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雄心

作為本班畫藝社的社長,萬芷荷跟其他班同樣愛好畫畫的同學很熟悉,而且大家私底下也常聚會,所以她一找一個準兒。

一聽說黎先生要展出她們的畫,小姑娘們都興奮得不得了。

“是要比賽嗎?”她們沒聽說過畫展,卻知道書院有各種比賽項目,畫便是其中一種。

聽父母們說以前他們念書時書院就常舉行這類比賽,讓大家拿出一幅最得意的畫作出來評比,分數最高者可入書院記錄,很是光榮。

萬芷荷也不太懂,懵懂道:“先生沒具體說,讓我來找你們選出幾個代表來,下學后再統一商議。”

“可是書院都快要放假了,現在還來得及辦嗎?這可不是一件小事。”

萬芷荷沉默,跟來的萬四卻對黎寶璐很有信心,驕傲的道:“我們先生自有辦法,你們只管聽著便是。”

除了詠梅班,牡丹班和海棠班的同學外,其余人等都有些不服氣道:“她再厲害也只跟我們一般大,難道還能讓書院特意給我們辦一場畫展?”

萬四哼道:“我們先生年紀雖小,人卻厲害得很,這次考試,她教的史學和算學是成績最好的。”

眾人一噎。

“安荷!”萬芷荷警告的看了她一眼,對大家笑道:“小妹無狀還請大家見諒,不過她說的不錯,我們黎先生的確很厲害,她既叫了我們去商議,那多半是已經有了眉目了,不如我們先選出代表來,下學后取聽聽先生她怎么說。”

“也好。”

代表并不難選,一個班倆人,十個班也才二十個人,因為課時一起上的,大家私底下也常交流,誰的水平如何一目了然,就是有分歧的,公開投票就是,簡單明了。

二十個人很快選出來,到了下學的時間大家紛紛跑向詠梅班。

今天大家來拿成績,明天書院會開大會,全校師生聚在一起總結今年的學習所得,但因為成績單和試卷發得早,放學時間也很早。

此時不過才過完午休時間,黎寶璐撐著腦袋在書桌上點了點,聽見最后一個老師也發完了試卷便喝了一口濃茶慢悠悠的往詠梅班去。

黎寶璐只是想借女院的一個院子辦一個小畫展,讓大家都可以欣賞一下大家的畫,給出一些意見,鼓勵大家對畫藝的堅持和熱愛。

前世大學時他們學校就經常這么干,每周在廣場上不是畫展,攝影展,便是刺繡,棋藝等各種小比賽和展示,感興趣的同學都可以去看。

她曾經作為書法愛好者跟著社員們一起擺過那些展品,知道社員們的心理,只要他們寫出來的東西能夠有人欣賞,他們就會很高興,然后得到動力。

她希望這群孩子也是這樣。

可再聽聽她們現在討論的,黎寶璐就發現她的心還是太小了,小姑娘們的世界多廣闊呀!

“黎先生,畫展只是展出我們的畫,不評比優劣嗎?”

“若要評比優劣,那該請幾位先生一起來評比?”

“黎先生,不知可否容許我家人前來參加,若他們知道我的畫在書院展出一定會很開心的。”

“要是有人要買我的畫怎么辦,到時若不愿割愛豈不會得罪人?”

“若只有我們三學級的同學參加,那勝者多半在萬二和徐五之間決出,她們倆的畫技最好,我覺得沒有懸念的比賽不好,還是多請些人吧。不知學長學姐們可否有興趣。”

“若是學長學姐們也參加比賽,那我們還有勝出的希望嗎?”

大家嘰嘰喳喳,滿腹憂慮。

臺上的黎寶璐:……小姑娘你們想太多了,本老師沒想讓你們比賽,只是給你們一塊地方給你們把自個的畫掛出來給大家欣賞一二呀。

不過你們的提議不錯,如果加入比賽的性質的確要好很多。

黎寶璐聽著底下的議論已經發展道:“……這一次我們清溪書院女院勉強勝松山書院女院一籌,若是能在畫技上也壓她們一頭,那明年京城第一女院的位置便非我們清溪書院莫屬了。”

黎寶璐:……好有志氣!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黎寶璐輕咳一聲,打斷她們的“雄心壯志”,道:“畫展并不是立即開,我理想的時間是在元宵前后,我會盡量說服書院出借地方給你們,對于你們的提議,我認為很有可行性。”

見小姑娘們的眼睛唰唰唰的亮起,她便輕咳一聲道:“不過我們是第一次辦這個,還是以穩妥為主,所以跟松山書院比試什么的還是不要想了,飯要一口一口的吃,路也要一步一步的走,我們先將這第一步邁好,剩下的路才能走得安穩。”

“關于剛才你們提的,以比賽的形式展出畫品很好,那么你們認為該如何評比畫品呢?只其一,其二,參賽的資格,剛才你們意見不一,本來我只想針對三學級的畫藝社同學,但剛聽你們所言,這個畫展的確是小了,那現在就由你們設定參賽的條件。其余細節你們也都可以討論,然后記錄成冊,明日上學后交給我,由我和先生們統一商議后再最后做定。”

黎寶璐一笑,指著外面的太陽道:“現在是未正二刻(下午兩點半),距離明日上學還有八個半時辰,我想這點準備時間足夠你們討論了吧?”

小姑娘們傻眼。

黎寶璐鼓勵她們道:“剛才你們討論得就很好,再靠譜一些就能寫成冊子呈給我了。給你們兩個提示,一、辦一個比賽性質的畫展需要注意的方面,你們可以假設自己為參展人和觀展人,其中各需要注意什么。二、書院以前也辦過類似的比賽,在藏書樓里應該有類似的記載,你們可以去參考一二。”

黎寶璐笑瞇瞇的道:“距離藏書樓關閉還有三個半時辰哦。”

小姑娘們驚叫一聲,紛紛蹦起來匆匆和黎寶璐行了一禮就往外跑,一點兒也不在乎儀容儀態了。

萬芷荷跑了一半才想起來,“哎呀,忘了拿借書證。”

大家又手忙腳亂的跑回去翻書包。

藏書樓里的東西很多,關于書院的歷史記載更多,想要在那么多資料里找出舉辦畫藝比賽的資料簡直難如登天。

尤其還限定了時間。

書可以外借,但這些資料卻只能在藏書樓里看。

二十個小姑娘跑進藏書樓里滿頭大汗的尋找資料,管理員可不會管她們,只要不亂拿亂放,毀壞書籍,大聲喧嘩,他一般是閉著眼睛裝死的。

包括你們問他問題,他只會睜著一雙無辜的眼睛看著你們根本不會給大家任何答案。所以小姑娘們只能靠自己。

書院的資料一共占了一層樓,從底部排到屋頂,除了歷代學生有明確的標注外,其余的都是一排排放在架子上,得靠大家自己去尋找分類。

一個時辰很快過去,大家一無所獲。

萬安荷放下手中的資料,欲哭無淚的仰望書架,她到底為什么要厚著臉皮假裝自己畫藝超絕的留下旁聽?

她應該跟三姐一起出去玩兒的。

萬安荷思緒一頓,眼中大亮,蹦下梯子就跑到萬芷荷身邊,低聲叫道:“二姐,我們可以叫同窗來幫忙呀!她們肯定還在書院里玩。”

今天下學早,過了明天大家就要回去過年,也要跟著家里人忙碌起來,所以學生們下學后不愿意回家,而是相約著在書院里玩。

現在要找她們也容易得很,只管往風景好看的地方去,一逮一個準兒。

萬芷荷目光一亮,低聲和身邊的倆人商議過后就道:“我和五個人去找人,剩下的人繼續留下找,找到后就盡量拿紙筆記下,等晚上我們回去再統一商議。”

萬芷荷和其他四位同窗分做兩隊,兩個方向去找人,約定兩刻鐘后不管能不能找到人幫忙都要回到藏書樓門前。

學生們果然都還在書院里,幾十個做一堆,或是聊天,或是做游戲,或是彈琴下棋作詩,總之風雅得很。

萬芷荷她們一說要幫忙大家就紛紛圍上來,聽她說了原委眾人眼睛便一亮,“也就是說你們元宵前后我們書院要辦一個畫藝比賽?你們先生有幾分把握?”

萬芷荷自信的道:“我們先生姓黎,你覺得她說的有幾分準?”

眾人目光一閃,黎寶璐的大名和顧景云一樣響亮,大家對視一眼,紛紛道:“我們愿相助,我知道山亭上還有些同學,我去幫你們叫她們下來。”

說罷轉身就走。

于是,萬芷荷就領著一堆女學生往藏書樓走,一邊走隊伍還一邊壯大,等到了藏書樓時她身后已站了將近一百的學生。

見狀,藏書樓的管理員額角的青筋抖了抖,最后一閉眼睛當沒看見。

小姑娘們對藏書樓和管理員都很敬畏,雖然人多,但進入藏書樓時誰也沒敢發出大的聲響。

大家輕手輕腳的走在書架之間翻找,除了翻書的聲音就只有大家偶爾壓低了的討論聲。

另一隊的人也很快帶回來一群人,人多力量大,在兩百多位女同學的努力下,大家總算找到了相關記載。

大家也機靈,立即選出寫字最快的幾人去記錄,總算趕在藏書樓關閉前把幾個小本子抄了下來。

大家出來時太陽已經快要下山,竟比往日她們回家的時辰還要晚了,但小姑娘們卻很興奮,低低的歡呼起來。

萬芷荷將本子合起來,對代表們道:“大家不如讓人回家報了信,今天晚上便住在我家吧,我們一起商議出一個章程來,明日還呈給先生。”

代表們商議了一下,點頭應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