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幫忙

黎寶璐上完上午的課便離開書院去了秦府,剛好碰上何子佩送客出門。

秦信芳現是內閣閣老,又很得新帝看重,所以日常有不少人上門求見。

何子佩不會全部都見,但也不會全都拒見,有些人是不得不見。因為就算秦信芳修煉成仙,在官場上混,他也得要人脈。

指望一心放在教育事業上的顧景云和黎寶璐是不可能了。

看到黎寶璐進門,何子佩便朝她招手道:“來得正好,快來見過歐陽老夫人。”

歐陽老夫人笑瞇瞇的看向黎寶璐,欣慰的對何子佩道:“秦夫人好福氣,老身早聽說黎先生是秦夫人一手教導出來的,如今黎先生在清溪書院很有威望呢。”

“哪里,不過是小孩志氣高,想要做出一番事業來,成與不成還要看將來的結果呢。”

“怎會不成,老身的孫女便在黎先生門下讀書,只是入學兩個月就已經進益不少,可見這女學還是應該開的。”歐陽老夫人看向黎寶璐笑道:“這件事也是黎先生的功勞呢。”

黎寶璐淺笑著行禮道:“見過歐陽老夫人,只要大家不覺得是寶璐胡鬧,知道是利在千秋的好事就行,寶璐可不敢論功牢。”

歐陽老夫人笑容一滯,何子佩就笑著點她的額頭道:“又調皮了,只聽人夸,沒見過自個這么夸自個的。讓老夫人見笑了,”何子佩轉頭和歐陽老夫人笑道:“這孩子一旦到了跟前就容易嬌氣,沒大沒小起來。”

黎寶璐就吐吐舌頭,嬌俏的去抱何子佩的手臂,撒嬌道:“舅母又拆我的臺。”

歐陽老夫人笑道:“那是黎先生不把秦夫人當外人呢。”

何子佩只是笑笑,拍掉黎寶璐的小手道:“老夫人,我送您出去吧,可不能讓這猴孩子耽誤了您時間。”

歐陽老夫人微微點頭,轉身朝她家的馬車走去,黎寶璐畢恭畢敬的斂手站在后面,跟著一起送。

歐陽老夫人上了馬車,門房的下人立即機靈的把才裝上的門檻又拆下,讓馬車出去。

歐陽老夫人坐在馬車里,她的大丫頭微微撩開簾子往外看,就見何子佩正伸出手指點著黎寶璐的額頭嗔道:“你呀!”

大丫頭放下簾子,等馬車出了秦府老遠才低聲道:“老夫人,看樣子秦家跟聆圣街顧府的關系真的很好,剛才那位黎先生進門下人并不曾通報,她是直接駕了馬車進門,當自個家一樣的。”

歐陽老夫人閉目養神,幽幽地道:“畢竟是養了十多年的孩子,怎么會不親近?何況秦家只有一個女兒,以后他們要依靠的也只有顧景云了。不過黎氏比我想象的還要小……”

秦府里,黎寶璐正扯了一根草拍打路邊的花花草草,道:“舅母既然不喜歡她,何必要見她?”

何子佩好笑,“你就知道我不喜歡她了?”

“笑容可以騙人,但精氣神不能騙人,”黎寶璐瞥過去一眼道:“您剛才的笑容可真假。”

“你這熊孩子,”何子佩忍不住伸手揍她,“這是應酬知道嗎,你還當是在瓊州,可以任你由著心意來?”

“哎呀呀,”黎寶璐摸著腦袋道:“我也沒說任由心意來,只是覺得您既不喜歡她,何必單獨見她,多找些人來,大家熱熱鬧鬧的坐一堆,也可以調節一下心情不是?您的身份輩分擺在那兒,滿京城有哪位老夫人能爬到你頭上?”

何子佩被她逗笑,笑過后才道:“歐陽老夫人的輩分還真的比我高,歐陽大人和你外祖是同科。”

何子佩并沒有就這個問題和她談論更多,她不喜歡歐陽老夫人是個人感情,并不想就此影響黎寶璐,所以她轉移開話題,笑問,“你難得在此時來看我,是有什么事嗎?”

“還是舅母了解我,”黎寶璐抱著她的胳膊笑道:“我有一件大事要求舅母。”

“你沒事也想不起來看我,”何子佩瞪了她一眼嗔道:“現在你們都長大了,哪里還記得我呀。”

“怎么會不記得,昨天晚上景云哥哥還說晚上要全家一起過來蹭飯吃呢,就怕您嫌麻煩。”黎寶璐抱著她的胳膊道。

何子佩忍不住笑,“又不用我做飯,我嫌棄你們做什么?”

“妞妞呢?”黎寶璐左右張望,見她來了那么久妞妞竟然還不跑出來。

何子佩就忍不住嘆氣,“今兒一早你師父就頂著她跑出去了,那孩子都被你師父嬌慣壞了,天天都想著跑出去玩,一不如意就坐在地上哭,也不知道跟誰學的壞習慣。我要教育她,話還未說出口就一幫人攔著,你舅舅心疼她,你師父心疼她,你婆婆也心疼她,合著就我一個惡人?”

黎寶璐哈哈大笑,抱著何子佩的胳膊笑道:“舅母別擔心,我師父有分寸的,妞妞真要學壞,不用您開口我師父就會動手的,那些無傷大雅的小毛病就不用太在意,人無完人,讓妞妞平安喜樂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是啊,要不然她也不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放任了,但惡人總要有人來做,不然那孩子肯定會心無顧忌,無法無天的。

“行了,我們不說那個小魔頭了,你說有何事求我?”

黎寶璐就將趙寧的事說了,何子佩目光一亮,興致勃勃的道:“成親是一輩子的大事,的確應該慎重,此事交給我吧,舅母一定給他們辦好。”

何子佩在家都快閑得發霉了,秦信芳是純臣,并不用結交太多人,而他們經歷過流放,人情冷暖這些年來體會最深,值得來往的人畢竟是少數。

何況重回京城,不管是秦信芳還是何子佩對這方面都很看得開,也很隨心所欲,除了部分人需要他們壓制情緒去接待外,其余人見與不見都看心情。

所以何子佩一點兒也不忙,之前還要操心妞妞,但自從白一堂借口顧府要修繕,光明正大的跑到秦府來借住追求秦文茵后把妞妞也給接手了。

于是何子佩更閑了。

在大家都忙得不可開交之時只有她閑著,這種體會可算不上好。

所以得知要請她幫忙準備趙寧的婚禮,何子佩想也不想就應下了。

對于趙寧這個徒孫,她還是很喜歡的,而且這是喜事,家里要是能辦一場喜事也熱鬧不是?

何子佩問了黎寶璐想要的規模和她能給出的預算,思索片刻道:“這不難,難的是聘禮和嫁妝,那倆孩子在家里已經辦過一場婚事,哪怕新郎不在家,聘禮和嫁妝也都是齊備的,那現在呢,這次再辦還要不要聘禮,要不要嫁妝?總不能只抬著一頂花轎吧,那也太不成體統了。”

黎寶璐想了想便揮手道:“這個不打緊,豐厚的聘禮嫁妝我們置辦不出,一般的卻沒困難。”

黎寶璐板著手指頭道:“他們小兩口起碼還要在京城住三年,那院子里還缺許多的東西,趁此機會都買了吧。鍋碗瓢盆桶這些都要新的,床也要打一張新的,被褥多準備幾套,堆在柜子里總有用得著的時候,還有衣服首飾,這些都是實用的,除了這些日常的便是其他的擺設了,我也給他們準備一些,這樣就有好幾臺了,再準備一些其他東西就差不多了。”

黎寶璐糾結的是迎親路線,“花轎從我們家出,繞聆圣街一圈再回到我們家?”

何子佩撲哧一聲笑開,“哪有這樣自家嫁自家娶的?讓新娘子住到我這兒來,成親當日從秦府出嫁,既然決定要辦,那自然要辦得盡善盡美。”

黎寶璐本只想辦一場婚禮,何子佩卻請了媒婆從問名納彩開始,不過是將時間縮短了,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辦妥。

沒辦法,他們選了最近的吉日,十月十八,只有四十天的準備時間。

本來一套程序下來得要一年時間,硬是被何子佩縮短到了四十天。

因為黎寶璐要每天去上課,何子佩就拉著燕元娘和課比較少的秦文茵上街去準備聘禮和嫁妝,興奮得連老公孩子都丟到了一邊。

秦信芳在第三次獨自一人孤坐飯桌用飯后實在是受不了了,半夜和何子佩訴苦道:“你也放些精力在我身上,不能一心只想著孩子們吧?”

“你覺得我們要不要給我們這邊的故舊下帖子?寶璐說不用請太多人,但新娘子畢竟是從秦府出嫁,如果不請他們就有些說不過去了,可要是請了,他們跟子歸又無親無故,不是白占了人家便宜?以后子歸他們還禮都不好還。”

等待安慰的秦信芳:……

何子佩久不見丈夫答話,不由回頭戳他一指頭,“問你話呢。”

秦信芳趴在床上道:“不用請吧,他們都成親過了,這是補辦婚禮,不算正式,孩子們私底下鬧鬧就行了,要是請了我們這邊的人不免讓人覺得孩子們大題小做。”

何子佩就猶豫,低聲道:“可我覺得清和他想請。”

秦信芳蹙眉,“清和連這種事都管?他不是最煩瑣事的嗎?”

何子佩就意有所指的道:“對這件事他可比純熙還要上心得多,這幾日都跟在我身邊幫忙,對婚禮的章程很感興趣。你別忘了,當年清和與純熙的婚禮也極簡,當時因他們年紀小,又條件有限,我們連嫁衣都沒給純熙準備。”

秦信芳:“……所以那小子也想重辦婚禮?”

何子佩意味深長的看著他。

秦信芳就不由頭疼。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