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八章 調換

梅副山長也猜出黎寶璐是被人坑了,但黎寶璐只是一女先生,誰會請一位大儒和一個尚書出面就為了給她找不自在?

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要針對的還是顧景云。不論是黎寶璐還是顧景云,梅副山長對他們的印象都不錯,所以他才給出這個提示。

其木格與娜仁是韃靼送來準備和親的公主,收她們做學生,重了不行,輕了也不行,更別說黎寶璐跟韃靼還有仇。

遠的便是先帝獵場被刺案,當時救下先帝與當今,阻止一場變亂的就是她。

近的則是被抓送回京城,使韃靼處于談判劣勢的黑罕等人,這仇可不小,往詠梅班里投放這么兩個屬性兇殘,身份高貴的敵對分子,黎寶璐能好過?

黎寶璐不好過,顧景云會罷休?

梅副山長用腳趾頭都知道有人這是要隔山打牛,黎寶璐便是那座山,她身后的顧景云才是目標。

而以顧景云的心智和秉性,黎寶璐要是受了欺負,他不定會做出什么事,為了他的書院以后不至于出大亂子,梅副山長低聲叮囑黎寶璐,“師生間若有矛盾,你做先生的要冷靜相讓,實在不行來找老夫,老夫給你做主。聽說清和負責的前朝史冊要準備定稿了,這段時間一定會很忙吧?”所以不是大事就不要跟他訴苦了。

梅副山長巴巴的看著黎寶璐。

黎寶璐無語的看著他,她就這么沒用嗎?

“副山長放心,我好歹是她們的先生,尊師重道乃入校生第一要學的規矩。”黎寶璐心中哼哼,她們都上趕著要做她的學生了,她怎能不收?

反正她的身份天然就有優勢,且她自認不論是武力還是智力都不會差,難道還會在兩個小姑娘手下吃虧?

最要緊的是詠梅班上下全是她的人啊!

她們是哪里來的自信到了她的地盤上還能欺負她的?

雖然有點坑,但黎寶璐還是接受了,和梅副山長揮手告別就回去拿著書本去上課。

開學后第一節課都是班主任的課。

黎寶璐磨了磨牙,再次接受這個坑后雄赳赳氣昂昂的趕赴戰場了。

詠梅班里安靜一片,三十位同學都老實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目光卻總是朝坐在后面的其木格娜仁身上瞄,然后擠眉弄眼的和同窗們用目光交流。

靠窗坐的同學看到遠遠走來的黎寶璐便輕咳一聲,大家瞬間挺直腰背坐好,只是眉眼間的官司一點也沒少。

其木格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們擠眉弄眼到面目扭曲,而黎寶璐一踏進教室,她們立即直視前方,坐姿端正。

她心中一驚,抬頭看向黎寶璐,沒想到她與她們一般年紀,卻能震得住這么多人。

剛才她可是深刻體會過這些大楚的貴族女學生有多驕傲的,看到她和娜仁進來,大家只是靜靜地看著,并不與她們打招呼。

明知道她和娜仁身份尊貴,但教室里的人,哪怕是身份最低微的五品小官的孫女也依然可以坦然的面對她們,目光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敬畏。

其木格垂下眼眸,挺直了腰背坐在最后一張桌子上,而她身旁的娜仁卻挑釁的看著她,眼中滿含譏諷。

黎寶璐將課本放在桌子上,直接略過她與大家笑道:“老師很高興能在新學期里再次看見你們而沒有一個缺席,經過上一個學期的學習和相處,我想大家彼此間都有了了解,也有了深厚的情誼。我希望以后我們三學級詠梅班能夠永遠相親相愛,共同進步。而這個學期,我們還迎來了兩位新同學。”

黎寶璐笑吟吟的看向其木格,招手道:“請兩位新同學上來做一下自我介紹,讓全班同學認識一下你們好嗎?”

其木格看著黎寶璐的笑容緩緩的吐出了一口氣,還好,黎寶璐顯然不打算與她們交惡。

其木格起身,順便把不情愿的娜仁也給拽起來了。

倆人走到講臺上,其木格用流利的漢語自我介紹道:“大家好,我叫其木格,是韃靼的四公主,以后我會與大家共同學習,請大家多多指教。”

說罷拽了一下娜仁,娜仁臉色并不好看,但在其木格的迫視下還是用拗口的漢語道:“我叫娜仁,是郡主!”

黎寶璐等了片刻,見她沒下文后才眨眨眼率先鼓掌,“讓我們歡迎其木格同學和娜仁同學。”

看到黎寶璐鼓得起勁兒,底下的學生也紛紛“啪啪啪”的鼓掌。

黎寶璐壓下掌聲,笑瞇瞇的對倆人道:“你們剛來,只怕會對書院不適應,而且課程可能也趕不上,我安排兩個人帶你們好不好?”

說罷點了歐陽晴和萬芷荷的名字道:“你們二人分別帶娜仁和其木格,這個學期暫且做同桌。”

歐陽晴和鄭丹對視一眼,皆有些不舍。她們同窗半年,感情已經處出來了,不過她們也知輕重,不會給黎寶璐拖后腿,因此很快就開始搬東西換同桌。

萬芷荷與萬安荷同樣對視一眼,萬安荷萬般不舍的抱著她的胳膊道:“二姐,我舍不得你!”

萬芷荷抽了抽嘴角,低聲道:“你是舍不得我,還是舍不得我的作業?”

萬安荷:“……二姐,我是真的舍不得你。”

萬芷荷抽了抽胳膊,抽不出來,就抽著嘴角道:“你新換的位置就在我左下角,一轉頭就能看見我,所以你到底有什么舍不得的?”

“那怎么能一樣?”萬安荷嘟囔道:“同桌才是最親密的,而且萬一先生上課的時候叫我回答問題,我答不出來怎么辦?”

所以這才是你戀戀不舍的原因吧?

萬芷荷磨牙,用力將胳膊抽出來,瞪了她一眼道:“趕緊把你的書搬走,鄭丹的成績比我還好。”

“可是她一定不會幫我的,她就是個書呆子。”

萬安荷萬般不舍,眼淚汪汪的看向黎先生,想要她收回成命。誰知道一抬頭就看到黎先生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目光了然,萬安荷打了一個寒顫,像是淋了雨的狗崽子一樣垂著腦袋老老實實的收拾東西。

黎先生一定是知道她平時抄二姐的作業了。

萬安荷與鄭丹同桌,便坐在第一排第二桌,而娜仁跟歐陽晴坐第一排第一桌,萬芷荷位置不變,依然是第二排第三桌,其木格成了她的新同桌。

其木格抬頭看著娜仁的背影,半響無語。

她沒料到黎寶璐會讓她們姐妹分開,想到娜仁的性格及漢語水平,她心內一陣擔憂。

她不怕娜仁被人欺負,以她的脾氣從來只有她欺負別人的份兒,別人還欺負不到她身上。

她擔心的是沒有她看著,娜仁會欺負其他人。

在入學前她特意了解過,能夠考入清溪書院女院的,至今還沒有一個平民女子,也就是說現在就讀于清溪女院的學生都出自官宦人家。

不是官n代,就是富n代,至少能夠從小請得起家教,讀得起書才能考進來。

而他們韃靼現在勢弱,表兄費盡心機的讓她進書院讀書,一是為了借顧景云接近太子,好讓和親落到實處。二則是為了經營人脈,這些同窗朋友,她們的娘家,以后的夫家都將是一筆寶貴的人脈資源。

可如果娜仁把她們全得罪了呢?

其木格有些頭疼,或許她應該一開始就阻止她也跑到三學級詠梅班來上學的。

實在是太失算了。

座位調配好,黎寶璐微微一笑,這才把課本拿出來開始上課。

其木格知道中原的知識體系比他們國家的要健全得多,知識也更深奧,雖然不一定有用,但她還是努力認真的去聽。

她看了萬芷荷一眼,學著她將課本翻開。

娜仁則正好相反,她現在也就勉強能聽得懂漢話,復雜一些,語速快一些的她就懵逼了,更不用說看漢字了,基本上是它們認識她,她不認識它們,所以黎寶璐講課的時候她就瞪著一雙大眼睛盯著黎寶璐,心里盤算著怎么給她找麻煩。

其木格偶爾瞥見她的眼神,額頭青筋跳了跳,生怕她當堂做出失禮的事。

好在娜仁一直安安靜靜的坐著等到下課都沒有動作,其木格松了一口氣,不過她不覺得是娜仁變好了,只有可能是她還沒想到好辦法整人。

黎寶璐合起課本,對大家微微點頭道:“下一節課是算學,大家提前預習一下吧。”

她對其木格和娜仁招手道:“你們兩個隨老師出來一下。”

娜仁“騰”的站起來,嘴角含笑的跟上去,其木格見狀連書也不收了,連忙追出去。

黎寶璐在院子里的一棵桃樹下站住腳步,對跟過來的倆人問,“你們能跟得上課程嗎?”

娜仁抬起下巴挑釁的看著她道:“你說的話我一句都聽不懂,你覺得呢?”

黎寶璐點頭,同情的看著她道:“可以理解,聽說你連漢字都沒有學全,直接從啟蒙班的水平跳到了三學級,聽不懂是正常的。”

她扭頭看向其木格,問道:“你呢?”

其木格心一跳,認真的道:“目前能夠跟得上,只是很吃力。”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