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貴客

她記事早,記得有一次和母親一起抬酸菜缸,她才五歲,力氣很小,但依然憋足了勁兒去抬缸,她記得過門檻時她還死命的往上抬缸,但酸菜缸卻突然一滑,她往上抬的勁兒未來得及收,酸菜缸就“啪”的一聲摔在地上碎了,她當時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母親一腳踹在心窩,直接倒在碎裂的瓦片上……

因為已是秋末,即將入冬的時候,所以她穿著長袖,摔下去時身上沒出血,可手掌卻扎了不少瓦片,當時她被喘的心窩一陣一陣的疼,只覺頭暈眼昏,根本爬不起來。

母親卻只一味的罵她,說是她沒抓住缸才摔碎的,她惱恨,推卸責任,記得將掉在地上的酸菜撿起來,一臉心疼的罵她,卻不記得從碎瓦片中把她拉起來。

要不是大姐跑回來看見,把她拉起來,又給她的手掌止了血,她只怕死在那里她都不知道。

那是她記憶深處對母親的第一印象,也是根深蒂固的印象。

農村孩子做事早,但記事都晚,有兩三歲就會燒火做飯打豬草的,卻很少能有人在四五歲時記事,大部分都不記得小時候的事了。

大姐和二姐就是這樣,她們記憶深處最早的記憶也是前兩年的事,更早一些的都很模糊,看不清,說不明。

而她或許是因為這件事印象太過深刻,她不僅記住了這件事,以后的事她也斷斷續續記了一些。

在村子里就沒有秘密,誰家發生過什么事,底細如何,村里的婆婆們都知道。

自從她記事后她就愛帶著弟弟在那些婆婆們跟前玩,聽她們說外面的一些稀奇事,也聽她們講左鄰右舍的閑話。

許多事大姐和二姐都不記得了,但這些婆婆們記得。

他們家的女孩都是自會走路便要會干活的,她且不說,就是爹娘的第一個孩子大姐都沒有例外。

而從婆婆們的口中她才知道,她能活下來全靠大姐和二姐。

她娘懷她時肚子尖尖的,村里有經驗的婦人都說這一胎是男孩,她爹娘也抱了很大的希望,她爹甚至去換了一些雞蛋回來給她娘補身子,希望能把肚子里的兒子給補得健康點。

誰知道生下來還是個女孩。

婆婆們說,當時她一生下來,她娘看她的目光就好像要吃了她一樣,幸虧他們家日子不算過得差,所以才沒把溺死。

但她娘奶了她三天后就不愿意奶她了,甚至還經常忘記給她喝米湯,婆婆們說,去你家串門,所有人都安靜下來才能勉強聽見你的哭聲,那是餓的。

是她大姐每天給她灌米湯,在沒了米湯后把野菜饃饃搓碎了熬煮給她吃,她這才一點一點的長大。

婆婆們不厭其煩的跟她說這些,一是實在嘴欠,想說些閑言,二也是想讓她記她大姐的好。

她大姐在村子里的人緣最好,就是個老好人,不管是誰有些需要幫忙,只要能幫上的她都幫。

那些說閑話的婆婆哪一個沒托她大姐挑過水,洗過衣服?

她不止一次的教大姐,讓她不要那么老好人,以免總被人欺負,可現在她懂得多了,想的也就深了。

如果不是大姐這副什么都想往身上扛的老好人脾氣,她能不能活下來都不一定。

而且吃虧是福,吃些小虧,以后別人未必就不念情。

她不會學她大姐變成那樣的好人,但她也不應該要求大姐收斂她的善意。

維貞摸著手中的碎銀塊,心中無比的擔憂,這些錢送回去也不知大姐能不能守得住。

她就快要定親出嫁了吧,到時候她還是應該求先生讓她和弟弟回去看一看,不僅要看看爹娘給大姐定了個什么樣的人家,還要給大姐買些東西,至少讓她到了婆家后不至于那么苦。

維貞胡思亂想著,靜翕卻沒那么復雜,在算出給父母姐妹買東西所需花費的錢后,他就把那部分錢拿出來放在一邊,從剩下的一把銅板里撿出兩枚,想了想又撿出兩枚。

他流著口水道:“三姐,明天我請你吃糖葫蘆吧。”

維貞回過神來,摸著他的臉頰笑了笑道:“你自己吃吧,我不愛吃糖葫蘆。”

靜翕微微有些失望,還有些惋惜的道:“大姐她們沒吃過,她們肯定愛吃,可惜京城離我們家太遠了,我買了糖葫蘆也寄不回去。”

“你有這份心大姐她們就很高興了,”維貞將銀子收好,藏在隱秘的角落里,看了眼沙漏道:“很晚了,快去睡覺吧,明天還得去書院呢。”

“好,下次休沐的時候我們一起上街給爹娘他們買東西,然后一起去寄掉,不知多久他們才能收到……”靜翕一邊嘀咕,一邊去睡覺。

姐弟倆一夜好眠,第二天一早起床洗漱好后就去正院,在顧景云和黎寶璐打養身拳時他們就在一旁學著比劃,將身子活動開才去吃早飯去上學。

趙寧昨晚熬夜修改被批注過的經義,又做出了一篇新的,正捧了經義給顧景云看,順便請教兩個他昨晚做經義時想到的新問題。

靜翕見師兄眼底青黑,就小大人似的嘆了一口氣,搖著小腦袋道:“大師兄,你又熬夜,小心變成熊貓眼,以后再也養不好了。”

“又是跟師娘學來的話?”趙寧居高臨下的瞥了他一眼,拿一個小饅頭堵住他的嘴道:“那叫貓熊,不叫熊貓,而且你見過它嗎你就說我像它了?”

靜翕拿下饅頭正要說話,趙寧就揮手道:“行了,趕緊吃東西吧,師兄我的馬車一刻鐘后出發,你們要是趕不上今兒就跑著去吧。”

靜翕再不敢多嘴,連忙吃早飯。

每天早上都是趙寧接送他們去書院,而顧景云和黎寶璐是先生,可以晚點去書院,倆人通常等他們走后安排完宅子里今天的事才會動身。

今天自然也一樣。

黎寶璐讓紅桃等人去把趙寧所住的院子再灑掃一遍,確定沒有疏漏后才走。

顧景云和黎寶璐下午都沒課,所以上午的課一完就回家,顧景云今天下午文華殿有大課,不僅二三皇子會去,太子殿下也要去聽,所以他回來后午休片刻便啟程往皇宮里去,而黎寶璐則坐在家里等著趙寧把貴客接回來。

趙寧直到站在城門口都不知道他要接的是誰,一連傻逼的站在馬車下望著來京的那條土路上的滾滾灰塵。

趙寧揮了揮撲到眼前的灰塵,一臉無奈的看向順心,“順心你說,先生他到底讓我來接誰?名字沒有,徽號也無,連何時到的都不說,這讓我怎么接?”

您不知道,我知道啊!

順心滿心興奮,卻壓抑住情緒道:“先生既然不說,那就表明您只要往這兒一站,我們接的人就知道您是來接他們的,您就只管站這兒就行。”

趙寧就翻了一個白眼道:“爺還不知道你何時變得如此聰慧了。”

順心嘿嘿一笑。

趙寧忍不住蹙眉猜測道:“重陽將至,莫非來的是我曾見過的老者?所以先生讓我在這兒站著迎候?可也沒必要瞞著我名字呀……”

順心緊閉著嘴巴不說話。

趙寧嘆氣,“重陽就要到了,我也不知祖父他老人家今年還會不會去登高插茱萸。”

“您放心,肯定會去的,就算老太爺不去,老爺抬也會把老太爺抬去的。”

他們那一片就一座小山丘,每次老太爺還是坐著藤椅被抬上去的,抬上去喝杯菊花酒,插一把茱萸再抬下來,丁點勁兒不費,為啥不去?

尤其是在他們家大爺還考中舉人的情況下,那可是他們村,他們趙家的獨一份兒啊,必須得去!

順心邊腹誹邊踮起腳尖往來京的路看,遠遠的,以免鏢旗迎面飛揚,上面的字撞入眼簾。

順心眼睛一亮,瞪大了眼睛看,鏢隊越來越近,他直接略過前面的鏢師往后看,很快就找到了一個坐在車轅上的青年。

他眼睛大亮,一把拽住自家大爺的胳膊,激動的往前指?

“怎么了,怎么了?”趙寧被他拽得差點摔到地上,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只看到一隊鏢局壓的鏢隊,灰塵滿天飛,啥也沒看到。

他移開目光,繼續去盯著那些看著還不錯的馬車,嘀咕道:“先生要接的人還沒到嗎,還是我們錯過了?”

“爺,我們接的人到了!”一直憋著的順心總算是忍不住興奮的叫了出來,扯著趙寧讓他往前看,“您看那是誰,您仔細看!”

趙寧瞇著眼睛去看那隊鏢隊,目光在一個又一個人臉上劃過,當掃過一輛馬車上坐的人時他習慣性的一掃而過,然后研究微微瞪大,目光又掃了回去。

他仔細地盯著車轅上的,半響方瞪大了眼睛。

車轅上的人也看到趙寧了,興奮的朝他揮手,大叫道:“三叔,三叔,青哥兒在這兒啊。”

趙青跳下車轅,扯著馬車就蹦過來,脫離鏢隊一溜煙的跑過來,高興的大叫道:“三叔,我們終于找到你了,你看,我把三嬸都給你帶來了。”

車簾“唰”的一聲被扯開,一個紅著眼眶的少婦正探出頭來,滿臉激動又一臉羞澀的看著他,“相公!”

趙寧張大了嘴巴看她,連灰塵飛進嘴巴都沒察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