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家

“魏史中對明珠公主著墨甚少,不過你先生可在翰林院中借閱魏成帝的起居注,你若有興趣可以讓你先生幫忙,”黎寶璐笑道:“雖說起居注也會受到當權者的影響,當失真的概率很低,你可以綜合其他資料進行分析。”

顧景云就斜了他一眼,意味深長的問,“你果真對此有興趣?”

趙寧咳了一聲,撓了撓腦袋道:“有點好奇魏成帝是否真的如此,如此……”

“如此背信棄義?”黎寶璐哈哈大笑道:“這個是可以研究,景云哥哥,你給他借出來吧。”

顧景云掃了一眼面色薄紅的弟子,點頭應下了。

趙寧就呼出了一口氣,不知道先生會不會覺得他對這個好奇是不務正業。

黎寶璐將批改好的經義交給他,笑道:“去玩吧。”

趙寧抽了抽嘴角接過經義,他都二十好幾了,用不用這樣的語氣哄他?

“等一等,”顧景云叫住他道:“明日下午你請假,替為師去城門口接一個人。”

“接誰?”

顧景云淡淡的道:“等去了你就知道了。”

趙寧一臉懵圈的看著師父,接人不都是提前知道詳細信息才好去接人的嗎?

顧景云卻已經揮手道:“走吧。”

趙寧只能把滿腹的疑問咽回肚子里。

等人走后顧景云便看向已經拿過課業重新批改的黎寶璐,問,“院子都準備好了?”

黎寶璐的拇指和食指捏成圈兒,伸出另外三個手指頭,拋了個媚眼道:“我辦事,你放心。”

顧景云微微一笑。

自從知道師父的熊心豹子膽后,顧景云和黎寶璐就暗戳戳的準備著“要是師父和母親在一起后”的房子。

當初為了準備舅舅一家回京后住的房子,顧景云一口氣買下了后一家,左右兩家共三個院子,但他們只是簡單的鑿開墻壁互通,并沒有來得及布置,粗糙得很。

而后來他們又是南下去汝寧,又是去雅州,更沒有時間處理,直到他們今年開春回京才開始慢慢的著手布置。

其實要不是囊中羞澀,而且聆圣街房價暴漲,顧景云還想再買兩個院子,把家里擴大一些。

因為手中實在沒錢,又不知師父和母親何時就好事將近了,小夫妻倆對于布置房子急切得很。

和后世父母迫切的給自家孩子準備婚房一樣,小夫妻倆也很著急的想要給師父和母親一個安穩舒適的環境。

而四棟院子組合起來的家怪異不已,因為每一棟院子的大小,布局都不一樣,不僅不成比例,組合在一起后連美感都沒有。

而且還浪費空間。

比如這原先是四家,每一個家庭都有一個廚房,一個雜物間和一個牛棚,而且左右兩家面積很大,甚至還在后院開了一口水井和一塊菜園。

尤其是白一堂現在住的那個院子,那是最大的,共有兩進,其后墻直接和他們買的后面一家的后墻并齊。

當時后一家跟顧府之間還隔著一條兩米寬的小巷,過去就是左邊這家,所以是死胡同。

顧景云買下來后直接在衙門那里交了一些“買路錢”,就把他們正對著的那段巷子的面積買下來,臨時砌了一面墻,然后打通了一道門讓兩家連接,這才變成了一家。

但就是這樣東一鋤頭,西一榔頭組成的家實在難看。

今年回京后顧景云和黎寶璐就忍不住重新設計房屋,盡量合理利用這些面積,布置得溫馨漂亮些。

畢竟,這可能是他們要生活一輩子的地方,還有可能要傳給后世子孫。

其實他們的房屋面積不算小了,就是布局不合理造成的,覺得很是擁擠。

顧景云設計好了設計圖,黎寶璐就開始叫人動工。

因為錢少,她也沒敢動作太大,但還是把之前砌上的轉頭拆了,重新砌墻,讓它們融為一體,至少看上去它們一開始便是這樣的,讓人看不出來它是新砌上的。

然后將一些多余的建筑拆除,比如那些不必存在的牛棚,凸出來的雜物間和大廚房等都拆了,瞬間空出來許多位置。

黎寶璐將左右兩邊的大院子都隔成兩進,分開修了兩個院落,右邊的宅子較小,所以后面一進只建了三間正房和一座耳房,黎寶璐打算讓維貞姐弟搬進去,夠他們住了。

而右面第一進則是和中間第一進一樣是五間正房,還有個新建起來的小廚房,依然給趙寧住。

左邊的宅子很大,黎寶璐不僅把兩進的房子都修建得寬大疏朗,還在院子最后修了個小花園,花園那一段和這邊連接的圍墻全部拆開,讓人從那邊挖了條溝渠通到中路的中間來,這邊同樣修建了小花園,這樣兩個小花園打通,雖然不在同一條線上,但等花木長起,枝葉繁茂時便看不到現在的便扭了。

之間還運用了些陣法引導,只要不從空中看,誰也不出這座花園它是一條斜線。

沒辦法,中路這邊上下的房子相隔太遠,第一進的后院,小巷,然后是第二進的大門和大前院,把圍墻拆掉后這中間的空地太大,除非他們把后面的房子拆了,重新在這塊空地上修建起來變成第二進,不然這塊地方就只能建個小花園。

既然左路也有小花園,黎寶璐便想把兩路的小花園連接起來變成大花園,這樣以后孩子們玩時也更寬敞。

感謝他們從凌天門帶回來的陣法書,顧景云研究后讓人用梅樹布置了一個非常簡單的小迷蹤陣,它并不會讓人迷路,只是讓人進入梅林后能夠不察覺到梅林傾斜的到達另一邊。

會讓人從心里擴大花園的面積。

這番改變其實動工很少,畢竟他們需要建的部分很少,大部分都是拆和修改。

所以顧府雖然大變樣,但其實花銷不大,至少沒有外界評估的大。

即便是這樣,黎寶璐剛跟白一堂做生意賺下的錢也花光了,而后續他們還要往花園里添各種花花草草,只要想到即將要花出去的錢,黎寶璐就有些憂傷。

貌似她賺錢的能力總趕不上花的速度。

但不管怎么說,現在他們的家變得很漂亮了,而給師父和母親的新房也準備好了,只等師父他老人家的好消息——雖然他現在還并沒有成功把人追到手。

“院子是布置好了,不過其他卻沒準備,”黎寶璐想了想道:“他們院里有個小廚房,總得讓人夫妻倆有獨處的機會,不如給他們請個廚娘?”

“不必你操心,他媳婦自會處理,”顧景云見不得她為別人操勞,愿意給趙寧做到這份上還是因為他要過生辰送他的生辰禮,不然顧景云才不讓妻子去操心這些呢。

“不過你說得對,夫妻間的確要有獨處的機會,以后讓維貞和靜翕去跟他們師兄吃飯,不必每天都來我們這里,路途遙遠,還浪費時間。”

黎寶璐:……

不知道被嫌棄了的曲維貞和曲靜翕正在數著自己的零用錢,曲維貞小聲和弟弟道:“我問過老師了,她說我們可以通過驛站寄信,也可以托鏢局的人帶東西。鏢局收費貴些,但速度比較快,可我覺得驛站也不錯,安全,不會丟件。”

曲維貞摸著手中的碎銀子,不舍的道:“我想好了,買了細棉布給大姐她們做好衣服再寄去,再給大姐二姐和小妹買點頭花,特別是大姐,沒幾年她就要出嫁了。”

曲靜翕道:“給爹和娘也做一身衣服,爹腿腳不好,我想買些藥酒給他,再給娘捎一斤紅糖,讓她肚子疼的時候喝,那樣就不用去求大伯母了。”

曲維貞卻沒聽弟弟說什么,而是垂著眼眸想了想道,“還是請鏢局的人吧,等寄多了,混熟以后可以偷偷的托他給大姐二姐捎一點錢,有錢傍身總是好的。”

靜翕聽到姐姐的喃語,想了想便一臉肉疼的從他的錢里撿出一小塊碎銀塞給她,“三姐拿著吧,偷偷給大姐和二姐,讓鏢局的叔叔小心點,別讓爹娘知道了。”

曲維貞回過神來,摸了摸弟弟漸漸胖起來的臉頰道:“小寶,姐姐們很幸運,由你做了我們的弟弟。”

曲靜翕小臉漲紅,羞澀的低下頭道:“是小寶幸運,有你們做姐姐。”

曲靜翕猶豫了一下道:“三姐,昨天晚上老師給我講了三人成虎的故事。”

曲維貞點頭,“老師也給我講過了,你沒聽夠嗎,我再給你講一遍?”

曲靜翕搖頭,小聲道:“我想,既然三人能成虎,那我能不能造一個三人成虎出來?我寫信告訴爹娘,說外面的人如何如何對女兒好,女兒如何如何孝順父母,每次都列舉不同的人家,不同的人,你說次數說多了,能不能也讓爹娘信以為真,對大姐她們好起來?”

曲維貞一愣,蹙眉問道:“這能行嗎?”

不是她不相信這個方法有用,而是不覺得這個方法對她父母有用,他們有多輕賤她們,她是最清楚不過的。

讀的書多了,曲維貞思索的便更多了。

她的父母并不只是重男輕女,別的父母雖然重男輕女,但女兒他們還是疼的,他們依然把女兒當成自己的骨血。

但她的父母不是,她心思敏銳,可以感覺得出來,父母并不把她們當女兒看,甚至不把她們當人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