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九章 沖突

黎寶璐點頭,溫和的道:“萬芷荷同學的各科成績都不錯,不懂的你可以請教她,盡快趕上來,若有不解的問題也可以在課下問我。”

“班里的同學都是很友好的,要好好與她們相處,若有了矛盾也不要吵架打架,可以告訴老師,老師幫你們調節,”黎寶璐聲音很溫柔的對倆人笑道:“清溪書院有很多院規,一會兒我會給你們一冊院規,你們拿回去好好的記下,切記不要觸犯。”

“觸犯了會怎么樣?”娜仁挑釁的看向她。

黎寶璐微微一笑,更加溫柔的道:“清溪書院也曾有皇子與公主入學,他們若觸犯校規同樣會按校規處置,輕則扣除學分留級,全院批評,重則開除學籍。當然我看得出娜仁同學并不是很想讀書,或許你巴不得觸犯院規離開也不一定,對此我也是很歡迎的。”

其木格:“……”

娜仁瞪著眼看她。

黎寶璐直接不理她,轉頭與其木格道:“我們兩國好容易和談,我自然也希望兩國友誼長青,但如果貴國郡主執意挑釁,我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豬羊。”

“另外,我希望你們記住,在書院里我是先生,你們是學生,而在大楚,尊師重道是基本的道德準則。”黎寶璐笑瞇瞇的看向娜仁,“而我要教你的第一課除了尊重老師外,還有最基礎的課程,我知道你聽不懂我們的上課內容,你的水平根本就上不了我這個班,但你既然來了我就要對你負責,我們便從最簡單的認字開始吧,一會兒我會給你布置一些功課,我上課時你就自學吧。等下課你有不解的問題可以問你的同窗,放心,以你的水平,歐陽晴足可以解答你所有的問題。”

其木格抬頭看向黎寶璐,她確定她沒有感覺錯,黎寶璐在打擊娜仁。

娜仁已經氣得去瞪她了,黎寶璐眉眼帶笑的回望她,目中隱含挑釁。

這樣的“刺兒”就不該去順著她,越順這刺兒就越扎人,不說拔掉刺兒,起碼她得讓她學會不亂扎人。

誰也不是她親爹娘,任她扎著不吭聲。

黎寶璐將倆人打發回教室,嘴角諷笑的看著倆人的背影,她倒要看看把她們塞進來的人想要做什么。

其木格一把拽住娜仁,蹙眉道:“娜仁,你最好別惹事,不然惹惱了我,我真的會讓五哥送你回去。”

娜仁一把甩開她的手,冷笑道:“你嚇唬誰,把我送走再送布仁來嗎?你是想把我韃靼的面子放在地上踩嗎?其木格,別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沒骨氣,面對大楚人卑躬屈膝,你想嫁給太子,我可不想。要討好楚人,你自己去討好吧。”

“你!”其木格紅了眼眶,只是見大家都偷偷瞄著這邊,她只能壓下脾氣斥道:“我是為了我們的國家好,娜仁,我不論你想做什么,但我絕不容許你做對韃靼不利的事,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娜仁的臉色有些難看,冷哼一聲甩開她就走。

其木格深吸一口氣,見大家都看著她,她便努力擠出一個笑容對大家笑笑,這才走進教室。

萬安荷目光炯炯的盯著她的背影,湊到鄭丹耳邊道:“你聽得懂她們在說什么嗎?”

鄭丹將算學書合上,揉了揉眼角道:“聽不懂,她們說的應該是韃靼語,我并未學過。”

萬安荷點頭,“我猜也是,嘰里呱啦的一句都聽不懂,但我還是能看得出來她們吵架了。”

萬安荷摸著下巴道:“只是被先生叫出去一會兒就吵架了,看來先生的分化策論進行得很順利啊。”

鄭丹睜開眼睛,很是驚奇的看著萬安荷。

萬安荷摸著臉蛋兒問,“怎么了,是我臉上有奇怪的東西嗎?”

鄭丹看了她半響,緩緩搖頭道:“不是,而是我真確感受到了一句話。”

“什么話?”

“人不可貌相,更不能輕視任何一人。”

萬安荷滿頭霧水的看著她。

鄭丹則已經收回目光低頭看著桌上的算學書了,黎寶璐將其木格姐妹分開,估計班里大部分同學都猜到了其用意,只是沒想到一向以缺心眼著稱的萬安荷也能看明白。

黎寶璐回到課堂上,先交給娜仁一本三字經,教了她幾個字后才開始上課。

娜仁憋屈不已,很想將手中的書扔了,但碰上黎寶璐的目光時她又有些膽怯。

這和自己預想的根本不一樣,她來這里是想跟黎寶璐找麻煩的,她討厭死她了!

結果卻反而被她鎮住,還要做她最討厭的事——讀書!

娜仁盯著《三字經》上的字,怒火滿滿的積累起來。

黎寶璐上完算術課便把歐陽晴叫來,叮囑她道:“娜仁是新學生,又是韃靼人,她的漢話不好,你多幫助她一些,若有困難就來找老師。”

黎寶璐頓了頓后認真的叮囑她,“不要跟她起沖突,她是草原人,弓馬嫻熟,會一些功夫。”

歐陽晴笑,“先生放心,這是書院呢。”

在書院里吵架的都少,更不要說打架了,歐陽晴并不擔心這點,何況她與人為善,又怎么會跟同學打架呢?

歐陽晴是班里情商最高,管理能力最好的學生,黎寶璐見她信心滿滿,也微微一笑,放心的將娜仁交給她了。

至于萬芷荷并不用她過多叮囑,因為她看得出其木格是真心想要融入班級之中的,那是一個很努力的小姑娘。

努力的人是不會故意給人添麻煩的,所以她并不用特意叮囑跟她結對的萬芷荷。

黎寶璐放心的回辦公室,下午她并沒有課,她在回家和留校間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決定留校。

那兩個女孩剛入校,她便多操心一些吧。

于是黎寶璐轉身去找顧景云,跟他去食堂吃過午飯后就揮手告別。

顧景云皺了皺眉頭,他們相處的時間不多了,那些學生竟然連她的空閑時間都要占!

“我下午沒課,翰林院的工作也做完了。”顧景云目光炯炯的看著她。

“那你回去看看師父他老人家在干嘛,昨兒他問我要了一千兩銀子,我還沒來得及問他要去干什么用呢。”

顧景云抿了抿嘴,只能轉身離開。

黎寶璐揮了揮爪子就回校舍休息。

書院給她們撥了三間校舍,一間校舍里有四張床鋪。女先生們中午若是不回家可在此休息,有時過于忙碌,晚上要加班時也可留宿于此。

因為她要跟顧景云同進同出,所以她雖在這里有床鋪卻很少在這里休息。

好在校工們很盡責,她的床鋪一直保持整潔。

此時整間校舍里只有她一人,想到下午沒課,她干脆合衣睡下,打算睡一個長一些的午覺。

只是感覺剛剛入夢,一片嘈雜聲便遠遠傳來,黎寶璐眉頭蹙了蹙,然后“突”的睜開眼睛跳起來。

她有些迷糊的看著對面的床鋪,等反應過來這是哪兒時外面的嘈雜聲已經越來越近了,她甚至聽到有人在喊“黎先生”。

黎寶璐面色一變,立即掀開被子下床,才打開門便見萬安荷領著幾個女同學焦急的朝這邊跑來。

黎寶璐蹙眉問道:“出什么事了,這時候你們不是應該在上課嗎?”

萬安荷哭出聲來,指著東邊道:“先生您快去看看吧,娜仁把好幾個同窗都打傷了,結果程先生一急將娜仁的胳膊給卸了,她現在正叫囂著要殺了程先生呢。”

黎寶璐面色一變,“去醫廬請徐醫女。”

說罷身形一閃便快速的朝演武場飛去,萬安荷等幾位同學瞪大了眼睛看黎寶璐消失的方向,半響才揉著眼睛道:“媽呀,剛才我是眼花了吧,我竟然看見黎先生飛起來了。”

“不,你沒眼花,我也看到了!”

萬安荷同樣張大了嘴巴,但她很快反應過來,一跺腳道:“快去找徐醫女!”

“你二姐不是去找了嗎?現在她說不定已經拉著徐醫女去了。”

“那也得去找,反正醫廬離這兒也不遠,去看一眼才安心。”

大家聞言也是,紛紛朝醫廬跑去。

而此時,黎寶璐已經飛到了演武場,演武場里正在上健體課的同學全部圍到了左上角。

黎寶璐飛躍過去,正看到歐陽晴等幾個詠梅班的女學生正躺在地上,十幾個女生正背向她們的將她們圍在中間,呈保護之勢,

而程先生面色蒼白的站在一邊,他身邊站了好幾個健體先生,正目含怒氣的瞪著娜仁。

娜仁正在發火,快速的用韃靼語在說著什么,其木格攔著她,她們四周正圍著一圈男同學,盡皆戒備的看著倆人,將女生都攔在了身后。

黎寶璐面沉如水的掃了他們一眼,轉身便往歐陽晴等人那里去。

“黎先生!”萬芷荷看到她,眼眶一紅,幾乎熱淚盈眶道:“我們先生來了!”

大家紛紛看向黎寶璐,就是程先生都不由紅了眼眶,又是委屈又是小心歉疚的看向她,黎寶璐徑直走向歐陽晴,圍著她們的女學生紛紛讓開一條道兒。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