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明路

一般童養媳相當于夫家買來的,別說嫁妝,連她整個人都是夫家的。

但寶璐不一樣,當年祖母萬氏雖不得已送她去顧家為童養媳,但其實是陪送有嫁妝的。

一對手鐲,幾錠銀子和四本醫書。

薄的很,卻是萬氏能拿出來的全部東西,寶璐這些年吃的用的自然不止這些,但那些東西除了那幾錠銀子被黎寶璐用了外,其余東西都還保存完好。

包括那一對銀鐲。

黎寶璐從未想過自己的嫁妝問題,因為他們家的錢都是她管著的,她也從未把自己跟顧景云分開來,于她來說,她賺的錢是顧景云的,顧景云的自然也是她的。

嫁妝與顧府的產業有什么區別嗎?

顧景云道:“沒區別,但我就想給你名下添些產業,讓人不非議你。”

“你會在意別人的非議?”黎寶璐斜眼看他。

顧景云一本正經的點頭,“在意,非議你就是不行。”

他將手中的東西退給她,笑道:“好了,來選選吧,我放出風聲半月有余才得了這些資料,其中有兩處完整的莊子,三處零散的田地,京中的鋪子向來緊俏,沒人出售,便是有我們也很難搶得過別人。”

“我仔細算過,在京城買鋪子不劃算,不如全部買地,然后到保定一帶買些鋪子出租,或做些小生意,那邊的鋪子要便宜許多。”

黎寶璐翻了一下資料,有些頭疼起來,“得去實地看看吧,只是看紙上描寫看不出優劣來。”

顧景云一看就知道她又犯懶了,伸手取過,“算了,還是我給你選好吧。”

他將資料丟到一邊,伸手將她整個人抱入懷中,低聲笑道:“再過一個多月就是除夕了,各家的年禮要準備,去年我們在外,所以沒進宮,也逃掉了許多宴席,今年肯定沒這么好的運氣了,明兒你叫人來家里給大家做兩身新衣,除夕那晚我們是要入宮參加宮宴的。”

黎寶璐抓住顧景云搭在她腰上的手,臉色微紅,自從那天晚上挑明了要補辦婚禮后顧景云就總瞅準機會抱她,只要倆人獨處就一定動手動腳。

黎寶璐掰了掰他的手,見掰不動,只能認命的放任他,順著他的話點頭道:“好,明日我讓紅桃去吩咐繡坊的人,等我們下學回來就量尺寸,選樣式。”

顧府要做新衣服,不僅主子,就連下人們也都要做兩套。

不過這個花銷并不大,因為除了下人們的布料要到布莊購買外,主子們所需的布料都是自家出。

且要購買的布料還都是從自家的布莊里買的,成本價,便宜得很。

而自家出的布料則來源于皇宮和秦文茵相送。

顧景云簡在帝心,皇帝知道顧家分給他的產業不好,所以時不時的找借口給他些賞賜。

賞什么呢,金銀很少,因為賞多了金銀內庫總管和大臣們也會有意見的。

于是都是賞的綢緞絲錦,擺件器物。

而自從黎寶璐求旨重開女學后皇后就更喜歡她了,皇帝賞,她也跟在后面賞。

她賞的就更有針對性了,各種珠寶首飾,錦緞華綢,就這個月皇后就賞了她兩次,每次的東西都很少,并不引人注目,但積少成多,可以說,黎寶璐進京這么長時間,她就沒在首飾和衣服上花過多少錢。

她曾經誠惶誠恐的推辭過,但皇后說得很直白,“這些東西都是先帝時下官搜羅來堆在內庫的,陛下后宮嬪妃少,所用不多,任由它們堆在內庫也是浪費,說不得還會損毀壞爛,不如賞給有功之人。”

黎寶璐笑,“娘娘,我哪有什么功勞?”

“怎么沒有?”皇后一本正經的道:“你進宮來本宮便高興,這不就是功勞嗎?再有,你是教書先生,育人有功,我覺得你當賞便賞你了。”

總之就是找各種理由給黎寶璐送東西。

但黎寶璐總覺得心難安,因為她雖比一般官眷進宮勤,也表現得和皇后很親,可實際上她們真的不怎么親。

至少黎寶璐從心底里不覺得她們是可以那么親近的人。

顧景云見她惴惴不安就笑道:“娘娘既賞你,你就只管安心收下吧。”

“娘娘為什么對我那么好呢?”黎寶璐低聲問,“就因為我曾經救過陛下和太子?但陛下也給了我三個承諾,那份情算還了吧。”

“不止為這個。”皇后又不是愛黎寶璐愛得深沉,當然不可能平白無故的給她送禮,顧景云含笑道:“她是為了陛下。”

“陛下有意用我,只是礙于先帝的圣意一直不好和眾臣開口,我婉拒了。”顧景云輕聲笑道:“我覺著教書就很好,沒必要每日趕早去上早朝。陛下或許覺得我是免他為難才拒絕,所以……”

“何況,皇后也沒說錯,先帝奢靡,內務府搜羅了不少奇珍異寶,上行下效,地方官每年都給陛下上貢,各種金銀珠寶,綾羅綢緞,器具擺設都有,當今和皇后都不是奢靡之人,自他們入主皇宮后,不僅沒從內庫里往外搬東西,反而收起皇宮里東西往內庫里塞。那些東西或許價值連城,但卻很難換成金銀,也就只能賞給臣下了。”

皇帝和皇后這樣賞賜給顧景云和黎寶璐,不僅出自于感情和愧疚,也是想要清庫存,反正一些不十分貴重的東西都要賞出去,與其賞給別人,還不如賞給他們喜歡的人。

顧景云笑道:“不僅你我,舅舅這一年也得了不少賞賜,好在每次東西都不多,價值也并不令人矚目,不然早鬧得沸沸揚揚了。”

黎寶璐這才安心收下皇宮里給的賞賜。

賞賜多了,她就專門騰出一間大房子來放,因為賞賜的布料是按照季節來的,所以她哪個季節的布料都不缺。

她不會做衣服,出了錢雇繡坊的繡娘做就行,材料她來提供,所以傭金根本不貴。

因為天氣越來越寒,黎寶璐便打算給顧景云再做一件狐裘披風,此時正蹲在庫房里翻找上次皇后賞她的那些狐皮。

黎寶璐從箱子底下翻出狐皮,看著已經占了三分之一房間面積的箱子樂滋滋的道:“哪怕有一天我們沒錢了,只把這些東西拿出去或賣或當,我們的日子也能過得很好了。”

倚在門框上的顧景云:“……我就那么沒出息,連你都養不活?”

“我是怕我花太多,”黎寶璐對他討好的一笑,蹦到他跟前道:“這不是看著一屋子的東西有感而發嗎?”

顧景云點了點她的額頭,掃了一眼屋里的箱子,微微點頭道:“不過你說的沒錯,這些東西價值可不低。”

所以他決定了,寶璐的及笄禮和他們的婚禮都邀請皇帝和皇后參加,那兩位可是大戶。

于是,繼秦信芳夫婦和秦文茵白一堂后,皇帝是第六個知道他們要補辦婚禮的人。

皇帝:“……”

皇帝沉默的看著顧景云,半響才清了清嗓子道:“你年紀大了,的確應該圓房了,打算開幾桌家宴?到時候我把皇后和幾個孩子都帶去。”

“回陛下,臣的婚禮不僅要請家人,還要請同僚朋友,故場面會有些大,陛下若想去那就得提前準備了。”

所以你是真的想隆隆重重的辦一次?

“像你那大徒弟的一樣?”

顧景云點頭。

皇帝有些心塞,幾乎可以預料到此事傳出去大家要怎么議論了,他提醒道:“清和,你成親有多久了?”

“陛下問的是哪一次?”顧景云淡定的抬頭望著他道:“若是論律法上的婚姻關系,那應該是三年多了,翻過年入春就四年了,那時臣要出瓊州,純熙要跟著,便不得不改籍入良,所以里長才同意出具婚書。”

“若論民間的婚姻關系,那就是十一年前,翻過年便十二年了,當時黎家祖母送她來我家,明言要給我做童養媳,其實那時候兩家就應該出具婚書,正式結親的,只是里長為了多得些稅銀就沒出具婚書。不過以民間習俗來看,她那時也算是我妻子了。”

“而若論婚姻事實,”顧景云臉上依舊風淡云輕,不過耳朵尖卻微微泛紅,他淡淡的道:“那我們就還未有,因為我們沒圓房,而等這一次婚禮之后,我們自然就有婚姻事實了。”

皇帝:“……”

皇帝正斟酌著如何打消他這個有可能會被人取笑的念頭,一抬頭就見側首邊的蘇總管對他擠眉弄眼。

皇帝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這才發現顧景云紅通通的耳朵尖。

皇帝心中一樂,之前的顧慮頓消,他哈哈一笑,爽快的點頭道:“好,那你去準備吧,選好了日子告訴朕,朕親自去給你祝賀。”

顧景云微微一愣,他還以為要費一些勁兒才能說服皇帝呢,畢竟,他不同趙寧,他成親都快四年了。

不過他很快開心起來,若有皇帝出面,那他這場婚禮只會更完美。

顧景云一揖到底,謝道:“謝陛下隆恩。”

皇帝此時才發現顧景云也只是慕艾的少年,開懷的揮手道:“你還要去請皇后吧?去吧,去吧。等選定了日子告訴朕,朕和皇后給純熙添妝。”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