眼,上了藥之后脖子涼絲絲的很是舒服,加上喝了水,她感覺好了一些,因此啞著聲音道:“你本身就很令人討厭。”

黎寶璐點頭,“那看來我們屬于兩看相厭的狀態,那你為何還要到我的班級來?”

娜仁坦言,“為了給你找麻煩。”

“你們韃靼和顧大儒歐陽尚書交好?”

娜仁一臉茫然,“顧大儒和歐陽尚書是誰?”

黎寶璐緊盯著她的神色,見她不似作偽,就道:“不是他們施壓讓書院把你們安排進我的班級的嗎?”

“我不認識他們,”娜仁蹙眉道:“我請的是彭首輔……”

娜仁說到這里咬住嘴唇,“嚯”的抬頭看向黎寶璐,“你詐我!”

黎寶璐聳肩道:“孩子你想太多了,這是我的地盤,而你初來乍到,人手不足,要查你們跟誰接觸過再容易不過,今天是我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來不及查才不知道是誰安排的。可過了今天,叫人去查一查自然就能知道是誰在背后運作,只不過既然可以問你,我何必再白費那個功夫?”

黎寶璐表現得太過淡然,娜仁沒發現她的破綻,一想也是,這里是大楚的京城,顧景云和黎寶璐跟皇室要好,耳目眾多,要查她的事再容易不過。

她和黑罕的事不就沒瞞住嗎?

這么一想娜仁也不再裝模作樣,道:“我請的是彭首輔,那什么大儒和尚書我可不認識。”

黎寶璐點頭,“那看來那兩位是彭首輔去請的了。”

黎寶璐瞥了她一眼道:“你來京城不過粗粗三個多月竟然就跟我大楚的首輔這樣要好了。”

“你別給我亂扣帽子,”娜仁不屑的道:“我跟你們的首輔不熟,只不過有共同的目的罷了。溫敦表兄說他不喜歡秦信芳和顧景云,而我討厭你和顧景云,你們楚人不是有一句俗語,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嗎?”

娜仁嫌棄磕磕絆絆的漢語,直接用韃靼語跟黎寶璐交流,嘲笑她道:“你們楚人就愛爭來斗去,要不是有他幫忙,我肯定進不了你的班級,自然也不會給你添這許多的麻煩了。”

黎寶璐看著她笑道:“聽說你們韃靼內亂死了不少的人,而今再看你和其木格公主的關系似乎也并不和睦啊。”

說楚人愛爭來都去,難道韃靼國內就一片和睦嗎?

娜仁臉色陰郁的盯著窗口,從那里可以看到外面一道身影正走來走去,不用想那就是其木格。

黎寶璐將傷藥收拾好,盤腿坐在炕上,好整以暇的撐著下巴看她,“你討厭我,正巧我也不喜歡你,但現在你是我的學生,我是你的老師,除非你退學,否則將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們就要共處。”

“你知道的,我不會任你在書院內胡作非為,而我也不會明著打擊報復你,那么問題來了,我們該如何和平共處呢?”

娜仁瞪大了眼睛看她,眼中甚是驚奇,她們不是仇人嗎?為什么她既能若無其事的給她上藥,還能一副與她促膝長談的模樣?

話說她們就算不拔刀相向,也應該是相看兩厭,最起碼不理對方吧?

黎寶璐假裝沒看到她驚奇的眼神,繼續道:“不如我們坦誠的談一談,將各自的討厭對方的點都說出來,然后尋求一個解決的辦法,哪怕我們再相看兩厭,至少也要達到一個平衡,不能在人前露出來,如何?”

“我為什么要聽你的?”

“因為我是你的老師呀,”黎寶璐笑道:“你惹惱了我,我會忍不住罰你,除了打手心,我還擁有罰你打掃書院,清理茅廁等權利,你該不會想要一直被罰吧?其實你只要退學就好了,我管不到你,你也不必再受院規所縛,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你少騙我,我要是退學一定會被送回韃靼,我才不上你的當呢。”

“那我們開始吧,開始談一談我們厭惡對方的理由,我先開始,”黎寶璐收起臉上的笑容,挑剔的看著娜仁道:“我很不喜歡你,因為你一見面就討厭我,你蠻橫又無禮,視人命如草芥,我跟你是從三觀上就不和,所以我討厭你!”

“三觀?”

“哦,就是世界觀,人生觀和價值觀。”

娜仁:“……”娜仁有聽沒有懂,但這不妨礙她知道黎寶璐為何討厭她。

既然她都這么不客氣了,娜仁自然也不會客氣,她同樣厭惡且挑剔的看向黎寶璐道:“我更討厭你,因為你狡詐如狐,不是好人!”

這可不是黎寶璐想要得到的答案,她挑眉看向對方道:“從何看出我狡詐如狐?”

娜仁冷笑,“要不是你使了奸計,又怎么可能抓住黑罕?黑罕可是我們韃靼的勇士,是大將軍,他武功高強,馬上功夫和箭術更是厲害,要不是你耍了奸計,成為階下囚的就是你和顧景云了!”

“韃靼跟大楚有和親的意向,所以韃靼送你和其木格公主來便表明你們二人是和親的人選,而你還這樣光明正大的維護黑罕,不怕我們大楚有意見嗎?”

娜仁臉色一紅,然后一青,她憤恨的瞪著黎寶璐道:“你少幸災樂禍,要不是你們抓了黑罕,黑罕怎么會得娶阿蓮娜那個病秧子?明明上次那達慕大會上是我收到了黑罕送的寶刀。”

黎寶璐目瞪口呆,半響才道:“黑罕看著年紀挺大的了,他還沒成親嗎?”

“他的正妃早死了,本來應該是我繼任的,”娜仁滿眼陰霾的瞪著黎寶璐,才平復的情緒又激動起來。

黎寶璐:“……請恕我拙笨,我想不通我跟他娶誰有什么關系?”

“怎么沒有?”娜仁漲紅了臉,又恨又悲的瞪著她道:“要不是你抓了黑罕,他母親怎么會讓他娶阿蓮娜,以此為條件讓阿蓮娜的大哥求溫敦表兄一定要保住他?要是沒有你,去年秋天他就該回去迎娶我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