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壓力

太子默然無語,老師豈止能猜出一二,他完全就全部知道好吧。

大家都覺得他只是四品侍講,又被先帝親自“關照”過,一輩子止步于此,沒有實權。

但作為太子老師,他要教他政事,不免要用到實例,一些他不能決斷的朝政他也會請教于他。

就是有時候父皇都會召他問政,所以他雖無實權,其實卻一直在影響著朝政。

宮里朝上的消息他也從未斷過,這幾放他假期,雖是借口大師兄的婚禮,卻未免沒有讓他多休息的意思。

所以他想,以老師的聰慧他肯定什么都看出來了,只是不挑明而已。

別人問他,他或許不會多言,但師娘問,他是一定不會瞞著師娘的。

太子瞄了一眼黎寶璐,搖頭一笑,算了,便是告訴她又如何,連老師都沒開口勸他。

太子幽幽地開口道:“父皇讓我監國,今年除夕也將由我主持百官宴。”

“這不是好事嗎?”黎寶璐說到這里微微一頓,臉上的笑容慢慢收起,“陛下剛登基一年,他總不至于猜忌你,所以,是他的身體……”

李安情緒低落,微微點頭道:“入秋后父皇便有些咳嗽,雖未惡化,卻一直拖著未好,冬至后天氣漸寒,他的咳癥卻越發嚴重了。之前我只在父皇身邊幫忙處理一些朝政,但這段時間,父皇已將大部分朝政都交給了我……”

突然接過此重擔,李安內心的欣喜并沒有多少,更多的是對父皇的擔憂和對未來的茫然恐懼,加上這時候大家對他的態度突變,也讓他一時適應不過來。

和先帝時期的奪嫡亂斗不一樣,李安在帝國繼承方面可以說是極其幸福的,因為他的繼承權一直很明確。

他爹是太子時,他是太孫,嫡長子,底下兩個弟弟與他年齡相差很大,不僅沒有競爭性,還因為四皇子一系的緊逼,他們一家人異常團結。

他爹是皇帝時,他是太子。

新皇登基發喪先皇后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冊封皇后,也不是冊封功臣,而是冊封太子,將他的地位鞏固下來。

并且他一當上太子便理直氣壯的跟在父皇身邊處理朝政,名正言順得不得了。

而底下兩個弟弟還在文華殿苦逼的讀書,朝中根本沒有奪嫡之風,而鑒于新皇的身體,大家都覺得太子將來繼承皇位是妥妥的。

除非皇帝找到神醫神藥,能夠再活二十年,到時或許會有變化。

所以大家都很巴結太子,但這種巴結是矜持的,大部分人都拿捏了一個度。

而這次皇帝偶感風寒,引發咳癥,不過是讓太子監國,他身邊的人瞬間變了態度,從宮女太監侍衛到朝臣,再到他身邊的親近之人,他們全都誠惶誠恐的對他。

那種態度他最熟悉不過,是對君父的態度。

顯然,大家都私心里都覺得皇帝可能熬不了多久了。

太子又氣又難受,偏偏還發作不得,因為他們不過是更加討好他罷了,并沒有明說。

除了對他父親的擔憂外,還有身處高位的那種孤寂感,只是一個預兆,他便感受到了高處不勝寒,就連他最親密的妻子面對他時都多了三分小心。

如果他真的登上了那個位置呢?

加上朝政的重擔完全壓在了他的肩膀上,李安壓力倍增,心中就像堵著一塊巨石一樣的難受。

算起來老師算是對他態度還算正常,沒怎么改變人,所以他才趁著趙寧婚禮的契機跑出來。他本意是想跟老師倒一些苦水,讓他開解一下自己。

不過貌似老師沒這意思,領了他進后院后就把他丟在這里不管了。

于是李安更加郁悶了。

加之看到顧景云對趙寧的親密,心中更是跟倒了醋壇子一樣的酸。

明明該是他先拜師的,明明他們之前的關系更加親密的,還有患難與共的交情,同病相憐的經歷,為什么最后是趙寧當了大師兄,是他跟先生最親近呢?

黎寶璐:……

說到底就是爹病了,環境突變,生活和工作雙重壓力無傾訴之人,于是他抑郁了。

黎寶璐對著他也不知該怎么勸,因為她不論說什么貌似都是錯的。

他是君,眾為臣,君臣有別,臣敬君沒什么不對。

他既想要君的威嚴,又想讓臣像對平常人一樣對他是不可能的。

不說別人會不會精分,難道你最后不會由此變得喜怒無常嗎?

威嚴是對著絕大部分人的,平常人只能對某幾個特定人,以作為他吐槽,開解心事的對象。

目前適合的人選有他親娘——皇后娘娘,他媳婦——太子妃,他的某個紅顏知己——側妃妾室等,他的老師和他師娘。

黎寶璐放下茶杯,大方的點頭道:“好了,我不告訴別人,你還有啥心情不好的方面一并說了吧。”

太子:“……師娘!”

“我是認真的,”黎寶璐看著他道:“又安,你是未來的皇帝,這一步你遲早要踏出去的。我現在能給你的建議就是好好照顧陛下,讓他的身體得到最好的照顧,讓他心情愉悅,如果病情依然不能好轉,那就聽天由命吧,至少你一直在努力。”

“對于國事,你現在不過是提前做‘君王練習’罷了,內閣閣老們都不是擺設,六部的官員也都有能力,要真覺得壓力大就把工作丟給他們,你再一點一點兒慢慢的去適應。”

“至于眾人態度的變化,”黎寶璐嘆息一聲,看著他道:“人是不可能一成不變的,人對人的態度自然也一樣。你小時候調皮搗蛋,陛下可以直接把你拖過來就打屁股,現在還能嗎?他們也是一樣的,你的身份,性格在變,別人對你的態度自然就變。”

“就是我和你老師,一個內宅婦人,一個教書先生,每日見到的人他們的態度也都不一樣,何況你?熬過最初的那一陣就好了,不過,”黎寶璐壓低了聲音道:“你現在還只是監國的太子,不論他們對你什么態度,你首先得定位好自己的位置。”

黎寶璐說的這些李安自然也都能想到,只不過他心慌意亂,心情抑郁,不想去想,也不愿去想罷了。

現在先是傾訴半天,心情略好,再被如此開解,他也能冷靜下來思考了。

不過他還是忍不住想問,“師娘,在你和老師心里是我比較親近,還是大師兄比較親近?”

黎寶璐:“……”

黎寶璐憋了半天,最后無奈的苦笑一聲,“你這是吃你大師兄的醋?”

李安微紅著臉不說話,卻堅持的看著他。

黎寶璐就好笑,“這就和小時候你父母問你是喜歡父親多一些,還是母親多一些一樣讓人為難。”

“可還是會有個親疏的,”李安紅著臉道:“師娘不必誆我,我是知道的,就算不好宣諸于口,但其實還是會有差別的,哪怕是細微。”

黎寶璐好奇的看著他,小聲問,“那你是更喜歡陛下,還是更喜歡皇后娘娘?”

李安抿著嘴不說話。

“你看,”黎寶璐攤手道:“你都不愿意說,何苦為難我。”

“我更親近父皇,”李安壓低了聲音,雖然為難,但還是堅決的道:“我自然也親近母后,但兩人間我更親近父皇。”

或許是因為他從小是父親教養的,父子間相處的時間是母子間的四五倍都不止。

所以相處的時間真的很重要。

李安幽怨的看著黎寶璐。

他住在宮里,雖然每日都能見到先生,但真論起相處的時間還真比不上趙寧。

如今身邊能夠正常對待他的人很少了,所以他下意識的想要跟師兄爭個長短。

黎寶璐想了想道:“我不知道你先生,但于我看來你們師兄弟兩個是不一樣的。”

“子歸性格開朗,但性情有些單純,他出身寒門,見識閱歷都比你差很多,所以我會更關心他的前程,他是你們師兄妹中與我們相處時間最長的,我對他很有感情。如果是出門游歷,我和你老師有瑣事要處理,那我會讓他來做。”

“你的身份從生來便比別人貴重,不過我和你先生并不十分在意你的身份便是,”黎寶璐想了想道:“我們一開始救你,相信你,是因為你是舅舅的學生的兒子,我們立場,利益,甚至處境都相同,和子歸是處出來的感情不一樣,我們天然就有感情的紐帶。如果我們遭遇厄難,那我第一想到的人就是你了。我們希望趙寧能夠前程似錦,平安快樂,但對你,我們卻是希望你能勿忘初心,平安喜樂。”

“真要我分出更親近哪一個,我是真的分不出。”

李安怔然,智商慢慢上線,然后失笑,他是有多幼稚才會問這種問題?不過心里好受了許多。

他垂眸半響,抬眼看向黎寶璐道:“師娘,以后你和老師也都能一直這樣與我說話嗎?”

“可以啊,只要你還當我們的學生就行。”

李安見她一點猶豫都不帶,也沒與他先求恩典之類便微微一笑,他知道黎寶璐說的是真的。

只要他一直是他們的學生,他們就會一直這樣待他。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