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六章 畫展

正月十三,清溪書院大門大開,校工們在校門口搭了兩張桌子收錢售花。

花是很普通的紅色紙花,上面蓋了清溪書院的徽章,獨一無二,五文錢一朵花,一人只得一朵花。

拿了花便能進入清溪書院賞畫,可將花投給自己最喜歡的一幅畫。

正月里大家都很清閑,除了吃喝就是玩,現在有了一件這么好玩的事,不說清溪書院的學生,就是松山書院的學生都跑來湊熱鬧,花五文錢進去欣賞一下清溪女院的畫藝。

而清溪書院是很難進的,其他書院的學生難得有此機會,也紛紛跑來圍觀。

他們考不進清溪書院,平時清溪書院管理又嚴格,很難進去一游,現在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大家自然不會錯過。

而平民百姓尤甚,只是五文錢而已就能進入大楚數一數二的大書院參觀,就是沒有畫展看他們也愿意啊。

因此這一天來的人特別多,一半是沖著畫展來的,一半則是沖著清溪書院來的。

畫展全部布置在女院這邊,地上的白雪被人掃到梅花樹下,遠遠望去白雪映紅梅,加之今日陽光晴好,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映著這寒雪紅梅別有一番滋味。

而木墻就布置在路邊,一幅幅精選的畫便掛在木墻上,在陽光下更顯工筆。

本沖著清溪書院來的人也不由被這些畫吸引去目光,紛紛前去圍觀。

木墻邊每隔五十步便設一張桌子,有兩個女學生守著,上面擺了些茶水和筆墨紙硯,她們要負責為游客解答,保護畫作,還要監督投票情況。

若有游客留下點評或筆墨,她們也要收好,點評之后要留給被點評的畫作作者,而筆墨會由書院處理。

順著木墻往下走,便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的一面也掛滿了畫作,才走進走廊便有兩個身著月白色山水潑墨校服的女學生齊齊行禮,讓到一邊讓游客進入。

過了走廊便是一片開闊的草坪,正面是教室,此時草坪上便用木墻蜿蜒隔開一片空間,木墻兩面都掛了畫作,走在木墻內幾近迷路。

鄭旭順著木墻往里走,才走出四十來步就有了岔路,他探頭往岔路一看,差點與迎面而來的人撞在一起。

鄭旭剛要道歉就聽到一聲熟悉到他想揍人的輕笑聲。

施瑋搖著扇子笑,“沒料到在這兒能看到鄭兄,鄭兄何時對畫也這么感興趣了?”

鄭旭沖他翻了一個白眼,看向他身旁的趙寧,“我來的時候看到一路上招待的都是女學生,怎么趙兄等不去幫忙?”

趙寧笑道:“學妹們卯足了勁兒要做出一番成績來,我們哪敢去搶功?鄭兄一路走來覺得如何?”

鄭旭嘆氣,“雖略有不足之處,卻已經很好了,聽說此次活動是女院一手操辦的?”

鄭旭身后的小姑娘嘟嘴,“哪里有不足之處?我覺得比你們書院之前辦的詩會還要好。”她委屈的瞪著鄭旭道:“都是你,要不然我當初就來考清溪女院了,我的畫也很好的。”

鄭旭:“……瑤瑤!”我的好妹妹呀,別忘了你現在是松山書院的一份子,在對手面前這樣真的好嗎?

鄭瑤剛進松山書院一個學期,松山書院男院對女院的排擠尤為尖銳,她對松山書院本就沒有多少歸屬感,此時看到清溪書院對女院的看重,又看到好幾個朋友一臉驕傲的引導游客,身上散發著她從未見過的自信,自然羨慕不已。

不知道她能不能轉院。

鄭瑤在心里想著,施瑋卻已經“唰”的一聲合上扇子,高興的邀請她,“鄭姑娘也覺得我們清溪書院好?那何不轉學過來呢?實不相瞞,這次畫展便是趙兄的師娘一手主持的,據我所知,以后這樣的活動只會多不會少,而我們書院的山長也很支持,我看鄭姑娘就是一個多才多藝之人,若能來我們書院……”

鄭旭氣得一把捂住他嘴巴,怒道:“挖墻腳挖到我跟前來了,施瑋你別太過分。”

施瑋拿扇子拍他的手,“是你們書院不濟,留不住學生,難道還能怪我們書院太過優秀?”

鄭旭一把搶過他的扇子,朝著他的腦袋就抽去,“到底是我們書院不濟,還是你巧舌如簧?少裝模作樣的,大冷的天,雪還沒化呢你就拿著扇子裝模作樣,你怎么不干脆躺雪里去?”

趙寧拍掌,“鄭兄其他話說得不對,這句話我卻是最贊同不過,要不是不忍心,我早把他埋雪里了,他拿著扇子裝模作樣也就罷了,一扇那風全跑我這邊來了。”

便是鄭旭正忙著恁人,此時也不由大笑起來。

施瑋從鄭旭魔爪中逃脫,瞪著趙寧道:“你到底是哪一邊的,竟然看著我被人欺負。”

趙寧背著手搖頭晃腦道:“我幫理不幫親。”

“你們在干什么?”朱芳華跑過來,氣得掐腰道:“誰許你們在這里打鬧的,要是碰壞了畫怎么辦,要玩出去玩。”

跟朱芳華搭檔的萬聽荷也跑過來,看到三個青年男子在此不由微微紅臉,但還是緊盯著他們道:“書院門口貼了畫展規矩,你們沒看嗎?不能在畫作附近打鬧,以免損壞畫作,你們要玩出去玩。”

鄭旭和施瑋趙寧連忙拱手道歉,想要退出去,只是一連轉了三條道都沒出去。

鄭旭:“……你們清溪書院好大的手筆,這是做了幾道木墻?”

就是施瑋都覺得不可思議,他們竟然在木墻圍成的道路里迷路了!

趙寧卻不由想到了凌天門里的那些陣法,他:“……”

趙寧輕咳一聲,道:“放心,應該不是什么難的陣法,我們留意兩面木墻上的畫,應該能找到出口。”

鄭旭和施瑋悚然一驚,“陣法?這木墻用了陣法?”

他們以為只是因為分道太多,而兩邊又太過相似,所以他們才會迷路,竟然是因為陣法嗎?

“應該是陣法吧,”趙寧遲疑著道:“進來之前我曾在走廊上看過,雖然這片木墻很大,但其實也只在草坪這一塊地上,便是再節省空間也不可能擺很多,我們會迷路自然是因為陣法。”

最要緊的是,這次活動是他師娘負責的,他可是知道顧府里的花園也用上了陣法,此時老師和師娘都正是對凌天門的陣法著迷的時候,在這里用上陣法也沒什么稀奇的。

后面的鄭瑤聽得眼睛發亮,拳頭微微攥緊,她要來清溪書院,一定要來!

……

黎寶璐換了便服,讓顧景云也換了細綿布衣,倆人借著寬大的袖子遮擋,偷偷摸摸的牽了手去逛畫展。

雖然都是十來歲的小姑娘畫的,但其中亦不乏好的畫作,來的人多少都懂得欣賞,有一人發現好的畫作,呼朋喚友之下便有不少人跟著去圍觀。

黎寶璐個子還矮,踮起腳尖看了一會兒發現看不到便丟下這幅畫,轉身拉著顧景云興沖沖的看別的畫去了。

顧景云隨著她走,不時點評兩句,倆人便慢悠悠的逛到了盡頭,前面只有一面兩米多寬的木墻,正安放在一株海棠花樹下,這里因為畫作少,又是盡頭,因此人煙罕至。

不過倆人悠閑自在,并不趕時間,因此手牽著手走到那面木墻下……

“咦?”黎寶璐好奇的伸手去翻上面掛著的牌子,“五學級牡丹班徐三娘。”

她抬頭認真的去看這幅畫,蹙眉道:“畫是好畫,但我看著很傷心。”

這是一幅山寺寒梅圖,圖上的紅梅綻放,像滴血一般,一個身穿緇衣的女子正透過半開的窗戶看著外面的世界,一雙眼中似乎含著烈火,想要透過那一簇簇紅梅看到什么。

明明是出家人的打扮,卻擁有一頭烏黑的青絲,黎寶璐伸手想要摸摸她的眼睛,卻在碰觸到畫時想到這樣會弄臟畫作,連忙收手。

顧景云背著手靜靜地站在她身邊,見她蹙眉不語便道:“她不想被束縛在廟宇中,或許她不愿被世俗規矩所限,能上五學級的女學生年紀必定不小,畢業后便要準備嫁人了。”

“她的畫不錯,怎么會被放在這里?”

展出的位置也是有講究的,雖然黎寶璐只負責帶著人搭建場地,懸掛畫的任務由畫藝老師負責,但這樣畫技超群的畫應該放在前面才對。

顧景云不在意的道:“她有心反抗卻又無膽氣走出那一步,自然不敢把這畫放在前面,這應該是作者自己的要求。”

“既然她自己都沒有膽氣走出那一步,你何苦去糾結?”顧景云可沒那么多的善心,他牽住她的手轉身就走,“走吧,我們去別的地方看看。”

黎寶璐也只最后回頭看了一眼畫便走,正如顧景云所說,畫上的人連大開窗戶的膽氣都沒有,她又何必為此傷心擔憂?

只是心情到底受了些影響,忍不住會去想畫這幅畫的小姑娘面對的是怎樣的困境。

顧景云見她心情低落便不動聲色的轉了道彎,帶著她去了最大的一塊展區。

那里此時正聚集了不少人,大家正圍在一起爭論哪幅畫好,情緒激動得差點打起來。

黎寶璐循聲看去,見幾個少年正面紅耳赤的互相對峙,她的那些傷感思慮立即煙消云散,睜著一雙亮晶晶的眼睛好奇的看看他們,又去看看掛在墻上緊鄰的那兩幅畫。

難怪他們會為兩幅畫吵起來,因為那兩幅畫不僅同畫的是百鳥朝鳳圖,且還同樣是工筆畫,妙的是意境全然不一。

眼見著兩幫少年快要打起來了,顧景云扭頭問正看得津津有味的黎寶璐,“不去攔一攔嗎?”

“不用,有志愿者呢,我今兒就是一游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